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作者:啃地的卜卜 更新:2018-06-17

两家谈好吉日,在萧家老头的施压下,萧鸣棋千里迢迢来到边疆娶亲。

郑靖红心里一直有个疙瘩,对此亲事不反对却也没答应,沉默了许久,当萧鸣棋娶亲的队伍快到家门口时,郑靖红收拾包裹跑路了,那一刻,郑靖红心里划过一丝爽快,像是终于报仇了一样,之后郑靖红一直女扮男装游走江湖去了,好在她本就长得比较英气些,所以女扮男装一直没被人看破,也没被家人派出来找她的人找到,直到她遇到施颜,她的好友。

初见面,对于郑靖红来说,施颜很对她的胃口,和她合得来,互损是她们最大的乐趣,常常说得对方无语凝噎,哭笑不得,然后再接再厉。

与施颜在一起的时间是开心愉快的,但也有心疼的时候,心疼施颜每次与她分开时遭遇的种种,她常常想,为什么老天爷要这么对施颜,要让她经历那些痛苦,好在每次都有惊无险,而施颜也获得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说实话,她羡慕施颜,羡慕她能终成眷属,也为她开心她能得到幸福。

那次,她收到信件急匆匆去见施颜时,她见到了意料之外的人——萧鸣棋,本以为萧鸣棋位职与御医院,两人是见不到面的,算是天意弄人么?

心跳刹那间加速,郑靖红按捺住心中的点点酸涩,微笑着与萧鸣棋打招呼,然后不知怎么又歪了,两人又抖起嘴来。心中的酸涩感反倒变淡了很多。

她是依然还喜欢着萧鸣棋,她自己想想都觉得自己很傻,明知道没有结果的,不是么……

施颜看出了端倪,戏谑了她几句,然后对她劝说了起来,说是让她试试,免得以后后悔。

她细想了下,想通了,觉得不想到老还要为这事而后悔。那就太悲惨了。所以,她换了个心情面对萧鸣棋,她想与萧鸣棋相处一段时间后再向他说明自己的心意,没想成。施颜横插一手。直接让她与萧鸣棋生米煮成了熟饭。那晚,她问萧鸣棋:“萧鸣棋,我喜欢你。我他-妈喜欢你十二年了,你呢?如果你不喜欢我,我不会强求你,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

心里忐忑、期待、纠结、害怕着,等待着萧鸣棋的回答。

萧鸣棋抱着郑靖红,沉默了片刻。

郑靖红眼神暗淡下来,推开萧鸣棋,拉过被子盖过头蜷缩在一旁,闷闷道:“我已经知道了,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我也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郑靖红心中哭泣。

就在郑靖红以为他们没戏时,萧鸣棋从身后抱住了她,拉下盖过她头的被子,在她额上轻柔的印上一吻,“傻瓜,如果对你没感觉,我就不会留下来,你以为那些门窗锁上我就出不去了?别忘了我是会武功的。”萧鸣棋说着伸手擦去郑靖红眼角的泪珠,温柔道,“以前是我混,错过了你,让你伤心,以后,我只会对你好,只会爱你一人。”

“你没骗我?该不会是同情我吧?”郑靖红心里感动的同时又问。

“没有,虽然我对你的喜欢不及你对我的喜欢,但我相信,我会爱上你,比你爱我更爱你,所以,让我照顾你,让我做你的丈夫,好么?”

萧鸣棋认真又温柔的嗓音让郑靖红差点哭出来,“我……嗯……看你以后的表现了,否则我就甩了你,找其他男人。”郑靖红破涕为笑道。

她愿意等,等萧鸣棋彻底爱上她的那一天,多久她都会等。

“你敢!”萧鸣棋假装佯怒,低头吻住郑靖红殷红的朱唇,“想都不用想,你是我的。”

郑靖红嘴角噙着抹幸福的笑容,伸手勾住萧鸣棋的脖子,将其拉下来。

那之后,两人慢慢相处,感情愈来愈深,拜堂成亲,孕育孩子,最后谁也离不开谁,携手到老。

施颜,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运气,如果没有你,我与鸣棋也不会相爱相守,谢谢——郑靖红到老都一直在心里感谢着施颜。

番外:正太来袭

在雾谷,日子过得平凡又幸福,可是!施颜哪里是个闲得住的主儿,趁着男人们都在带孩子的时候,施颜跑出雾谷去逛小倌馆了!可还没等她进到倌馆楼里,意外发生了。

一个娇小的可爱男孩子冲过来躲进了她身后的一个大篓子里。

施颜:“……”

“站住!!!”可爱男孩刚躲好,前面跑来几个大汉,刚巧!这附近就她一人!所以她被询问了。

“这位姑娘,可有看到一位身着青裳的男童?”其中一个大汉问。

“呃……往那边去了。”易容着的施颜用拿着糖葫芦的右手指指右边的小路。

“谢谢姑娘!”几位大汉就向右边小路跑去。

施颜摇摇头,左手啃着葱油饼右手拿着糖葫芦用脚踢踢大篓子,“他们走了,你赶紧离开。”说着施颜就想离开,几步后,衣摆被人拉住,施颜转头一看,瞬间纠结了。

我去啊!这男孩什么不好学偏偏学南宫樊那臭小子卖萌!不知道她最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卖萌么!

