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大结局(下)
作者:落雪晶莹 更新:2018-06-19

“夏川我没你想得那么多我说了这事原因在我我找律师来是因为不能和你正常沟通我要是分居会等到今天吗我说过欠你的会还但不是给你生孩子你觉得生完孩子再离婚对孩子负责吗你成熟一些我出去工作了好好想想回来给我答复”

“还有,小川,我告诉你。我要是想用点儿什么手段是轻而易举的。但是我不想,因为现阶段你在法律上还是承认的我丈夫。所有,请你好自为之。”

“你要想出去拍戏可以,先把我孩子这事儿说清楚,要么这戏你甭拍!”

“我不和你谈,明天我的律师会来找你,请你拿出点儿绅士该有的样子,好好接待!”

张哲腾按响门铃,把凝宣接了出来。

凝宣投入在自己扮演的一个台湾歌女的角色中,渐渐从阴影中脱离出来。面色恢复了红润,大眼睛亮晶晶的顾盼生辉。穿上粉色旗袍,梳着中国娃娃一样的头上带两个发髻的造型,发髻一边斜插一只紫色的玉兰花,她真像个粉嫩的大娃娃。

“凝宣,你真神了,十年前我见你什么样儿,现在一点儿没变。怎么到现在也没学会婀娜多姿呢!”张导看她那扮相,惊为天人,拧出个s身形向她示意。

“张哥,哦不是!”她叫习惯了张哥,知道工作有工作的规矩,不好意思的摇摇头,改口到,“张导,您这是夸我呢吗?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我觉得这身衣服显得我小了一些,好像与角色不符,我能不能换个发型?”凝宣别扭的摸着头上的兰花,毕竟三十多岁的人了,笑起来眼角也会出现细纹,这么明目张胆的装嫩,自己都别扭。

“今天镜头不多,还是你刚出道的戏,我特意让化妆给弄得小点儿。主要是你太出效果了,这装扮一到你身上吧,就事半功倍!这多好,就让他们看看什么叫惊为天人,调调他们胃口!”他左右打量凝宣的脸,“化妆,给她上点儿腮红,脸太白了。”

凝宣皱着眉头笑,“完了,这回成水蜜桃儿了。”

中途休息时,凝宣看见包和东西都那么眼熟。眨着眼睛看助理。助理告诉她,夏川来了,给她送的衣服和鸡汤,不过人已经走了。

最近天气突变,又刮风又下雨的,气温骤降。夏川特别来片场来给她送衣物。漫天风沙里,远远的看着凝宣这身粉娃娃的装扮,痴痴的笑。

凝宣问都不问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不假思索飞奔出去。气喘吁吁的驻足在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车前,看着车里熟睡的夏川。呼啸而过的风,把她发丝拂得凌乱,发髻上的兰花低垂,像个小灯笼似的一晃一晃,

“凝宣?你怎么出来了?”他感觉异物遮住了眼前的那片光亮,睁开了眼,发现是凝宣时,不禁有一些吃惊的从车里走出来。

她气喘吁吁的,睁大了眼睛惶惑的问:“小川,你不是在工作室准备自己show吗,怎么上这儿来了?”

“那边差不多了,有人盯着,没事儿。我就是,我看变天了,发现家里的厚衣服你一件也没带出来,怕你再病了。”他突然觉得有些尴尬,往日夹缝中求生存的二人,在寒风瑟瑟的异地,突然心头升起一股暖洋洋的温存。

“你开车过来的?多偏啊,你怎么找到的?”凝宣粗略算了算,连夜赶路也至少需要两天半,更何况这边是郊区,道路崎岖不平风沙也大。

“有你的剧组还不好打听啊,那么多记者跟着呢。可是你们不是偶像剧吗,怎么条件那么差?这地儿,怎么挑的,你要不拍戏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有这么个地方!”

正说话时,狂风四起,吹得满嘴都是沙子,凝宣却没有想回去的意思。好像几个月前,没完没了丧心病狂的吵闹才是在演戏,而这茫茫黄土地,沙尘缠绕的静谧之处是他们的生活。凝宣望着夏川,眼角带着笑意。

“快进来,进车里!”夏川用手挡住凝宣的脸,把她扶进车里。

车里稍显安静,可是密闭的空间把二人的气息又糅杂在了一起,有点儿隔阂,有点儿排斥。她打破沉默,生疏的问:“你的秀……怎么样了?”话说到一半就想起,自己刚刚问过。

“还,还好。一年一次,差不多成年会了,习惯了就那几个程序,安排好没什么问题。”

