缘起
作者:流星猪 更新:2018-06-20

李勋和息顾帆缘分应该说是个意外。

挺大意外。

因为对家庭厌恶,在很小时候就有奇遇李勋,十五岁那年就进入了佣兵界,过着刀口舔血刺激生活,由此忘记家中黑暗和沉重。

虽然他知道,总有一天,他会回到那个家,但是能逃一会儿是一会儿不是?

而息顾帆不一样。

息顾帆家庭不错,但是他想做事家庭却不允许。

息顾帆从小就喜欢研究玉石瑰宝之类东西,但是进军珠宝界,需要强大财力和经验支撑,息家原本不是做这个,也没打算有这方面扩展。

后来息家老爷子被烦没办法,只好许诺,如果息顾帆能赚第一桶金,那么就会帮助他成立他自己珠宝公司。

但是息老爷子却不知道,息顾帆在他损友教导下,已经有了不凡身手,而他宝贝孙子,就跟着他损友进了佣兵界,那年,息顾帆十七岁。

息老爷子在知道这件事之后,打电话给他那个对骂了好几十年损友大吵一架,最后不了了之。

因为那个已经退居二线损友也不知道自家孙子跑哪去了。

李勋擅长是格斗,而息顾帆擅长是枪支,虽然李勋玩枪也玩不错,就像是息顾帆打架也挺厉害一样,但是毕竟那不是他们专业,不是他们“科班”。

李勋和息顾帆在开先进入佣兵界那段时间,并没有见过面,只是听说过对方名字罢了。

毕竟都是佣兵界窜起来比较快人,又都是华人,不想注意也是没办法。

而李勋和息顾帆真正相遇是在某一天,咳,很不愉快相遇?

息顾帆是个同,他一开始就知道了,但是他体制虽然是可0可1,但是从经历上来讲,还没遇到让他受人。

而李勋是个性冷淡,他也不知道自己喜欢男还是女。

这并不是说李勋在身体,嗯,那个方面有什么问题,只是因为他厌恶家族混乱男女关系,再加上一心扑到武艺修炼和各种感兴趣课程学习方面,对情情爱爱方面一点感觉也没有。

所以,他是心理上性冷淡罢了,好吧,也不能算,人家才十七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不是很正常吗???????

那天,距离李勋进入佣兵界已经两年,原本需要老手带着,现在也可以自己接任务了。而息顾帆本来就比李勋早进入佣兵界两年,他早就是老手了。

十七岁李勋遇到了二十一岁息顾帆,两人莫名其妙选了同一个任务,莫名其妙打了一架,最后莫名其妙组成一个队伍,决定一起完成这项委托。

息顾帆对李勋感觉是,这是个小老头样小屁孩。

李勋对息顾帆感觉是,这人到底是二十一还是一十二,怎么这么幼稚?

所以说初相遇时候两人很不愉快啊rq。

虽然怀揣着对对方严重不满,但是两人还是组成了一个队伍,成了暂时生死相随队友,真不知道是他们抽了还是老天抽了。

或者只是某猪抽了。

话说,其实李勋长也比息顾帆老成。李勋是标准硬朗男子汉脸庞,而息顾帆虽然不能说是娃娃脸,总是感觉比实际年纪年轻些,像个初高中生,难道是气质关系?生气时候,那双眼睛更是富有神采,跳脱样子一点都没有成年人感觉。

本来挺严肃任务,有了息顾帆之后,李勋觉得自己怎么像是在旅游?

息顾帆很明显就是个话唠,一路上嘴都没停过。

而且很明显是个自来熟,本来两人相遇挺不愉快,但是现在已经勾肩搭背单方面称哥们了。

李勋记得息顾帆是个同,但是他不觉得自己有吸引息顾帆地方。

事实上也是,如果息顾帆对他有意思,肯定不会勾肩搭背称哥们了,相处那么自然意思就是对你没意思,男女都一样rq。

但是这种和谐关系却在两人完成任务,准备庆祝庆祝那天晚上发生了改变。

咳咳,都给我 CJ点,别说道庆祝说道晚上,就想到什么酒后乱性,在现在河蟹当道,我可能做出这种事吗?????可能吗???????

好吧,咳咳,都这么不相信我CJ,远目......

总来说,息顾帆酒量要比李勋好些,所以最后是息顾帆将李勋背回了床上。

因为任务需要,息顾帆和李勋是住在一个房间,虽然息顾帆是个同,但是他又不是见个男就扑,李勋也觉得息顾帆没那么无聊,所以两人就算脱光了躺在床上都没觉得别扭,只是息顾帆为了避嫌还是另外拿了一床被子。

息顾帆是个稍微有些洁癖人,所以他是不可能将李勋直接扔回床上睡觉,酒气冲天,臭烘烘还怎么睡啊,你说出任务时候就算了,那时候条件不允许,就算再脏地方,躺下就躺下,趴着就趴着,没话可说,现在任务都完成了,应该对自己好一点。

男人啊,也不能总是对自己狠一点对不?

