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我要嫁给你(大结局)
作者:绚梦儿 更新:2018-05-26

这两天注意查收!

云钟涛的这句话,让梁奕宸本来就有些不安的心紧绷起来,随手摸出一根烟来抽,侧头,烛火在修长的指缝间点燃。

他其实这段时间很少抽烟了,只是因为云钟涛的一句话,他忍不住紧张和担心。

梁奕宸知道云钟涛的贺礼肯定‘惊天动地’,他最最担心那天晚上的事情被云若初知道。

烟草的味道,伴随着妖娆的烟雾,飘散了他一身。

该怎么办?难道任由云钟涛惟恐天下不乱吗?

指尖夹紧烟,薄唇也微微觉得干涩,眸子里闪过一丝冷冽。

呵……

要玩是么?

那我陪你玩到底……看你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样儿来!

梁奕宸眸色冰冷,烟从薄唇里掏出来,直接碾熄在手边的烟灰缸里,浑身肃杀凛然。

第一天,平安无事!

第二天,云若初在快要下班时,收到前台打来的一个电话,“云总,这里有一封您的快递,麻烦您来取一下。”

十分钟后——

“哦!……云总,你的快递在这里。”

云若初签过字后,一边笑着道谢,一边接过一个特大号的信封。

一看邮寄快递的对方地址,竟然是云天集团在美国的总部地址,署名:云钟涛!

涛哥?他给她发这份快递干嘛?

尽管心里疑团丛丛,云若初还在没有当即就打开,上车后,盯了那快递一二分钟,才缓缓撕开外面的一层包装。

呃?让云若初不解的是,拆开后,见到的是一个封着口的信封,上面赫然写着:梁奕宸、云若初亲启!

快递不是给她一个人的!

云若初在拆与不拆之间纠结了一会儿,将这个信封放在副驾驶座上,启动车子,向茂阳方向行驶。

当车停在目的地时,云若初又迟疑了,她想起那天梁奕宸和云钟涛打电话时暗掐的情景,如果涛哥在这邮件里……

对,不管里面有什么狂风暴雨,让她先来面对好了!

这么想着时,她又启动车子,驶到茂阳集团附近的一个停车场。

云若初平复了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才慢慢拆开邮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写满字的A4纸。

梁奕宸、云儿:

在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请先接受我的一个道歉:对不起!

没能亲自向你们澄清一切,我很抱歉。但是,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吧,我怕再次见到你们会摧毁我好不容易做出的决定。

云儿,我不是不爱你,不是不想与你做一生一世的夫妻,只是我无法给你幸福和快乐。我知道,多年的兄妹情分加上这三年多的假夫妻相处,你一直都在努力为我着想,都在顾及我的颜面,这些我都看在眼里,感动在心上,也正是你的善解人意,让我不得不努力说服自己放手!

爱情是不可以勉强的,在你的心里始终都不放不下梁奕宸,而且他也对你用情至深。

在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我考核了他,而他的所作所为,让我很满意。

云儿,有一件事,如果我不说,恐怕梁奕宸一辈子都不会告诉你。

还记得前不久我过生日的那天晚上吗?那天,我送你回家,在车上,你喝了我给你的一瓶纯净水之后,就睡着了,其实,那水被我做了手脚。

而我也开始实施了计划,我将彻底昏迷的你带回了海边别墅,然后将你的衣服脱光……第二天,梁奕宸推开门,见到的就是我们赤身果体睡在一起,我告诉他,我和你发生了,你已经是我的女人。

简单的几句话,宛若鱼雷一般轰然炸响在云若初的心口,迅速苍白的小脸上透着不可思议,透着蚀骨的震惊,呼吸都开始不稳,拿着A4纸的双手开始颤抖的不成样。

当时我想,如果梁奕宸拂袖而去的话,那么你就彻底属于我!

哪知他将我痛打了一顿后,竟然抱着你离开,还说,这一辈子都不会放手!

那时,我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我的心情,总之,很复杂,悲喜交加!当然,悲是为了我自己,喜是为了你云儿!

看着梁奕宸带着你去了韩国,我不放心,又让何耀文跟去,直到证明他真的是在用心呵护你!

云儿,把你交给他,我心服口服!

对了,那天晚上,我对你什么也没做,你还是那个干净,只属于梁奕宸一个人的云若初!

看到这里,云若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不过,我可惨了!因为梁奕宸这个男人鬼精的,为了将那场面做的逼真,我得将我的那东西弄出来,涂抹在你的身上,散发在床上……

那一晚,我几乎在浴室里冲刷了一夜的冷水,强忍克制着不去碰你!

制造出的假象绝对可以以假乱真,而梁奕宸还是毫不犹豫带你走了!

那一刻,我觉得他真够爷们!

所以,云儿,你应该和梁奕宸在一起,清儿和澈儿更应该和自己的亲生父亲生活在一起。因此,我决定退出。

云儿,我很珍惜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时光,你给了我家的温馨和快乐,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将成为我记忆中最弥足珍贵的一段时光,我会小心的将它们珍藏。

梁奕宸,那次你揍我,我没有还手,那是情有可原,如果你今后胆敢欺负云儿的话,我会加倍揍你!