凝宣想起刚和他结识时,正是他准备第一场秀的时候。那时他忙得四脚朝天,还总是挤出点儿时间陪凝宣,公司在楼后的小花园晒晒太阳,排解她在腾飞的苦闷。

甚至在自己的“秀”准备到最关键的时刻,得知“腾飞”的化妆师撂挑子,故意给凝宣制造新闻。

二话不说,连夜飞到凝宣走红地毯的城市帮她化妆。还不忘给她带几件更加附和她气质的礼服。

那时,红地毯的车都已经在外面等,凝宣急得不行,坐都坐不住了。

夏川一个劲儿的安慰着,“没事儿,没事儿,来得急。有我在,你放心!”其实他自己比谁都紧张,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帮她整理裙子的时候手都是抖的。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恍如隔世!他看着渐渐恢复常态的凝宣,想起她大腿内侧的一道道刀疤,眼角滚下一滴热泪。

凝宣抬起的手微微怔了怔,迟疑了一下归于原位,目光也随即黯淡下去。

夏川轻微的叹了口气,还是拉起了凝宣的手,低落却认真的说:“凝宣,好好拍戏。拍完就回家。”他感觉到凝宣的手很明显的颤了一下,他没有理会,接着说:“回家,我们就离婚。”

凝宣的手彻底从他掌心里抽离出来。呆滞的看着他,她看得出,夏川眼神中没有不舍和伤痛,反而充满关切和心痛,像最初的时候,他微皱着眉头和她告白时一模一样。已经归于原点,变成最初的那个他。

凝宣低下头,拂走凌乱散落的发丝,心脏一阵强过一阵的抽疼。她皱着眉头,紧紧咬住嘴唇,努力抑制流出来的连串的眼泪,肩膀因为努力的控制开始微微颤抖,直到最终整个身体都失去控制,泪像冒风雨一样的袭来。

夏川什么也没说,默默把她搂进怀里,拍着她的肩。

“小川,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对不起……”凝宣抽泣着说对不起,一直说对不起,只会说对不起。她虽犯错,但知错能改,况且都能挽回。而这一次自己对夏川的伤害是无法修复的,这个过错会伤害他一生,也就会伴随自己一生,这个错只能得到原谅,却永远也不能还原。

“嘘……别说了……”他在她耳边轻声说。

凝宣摇着头:“对不起,对不起……”

“我们谁都没有时光机器,谁都再也回不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理智的结束这一切。凝宣,祝你幸福!爱过你,是我今生荣幸!”夏川送给她一个笑容,和最初认识凝宣的那段日子的笑容很相似。

“小川,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凝宣,求你了,换句话行吗?”

凝宣看得出,虽然不易但他放下了一切。独自从寒风瑟瑟走回原点。他的如今的样子,笑容依旧,容颜未变,眼角眉梢却多了几分沧桑。她轻声对他说:“谢谢你!”

“凝宣,无论你做了多少让我恨你的事,我心底还是爱你的,你知道吗?”

凝宣脸上沾满泪水,对他点点头。

他拍着她的肩头叹息的说:“凝宣,别难过了,我们……缘分未到……做不成夫妻……”

张导看见凝宣独自一人顶着风雨走回来,红着眼睛,脸色苍白,神情萧索落寞,像受了什么惊吓。他焦急的把凝宣拽到一边问她,“凝宣,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麻烦?”

凝宣摇摇头,抽了下低声说:“哥,我和夏川,离婚了!”

“和平解决?”导演寻觅着她的目光,关切的问。

凝宣点点头。

张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今天你休息吧,不拍了。缓解缓解情绪。”

凝宣突然抬起头看着他,大声的说:“那怎么行,我这也算私事,不能影响工作!”

“你跟我搞得那么公私分明的?”

她的目光随即又暗淡先去,自言自语的说:“拍吧,拍起戏就不是我了,就什么都忘了!”

“你真的没事?要不就休息一会。”

她看了看片场的所有人都在忙碌,认真的说:“我耽误的够多了,不了!”

氤氲三月,烟雨长廊。木质的廊庭上挂着一串串火红的灯笼。风吹过,灯光微闪,倒影在湖中。湿滑润泽的石板路,一路蜿蜒前行。朦胧月色下,清清湖水的气息扑面而来。随处都透着几分情致,几分心绪。

凝宣耳旁的发髻上擦着一串,粉嫩的响铃花。走起路来,长裙席地,身体轻摆,环佩叮当,好似那花儿也活了发出清脆玲响。

凝宣在镜头里,浅笑凝眸,娇嗔痴愁,惹得夜落繁花无数。

“导演怎么样?”

“这是天上还是人间?”导演暗自惊叹。“好!可以实拍!”

凝宣原地未动等着助理补妆,准备实拍。

导演不断的调动她的情绪:“姑娘笑一笑,迷死人了,对,好,就这感觉,迷死他们!漂亮死了!”

“ok!过!”

神经涣散的凝宣,摔了一跤,“哎呦”一声,应声倒下。

“凝宣?怎么了?”张导在监视器中看见她摔倒,“腾”的一下站起身,大声喊。

大家马上围了上来,看她伤到哪里。

拍戏哪有不受伤的,凝宣也没太在意,还笑着仰着头跟他们说:“我好像扭了腰了。”

“能动吗?”导演和助理合力扶起她。

“我歇一下,导演,是不是还有一个镜头?”