“咳!你干嘛?”施颜咧咧嘴故意一脸凶相道。

“我……我不能被他们抓住,他们会强迫我接客,我不想!姐姐,你是好人,我能不能跟着你?”男孩软软道。

天啊!人长的萌就算了,连声音也萌!太犯规了!

“这……这个……”施颜纠结了。

“姐姐……”男孩可怜巴巴的望着她,圆溜溜的大眼慢慢蓄满泪水,要掉不掉。

施颜没挺过片刻,点头答应了……

带了个男孩子。这男孩子还是从小倌馆楼里跑出来的,施颜只好遗憾的打道回府。

雾谷,冷琰、昊帝天、南宫缺与白烨皇看看那个紧紧跟在施颜身边的可爱男孩子,再冷眼瞧向一脸讪笑的施颜。

“颜儿,他是谁?”昊帝天黑着脸问,刀眼射向男孩紧紧拉着施颜衣摆的手。

“那个……是这样的……当时啊……”施颜叽叽呱呱解释一通,而后耸耸肩表示自己是无辜的。

“哼!以后不能随便带人进谷。”特别是雄的!昊帝天冷冷扫着施颜身边的男孩。

“那谁,别缠着我家娘子!”南宫缺不满的瞪瞪。

男孩经南宫缺一说,更加缩在施颜身边了。

“别吓到他!”施颜横横南宫缺,随即又低头安慰男孩。

就此。男孩在雾谷住了下来。知道男孩是个孤儿,施颜为他重新取名为——施展扬。

当施展扬看到施颜真面目施时,沾得施颜更紧了,这让四个男人都开始不满起来。直到昊帝天实在忍不住。拎着施展扬扔到了蓝轩那里。

“哼!等我长大我就把施颜抢过来!”施展扬气呼呼的对着昊帝天离去的背影宣言。

昊帝天转头上上下下瞟了施展扬一圈。不屑道:“就你?毛都没长齐!还有!你该叫颜儿为母亲!而不是直呼其名!”该死!竟然还打颜儿的主意!当初就不该同意这臭小子留在雾谷!

从那以后,四个男人每当施展扬缠着施颜时就将施颜抱走,然后再来一顿惩罚。搞得施颜无语得要死。

这四个男人越活越回去了么?!跟个孩子争什么宠吃什么醋啊!施颜揉着酸疼的腰龇牙咧嘴,眼珠子转悠起来。

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要不去小红那里躲躲好了,正好她已经很久没看见小红和小红家的小包子了,可爱得要紧,哪像她家的那些臭小子!想到就做,施颜趁着又一个夜晚被压得不行时,愤怒的直接给四个男人下了两种药,一种睡到天亮的迷药,另一种是惩罚用不伤身的金枪不倒药!

让你们欺负我!中了我特意研制的金枪不倒药,看你们怎么追出来找我!哼哼~!施颜奸笑着在四个昏睡的男人脸上用毛笔画了画,画完后满意的欣赏了会儿,这才撒欢的收拾包裹第n次跑路,只不过……

“呵呵……展扬啊,你怎么还没睡啊?”施颜略显心虚的将包裹往身后藏。

施展扬经过施颜的用心食养与药养后噌噌火速长高,现在已经有一米八三左右,原本稚嫩的脸也慢慢长开,是个帅小伙了。

此时,施展扬瞧瞧施颜身后的包裹,笑眯眯道:“施颜,你要去哪里?我也要去。”要不是他正好起床去茅房,施颜肯定又跑没影了。

施颜干干一笑,“我出去办点事儿,展扬啊,路途遥远,你就待在雾谷好了,对了,说过多少遍了,要叫我妈咪。”

“不要。”施展扬毫不犹豫的拒绝。

施颜:“……”死小孩!长大后一点也不可爱了!还她萌哒哒的小展扬!

“我要去,否则我现在就去弄醒南宫樊他们。”

什么!要是弄醒南宫樊那些臭小子,她就真的不用走了!施颜抽抽嘴角,“路上要乖乖听我的话!”没办法,只好带上这个臭小子了。

施展扬高兴的点头,回去收了个包裹,该特意写了份‘私奔’的信件大大方方放在明显的位置,然后包裹一甩,跟着施颜出了雾谷。

‘私奔’信件内容如下:

我和施颜情投意合,私奔去也,勿念。

——施展扬

可以预料到,当冷琰四人看到写封信时,那表情,肯定是黑得不能再黑。

其实事实也是如此。

“那臭小子!我要杀了他!”终于熬过金枪不倒药药性的南宫缺拿着那封‘私奔’信件狠狠道。

“颜儿会去哪里?”昊帝天只关心这个,他现在特想抓着施颜胖揍一顿屁股,天知道他家兄弟这是第几次被施颜恶整了,他真怀疑某天他会不能人道……

“她能找谁。”冷琰冷静道。

“郑靖红。”白烨皇默契的接话。

“我看也是。”昊帝天笑了,笑得有些危险。

另一边,跑路中的施颜大大打了个喷嚏,她有所感应的抬头望望天空,嘀咕道:“百分之百是他们在惦记我……”

希望这次的跑路能撑久一点,阿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未完待续……)

第十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