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完结
作者:春温一笑 更新:2018-06-19

`p`*wxc`p``p`*wxc`p` “小勇你眼光可不可以放的长远一点。”小明很是无奈,“天底下能和咱们联姻的人家,又不是只有舅舅、姨母,更不是只有舅舅、姨母家才有可爱的小姑娘。”

“二哥你说的很对!”小勇笑着拍拍他的肩,“只要小姑娘可爱,管她是谁家的呢。二哥,我听你的!”

小勇拍完二哥的肩,高高兴兴的走了。小明闷闷看着他的背影,小勇,二哥说什么了?你听我的,听我什么呀。

小勇一向雷厉风行,立即去跟青雀表白了他的想法,“娘,您替我留意一个有趣又可爱的小姑娘,跟小敢差不多年纪即可,最好比小敢略乖巧些,略斯文些。”小敢什么都好,就是太调皮了。

一开始,青雀没明白过来,“小勇,娘替你留意小姑娘当然可以。可是,留意小姑娘做什么呢?”小勇怫然,“您也太偏心了!小敢身边都有张侃了,我身边不该有个小姑娘么?”

……这你也要攀比啊。青雀晕。

“成,给你留意一个。”青雀硬着头皮点了头,“可是,小敢比你小着五六岁呢,年纪是不是相差的有点多?儿子,给你留意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好不好?”

“不要!”小勇干脆的拒绝了,“我要年纪小的,年纪小的好玩!还有,年纪小,我才能和她青梅竹马!”十岁都快是大姑娘了,我还和她青什么梅,竹什么马。

“就这么说定了,给你留意一位和小敢年纪差不多的小姑娘,和你青梅竹马!”青雀郑重的答应。

小勇快活的笑,“娘您真好!谢谢您!”道了谢要走,临出门的时候又回过头交代,“娘,若她是哪位舅舅、姨母家的小表妹,那便最好不过。表哥和表妹,多么的名正言顺。”

青雀努力抵制住汹涌而来的笑意,神色端庄,“知道了,给你留意小表妹。”小勇又客气的道了谢,方才告辞离去。

直到确定小勇已走的远了,青雀才倒在榻上,捶床大笑。青梅竹马,最好是舅舅、姨母家的小表妹……小勇你想的真周到啊。

可怜青雀一直忍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畅所欲言的告诉阿原。阿原听了也是好笑,“看不出来,咱们小勇内心竟是如此荡漾。妞妞,四哥一直以为小勇只惦记上阵厮杀,其余的全部兴趣缺缺呢。”

夫妻俩感慨了许久。连小勇都生出如斯绮念,想要青梅竹马了;小聪聪都把媳妇娶进门了;小敢都和张侃这小子形影不离了;只有小明明,好像还淡定的很,对姑娘家丝毫不上心。

“小聪聪能继承这个位子,小明明和小勇将来却要就藩。”阿原怜惜说道:“王妃听凭他俩自择吧,孩子喜欢谁,便是谁。”

“那怎么能行。”青雀淘气的反对,“我做了多少年的媳妇,好容易熬成婆婆了,不摆摆婆婆的谱,那还了得?儿媳妇,要我来挑!”

“好好好,妞妞来挑。”阿原纵容的笑。妞妞也是极疼小明和小勇的,他俩若有了心爱的姑娘,妞妞能不答应么?哪能呢。

阿原把亲戚家的小姑娘都想了一遍,还真没有和小勇合适的。不拘是他舅舅家,姨母家,还是姑母家,都没有六七岁左右、可爱好玩的小姑娘。阿原是个溺爱孩子的爹,小勇这平日醉心于打打杀杀的孩子好不容易知慕少艾,阿原怎能让他失望呢?亲戚家既然没有,那便扩大范围,在京城的名门淑媛中寻觅。“先把京中官员家的适龄女孩儿召进宫瞧瞧,若还没有小勇中意的,再从江南挑选。”阿原跟青雀商量。

“阿原你……做起皇帝,还是蛮英明的,不糊涂;做起爹来,可就……”青雀吞吞吐吐。

“跟我父亲成化皇帝一模一样,是不是?”阿原浅笑,“小青雀,当年便是因着父亲这个念头,你和小姨才能进宫,咱们才能见面的呀。”

