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第 136 章
作者:南楼画角 更新:2018-06-19

    来人正是梅姑,带着两名丫环四名侍从,轻衣简车不惊动他人。 

  吴氏又惊又喜的将她迎了进来,都是至亲也不用避开,都过来请安。 

  男子请过安后都退到吕家,只留下女眷陪着她老人家。 

  梅姑让丫环送上贺礼,四匹绸缎、两套宝石头面、一匣子首饰、一匣子名贵的宫中香粉。 

  吴氏请她坐在首位,“姑姑,您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我也好准备一下。”最起码做些她喜欢的吃食。 

  “准备什么?不用。”梅姑年事虽高,但还是神采奕奕精神很好,“我今日特意过来喝杯水酒,不介意吧?” 

  “看您说的,姑姑是请都请不到的贵客。”吴氏亲手斟好酒奉上,“您尝尝,这是碧玉自已酝的五花酒,味道还算特别,不知能不能入您的眼?” 

  她知道梅姑爱喝几口水酒,而且这酒清洌可口,可以当成果子酒喝,对身体无碍的。 

  梅姑抿了一口夸道,“好酒,玉姐儿,走时送梅婆婆一坛。”对着自己喜欢的晚辈,她的性子依旧很爽快大方。 

  “是的,梅婆婆。”碧玉笑着应了。她是极喜欢这位老人家的。 

  其他女眷都是见过梅姑的,唯有孙太太是第一次见,眼睛不敢直盯着她看,心里却喜悦异常。这就是传说中的首辅夫人?天啊,吕家居然还有这门贵亲?怎么没听人提起过?真是太好了,她家的女儿果然是有福分,挑了门好亲。 

  梅姑饮了几杯,就被吴氏请进内室,碧玉也跟着后面侍候。 

  留下胡雪儿招待两位官家太太,只是几人的心思都有些走神,眼珠子都盯着门口。杜氏虽然也很想跟进去瞧瞧,无奈不合礼数。 

  碧玉的肚子有些显怀,不过还是亲自端着杯热茶奉上,“梅婆婆您喝口茶解解酒。” 

  “我只喝了几杯而已,醉不了人的。好孩子快坐下。”梅姑啜了口香茶,许久才道,“宝儿,这次我来此,一是为了贺喜,二是为了辞行。”本来不该来的,只是再不来恐怕就再没机会了。 

  “辞行?”吴氏浑身一震,“姑姑您要去哪里?”不会是她猜想的那样吧? 

  “我家老爷过几日就会上奏折辞官归故里,我自然也要跟着走。”这是早就安排好的计划,她临走前想再多看这孩子一面。 

  “这是为何?太师不是倒台了吗?”吴氏震惊的连连发问,“这种时候正是姑夫大人大展身手之时,怎么能辞官呢?”她真的不明白事情怎么会这样?她原来还以为已经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姑姑家走动了。这消息太突然了,让她一时接受不了。 

  碧玉也一脸震惊的看着她,怎么可能? 

  “我家老爷见惯世情,深知激流勇退功成身退的道理。”梅姑是赞成相公的想法,“他的年纪也大了,该是过些平静的日子。”何况她这些年跟着相公担惊受怕,早就过够了,好不容易有个能退步的机会,她是极力支持的。功名利禄虽好,但比起踏踏实实的生活,她更喜欢后者。 

  “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见到您老人家。”听到这里,吴氏已经知道这事成了定局,眼眶已经开始发红,“这才重逢多久啊,如今又要分离?我怎么舍得呢?”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如果有缘自然能再见。”她拍拍吴氏的肩膀劝道。 

  话虽如此,吴氏深知此生再见,恐怕是不大可能。不由眼泪直流,“姑姑,我幼年时受您大恩,如今总算有了回报的机会,却不能稍尽心力,我实在……” 

  “别胡说,只要你们过的好,我就放心了。”梅姑的眼睛也红了,却小声斥道,“登儿是个有出息的孩子,将来必能大展鸿图。申儿也是个好的,聪明俐伶听说书读的甚好。而玉姐儿夫妻和顺,婆婆慈爱。你下半辈子也不用愁的。” 

  吴氏心中一阵感动,只是这……“申儿这孩子虽好,可却是个不长进的孩子。” 

  “娘。”碧玉惊呼,吕申是幼子,所以最得吴氏疼爱,平时连声喝骂都舍不得。怎么突然在梅姑面前说这种话?发生什么事了? 

  “这话怎么说?”梅姑愣了愣,她打听到吕申是个很不错的孩子。 

  吴氏蹙着眉,“他的志向不在仕途,而是在商界。” 

  碧玉心里惊讶的很,娘怎么会知道三弟的想法?他们兄妹都没提起过。吕申自己也不会傻乎乎的去说给娘听啊。 

  她哪里知道,知子莫若母,吕申心里的想法就算从来不说,但吴氏还是从他看的书写的东西里略知了一二,当她第一次知道时气的她想用尺打他手心。她只是想不到解决办法,将这些都憋在心里不说而已。 

  梅姑心思转了转劝道,“无论孩子想做什么都好,只要有恒心有毅力,不要好高骛远,那便是好的。”她毕竟见思的多,想法与众不同。 

  “姑姑,您不觉得丢人吗?”吴氏从小到大束手无策时都会向睿智的梅姑求助,这次见到她习惯性的又想求她帮着想办法解决难题。只是梅姑的话让她很是不解。 

  商人的社会地位极低,读书人听到这种想法都会嗤之以鼻。可身为天下读书人楷模的首辅大人的妻子,想法居然这么特别。 

  “怎么会,只要脚踏实地的努力肯干,还有一颗与人为善的心。”梅姑眼神清澈如水,“有这些就够了,再说你们家又不是一点根基都没有的人家,怕什么。只要自己不觉得丢人就行。至于别人的口水唾沫管他们呢?” 