“刚才那个可以用,不用拍了。回去我剪完了不行再补拍。送你去医院。”

“不用,哪有那么严重。”她边说边地头看看到底伤成什么样,头低下去却再也没有抬起来,身子也失去平衡一般向下坠。眼泪一个劲儿的往外淌,大家以为她伤到了骨头,赶紧合力把她扶到椅子上。她只是膝盖磕破了,只是血流如注的伤口不偏不倚的,把梁语天给她留下的那道疤生生抹去。

凝宣眼睁睁看着汩汩流出的鲜血,好像清洁剂一样,洗刷掉她心里关于他的最后一条印记。最后一条,她可以,她敢,理直气壮的去承,认这是他留下的东西。

凝宣一路哭回宾馆,哭得大家手足无措的无望的看着导演。

“你们都出去吧。”导演对大家说。

人群散去,张导轻声问:“很疼吗?”

凝宣说不出话,只是摇摇头。

“你先别哭,告诉我出来磕到膝盖,到底还有没有其他地方受伤?”

凝宣怕他担心,肯定的说:“没有!”

“没有就好,凝宣,我一直忙着拍戏也没有时间和你细聊。今儿这没人,你给我交个底,和他离婚是不是因为梁语天?”

凝宣吃惊的看着他,说不出是点头还是摇头。

张导叹口气,问她,“你腿上的疤,是不是有什么意义?”

凝宣点点头,泪水又重新浸满眼眶,她声音沙哑的说:“我真想不明白,怎么就那么狠,一点点都不肯给我留下,就算已经长在我身体里,还要生生挖去。”

“就因为是他,他,他留下的,你就哭成这样?”他眉头紧锁,好像凝宣是个怪物。

凝宣注视着他,抿嘴咽了口泪水。不用回答,眼里也已经透露出答案。

“凝宣啊,这么折磨自己何必呢?你现在是拿一把双刃剑,伤人也自伤。你这么折磨自己没用的,姑娘!”

凝宣低头不语。

张导拉开冰箱找水,拧开一瓶给她:“你俩还真是一对儿,够深情的。我们都看不懂梁语天,现在看你这样儿,有点懂了。”他喝了一口说:“去找他吧。我知道他在哪儿。”

凝宣摇摇头,“他在哪儿与我无关……”

张导口中含着水,对她瞪了下眼睛。

“张哥,你幸福吗?”凝宣没头没脑的问。

他想了想,点点头,“还行。”

“那什么都不缺,却没有爱的生活,会不会照样幸福?”

“凝宣,这人跟人不一样。我不能说,我看着是幸福的东西,你就同意。幸福这东西说不清,幸福吧,是感觉……”他意味深长的点了下头。

凝宣笑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说:“我不幸福!你不尊重爱情,爱情就会让你受伤。我最后悔的是和小川结了婚,小川没有错,是我对不起他。这辈子我都欠他的!可我还不了,因为我不爱他!我心都不在自己身上,我谁都爱不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张导抬起眼,看她:“你就是胡思乱想,想太多!”他肯定的说:“我知道该怎么办!”

凝宣知道他没在开玩笑,却已经身心疲惫到想都不愿想。一切都随风而逝,时间是最好的解药,她愿意把自己交给沉默无情的时间。也许上帝会动容。也许,就这样。

“你休息吧,明天不拍,后天拍你最后一场戏。”张导起身欲要离开。

后天,是她的最后一场戏,她要站在台上唱歌。凝宣画完妆换好衣服,去找导演讨论剧本。

“张导,我觉得……”凝宣专注的翻着剧本,很看重这最后几个镜头。

张导拍拍她的肩,打断说:“凝宣,等等。还有人没到呢!”

凝宣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记错了,再次回头看剧本,“剧本里没有啊,不是我在台上唱歌吗?”

张导诡异的一笑:“那好,你先上去准备,走走位置!”

凝宣拍戏出来名的认真,乖乖上台去调整状态,走位置。

过了一会儿,张导大声喊她:“amy,跟音乐来一遍!”

凝宣清了清嗓子,投入的跟着伴奏唱起那首在心中唱过千百次的词……

她唱到动情处,把目光转向远方,突然瞥见人群中有一个熟悉到心疼的身影。

梁语天看见她发现自己之后,摘掉了戴着的墨镜,对着她微微浅笑。

凝宣顿时石化,傻了似的站着,转瞬泪流满面。

梁语天慢慢走近她,走上台,走到她身旁,眼神一路盯着她,从未转移。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十年前她的辞职信,上面因为打错了字而写着,离开“天哥”。他把它塞进凝宣手中,说:“凝宣你的辞职无效,无论离多远你都没有离开过,我知道……”

握住她的手,唱着……

“凝宣,我从没忘记过你!你知道……”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