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事生官府
作者:唐棣之华 更新:2018-05-19

“中尉?前之济南太守?”这是馆陶长公主在发问。

“然,五日之前,上……拜都为‘中尉’。”

……

家宴?

家宴!

阿娇坐在描金彩漆餐案后,隔着一案面的金银餐具还有佳肴美酒环顾室内。这里是长公主官邸正院里的西楼,一座雕梁画栋的七层楼阁。

是的,娇娇翁主没能逃出长公主母亲的五指山,给乖乖抓回长公主官邸,补办家宴!

端坐在西楼三楼餐室的,是馆陶长公主家的所有成员:

新婚夫婿,魏云(字‘子都’);

长子,堂邑侯太子陈须和太子妃刘姱;

次子,隆虑侯陈蟜和夫人栾瑛;

小女儿,馆陶翁主阿娇

哦,还有刘静,她也算半个。

端起金爵,阿娇边详装着品酒,边从酒杯边沿观望坐在母亲身边的男子。

高耸的发冠,头上和鬓角的头发梳得温丝不乱;一领时下最流行的男士单绕深衣,沉稳的用色与简约的暗纹,和男子举止间不时流露出的雍容风度一起,都给人以深刻的印象。

‘这人的教养真不错!而且,还长得那么俊……’

娇娇翁主忍不住拿他同自己的兄长们作对比。比较过后,虽然不甘心,但诚实仍让阿娇无奈地判断出:虽然两位陈公子俱少年才俊,风采出众,但和这位新成员一比,还是略有逊色。

即使占了年龄的优势,还是——略有——逊色!

‘怪不得阿母愿意下嫁,’

冷眼打量了足足半天后,馆陶翁主不无遗憾地承认:长公主母亲的选择,确实、完全有道理!

可是,这并不代表阿娇就喜欢姓魏的,乐于接受他了!

在娇娇翁主看来,魏云魏子都,只不过是诸多出现在她生活里、且碍于种种原因无法排除必须忍耐的异端——之一!

这些年,此类麻烦接踵而至;比如祖母张太夫人,比如周亚夫,比如刘静,比如栾瑛,比如刘荣……

大概是感觉到女孩的窥视,魏云放下手中的筷子,冲娇娇小贵女微笑着点头示意。

阿娇没有回礼,直直盯着他。

魏云一愣,停顿片刻,先是下意识地摸下巴和短须,怕脸上沾上食物残渣才引来的注视;待得发现什么都没有,于是困惑了,疑问地看着阿娇翁主。

这回没等阿娇反应,长公主先发觉到丈夫的异状,头往左转,询问怎么了?

……

新婚夫妇的互动全落在阿娇眼中。

一瞬间,馆陶翁主突然想明白为何她从回来就感觉不舒服了——魏云坐的,本来是‘她的’位置啊!

还有,

这场所谓的家宴,哪里算得上是‘家’宴??

小时候,每逢家宴,她都是紧挨母亲坐的,

然后两个哥哥陈须陈蟜一边一个,四个人共用一张长条餐案,你帮我切肉,我帮你布菜。

常常是吃着吃着,聊着聊着,一家四口就挤做一堆笑成一团……

然而,

眼前?

阿娇皱起秀眉,环顾餐室……

母亲和魏云肩并肩坐在位于房间西头的主席上;

北边,则是长兄陈须和刘姱表姐;

南边的席位分成两部分,接近主席的归次兄陈蟜和栾瑛,远些的是自己——悲催的,想和二哥说句悄悄话都不能,因为当中还隔了个大肚婆栾!夫!人!

还有刘静,在东侧——她与其说是来吃宴席的,还不如说是来伺候宴席的。

打宴会开始,就没见她安安稳稳吃过两口;一直半跪在席子上,一会儿指挥侍女给这位添酒给那位加菜,一会儿下令寺人多开两扇边窗通风……

在座诸人身份之尊卑,地位之高低,一目了然!

这哪里象家庭聚会?根本是外头社交场合里随处可见的交际宴请嘛!

====.========.========.====

一盘香气四溢的烤牛肉被轻轻放到案上,面戴素纱口罩的宫女行礼后,无声地退下。

被烤制得恰到好处的小牛肉事先经过腌渍,肉块表皮呈现出浓郁的赤色,放在黄金的碟子里,分外引人食欲。

男士们纷纷拿起了餐刀……没多久,女子们的声音也在席位间轻轻响起:

长公主告诉魏云,她喜欢切薄点;

刘姱温柔地提醒表哥丈夫,她偏好比较肥的;

还有,栾瑛嗲嗲地一而再再而三提要求,她爱吃带骨头的,当然,得是软骨,然后肉的部分瘦七肥三……

阿娇看看手边的餐刀,顿时连半点胃口都没了!