邵太后当年从薛护口中得知心慈的近况,苦于无法相见,颇费踌躇。本来,正常的话她只需告诉成化皇帝,“我有位亲妹妹,失散多年,如今好像有消息了。”可是成化皇帝爱美色,心慈未婚,美如天仙,邵太后哪敢直接说到他跟前?只能迂回婉转的想法子,借着四皇子阿原的名义,召一众官家夫人太太携小女孩儿进宫,真实目的却是为了姐妹相认。

两人想起头回见面时的情形,都是柔情满怀。是缘份吧?相遇在孩提之时,他母亲是她师娘的姐姐,两人从初次见面开始,相互之间便毫无防备之心,异常亲密。

“成,召官员的小女孩儿进宫。”青雀笑吟吟点头,“说不定小勇真能和哪家的小姑娘一见钟情,从此开始青梅竹马的幸福生活。”

当下两人便把这事说定了。

虽是说定了,却不能立即实行:太子妃才进宫,要忙活的事且多着呢,怎么着也要等太子妃庙见、回门之后,皇后再大肆宴客吧。

这年春,杨瑜由江南道监察御史调任回京,任吏部主事。他和青雀幼时在杨集一同师从杨阁老,很有做哥哥的胸襟气度,这些年来青雀一直叫他“瑜哥哥”,两人跟亲兄妹似的。他回了京,青雀自是要隆重接待,摆下戏酒为他接风洗尘。

小明听说此事之后,打趣小勇,“赶紧的,打听打听,瑜舅舅家中,有无年方六七岁,有趣可爱的小姑娘。”小勇眼睛一亮,我才想要个青梅竹马呢,便从天上掉下来一位舅舅!二哥说的对呢,快,打听消息去!

“小表妹啊?有,有一位。”青雀笑咪咪告诉他,“你瑜舅舅家里真还有位小表妹,比小敢只大一岁。梁王殿下,大一岁可以么?”小勇兴奋的连连点头,“可以,太可以了!”

青雀扯着小勇取笑了一通,放他走了。

晚上青雀跟阿原提起,阿原撅嘴,“瑜哥哥家的小闺女,四哥不乐意。”青雀见他一脸委屈,不由的有些诧异,“瑜哥哥怎么了?他很好的呀,自小到大都跟亲哥哥似的,很让着我。”

“可他不让着我。”阿原用控诉的眼神看着青雀,幽怨之极,“咱们头回拜见太爷爷的时候,他笑话我来着。”

阿原你……又撒娇啊。青雀无力的把他抱住,轻轻拍背,阿原更来劲了,在她怀里扭扭身子,“妞妞,瑜哥哥欺负我!”

阿原你如今已在御座上坐了很多年,乍一看上去是位很有威仪、很唬人的帝王好不好!回到后宫,你却是这样子!青雀一阵晕眩,索性把他抱的紧紧的。

阿原满足的、轻轻的叹了口气,老实了。

到了皇后宴请杨瑜一家的这天,小勇早早的便来到万芳阁,等着看瑜舅舅家的小表妹。小明肚中好笑,小敢和张侃好奇的跑到他面前,“三哥,你怎的这般早?”平时你不是对吃吃喝喝、觥筹交错很没兴趣的么。

小勇一本正经,“瑜舅舅多年没回京城啦,三哥想念他。”小敢和张侃相互疑惑的看了看,怎么三哥和瑜舅舅很亲么,之前并没听说过呀。

小明更觉好笑了。

杨瑜一家如期而至,众人行礼厮见,互道契阔,好一番折腾。杨瑜人到中年,依旧是斯文清秀,举止洒脱,他娶妻云氏,膝下共有两子一女。云氏是河东旧家之女,温婉娴雅,颇擅辞令,见识才学极佳。他们的长子杨希顺已有十七岁,媳妇儿都说好了,只等迎娶。小儿子杨希周和女儿杨希晓是双胎,今年只有七岁,两个孩子一般高矮,都是粉团儿一般的精致,很讨人喜欢。

青雀还像小时候一样称呼杨瑜“瑜哥哥”,呼云氏为“嫂嫂”。云氏很谦逊的表示不敢当,杨瑜笑道:“你只管答应,不碍的。她小时候没少给我调皮捣蛋,叫你声嫂嫂,是应该的。”云氏也知道祁皇后和杨家的交情非同一般,谦虚几句,并没坚持。

