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心怀鬼胎
作者:绚野 更新:2018-06-19

依旧是迎着海风而立,一袭水色长袍的男子背负双手,极目远眺着前方那恍若暗黑深渊一般的海面。而他背后不远处,是由纯白大理石精雕细琢而成的唯美宫殿,两相映衬之下,透着一股别样和谐的美感。若在风和日丽之时,这绝对是令人心旷神怡的美景,然而放在此刻阴云密布、海浪暗涌的大背景之下,却恰似山雨欲来,隐隐是黎明前的最后一丝宁静了。

赫连冥静静地站在男子身后,光洁细致的脸孔之上,一双猫眼似的美眸不复往日的狡黠勾人,却带着深极、羡极的爱恋与思慕,以一种几乎可以焚尽一切的热度胶着在那道背影之上,与人前妖娆冷煞的蛇蝎美人模样大相径庭。

赫连云归,那是她做梦都想与之有所牵扯、有所纠葛的名字,可哪怕从懵懂的孩提时代努力至今,自己依然只能以下属的身份站在他身后,偷偷地凝望,默默地眷念,甚至,连连名带姓唤他一声的权利都没有……他很注重身份名位,即便两人几乎是一起长大的,她也只能恪守本分地唤他一声“祭司大人”,余者,都只能是痴心妄想。

这样的自己,实在是卑微和可笑到了极点啊。妖娆的眉眼之间一闪而过讥讽,赫连冥想起族中的那些追求者,心底的空洞更甚,一股久违了的疲倦感翻涌而来,让她堪堪忍住立时就要拂袖离开的冲动。

“这片海域的平静已经被打破了,”并没有察觉到身后之人的异常心绪,又或者是察觉到了也根本就不在意,赫连云归轻声开口,俊朗的面容仍旧清澈明晰如晴日的云空,高贵淡然,洁净优雅,让人看了只觉得说不出的赏心悦目:“我能够感觉到,他们已经来了。”说着,他缓缓转身,目光却是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座宫殿上:“具体都有哪些人,你清楚么?”

五行大陆的势力尚且还入不了他的眼,因此这一段时间他并没有太过关注海上的情况,赫连冥的能力不差,这些琐事有她在料理着也走不了大褶子。

不用回头也明白他目之所及的是哪个方向,赫连冥强迫自己稳住心神,这才如实回答道:“不出祭司大人所料,据下面的人传来的消息,他们的确已经进入迷途之海,而且除了少君和即墨无心以外,似乎并没有任何其他的帮手。”这也是让她耿耿于怀的一点,枉费自己在外间设下了那么大的一番阵仗,结果却只是用来对付一艘小客船。不过有百里琉笙和那个人的女儿陪葬,倒也不算辱没了她了。

“你刚刚说谁?!”心口突地一跳,赫连云归下意识地移回视线,这一次,倒是紧盯着眼前的青衣女子了:“即墨无心?!她也来了?!”

被他罕见的专注眼神吓到,赫连冥略微愣怔地开了口:“是,不过他们被属下困在了改动之后的阵势里,鲛鲨也被派过去了,这一次,属下有信心,定然能叫他们……”

死无葬身之地这八个字还未出口,赫连冥已经被一股强劲的力道给直接掀翻在了地上。急忙起身在面无表情的赫连云归脚下跪好,她还没来得及擦拭唇角溢出的血色,就听到一个森寒入骨的声音在头顶上方轰然炸响:“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未经本尊同意就擅动杀招!赫连冥,你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么?”

“祭司大人,百里少君坏了我们那么多事儿,属下以为……”强忍住内府翻腾不已的气流,赫连冥解释的话语才开了个头就被那道毫不留情的声音再度打断:“你以为,本尊拿百里琉笙一点办法也没有么?又或者,”赫连云归走开几步,似乎连沾染脚下女子的气息都让他难以忍受:“你根本就是把本尊当成傻子,以为本尊看不出你想要排除异己的龌龊心思!”

赫连冥对自己的心思,赫连云归早在很多年之前就已经知晓了。可是,那又如何呢?这种感情对他来说并不具备任何的意义,除了那个人,他谁都不在乎。所以,如果这个女人觉得能够以此来要挟他,那完全就是白日做梦。百里琉笙是死是活,他并不关心,他在意的,只是那个人的延续。即墨无心,她的女儿,他还没有见过,心底那近乎病态的希冀提醒他,或许自己,能够从那张年轻的脸上找到曾经熟悉的痕迹。在这个希望还未到来之前,他不能、也绝不允许任何人去破坏。

嘴角的血迹蜿蜒而下,赫连冥咬了咬牙,却只是硬着头皮请罪:“是,属下知错,请祭司大人责罚!”她从来没指望自己的那点小心机能瞒过眼前的男人,只是,她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有这么剧烈的反应。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人对他的影响竟是丝毫都没有变化过么?

“责罚?如果她死了,你觉得光是责罚就够了?”声音依然冷得像冰,可赫连云归的脸色显然已经比方才好了许多,他甚至还露出了一个云淡风轻的笑容,却叫赫连冥看着更加胆战心惊:“不过,凭你的那点伎俩,还不足以产生什么严重的后果。所以今天的事到此为止,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说完,他再不停留,转身就离开了这一片区域。

即墨无心来了,那他原有的计划就必须有所改动了,跟她耗在这里可不明智。

“即墨无心……”抬手抹去唇边刺眼的鲜红,赫连冥跪在地上冷冷地嗤笑出声:“就因为她是即墨云倾的女儿?赫连云归,你的心也未免太偏了点!”转眼望向男子方才久久凝视的那座宫殿,她捂着胸口站起来,眼神却犹如淬了毒一般的锋利和冷锐:“孤魂野鬼罢了,难不成我还斗不过了!即墨云倾我都不怕,一个即墨无心又算什么!”

哼,经她改动过的阵势岂是那么好相与的,赫连云归这一次,怕是对那几个人的期许过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