“胡亥?”阿娇朝刘静招招手,问。

刘静立刻领会了小姑子的意思,亲自爬起来,到外间抱进胖兔子——前头胡亥胖兔子啃梨块啃得太欢乐,被侯夫人嫌弃太吵,被驱逐出境了。

胖胖兔一回到女主人怀里,就扭着圆嘟嘟的身子,仰脖子去舔阿娇翁主的面颊。

“胡亥,不可,不可……嘿!”

阿娇被胖胖兔的热情逗乐了,抱起来,亲一口。

“夫衣衫不如新,衣衫……不如新?”

贴着宠物兔的长耳朵,阿娇幽幽地低叹口气,呢喃:“唯胡亥,一如故往……”

夹起餐盘中的绿叶菜,喂兔子。

胡亥兔大嚼特嚼,无忧无虑。

馆陶翁主于是专门挑选桌上的素菜,边吃边拿,自己吃兼喂宠物——而把香喷喷的牛肉,冷落到一旁。

动都没动!

====.========.========.====

“阿娇,阿娇?”

阿娇转头,就见二嫂栾瑛正对自己示意呐。

馆陶翁主问:“阿嫂,何事?”

栾瑛比了比手指,问小姑子她右手中指上的戒指特别漂亮,以前没见过,是什么材质,打哪儿来的?

‘这女人怎么那么无聊,心思老在人家衣服首饰上打转?!’

阿娇是真的有点光火了!这个二嫂打从进门起,和她所有的对话加起来,竟然有百分之八十都在绕着衣服饰品打转——从没遇见过这样的女人!

可怒气在视线落到栾瑛的腹部时,只能深吸两口气,强自压了回去。

懒得解释,娇娇翁主痛痛快快从手指上拔下戒指,叫过个宫女转交:“此乃阿大赐予。”

戒指,很快就到了侯夫人手心。

这枚指环的确是稀罕物。首先是造型设计少见;仰头咆哮的猛虎与展翅高飞的朱雀,绕着太阳彼此对峙!

其次,制作首饰的珠宝也珍稀异常——用来代表太阳的一颗品相完美的大个儿猫睛石。

华夏严格来说并不是宝石出产地,红宝石祖母绿猫儿眼之类都是从域外进口的。如此大如此美丽的猫睛石对这个国家绝大多数上层人士而言,不要说见过,就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在黄金温暖底色的衬托下,猫儿眼神秘变幻的色泽加上虎背上用黑曜石妆点出的斑纹,令整枚戒指带上一种非尘世的迷离感,美得让人炫目。

隆虑侯夫人栾瑛左看右看,对着蜡烛看,对着油灯看,爱不释手。

等来等去,等不回猫儿眼戒指,

面对二嫂垂涎欲滴的表情,馆陶翁主感到很无语——如果不是‘将帝后的赏赐随意送人’有大不敬的嫌疑,相当犯忌,阿娇简直想干脆送给栾瑛算了。

‘不就是枚指环嘛!至于吗?’

扫一眼二嫂,又看了看从头到底都没往这边多瞧上一眼的梁王主刘姱,馆陶翁主阿娇懊恼地嘀咕:‘这么些年来,阿姱倒是从没打听过我的新珠宝新衣裳!别的不提,仅仅凭这一处,姱表姐就大气得多!’

一抬头,正对上魏云的脸——魏继父在看阿娇,也在看栾瑛。

不知是不是太敏感了,阿娇总感觉母亲新丈夫的目光里带着些嘲笑。

娇娇翁主的头都痛了:‘这个二嫂!总算现在是在家里;等她生完孩子、出门与京都贵妇交往接触,可别也这么问东问西好奇心摆在面上。丢人现眼!’

不想再看哥哥的女人,馆陶翁主干脆竖起耳朵,去听哥哥们谈时事。

陈蟜二公子似乎对新中尉其人十分欣赏:“都……为人勇,有气力;廉,不发私书,问遗无所受,请寄无所听。常自称曰:‘已倍亲而仕,身固当奉职死节官下,终不顾妻子矣。’”

“倍亲而仕……奉职死节官下……终不顾妻子!”

大公子陈须回以啧啧称奇,感叹连连——这得多狠的心啊?!

怪不得郅都当济南太守的时候,出手那么狠辣,丝毫不讲情面;存了这样的心思,有什么干不出来?