  这些年的坎坷经历让她看破许多事情,眼光放的更远,心胸更宽阔。这天底下只要自己活的开心,别人的想法并不重要。 

  而吕登将来的前程远大着呢,听她家老爷说,过个十年二十年,他的成就不会在任何人之下。有这么个强而有力的后盾,还怕别人嘲笑吗? 

  碧玉却暗自为吕申感到高兴,她娘最听梅婆婆的话。就算一时想不通,但最起码不会再阻止。 

  “对了。”梅姑从怀里取出一张地契,“这次我们京城的宅子田地都会卖掉,只留下个五顷的小庄子,就在城外十几里处。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把这庄子送给你吧。”就当是记念吧。 

  吴氏急的脸色发红,一个劲的摇手,“姑姑,我做小辈的都没送什么东西奉敬您,怎么能收您的东西?” 

  梅姑硬塞到她的手里,“收着,长者赐不敢辞。” 

  既然这么说了,吴氏忙俯身拜谢。 

  梅姑亲自扶起她,“起来,你平时让人送来的吃食点心,我都吃了,味道都不错。” 

  吴氏笑道,“有些点心是女儿做的。” 

  “玉姐儿是个好孩子。”梅姑疼爱的看着碧玉,“听说你又有喜了?” 

  碧玉脸一红,低下头去。 

  “等这孩子生下来时我们都出京了,我挑了个物件送给你肚子里的孩子。”说着话她又取出一对白玉龙凤佩,雕工精致的栩栩如生,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梅婆婆,我……”碧玉刚想推却,梅姑递给吴氏,“让孩子收下吧。” 

  吴氏忙替女儿谢过接了过来,都是至亲骨肉,再说她老人家不喜欢别人太客套。 

  三人叙话半刻,梅姑起身要走。 

  吴氏拉着她的手依依不舍,强忍住泪花。 

  梅姑先前已经发话不让她们到时候去送行,这次就当做是在京城的最后一面。 

  碧玉忙让下人拿了几坛五花酒,还有各种自家做的吃食点心,交给她家的下人。 

  梅姑说了好多话安慰她,又跟大家告辞,这才含泪离开。 

  是夜刘仁杰见碧玉躺在床上发呆,眉间有些闷闷不乐,“娘子,今天这么热闹,你怎么不开心?”不像是碧玉的性格啊,难道在酒席上发生了什么事? 

  “哥哥的大喜事,我怎么会不开心?”碧玉微微抬眼看他,“只是想到梅婆婆一家要走,这心里有些难受。”她也很舍不得这么慈爱的长辈离开。 

  刘仁杰没想到她是为了这件事而不乐,他已经从吕登那里得知了这一消息,“这是首辅大人的聪明之处,用这种办法保全自己。” 

  碧玉果然被吸引住注意力,眼睛睁的大大的,“什么意思?” 

  “太师那一派都倒台,下面的爪牙也都清洗一空。”刘仁杰用最简单的话跟她解释,“这样一来首辅大人在朝堂上就太扎眼了。适时的退步,是最聪明的自保。” 

  他原先也不明白,但听了吕登的一番话后茅塞顿开。当今陛下最喜欢玩制衡,两派相争,他才好控制局面。如今倒了一派,他岂能让另一派独大?肯定会寻机出手对付的。与其这样,还不如抽身远去。君臣之间也能留有余地,也算在青史上留下一段君臣相得的佳话。 

  “原来是这样。”听明白了这些内情,碧玉心里好受了些,“首辅大人明明是最忠于皇帝的,陛下他还不放心吗?”这身处高位的人是不是都有疑心病? 

  “帝王称孤道寡,你说呢?”刘仁杰一语正中要害。哪个皇帝没有疑心病?只要坐在那个位子由不得他不疑心。 

  说的是,这样一来也算是个好结局。免得到时狡免死走狗烹,那才是她最不想看到的。拿出梅姑给她的玉佩,“你看,这是梅婆婆给我肚子里孩子的。” 

  刘仁杰凑上来细看,“怎么会送这么贵重的东西?还是龙凤佩?”感觉怪怪的,一般人都不会送这种东西。 

  碧玉疑惑的抬头,“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她娘没觉得不妥才替她收下的啊。 

  刘仁杰低头想了一回,没想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含笑道,“我只是见这玉色很温润,真是好东西。”或许是随手拿的,何必庸人自扰呢? 

  碧玉不再多问,身体靠在他温热的怀里,手里把玩着玉佩。他下意识的收紧胳膊,将她们母子抱的更紧,那种充实的感觉让他嘴角扬起淡淡的笑容。真好,有她陪在身边。 

  碧玉此时心里也是一腔温暖,她有父母疼爱、手足相护、婆婆爱护、相公疼惜、儿女双全,如此的人生她已经知足了,再过几个月就能迎来他们的第三个孩子。她不求大富大贵,只要平安快乐的和家人一起生活,于愿已足。 

  她就是如此平凡的女子,追求的也是这种平凡朴实无华的生活。 

 三个多月总算又完结了一本。谢谢大家这一路的陪伴。提前祝大家新春快乐,全家身体健康。 

  最后再啰嗦一句,新文开文时间不定,点点这个收藏作者吧,这样能最新知道开文时间。

系统推荐您使用炫彩版!全新风格,抢先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