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灵符宗师.5
作者:胡扯扯 更新:2018-06-17

宁泽没熬过身体的疲惫沉沉睡去。

天亮后发生一件事,那几个人居然来邀请宁泽他们同路,说什么要团结一致,互相帮助。宁泽在他们身上扫了一圈,没有发现邱炎,看来邱炎也把他们当成了拖油瓶丢下了。

于是拖油瓶抱团么?

宁泽都有点佩服这些心大的少男少女们,一笑泯恩仇的技能肯定点到了满级。宁泽也不想跟一群把心思放在脸上的小年轻计较,于是看了看他旁边的小屁孩,显然是要他拿主意。

九方重云小脸都皱了起来,相当的不愿意。他望着宁泽温和的脸庞勉为其难的点头,完全是因为不想让宁泽认为他品行有问题。

就这样,九个人临时搭伙,目标是穿过这片东妖森林的外围。

这些没有历练过的少男少女都非常害怕,一个个犹如惊弓之鸟,虽然手里都拿着匕首,却半点没有威慑力,哪怕现在出来一条野狗,估计也能把他们吓的魂飞魄散。

何况在宁泽的感知里,他们很快就会遇到五只利锋狼,这一带是利锋狼的地盘,狼群常常巡视,除非有宁泽指路,否则没有避开的可能性。

宁泽完全没有这个打算,所以九人五狼很快就碰在了一起。人群发出惊恐的尖叫,有个人受不了,直接捏碎了传送珠,瞬间绚烂的符文包裹那名少年的身体眨眼就消失在众人面前。

他的举动让好几个人都把传送珠拿了出来。

宁泽暗暗摇了摇头,就这心智,他们根本还没有做好面对残酷修真界的准备,光有梦想是不够的。

宁泽低头看着手握长剑,目光中隐隐有着兴奋的九方重云笑了。

“去吧,把它们变成战利品。”

九方重云眼睛一亮,狠狠的点头。他脚下运气,瞬间就出现在狼群中,小小的身影脚踏星位,剑指八方,很快就和狼群缠斗起来。

“天啦,他不要命了!”有人不可思议的惊叫。

“命是要靠自己争的,不争就等死。”宁泽专注的看着九方重云,他所用的太和剑法讲究一个沉和稳,剑招大气蓬勃有雷霆之势,而纵横间又细致的不能有丝毫错乱。现在的九方重云已经初具架势,就心智而言做到了沉和稳,哪怕身上受伤,也不会乱了剑势。

被宁泽说的人脸颊爆红,其他人也差不多,他们还是有羞耻感的。一个比他们小很多的人都敢于杀戮,他们却像缩头乌龟一样只知道害怕退缩,未免太丢人。他们比不上邱炎不会有什么感想,但是连个小孩子都比不上刺激就大了。

于是第一个人站出来加入了战斗,就让所有人都站出来加入了战斗。

他们都是五级以上的练气修士,只要克服心中的恐惧,区区几只利锋狼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战斗很快就结束了。

“你做的很好。”宁泽温和的夸奖九方重云,在他眼里小孩子都需要时时夸奖,鼓励和肯定他们正确的言行。夸奖完九方重云,宁泽抬头看着有些呆愣的几个人:“你们也做的很好,现在受伤的都到我这里来。”

宁泽首次展示灵力,只见一抹象征着生命的碧绿出现在他指尖,散发出莹莹的绿光,被那抹光芒碰触的地方,伤口迅速愈合,变得恢复如初。除了九方重云,其他人都被惊呆了。治疗术?只有单水灵根才能修炼的治疗法决?

“你、你、你居然是治疗师,你怎么不早说!”最初讽刺他们让他们早点传送回去的少年现在满脸羞愧,治疗师在团队中的作用举足轻重,有治疗师的团队和无治疗师的团队有着天渊之别,而他们居然把宁泽当成了拖油瓶。这巴掌打的太响,把那几个人都扇傻了。

“对不起。我不该轻视你们,请原谅我。”少年把头埋的很低,可见他是真的无颜抬起头来。论战斗力,他们不如九方重云,论作用力,他们不如宁泽,在不清楚对方能力的情况,就摆出高高在上的样子,也太蠢了。

“对不起。”不止是他,还有剩下的人。

这些孩子还很年轻,他们还经受得起错误。以后,他们也不会再轻视别人,遇到困难也敢为自己争命,他们要说的不仅仅是对不起,还有谢谢。

“觉得对不起就好好的保护我吧,我们还有两天的路要走。”宁泽脸皮比较厚,压榨这些少男少女一点都不心虚。

“我们绝对会保护好你的。”就算宁泽不说,他们也会这么做的,这是治疗师在团队中应有的地位。这些孩子总算拧成了一股,找到了胸口中的勇气,势如破竹般在森林中前进。不仅磨练了心性,提高了实力,还增长了见识。现在连两个女孩子都敢拿着匕首对着妖兽尸体剥皮,还能谈笑风生。

