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作者:亦狸 更新:2018-06-19

宁萌终于看到了云墨。

她有些怅惘,又有些欣慰,云墨还活着,真好。

她不用知道云墨已经不在了的消息,真好。

云墨的视线遥遥地落在她的身上,有些感概。没想到,还能活着见到宁萌。

在这个异世界中,只有宁萌与自己才是真正的同类,他没有想到,看到宁萌的时候,归属感就像是海啸般侵袭了自己。

马叔脸上全都是喜色,一直以来的付出没有白费,总算是看到了主人了!

木童窝在马叔的怀里,看到了云墨之后,从马叔的怀里溜了下来。他目光炯炯地看着云墨,唇角弥漫出了一丝诡异的笑意。

远处有丧尸嗅到鲜活的味道,成群结队地围了过来。宁萌与云墨对视一眼,眸子里全都是默契。

宁萌这边的人开始动起来,云墨这边的人也开始动起来。在战斗中,都可以见到彼此动作的熟练。

云墨在这里,已经呆了许久了。

等到宁萌走进了云墨,这才发现,原来不是云墨不想去杀丧尸,而是他根本就站不起来了。

他坐在一个奇异的物品上,两侧有大大的轮子,只有宁萌才知道它的名字,它是轮椅……

宁萌心头咯噔一跳,云墨的腿怎么了?怎么需要坐在轮椅上了?

注意到宁萌的视线,云墨轻笑一声,“怎么了?看呆了?”

宁萌怔了怔,心底涌上来一阵难过,“你的腿……你是因为腿的原因,所以才蛰居在这里的么。”

她甚至都不敢问云墨,他的腿是没了,还是断了……

“因为我的问题,连累众位兄弟了。”云墨歉意地看了看周围的黑衣人,黑衣人面色严肃,“不要这么说,就是您的腿没事,这一城的僵尸在,我们也无法逃出去的。其实,我们是因为……”

“宁萌,这些人是?”云墨打断了黑衣人的话语,看着宁萌身后的人,他的目光中带着隐隐的戒备。

“哦,这是我的小弟。”宁萌指了指大山几个人。

大山大牛大墩嘿嘿笑着,“宁师父就是这么谦虚,我们是宁师父的徒弟们。”

这样啊……想不到宁萌竟然也收了徒弟了,还是如此彪悍的汉子们。云墨的视线移到了木童的身上,清朗的面容平静无波,“那么这位呢?”

这位……马叔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什么,木童勾唇一笑,无比的灿烂。“我是一直……”

就在这个时候,马叔与木童同时从原地拔地而起,飞快地袭向云墨!

马叔的剑直直地指向云墨,这招式是要取命的!

“一直想要杀你的人!”木童的声音尖利,长啸声简直要刺穿人的耳膜。他的面容不再可爱,反而透出一丝狰狞来,白皙的脸上显出一层青灰的颜色,像是墓里的干尸一般!

而木童跃起时候,蓦然带着一阵异象,身子里辐射出淡淡的黑色气体,空气中有细微的粉末弥散。

“不好!保护主人!不要呼吸!”

云墨目光微凝,却丝毫不显得慌乱,云墨周围的黑衣人迅速地在云墨面前围上,眨眼间已经与木童和马叔过了几招了。有内功的人可以暂时不呼吸,可是也只能稍微抵挡一段时间,必须要速战速决!

“天啊,这是怎么了!”大牛捂住鼻子,一声惊呼,“马叔怎么要杀自己的主子!”

大山凝神观察,“我看是木童的问题,最近马叔跟木童一直在一起,说不定这个马叔已经不是原来的马叔了。别担心,师父已经出马了,一定没问题!”

直到这时候,三人还是对宁萌有着盲目的信任。在三人的心里,宁萌一直是战无不胜的。

木童过了几招,没有取得丝毫的便宜,他尖叫一声,四面八方开始传来细碎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不多时,周围忽然压抑上一层淡淡的黑色,众人面色一变,只见周围密密麻麻地爬行着无数的虫子。

而空气中开始弥漫着臭味和香味混合的诡异味道,这是什么妖术!

“你们死定了!”木童狂笑道,“我追了你几个月,你躲藏的好隐蔽!今儿终于见到你了,我好恨啊!只要我见到你,你就跑不掉了!云墨,你受死吧!”

宁萌淡定地围观了半天战局,轻哼一声,果然木童有着猫腻!

不过在武功方面木童虽然取不到便宜,奈何木童有着诡异的邪术,长久地战下去,必将不敌木童!怪不得云墨诸人一直蛰伏不出,在云墨腿出了问题的情况下,想要安全得逃离,也是难上加难!

