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段微篇一
作者:沼液 更新:2018-06-17

番外,段微篇

十八年光景一晃而过,大辽与中原化干戈为玉帛,从前的恩怨在时间的沉淀下慢慢淡化,崭新的未来在两位英明的君主手里逐渐绽放出光彩。

“大汗,大汗!”一名士兵慌慌忙忙的跑到辽国最高统帅的身边,他不敢抬头看那位神祗般的男人,低垂着头颤抖道:“喜王妃……快不行了!”

段微正在批阅奏章,听到这个消息,悬在半空的笔微微一顿:“怎么会这样?”

传令的士兵听他语气里的态度冷凝,只好如实禀报道:“帐内的御医已经束手无策了……”

“去看看!”段微丢下笔,掀起狐皮大氅随他而去。

刚进入大帐就闻见一股浓的化不开的药味,段微眉头皱了皱,撩起面前的莎幔进入内室。

三无成群的御医见到他的到来立刻放下手里的活,单手放在心口,行礼:“大汗!”

段微抬手示意他们免礼,然后面色沉静问道:“怎么回事?”

其中一位身材臃肿的男子站出来道:“王妃受了风寒,日积月累,如今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英气的眉渐渐拢起,芊芊四十不到就已经油尽灯枯?

“公子……公子……”恍惚间,芊芊仿佛听见段微的声音,想坐起来看看是不是他,可因为身体孱弱不堪,还没坐起来就跌回床上了。

段微走到床边,轻轻挑开垂坠在面前的挡纱。

芊芊气若游丝的躺在床上,但眼神却熠熠生辉,看见段微,她惊喜的笑起来:“是你么?真的是你么?”虽然是大辽的王妃,但说来可笑,她跟眼前这个男人连说话的次数都屈指可数,这么多年来,他很少主动过来看她!

段微轻轻执起她的手腕,敏锐的感觉到手指下虚弱的脉搏,在他们眼底,芊芊已经无药可救,但是他并没有这么说。放开她的手腕,段微冷冷道:“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芊芊连忙摇头:“不要……”不要救她!

段微拧起眉,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有时候人呢,就是活的太糊涂,在死这一刻芊芊才明白,当初帮助他夺得大汗宝座,本以为他会开心,却想不到,即便登上大辽汗位,他还是没有开心过,这十年来,处理完国事,他总是会一个人待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地宫里。

曾经听人说,地宫的墙壁上刻着一位神奇的美人,可以驾御火种,是他们大辽的神女。

才不相信什么神女呢,那个分明就是安若微。

“芊芊活不了多久了,只想求大汗一件事!”

“你说!”

段微垂下眼眸,语气平淡,好像只是在跟芊芊谈论今天的天气,他为自己的冷酷感到心寒,换个想法,如果躺在这里的是若微,他是否会如今天这般平静呢?

段微发现,即便只是想想,心都会疼!

芊芊扯起一抹若有若无的苦笑,即便是生死的关头,这个男人想的依旧不是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与情爱到底还是没有打动他!

不过这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最起码上天让她陪伴了他十年,尽管这十八年来他对自己毫无情爱,可终究是夫妻一场,在旁人眼中,她是至高无上的喜王妃,是大辽大汗的妻子,对于一个身世卑微的婢女来说,这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大汗……我是中原人,已经十八年了……我死后,希望大汗把我的骨灰带回中原,埋在我家乡的山坡上,那里开满了杜鹃花……大汗……请你答应我好吗?”她用尽力气说道,说完整个人好像虚脱了一般靠在枕头上喘气。

“好,我答应你!”

芊芊咬着唇。

这个男人太骄傲,所以注定孤独,若微心有所属,可他的真心也同样不假,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时候,段微硬生生掐断了所有牵绊,立誓不再回中原。

已经十八年了,每天晚上见他孤独的站在瞭望塔上望着中原的方向,就连叹息都是寂寥的!

他太想念那个人了!

世间大爱便是成全,用自己一条命成全他的思念……芊芊苦笑一声:“请您亲自送我回去!”

段微一愣,银眸目不转睛的望着床上的女人,按住她脉门的手也不由得收紧了。脸上虽然没有表情,但是芊芊看得出,这个男人在挣扎!