短短两天,他们从懦弱的人变成了修士。

当他们全部欢呼着奔跑到巨灵宗的广场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惊讶。因为他们绝对是在考验中弄的最脏的一支队伍,到底要经过怎样的厮杀才能变得像他们一样,弄到衣服都看不出原本的颜色?然而在那八个人中,只有一个人干净的纤尘不染,显得温润如玉。他嘴角噙着笑,淡蓝色的眼眸好似两潭清幽的山泉。

如此鲜明的对比,只会在被所有人保护的情况下才会发生。

广场上的少男少女们都纷纷心惊的猜测着宁泽是什么身份,反正肯定不会很简单……

而比他们早到的邱炎才是最惊讶的,他以为他会是他们中唯一走出那片森林的人,毕竟剩下的是一群看到初级妖兽都会被吓哭的软脚虾,那种胆量只能回家找妈妈,邱炎没功夫和他们耗。

可是现在这些软脚虾出来了,还一个个像是从血海里拼杀出现一样,目光坚定的和之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出了什么事?

负责招收他们那片地方的少年目光轻挑,视线把他们看一遍,也有一些惊讶,不过更多的是无所谓的感觉:“恭喜你们,现在离考核结束还有一段时间,你们可以自由活动。”

这少年和他们年纪相仿,却至始至终都没有介绍过自己,在他眼里应该是很不必要的。

宁泽和对方对视一眼便各自移开视线。

这名少年名叫言时雨,内门核心弟子之一,天赋绝顶,在内门也算烫手可热的人物,当然不会主动来和他们这些新人结交。

言时雨走到山门台阶上。

广场上却骤然间大声喧哗起来,所有人无不抬头凝望着天空。是战枭兽,几百只战枭兽齐齐煽动着巨大的翅膀,由远致近,搅弄出一大片狂乱的风声。

“是穗风国的试炼结束了!”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掀起更大的轩然大波,所谓非我族人其心必异,两波弟子都还不曾见面就已经有了相互抵触的成见之心,这要是能相处的好才怪了。

几百只战枭兽落在巨大的广场上,两个国家的新弟子第一次相互见面,中间就好像拉开了楚河汉界,完完整整的分成两个阵营。

多少年了,巨灵宗从高层到低层都内斗的厉害,宁泽只想默默扶额。

“你们想打架吗,想打架现在就可以开始了,也让我们看看今年哪国的新弟子更强。”沉重巨大的山门缓缓开启,山门内出现十几名风华绝代的修士,外貌皆在二十五岁以上,而具体年龄不可考,只是一眼望过去感觉非常牛掰。

为首的男子剑眉星目貌赛潘安,嘴角挂着玩世不恭的笑意,刚才的话就是他说的。

“看起来穗风国的弟子更强,你们是不是怕了?”男子看向天河国这边。天河国弟子被挑拨起来,他们到达这里哪个没经历过大大小小的厮杀,现在怎么可能认耸,当即就有几十人走了出来,看着穗风国那边明显就是两个字:约架。

穗风国本来就是好战的民族,看他们的穿着就知道,清一色的短袖长裤,饰品少的可怜,最常见就是腰间挂着一块勾玉,无论男女都扎着高马尾,所有成员都清清爽爽干净利落。

相反天河国的装扮就复杂多了,复杂到穗风国的汉子们能把天河国的男人错当成小娘子,这是一笔不可说的血债,只要穗风国的人提起,就绝壁会引起一场厮杀。

现在穗风国受到挑衅,几乎全体人员都蠢蠢欲动,不过他们还是按照天河国的人数走出一样多的人。穗风国的民风有点过于正直,他们打架从来不会二打一,可是当他们遇到天河国,天河国就会一起上,绝对不跟他们讲公平。

“开始吧,不可伤及性命,不可伤及灵根,不可断手断脚,其他的随便!”那名男子一喊,场面顿时混乱起来,各种刀法剑法身法层出不穷,还有五行法决光芒璀璨,打得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双方都拼红了眼,流血流汗的胶着着。

巨灵宗每次招新都会打架,以帮助他们正确的接下梁子,以后不爽了就干架,不爽了就干架,用这种方式练招升级找基友,效果显著,长年累月,还能促进两国友好发展,可谓一举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