小勇留意着瑜舅舅家的小表妹,看来看去,觉着很合心意。小表妹长的多好看呀,又很斯文,很乖巧,根本不像小敢似的,整日里除了胡闹,还是胡闹。

小勇对杨希周、杨希晓这对双胎兄妹格外热忱,没多大会儿,已不见外的叫起“晓晓”。杨希晓对这美丽的表哥也很喜欢,甜甜叫他“三表哥”。

小敢、张侃和杨希周、杨希晓年纪相近,四人在一起玩耍,看起来很和谐。

席间,杨瑜讨起旧债,“咱们小时候,曾祖父可是向宁国公提过亲的,要讨你做曾孙媳妇。青雀,你欠杨家一个媳妇儿呢,把小公主许给我家周哥儿吧。”

“瑜哥哥,还个小女婿行不行?”青雀跟他讨价还价,“您瞅瞅,我家三小子如何?”

欠媳妇,还女婿?

杨瑜把小勇上上下下打量过,怦然心动,“我看行!”梁王殿下生的可真是美貌,看上去也斯斯文文的,也是,小青雀的儿子,能不好么?

愉悦的接风宴后,杨希周、杨希晓一起进宫,分别给小勇、小敢做伴读。两人上午进宫读书,下午放学回家,日子过的很快活。

“老师管的很严,书桌是要自己收拾的。”杨希晓回家后,叽叽咕咕的跟云氏说着话,“三表哥常帮我收拾书桌,今天还替我磨墨呢,又教我写字。三表哥写的字可好看了,他说,我要是爱学,天天教我写。”

云氏听了,微微笑。

“真打算把晓晓嫁到皇家?”杨瑜回家后,云氏一边服侍他换下公服,一边笑着把晓晓的话说了,问他是个什么主意。

“孩子们小呢,等大了再看。”杨瑜笑,“若两个孩子一直要好,便算定下了。娘子,宫里头,两宫皇太后是出了名的慈和,皇后又是晓晓的姑母,晓晓嫁过去,咱们放心的很。”

云氏微笑着替他把公服折好、挂好,温柔应道:“相公说的是。”

--

眼看着小聪聪和太子妃情好日密,小勇和晓晓出双入对,小敢和张侃两小无猜,只有小明明还形单影只,终身大事尚无着落,阿原未免着急。

“妞妞,亲戚人家当中,没有咱们小明明中意的姑娘?那,把官员家中快及笄的女孩儿召进宫吧,看看哪家姑娘和小明明有缘份。”阿原催促青雀。

“小明明,他想要一位既美丽非凡,又气度高华的姑娘。”青雀头疼,“官员家中的女孩儿我也见过不少了,真还没有这样的。”

佳人难得啊。

“那,选秀吧。”阿原想了想,“江南多美女,差内官到江南择选良家女子便是。”

“小明明不乐意。”青雀为难,“他说平民之家选出来的王妃,美则美矣,大多有些小家子气。”

阿原向来是不勉强儿女的,听说小明明不乐意,也就不再坚持,“那,妞妞辛苦些,再打听吧。若是适龄女孩儿实在没有小明明喜欢的,年龄放小些也可,大不了小明明多等两年。”

青雀笑着答应了。

阿原总觉着小明明特孤单,特可怜,对他格外纵容。小明明想到郊外打猎,阿原想也不想便答应了,“儿子,去吧,去散散心,莫闷着了。”小明明无语半晌,带着小勇、小敢、张侃等人,侍从如云,浩浩荡荡的出了皇城,驰向郊外。

小敢和张侃年龄小,玩了一会儿,觉着累了,见路边有家客栈,决定下来歇歇脚,喝杯茶。这里已经很偏僻了,行人稀少,客栈不大,但是收拾的很干净。

“对不住,诸位客官,小店已经被人包下了。”小敢和张侃带着近卫、侍从们才到门口,便被伙计拦下,满脸陪笑的说道。

小敢伸出手,示意近卫、内侍不许呼喝,彬彬有礼的说道:“我们累了,暂时歇脚而已。请你跟那位包下客栈的客人打个商量,能否容我们坐下喝杯茶。”

伙计见这帮人衣饰鲜明,人数众多,也知道不能得罪,忙颠儿颠儿的进去请示,没一会儿便出来了,点头哈腰的,“小姐,公子,里头请,里头请。”