段微斜了一眼旁边的御医,不用多说一句话,旁边人立刻退下,没一会,整个寝宫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芊芊满头都是汗,样子仿佛很幸苦。

弥留之际的人意识一般都很清醒,段微撩起衣袖帮她擦汗,这已经是两人最亲密的动作了!

望着他,芊芊热泪盈眶,一滴泪滑过眼角。

等待一段爱情需要多久?也许穷极一生都难以得到,但是在自己死之前能够看到他为自己擦汗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

“大汗,当年我帮你……夺得大汗宝座!”

段微顿了顿,毫无掩饰道:“这是我欠你的!”

布满汗水的脑袋慢慢摇了摇:“大汗……我不是要你……欠我……为你做的这些,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段微沉默了!

她已经将尽油尽灯枯的地步,说一句话就要休息一下,停顿了好一会,才勉强开口道:“大汗……虽然不要你感谢我……我只想要……”

“你想要什么?”段微淡然问道,然后又补充道:“只要我能做到的!”

“亲自……送我回中原!”

段微心底一跳!

这个要求其实并不过分,当年为了获得大汗宝座,芊芊用身体换取了前任大汗的信任,最后助他获得一切。之后待在他身边十八年,一个女人有多少十八年来挥霍?

他或许从未爱过这个人,但是她对他来说却是跟特别的存在!登基以来跟她说话的机会都屈指可数,更别谈亲密了。按照以前的行事作风,对自己无用的人都会被杀掉或许弃之不顾,但是对她却没有!倒不是这个女人特别,也不是她对自己有恩他想回报!而是……她曾经是那个女人身边的侍女,所以留她在身边,不留余力的满足她任何要求,册封她为大辽最尊贵的身份,让她受大辽子民的爱戴。原因只有他知道!

因为芊芊是中原人,每次看见芊芊,就会不由的联想到若微!那个离他遥不可及的女人!

“大汗……我从未要求过你什么……只求你……送我回去……难道这个也不可以吗?”芊芊期期艾艾的望着他!眼中充满了期待,看的人于心不忍!

良久后,芊芊听见男人低沉冰冷的嗓音:“好!”

辽国大丧,集万千宠爱于一生的宋喜王妃寿终正寝,享年三十四岁。按照规定王妃的遗体该移驾地宫,可是大汗却命人将遗体焚烧,众人吃惊之余,有人解释道,这是喜王妃的意思。

……

春风吹过苍鹿原,十八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芜,无数将士在这里埋骨他乡,如今呢,这里已经成为大辽与中原最繁华的商旅聚集地。大辽土地贫瘠,冬长夏短,粮食匮乏严重。但是却盛产稀有物品,比如人参、鹿茸、兽皮以及珍贵的药材。

大辽的商人将这些拿到苍鹿原跟中原人交换粮食大米、小麦、丝绸,两国各取所需,竟然发展的比原先还要繁荣。

有了商旅,便有人在这里驻足,开茶馆、客栈、赌场、总之,但凡别处有的这里都一应俱全,别的地方没有的这里也有。

从月牙谷过来,段微风尘仆仆,但是脸上却没有一丝疲惫,此时正是傍晚十分,整个苍鹿原都被华灯点亮,段微手牵一批白马,缓缓步入拱形的城门,凭着道路两旁的声音,辨别出青石板两旁皆是茶楼客栈!

这里变化太大,以往对苍鹿原的了解也都是在奏折上,却想不到这里远远比奏折上描述的还要繁荣。

“话说当时大辽易主,大辽新任大汗完颜段微继位,那位段微大汗可了不得,屈指一动天下乱,当年与中原决战苍鹿原,也就是我们坐的地方,场景那叫一个惊心动魄!”说书的顿了顿,旁边人立刻奉茶上去,那个接过后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

这一个空档,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想听下面的内容:“那位完颜段微到底什么样子!”

“听闻他双目不能视,性情冷漠无常,你的父亲如何一窥他本人?”另外一个人发出质疑。

茶楼鼎沸起来,每个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说书人身上,自然不会注意门口有位银袍男子在茶楼门口驻足已久。

“客官,你是住店还是打尖?”伙计热络的上前询问。

段微淡淡扫了一眼伙计,此时夕阳已经落到山的那一边,隔着面纱,段微看见一张年轻人的轮廓。

“我就是进来喝口水!”将缰绳递过去,男人撩开衣袍步入茶楼!