云儿,梁奕宸,你们一家人好好的生活,我衷心的希望你们一生幸福。我会在遥远的彼岸永远为你们祈祷。

不多说了,随信还有义父留下来的一封信,当然,这封信是我从黄叔叔那里拿来的。

黄叔叔说,义父在交给他这封信时说,如果云儿嫁给了我,或者嫁给了别人,这封信将会化为灰烬;如果云儿最终选择了梁奕宸的话,那么这封信就会出现在云儿手中!

虽然我不知道义父会在信里说些什么,可我似乎已经有了一点点的预感,本来是想在你们的婚礼上亲手交给你们,最后想了想,还是提前给你们吧,就当是给你们的结婚贺礼!

云钟涛的话让云若初心潮澎湃,她万万没想到,梁奕宸在目睹了她与涛哥“不堪”的一幕后……竟然沉默如山为她做了那么多!

云若初用了几分钟的时间才回过神,又用了几分钟的时间才将父亲留给她的那封信慢慢拆开。

那条别具一格的项链让她的目光赫然僵住。

原来,原来是爸爸将妈妈留给她的项链藏起来,现在,要物归原主吗?!

她不禁颤着手打开,几乎一瞬间,晶莹的泪光在她的眼底里闪烁,静默的脸色变成了蚀骨的哀伤,她仿佛听到爸爸慈爱的声音在轻轻诉说:我的宝贝女儿,原谅爸爸的自私与无奈!

宝贝女儿,你能看到这封信,说明你还是和你的真爱梁奕宸在一起了,爸爸祝福你们!忠心的祝福你们!

云儿,你可知道,爸爸在提笔写这封信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悲痛欲绝!爸爸这一生,很少很少落泪,只有在你的爷爷奶奶,在你的妈妈离开人世的时候,爸爸才知道眼泪是什么滋味。

时隔二十年,你让我再一次品尝了眼泪的苦涩,而这一次,比起所有的还要多。

宝贝女儿,你让爸爸知道什么是泪如雨下,什么是泣不成字!

爸爸得了不治之症,知道自己在这个世上的日子不多了,可爸爸却不知道该为你做些什么。

那时,爸爸就想,既然你爱上了一个特警,那爸爸就为你和他举办一场豪华的婚礼,然后配合女婿将W市的黑势力一网打尽,只要你高兴,只要你幸福,爸爸愿意为你做一切,哪怕失去日子不多的生命。

因为爸爸对真爱的渴望深有感触,正如你所说,爸爸也是历经千辛万苦才和你妈妈在一起的,所以,即使爸爸为你选定了云钟涛,但只要你寻找到属于你自己的真爱,爸爸愿意成全你们!

只是,云儿,爸爸在调查梁奕宸家世的时候,很震惊的发现,他的亲姑姑竟然是梁咏梅!那是一个暗恋爸爸却又让爸爸感到头痛的女人,而更让我感到震惊的是,梁咏梅的儿子竟是我的,也就是说,欧阳昊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

我不敢想象,如果成全了你和梁奕宸,接下来让梁咏梅知道你的身份之后,后果会怎样?

那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而不顾一切的女人,欧阳昊的存在就是她一厢情愿给我下了催情剂……不得已,我才离开A市,带着夏梦琪也就是你的妈妈来到W市!

云儿,爸爸只想看到你的快乐和笑容,不想看到你的悲伤和手足无措,要是梁咏梅知道你是我的女儿,那你今后的日子能好过吗?

这就是爸爸不同意你跟梁奕宸的原因!

爸爸知道你的个性,知道你不会轻易放弃梁奕宸!看着窗外的你跪在雨夜里,爸爸心如刀割!

你一天一夜不吃不喝,爸爸又怎么吃得下,为了瞒着家里的佣人,爸爸把端上来的饭菜都倒到了马桶里。

爸爸要如何做,才能让你幸福?站在窗前,看着风雨中的你,爸爸终于作出了一个决定——自杀,然后将自杀嫁祸给梁奕宸,这样你就会彻底对梁奕宸死心!

爸爸设计着,让梁奕宸到我的书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掏出枪对准自己后,他肯定会来抢,在那时我会自己扣动扳机!

我死后,很想和你妈妈一起葬在云家祖坟里,但又不能操之过急,只能留下遗言,等三年之后事情平息下来。

云儿,我知道你一定很恨爸爸的残忍,可爸爸不后悔这么做!

爸爸不想看见你为了我的病情悲痛欲绝,爸爸不想看见你因为上一辈的恩恩怨怨而苦苦纠结和挣扎!

现在,既然你能看到这封信,说明你和梁奕宸已经劈荆斩刺,历经重重磨难走在一起了,爸爸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只希望你们幸福!同时,让我对梁奕宸说一声,对不起!爱你们的父亲:云廷虎

这封信的落款日期就是那个风雨交加,云若初跪在云宅庭院的雨夜。

原来是这样……

虽然云若初曾经猜测爸爸是自杀,但那也只是猜测,现在,有父亲留的绝笔信,证明爸爸的死与梁奕宸没有关系。

手中的纸张赫然滑下,散落满地,云若初怔怔的坐在车上,脸色忽青忽白。

爸爸死后,她做了什么?