不过,木童想要用味道制服众人?别做梦了!就这点小小的邪术,也就是骗骗古代人罢了!

宁萌精神力发动,取出来无数的霸王清新花喷剂,扔给了大山几人,“对着空气中使劲儿喷撒!”

高科技,值得信赖!

“这是啥?”三人看着地上堆成小山的瓶瓶罐罐,又看了看师父淡定的脸,盲目的信任让他们立刻拿起来了。

不过不管这是啥,只管听师父的就好了!

哪知道喷出来的液体味道还挺好。

空气中的淡淡黑雾渐渐不见,而空气中的诡异味道更是转瞬间就消失不见,笼罩在众人身上的诡异气息就这么消散了。

木童脸色一变,咬了咬牙,青色的眸光看着宁萌,有着说不出来的憎恶,“竟然被你们破了!宁萌,我早就知道你不简单!应该先杀了你的!”

木童的手缓缓深入了怀中,看他决绝的神色,显然是要搏命一击了,众人的心俱都提了起来。但是此时不知道为何,木童的手颤了颤,又颤了颤,竟然颓然倒地了。

他摔了个狗啃泥,艰难地用手肘支撑着自己抬起头来,轻喘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宁萌踱步上前,俯视着木童,他稚嫩的脸上是凶残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宁萌。

大山惊呼一声,“师父,你是怎么做到的?”

宁萌耸了耸肩,“很简单。”

她早就觉着木童不对劲儿了,暗中留了一手,在木童的身上洒下了强效药粉,只要发现木童的异动,她便可直接让木童半身不遂。

至于马叔……

黑衣人推着云墨过来,云墨俯□子看了看昏迷的马叔,叹息一声,“没想到马叔一向谨慎,竟然也中招了。”

“他是败在了自己的不忍心上了。”宁萌耸耸肩。木童用着他孩童的外表,欺骗了众人,特别是马叔。

在宁萌闻到了那股特殊的香味之后,就已经警觉了。马叔竟然已经在悄无声息间,被木童控制了。

木童被制服住,马叔也被制服住,宁萌与云墨这才安心地说话。她见到了云墨住的地方,竟然是在地下。也难为他们了。

云墨这才将他的经历说来。

原来那次他去奉陀山,回来的路上听说了枫溪城受到了水灾的影响,这个时候,她受到了追杀,负伤之后逃往到了枫溪城,没想到紧接着有了瘟疫。更没想到发现了竟然是传说中的丧尸,就在这时,他发现竟然追杀到了这里。

迫不得已之下,只好蛰伏下来。

他们杀退了一波又一波暗杀,自认为没有人能找得到他们了,却没有想到,竟然还有木童在。木童竟然隐忍几个月,等到了宁萌他们来了,这才组队进来了。

木童醒了之后,马叔也醒了,他对于自己的不小心非常地懊悔,要亲手结束木童。而木童装可怜,在宁萌面前求饶命。

宁萌经过了这些事情,也累了,对生死也看淡了许多。废了木童的武功,让大山收着教育了。

她明明白白地告诉木童,如果教育不好,效果也不好,那么就等着回炉重造吧!

在木童的配合招认下,云墨这才知道,原来幕后的黑手竟然是最南方的谜萨国。

云墨想了想,给皇上写了秘信,提醒皇上注意谜萨国。很快,上面的官员也派遣了下来,对于枫溪城里发生的事儿大惊失色。

在所有人紧锣密鼓处理所有事儿时候,宁萌与云墨已经不知所踪了。

……

-

宁萌推着云墨走在一片山谷,四周景色优美,显然是一处好地方。

“你不用担心,现代的特效药加上我的精神力疗伤,足够治你了。”

“只是有点感概,”云墨转头看着宁萌,忽而笑着说,“没想到当了几个月的瘸子,还能当一个正常人。而且,还能在这个世界中,找到知己。”

“谁是你的知己?如果能回到现代,我一定当不认识你!”宁萌哼了一声,又说,“也不知道郑太妃如何了。”

“你想要看她也行啊,”云墨笑着说,“等我们有了孩子,带回宫里给郑太妃看,她一定会更加高兴看到你。”

宁萌给云墨的厚脸皮跪了,“你还没有向我求婚就有孩子?想得美!”

“那我向你求婚好了~”云墨眼睛微眯,看着宁萌的视线无比的柔和。

“喂!”怎么可以这么简单的求婚?有没有一点诚意?

“我认真的!”云墨看着宁萌鼓起来的脸蛋,凑上前捏了一把。

“……魂淡!你不是说你的腿还没有好吗?唔……唔……”

“就在刚刚,已经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