“济南有鼿氏,宗人三百余家,豪猾,二千石莫能制,”

与长兄不同,隆虑侯陈蟜对吏治的关注明显多于人情,对郅都大加激赏:“于是……上乃拜都为济南太守。至,则族灭鼿氏首恶,余皆股栗。居岁余,郡中不拾遗。”

‘不拾遗?’

阿娇想了想,发觉不太能想象整个郡□□市都不拾遗的画面——这样的景象似乎只存在与传说中,比如儒生们没完没了念叨的上古三代之治。

阿娇翁主直接把想法说了出来:“不拾遗?儒家之三代之治?”

“何出此言??”

没等二公子陈蟜发言,长公子陈须就抢先吐槽了——哪有那么好的事啊?就凭一个郅都?!

事实上,那段时间济南治安变得的爆好,主要是因为济南当地的世家和豪门谁都不想撞到酷吏的刀锋上去,所以大伙儿投亲的投亲,靠友的靠友,都去外地躲灾去了。

另外,在市井里混饭吃的流氓地痞们是最惯于看风头的,见上层都躲避了,自然知道收敛。

——综合起来,济南的市面能不平静才怪!

“如此呀,”娇娇翁主恍然大悟,

怪不得去年开始,长安贵女圈多出了好些生面孔,说起来都是东边藩国的世家女子,以济南和济南附近为主;她还在纳闷呢,敢情都是随父兄来京城避祸的呀!

二公子陈蟜却在此时拍起了巴掌,很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旁十余郡守,畏都……如大府。哈哈!”

大公子陈须却没有弟弟的好心情,眉头皱得都快能夹死蚊子了——真不知道皇帝舅舅把这样的酷吏安排来京城是什么意思?

陈二公子好象忘记自己的立场了,还在那里津津乐道呢:“都独先严酷,致行法不避贵戚,列侯宗室见都侧目而视,号曰‘苍鹰’!”

刘姱王主与丈夫心心相印,也露出担忧的神色,看向小叔子:“二叔……中尉者,掌徼巡京师呐!”

郅都在济南,济南豪门到京城逃难。

现在郅都来长安了,还是直接掌握京师武装的现管官,那他们这帮子京城贵族豪门可该怎么办??!

听了侄女的话,连长公主都不禁皱了一下眉。

但陈蟜二公子乐观着呢,呵呵笑着对馆陶长公主刘嫖眨眨眼睛,宽慰道:“阿母,阿母,不避贵戚,不避‘贵戚’!”

估计,还是窦家那事。皇帝表面不说,其实心里已经恼了,所以才从外地调来这只苍鹰,好好整顿一下京师的外戚宗室。

长公主和旁边的丈夫交换了一下眼色,默默点头。

可能性很大!

说起来,长安城的这帮宗亲贵戚也的确该认认真真整肃一番了。自吴楚内战结束后,各世家对族人的管治都有失松懈,是是非非层出不穷——窦家最近的案子,不过是浮出冰山的一角而已。

可以想见,大汉的都城长安很快就要不太平了。

馆陶长公主突然笑了笑,

然后,以满是欣慰的神情看着屋子里的儿女:“无忧,无忧,苍鹰……与吾家何干?”

她家人口少,她家都是好孩子!

能惹事的都安分,就算有不安分的,也还在肚子里没出来(栾瑛),或者还在摇篮里内宅里没长大呢(刘静孟姜的儿女)!

一家人都乐了,

喝酒的喝酒,吃菜的吃菜,照顾宠物的照顾宠物,琢磨首饰的琢磨首饰……

====.========.========.====

“禀告长公主!”

餐室虚掩的门外,长公主家的内总管哈着腰,自己给自己通报。

馆陶长公主见丈夫的酒具快空了,亲手提起银执壶,往羽觞里续满,头都没抬地问:“何事?”

内总管往屋子里张了张,偷偷摸把汗,继续深深地鞠躬:“禀告长公主,中尉府来人!”

中尉??

中尉府!!

苍鹰的中尉府!!!

酒杯一抖;筷子,停在半空中!

“何?!”

馆陶长公主惊跳起来,厉声让管家进来说清楚。

内管事一脸无奈,勾着腰,跨过门槛,钻进珠帘……最后,停在两层纱帘外,隔着帘幕向内通报:郅中尉派人来了。

才刚到。

人他认识,的确是中尉府的属官,不是冒牌货;而且,还带着公文呢,公文他也亲眼看了,官印什么的都齐全,不是伪造的,说是,说是……

讲到这儿,

可怜的内管事连做三个深呼吸,

心一横,眼一闭,用一口怎么也控制不了的颤音转述:“中尉府行文,传堂邑侯午之……之女陈娇……至、至府问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