小敢、张侃带着几名近卫进了客栈,近卫把厅中四处打量过,见没有异状,恭敬的请小公主坐下。至于茶水,自有内侍在厨下忙活,他们带有装在花瓮里的玉泉水,有烧水的器皿、松炭,茶叶更不消了,自也是备好的。客栈伙计见他们有条不紊的忙活,连炭都是自家带的,暗暗咋舌。

洁白如玉、温润莹彻的定窑白瓷茶盏中,绿中泛黄、银毫显露的黄山毛峰雾气结顶,汤色清碧微黄,滋味醇甘,香气如兰。小敢和张侃一杯热茶在手,觉得满身的疲惫好像都消失不见了,惬意的抿了一口。

“好香啊。”楼梯口出现了一位两三位的小女孩儿,笑嘻嘻的朝这边看过来。

小敢和张侃同时看到这小女孩儿,同时目瞪口呆。

她真的是太丑了呀。皮肤黑黑,眼睛小小的,鼻子扁扁的,嘴巴大大的!她似乎毫没意识到自己的丑,居高临下的打量着楼下的众人,开怀的嘻嘻笑着。那笑容,竟是非常纯真,非常没有心机。

“囡囡。”一个娇柔的女子响起,这声音很轻柔,很悦耳,听在耳中,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一名身材窈窕的少妇盈盈走到小女孩儿身边,蹲□子,柔声哄着她,“囡囡,跟娘回房去,好不好?”这少妇身材很美,面容也很美,皮肤是娇嫩的甜白色,整个人温柔到了骨髓里。

小敢和张侃看呆了。少妇美极,小女孩儿丑极,可看少妇对小女孩儿那种无微不至的疼爱,小女孩儿对少妇那种毫无保留的信任,这分明是亲母女!怎么回事?这般美貌的娘亲,为何会生出丑丑的小女孩儿?好不怪异。

虽是怪异,可是这对母女形状之间非常亲呢自然,却也令人很感动。

小女孩儿年纪尚小,嘻嘻笑着倚在少妇怀中,眼光盯着小敢手中的茶盏。小敢面前还放着几样点心,都是她素日喜欢的,样子小小巧巧的,很可爱。

小敢笑着站起身,“这位夫人,如不嫌弃,请带令爱下来,用些茶点。”张侃也跟着站起来,彬彬有礼的邀请,“小子年纪尚小,请夫人不必心存顾忌。”少妇嫣然一笑,“那,恭敬不如从命了。”伸手牵着小女孩儿,慢慢下了楼梯。

近卫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一步,这什么人,来路不明,哪能让她们接近小公主?少妇不动声色的停顿片刻,在离小敢稍远的一个桌子前坐了下来,微笑道:“小女过于顽劣,很闹人,我竟是不敢离小姐、公子过近,还请恕罪。”

近卫悄悄松了口气,悄悄向后退了一步。

少妇看在眼里,心里更加有数。

小敢命人把茶、点心送到小女孩儿面前,小女孩儿自在的坐在少妇怀里,少妇细致的喂她喝茶,喂她吃点心,耐心到了极点。小敢和张侃好奇的看着,都觉有趣。

“夫人,这是您女儿么?她性子很活泼啊。”小敢笑道。

少妇温柔的抬起头,“是呢,她性子很活泼,整日嘻笑,我和外子不管有多少烦恼,一见了她,便全部消散了。”

显然,少妇很疼爱这丑丑的小女孩儿。

“这小女孩儿一准儿长的像爹!”小敢和张侃迅速的对视一眼,心有灵犀。

小敢和少女漫不经心的闲聊了几句,知道少妇是位将军夫人,她的将军丈夫才从沿海剿倭寇回来不久,今日是和军中袍泽一起出城打猎。小女孩儿很恋爹,她爹也惯着小女孩儿,舍不得一整天见不着小女儿,便把她们也带了来。她们在客栈中歇息,将军在林中打猎,到得下午晌,便会回来跟妻儿团聚,一起回城。

分开一天都舍不得呀。小敢和张侃都笑,这一家子,父女夫妻之间,真是情深似海了。

楼梯口又出现一个女子的身影。她和少妇长的相像,却比少妇年纪小的多,大概才及笄的样子,娇柔婀娜,清丽无匹。

小敢见到她的那一瞬间,摒住了呼吸。她长的真好看,太美了!

“姐姐,囡囡。”少女声音轻柔甜美,“怎的还不回房?”