店小二连忙帮忙把马牵下去喂草,。

“客官不是中原人?是从关外来的吧!”没一会,店小二上来热络的攀谈着。

“嗯!”段微淡淡道。

说书人又开始了新的段子。

“且听我慢慢道来!”说书人打了一个响板,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五国君王,论容貌,谁能与容王容恒相提并论,论气度,夏王夏桀独领风骚,论才情非离国离樱莫属,论仁义乃是安国君安敏!弈国君王野心勃勃,骁勇善战,几位君王各有千秋,可是那段微竟是集齐五位君王所有优点于一身的罕见奇才,而且又是天机子的高徒。那年我师傅跟随若微皇后麾下一起抵抗大辽,远远的,我师傅看见一位银袍男子坐镇高台,羽扇纶巾,虽然只是远远一观,却终身难忘!”说书人的样子并不像在撒谎,众人听完唏嘘一片。

“完颜段微怎可算仁义?当年他进攻中原,若不是圣皇后极力阻止,又是一场生灵涂炭!”旁边有人插话!

说书人咳嗽了两声,缓缓道:“段微生性贪婪残忍,冷血无情。但这样的人竟能放过中原,试问,若不是一时生出的善念,如何会作出如此大的牺牲?自古君王好战,贪得无厌,段微是人并不是神,能做到这点就堪称仁义二字!”

“五国君主岂会挡不住一个段微!”

“挡不住!”说书人笃定道。

“你如何得知?”众人争先恐后的追问!

说书人年纪轻轻,举手投足却带着一股看不透的仙气!

“段微一生三次劫难,而那三次劫难均已经度过,就是神仙也奈何他不得!”

“这个你都知道?太扯了吧!天下谁人不知道有此等本事的非算尽天下事的天机算?你小子不过是个说书的,怎么搞的跟神算一样?”

段微漫不经心的端着杯子喝茶,旁边的小二笑嘻嘻道:“这小子其实就是个算卦的,兴许这几天生意不好,改成说书了!”

茶楼里立刻哄堂大笑起来,那个说书的也跟着一起笑。

外面的光线已经完全泯灭下去,茶楼里的小二早早的点起了烛火,宾客见时候不早,也都散了,有几个觉得故事不错,便丢了几枚铜板给说书人,说书人的年轻人殷勤道谢,但是脸上却不带一丝贪婪。

段微不经意侧头,却恰好与那说书人的目光交接在一起。

说书人猛然怔住!那个人……

而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原本坐在那的男人却不见了。

见鬼了吗?年轻人搔了搔头!

……

听完一段自己的故事,先不论故事精彩不精彩,至少段微自己是满意的,尤其是那段关于若微的。

一抹弧度浮现在嘴角,银眸望了望天上滚圆的月。

猛地夹起马腹,朝中原奔袭。

三天三夜,日夜兼程,段微以最快的速度抵达芊芊说的家乡,并找了一个风水不错的地方将骨灰掩埋。

做完这一切,段微闭上眼睛,乘风而立。

接下来该干什么呢?回大辽吗?还是……在这里逗留几天?

段微冷笑一下,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优柔寡断。笑自己何时连自己都欺骗了。

若是不愿意,芊芊即便死十次八次,他也不会踏足中原一步。

十八年了,以为时间可以让他忘记一切。

但他却忽略了那个人在心中的位置,随着时间的老去,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好像一坛陈年老酒,日子越久越醉人。

眼帘猛地掀开,透着不容置疑的笃定。

既然来了,那就回去看看!

