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八、萧冉自杀一
作者:以求巴斯 更新:2018-05-19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米米,你就当可怜可怜我,陪我聊会,可以吗?”萧冉说得有气无力,她有的时候也觉得自己真是个可怜人,可怜到一个朋友都没有。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或者说曾经有,但是被她的自私、妒忌给弄丢了。

不过,文米还是冷酷的板着脸,拿出钱包准备付账。

文米收起手机,看着她。萧冉变得很憔悴,脸色特别惨白,整个人几乎瘦的皮包骨,原本漂亮迷人的脸蛋也变得黯淡无光。文米的心一抽,不是已经做了骨髓手术了吗?不是已经康复了吗?

萧冉径自坐在文米对面的位置上,“怎么一个人在这喝咖啡?”语气平静的就像是跟多年的好友闲聊一样。

正当文米跟江望发信息发得正高兴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人站在自己旁边,以为是那个小男孩跑回来了,开玩笑道:“你真是契而不舍啊!”,抬头看清来人的时候,文米的笑容就僵住了。

文米扑哧一声,笑了,原来江望也是会幽默的啊!

文米愣住了,这不吃醋就算了,还这么大方,还没回复,就又收到一条:“我的号码!”

这次信息回得特别快,“你就给他”

文米兴奋的回了:“刚才有一小男生问我要电话号码了!”

文米手机一震,江望回信息了,两个字:“小样!”

小男孩好像反应过来文米是在逗他,嗖地跑开了,他那几个小伙伴也追了出去,还指着文米笑。年轻就是好,文米感慨,想她以前也是这样闹腾着帮陈浩南追女友的,那时候陈浩南还喜欢女生。

娃娃脸,就是伤不起啊,文米无奈的说:“我整过容,其实我四十几岁了!”

“你骗人,你看起来跟我们差不多大!”小男孩生气的“控诉”

文米特别严肃的说:“我结婚了!”看着那孩子呆呆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了。

“那个,我们能交换一下手机号码吗?”那小屁孩又红着脸跑回来,指了指文米手上的手机。

那小男孩突然涨红了脸,跑回自己的位置,那边就爆出了一阵狂笑。这让文米想起以前她好像也是那么羞涩的去打扰安安静静坐在角落的张起良,时间过得真快。

文米一看就知道,这小男孩是被推出来,她现在在逗她家江望,没空逗小孩子玩,“有人了,不好意思啊!”

“我能坐在这里吗?”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小男生生涩的开口,隔了两桌的另一堆人都在闷笑。

文米挑了个最边边的角落,坐下,点了点甜品跟一杯咖啡就拿出手机给江望发信息,“我在吃甜品跟喝咖啡!”发完自己就乐了,她发现自己在江望面前就是一个小孩子,事事都想争得他的关注。

“米米,你去咖啡馆那里等我们吧!”杨树看她一副提不起劲的样,就开口让她歇着去了,不用陪他们瞎逛。文米如获大赦,立马跑路。

文米跟在俩个“小老头”后面,看他们有说有笑的商量着买什么,吃什么。她忽然觉得老头真的老了,鬓上居然有点白发,明明才四十几岁,五十岁不到啊,杨叔看上去就比他年轻多了。

“要不,我现在也坐上去试试?”文米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文建国一盆冷水就泼下来了,“多大了,不嫌丢人,不害臊!”

杨树推着推车,回忆道:“米米小的时候最喜欢跟我们俩个出来逛了,还一直坐在这推车上,一边嚷着要吃零食!”

“外面人那么多,我真的不想去凑那个热闹啊,我能自个儿搭车打道回府吗?”文米百般抱怨,文建国跟杨树都当没听到。

“闹腾,米米,你跟我们一起去吧?”文建国说,其实已经拉着文米出门了。

“有道理!”文米大笑着朝杨树竖起大拇指。

杨树看了他一眼,咬着下嘴唇,别开脸,开玩笑道:“热胀冷缩,到夏天就合脚了!”

“杨树,我这鞋子好像买大了,有点宽!”文建国奇怪的说。

“哦,他有点公务等着他收尾,晚饭前会回来的!”文建国说着,看见文米松了口气,心里小小的吃了口醋,不过更多的是高兴。

“老头,大伯呢?”文米环顾四周,没看到文建邦的影子,心里突然闷闷的难受,她已经接受了这个大伯的存在了,他们还说好了一起过年的。

文米回到家的时候,文建国跟杨树穿着休闲服,准备出去置办年货,说白了就是难得俩人都空闲下来,就一起出去体验一下过年的气氛。

“我后天一大早就到小路口等你!”江望闷闷的说,轻捏着文米的尖下巴,在她粉红的唇上留下一吻。

俩人都很清楚过完年,能这样朝夕相处的几乎就更少了,所以,才分外珍惜现在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江望走到检票口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女娃娃正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他,他差一点就走不了。江望朝文米招手,文米火箭般飞奔过去,狠狠抱住他的腰,“我现在就开始想你了!”这个男人,用他特有的安全感,用他无尽的体贴深深的包围住文米,让文米一步都不想离了他。

“回去吧!”

文米抱了他很久,才恋恋不舍的松手,“到了给我打电话!”

“就是分开俩天而已,后天就可以见到了!”江望耐心的开导文米。

江望自然看出文米的依依不舍,他也一样很不舍,这些日子,他们俩个的生活跟新婚夫妇基本没有什么差别,他也很享受早上起来,自己心爱的女娃娃睡在自己的旁边。

“我后天就去找你,你要好好的!”文米心里是很不舍得江望,她特别希望江望能够留下来,能够一起守岁,他们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新年。可是,文米是绝对不会开口让江望留下来的,那样会让江望很为难。

别人过年都是团团圆圆,可是文米却不得不送江望去搭车回家,因为他手臂的上还没有好透,不能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