“阿娇,下来一起坐会子。”少妇微笑。

这少女是少妇的嫡亲妹妹,跟少妇一起出来散心的。

小敢招手叫来一名近卫,耳语几句,近卫得令,快步去了。小敢笑嘻嘻的跟少妇一家子套着近乎,知道少妇的将军丈夫姓胡,她娘家姓林,便分别称呼她们“胡夫人”“林小姐”“胡小姐”。小女孩儿听到小敢叫她“胡小姐”,咯咯咯的笑起来。

“敢问,小姐、公子如何称呼?”少妇小心翼翼问道。

小敢淘气的笑,“祖母、爹娘叫我小妞妞,哥哥们叫我妹妹,至于其他的人,大多称呼我‘公主殿下’。”

胡夫人和林小姐本是坐着的,听了这话,惊的站起身。

客栈门口,一位身穿武弁服的美丽少年不疾不徐走了过来。金色的阳光洒满小屋,阿娇只觉他整个人都被镀上了一层金色,完美的如同天上神祗。

小明明也看见了身姿绰约的阿娇 ,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之色。怪不得小敢十万火急的让自己过来,眼前这位小姑娘,果然是人间绝色呢。

--

小敢回宫后,得意洋洋的跟青雀炫耀了半天,“娘,我机灵吧?遇着位小美女,立即命人把二哥请了来!您是没看见二哥那时的样子,和林家姑娘含情脉脉的看了好半天,眼光都快粘到人家身上了!”

青雀拍拍她的小脸蛋,“我闺女功劳大!等你爹爹回来,跟他讨赏去。”

小敢不屑的哼了一声,“我这个人吧,太高风亮节了,做好事不过是求自己心安,不为跟爹爹讨赏!”

义正辞严的说完,昂着小脑袋,扬长而长。

青雀看着她神气的背影,自恋的叹了口气。小敢,你真是我闺女啊,实在太像我了!

青雀很快命人查了胡家。查清楚之后,青雀不由的好笑,原来,这家竟是认识的。宁国公有位老部下,叫胡老大,人长的奇丑,为人却是挺好的,心性厚道。青雀小时候在杨集绊倒邓晖父子,便是被胡老大捉了。

胡老大因长的太丑,年纪一大把了才娶着媳妇,媳妇给他生了个儿子胡海,跟他一个模子,也是奇丑。胡海长大后从军,屡立战功,如今已是振威将军。

胡海的妻子林氏,是浙江一位致仕回乡的乡宦之女。依她的身份,本是应嫁入书香门弟,或官宦人家,但是她的家乡遇着倭寇入侵时,是胡海率兵阻击,重创倭寇、海盗,救了林家村的乡民,和林氏一家。林氏仰慕他,愿意委身下嫁。

林父林母只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年方五六岁的小儿子,全家人都被胡海救了性命。林父认为做人应该知恩图报,林母认为男人还是脚踏实地最好,相貌不打紧,两人便顺利成了亲。

“胡老大的儿子啊。”青雀颇觉好笑。

召了林氏、阿娇入宫,邵太后和青雀看过阿娇,俱是满意。姑娘相貌已是柔美之极,教养亦是上佳,一举手一投足,优雅得体。

成了,小明明也有着落了。

阿原很快下谕旨给礼部,礼部才办完太子的婚礼,又要忙活起楚王殿下纳妃事宜,人仰马翻。

“等到儿子们都娶了媳妇儿,小妞妞也出了阁,咱们致仕吧。”阿原颇有功成名就之感,想偷懒了,“我做太上皇,你做太上皇后,咱们找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悠闲度日,政事交给小聪聪。”

“我看行!”青雀极为赞成,“虽然太上皇后这名号不怎么好听,可为了清闲,我忍了!”

两人盘算起致仕之后的清静岁月,向往之极。

`p`*wxc`p``p`*wxc`p`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结。

从去年11月18号到今天,整整五个月的时间,谢谢大家一路的陪伴和支持。

写文不轻松,追文也辛苦,感谢默默买v支持的读者,感谢经常留言撒花扔雷的读者,有你们,作者不再寂寞如雪。

明天还有一个赠送的番外,会放在这章的作者有话说。

新文暂名《阿玖》,大概五月初开,有兴趣看的话可以预先收藏。

这是新文链接:

再次感谢大家,有缘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