……

自从与大辽交好后,五国发展迅速,进步堪比神速,百姓安居乐业,这都是国泰民安的征兆。

大家不禁赞叹道,若不是有圣皇,大家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日子。可物极必反,圣皇可以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但他的家务事却如乱麻一样。

这几天圣宫的气氛十分紧张,小公主年方十六,刚刚过完生日就不知踪影。圣皇龙颜大怒,差点没把圣宫掀翻了,其他几国君王都唯恐不及,避的远远的谁也不想在这时候惹怒圣皇。

“可可不见了,你还有心思在这里睡午觉?若微,你这个当娘的有没有一点责任心?”夏桀怒气冲冲的朝妻子发火,他基本不发火,但是若微这种爱管不管的态度着实令他很恼火。

时光荏苒,岁月似乎特别眷恋这些人,看不出一丝苍老的痕迹,夏桀依旧英伟不凡,桀骜逼人。若微雍容美丽,眼睛里的狡猾不管过去多少年都没有改变。

午睡被吵醒,若微显得很不满,但她也知道丈夫现在心情极其不好,正在火头上。

于是道:“可可不见了,我也很着急!”

“你着急的都睡着了?”男人瞪着凶狠的眸子,语气咄咄。

“我也在想办法啊,想着想着就睡着了!?”若微手一摊,端的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你——”夏桀气的脸色发青,狠狠甩了下衣袖咬牙切齿道:“若是个男孩出去也就罢了,就算被欺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可是女孩子……”夏桀不忍再说下去,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如果出了什么事,他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再看若微,夏桀气不打一处来,就好像可可是她捡回来似的,跑出去都快两天了,一点没见她着急。

若微并非不着急,而是不像夏桀这样焦虑重重,孩子长大了,就该独当一面,父母的关怀只会让孩子逆生长,可可从小在皇宫长大,对外面的世界好奇不已,所以才会萌生逃跑的念头,而她早知道女儿不可能安分守己的在宫里当公主,于是就导演了一场逃走戏码,让女儿出去见见世面,不过她已经安排了高手暗中保护,每天飞鸽传书报告情况,所以根本不用担心。

看着丈夫忧虑成这样,若微觉得好笑,若这个样子被天下人看见,估计没人会相信他是夏桀吧。

……

“小公主,小公主……”树林里,几名商旅打扮的人圈着手大喊,但是却没有一点声音。

为首的那个吓坏了:“完了完了,小公主居然把我们甩掉了,这可怎么办?回去怎么跟皇后交代?”

谁也想不到平日里乖巧的孩子,一出皇宫居然比狐狸还狡猾,三番五次把他们耍的团团转不说,现在又把他们甩开,自己跑了。

几名侍卫从四面八方奔袭过来,见面就问找到没有,所有人都朝同伴遗憾的摇摇头,这下他们想脑袋不搬家都难了。

脱离侍卫的小公主夏可可如脱笼的小鸟,张扬的在树林里奔跑,远处是一片小溪,天气炎热,四处寂静无声,只有往来鸟儿扑扇翅膀的声音,女孩眼睛忽然一亮,确定四周没人了,立刻解开身上的腰带,将一身男装嫌恶的扔在一边,迫不及待的跳入水中。

噗通,水花四溅,没一会水底钻出来一颗头颅,乌发在半空中甩出一道优美的弧度。

“哈哈哈……那群笨蛋怎么会是我的对手!”小小年纪居然能甩掉圣宫十大高手,小脸上尽是得意。

四周鸟语花香,气息清新宜人,小公主在水里畅快的玩耍,她跟若微相似,不喜欢皇宫内一沉不变的规章制度,将人栓的死死的,一点自由都没有,在皇宫里,哪里有这么快活。

洗好澡,小公主一边哼着歌一边收拾自己的小包袱,余光一扫,竟发现十丈外有个男人坐在石头上垂钓,因为带着斗笠,根本看不清楚容貌,只觉得那人飘然欲仙,举手投足皆是优雅。

大脑顿时茫然一片,我的天,这个人什么时候坐在那的?想起自己刚才放肆的在水里戏耍的样子,小脸顿时酡红起来。

“喂,你是谁?为什么一声不吭的坐在那偷看本姑娘洗澡?”

“姑娘,在下还未责怪你扑打水面惊扰了我的鱼,姑娘却先发制人的说在下偷看你洗澡?试问天理何在?”

小公主一听,顿时火冒三丈:“你知道我是谁吗?敢这样对我说话?明明是我先到这里的!还有,你说没偷看,你有证据没有?”

那人淡漠的一笑:“在下白天是看不见东西的!”

------题外话------

先传一点给大家,剩下我的找时间写,不要急,我欠你们的肯定会还清啦!乖乖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