把李勋剥光了扔进浴室时候,息顾帆还是挺纠结。

他好歹也是个同,虽然不至于见个男就扑上去,也能控制自己欲。望,不过现在看见同性果体,反应多多少少还是有。

再说了,李勋长又不难看,身材也不错,嗯,挺诱人。

不过虽然如此,息顾帆也不过是脑中闪过一段评价之后,就认命给这个醉鬼洗澡。

李勋醉就醉吧,醉了还不老实,东晃晃,西晃晃,最后把息顾帆一身弄得透湿,最后息顾帆气急之下,干脆自己也脱光了进去洗,把那人按在浴缸里,总算把这个艰难澡洗完了,最后把那人扔在床上了事,连头发都不给擦,就急急忙忙穿好准备出门泻火去。

虽然对李勋没兴趣,但不表明他和裸男一起洗澡洗不出性趣。

息顾帆还没禽兽到拿自己过了命兄弟泻火地步,所以出门找个临时床伴是非常必要。

虽然现在夜深了,不过有些地方就是夜深了才开始热闹不是?

拉......

“喂,你要去哪?”李勋半眯着眼闷声道。

“你管我,放手!”息顾帆一脚踹开这个醉鬼,别扰了小爷出去找乐子。

“你刚差点把我溺死。”喝醉酒李勋显然异常固执。

“哈?”息顾帆有些心虚,好像刚才确有些过分了,不过还不是因为这家伙乱动。

“你是不是想打架啊?”李勋摇摇晃晃坐起身子,打着哈欠。

“哈?”息顾帆呆了呆。

“那就打架啊,偷袭算什么好汉!”说着就挥舞着拳头揍了过来。

“啊?!”息顾帆愣了两秒,大声吼道,“我靠,你给我醒过来!有你这么发酒疯吗?!”

他总算知道为什么这家伙几乎不喝酒,这喝了酒就找人打架,还不乱事?!

“哈哈哈哈哈,打不过我!”

息顾帆在肉搏上本来就不及李勋,再加上李勋醉酒之后,力气和速度居然比平时更胜一筹,息顾帆虽然占着还比较清醒,但是喝了酒,他手脚还是略微有些软,抵挡了几下子,就被打得抱头鼠窜。

还好李勋在潜意识中还知道眼前这人是战友,不是敌人,所以那力道也不过是拿出了平时切磋实力。

纵使这样,息顾帆身上青一道,紫一道,是肯定。

后来这醉疯子似乎是打累了,终于跌倒在地上,非常突兀就睡着了。

息顾帆捂着脸上青青紫紫,那本来还有一丝绮念,现在只剩下了一腔怒火。

出外猎艳什么是根本不可能了,但是要和这醉疯子一般见识似乎又不是他者大度作风。

于是狠狠地踹了床上睡像头死猪一样李勋,嗯?不醒?再踹,还是不醒?

嘿嘿嘿,看来这次是真睡死过去了。

息顾帆大乐之下,将李勋当做人肉沙包狂揍了一顿,不过以他实力,再加上本来就已经打得筋疲力尽,手脚早就软了,所以李勋那模样看起来,也不过像是在地上滚了两圈,多多少少有些淤青罢了。

息顾帆最后打得累了,而李勋还是睡很香很香,好像息顾帆那不是踢打,而是给他按摩似。

挫败将李勋拖回床上,盖好被子,自己一瘸一拐跑进浴室擦药。

娘哟,真TMD疼啊。

息顾帆一边骂娘,一边擦药,不过有些地方实在是不好擦,比如背上。

没办法,只要将伤药稀释了,弄到毛巾上,然后从背上慢慢擦,就像是搓澡似,疼得他直哼哼。

更让他气急是,那稀释伤药居然顺着背部流了下去,不偏不巧流进了可怜小菊花中,为了保命,伤药效果都很强,相对而言,副作用也强,也就是说刺激性也很强,这么一来,他终于感觉到了菊花一紧感觉。

先是清清凉凉,然后是火火辣辣,最后真是□。

虽然立刻冲进浴缸中,拿起喷头仔仔细细洗了一遍,但是那娇嫩小菊花还是肿成了厚重娇艳菊花瓣,真是见者落泪啊......笑,远目......

让息顾帆更为气愤是,第二天李勋爬起来,居然什么都不记得了,最后看着息顾帆身上大大小小伤痕,还有那凳子都坐不了样子,很迷茫问了一句“怎么了”,息顾帆丢下一句你自己做事自己明白就气愤离去,娘,还是找个专业医院看看伤吧。

李勋静坐半晌,恍然大悟,原来这么一回事啊,怪不得体力消耗这么大......

嗯,男子汉敢作敢当,再加上他确很欣赏息顾帆,也并没有什么男女偏见,于是......

两人纠缠就这么开始了.....

总来说就是,某人逃,某人缠。

某人想对某人负责,某人以为某人脑袋秀逗了。

到最后某人终于被某人勾上手,再说起当初那一着,息顾帆气哼哼控诉了李勋“暴行”。

呃,不过那时候都已经无所谓了。

什么起因啊什么经过啊,就让他浮云吧,一切都是浮云啊,哈哈哈哈,结果才是最重要。

心满意足吃饱饱李勋如是想到。

(我说很和谐!!!!!!!!!!!!你们还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