居然一直把梁奕宸看做成是杀死她父亲的凶手,为了给父亲报仇,还朝他开枪……这些年来,她把所有的怨恨所有的罪名都冠到梁奕宸的头上?

一瞬间,云若初有些呼吸不畅,猛地抬手捂住胸口。

“无论中间发生过什么,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我都是凶手。”

“我罪不可恕。”

“来,这里。”

“上次是我命大,这次,我帮你找准位置!”

“云若初,勇敢点,就像三年前那样,狠一狠心,动一动手指,你就可以为父报仇。”

“无论怎样我都是你的杀父仇人,放心,这是消音枪,杀了我,没人会听见。你带着这把枪逃走,丁采东绝不会对你怎么样,就跟三年前一样,他会帮你,你不需要负任何责任。”

她究竟都做了什么?

云若初瘫软的坐在车上,双手死死的捂着胸口,心尖上尖锐的疼痛几乎让她窒息,整个人蜷缩的靠在椅子上,满脑子都是梁奕宸的声音,满世界都是他的声音……

不知坐了多久,久到不知什么时候天色竟然渐渐黑了。

不想回家,觉得自己没有勇气面对梁奕宸。

夜色撩人,A市的一处小酒吧——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刺目交错的灯光几乎晃花了人眼,云若初手捧着酒吧里最便宜的啤酒坐在较为安静的角落里一瓶接着一瓶的喝。

她不爱喝酒,可现在只想大醉一场,忘记一些人,忘记一些过去,只想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放肆的躲在哪个角落大哭一场。

桌上零零散散的摆了五六个啤酒的空瓶子,手中的啤酒瓶又空了,她蹙了蹙眉,将手中的酒瓶往桌上一摔,烦躁的抬手揉着有些晕眩的额头,转手将桌边的另一瓶啤酒拿了过来,摇摇晃晃的送到嘴边。

“美女,自己一个人啊?”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男人缓步朝她走过来,眼神在她身上和脸上打量了两圈,便笑眯眯的朝她靠近,“要不要我陪你喝几杯?”

云若初仿佛没听见,整个身子坐躺在沙发里,仰头安静的喝着她自己的酒。

感觉自己被无视了,那男人不爽的走过来,瞥了一眼她面前桌上的几个空酒瓶,顿时乐了,“啧啧,酒量不错嘛,来来来,咱俩拼酒……”

“滚!”那人刚要坐到她的沙发上,云若初毅然放下酒瓶,酡红的脸颊在酒吧里看不太清楚,只有略微迷蒙的双眼冷冷扫了一眼那个男人。

那人一怔,见是个不识趣的女人,也懒得搭理她,咕哝了一声,便骂骂咧咧的走开了。

见那人走了,云若初的目光略有些发直的盯着那个人的背影,直到双眼发直的盯着酒吧的天花板不知在看什么,手中的酒瓶不知何时歪了过去,酒洒了满地也不知道,仅是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莫名奇妙的忽然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

她笑出了声,吸了吸鼻子,将酒瓶往地上一摔,双手匆匆的在身边的包里摸了摸,摸出一盒自己刚刚买的烟,颤着手点燃,吸了一口,却因为太急,而被呛的嗓子难受,用力咳了两声,勉强歪过头去眯着眼看着舞池里的“群魔乱舞”,皱起秀眉,曲起双腿,懒洋洋的又吸了一口,然后对着上空轻轻吐着烟圈,双眼直愣愣的看着朦胧的烟雾在空气中化成一个白色的圈圈,然后静静的一点一点散开。

然后再吸一口,吐着烟圈,看着烟圈散开,她就呆呆的看着空气中的烟雾咯咯的发笑。

酒吧门外,一辆黑色SUV慢慢停下。

“梁队,她还在里面。”丁采东匆忙走上前,见梁奕宸打开车门下了车,脸色略有些难看的瞥了一眼酒吧的招牌。

梁奕宸步入酒吧后,目光在凌乱的人群中迅速梭巡,看见她躺在沙发上吐着烟圈,一味的看着空中的薄雾傻笑,便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

因为抽的太狠,云若初又呛了一下,顿时剧烈的咳嗽起来,低下头用力拍着咳的发疼的胸口,“咳咳……咳咳……咳……”

正咳的难受着,手中的烟忽然被人一把夺了去,云若初蹙眉,以为又是哪个小混混跑过来想骚扰她,直接用力咳了一声,抬起头的瞬间连看都没看清楚便斥道,“滚开!”

话音刚落,目光一落到那人冷然阴翳的瞳光中,便赫然浑身一颤。

“居然抽烟?!”梁奕宸将手中刚刚在她那里夺过来的香烟举至面前冷冷扫了一眼,眼中寒光愈加冷冽。

云若初脑袋有些迷糊的瞪着他,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怎么每次她一喝酒就总是有这效果,直到眼前的男人骤然将烟狠狠抛至地面,她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头。

梁奕宸垂眸看着她因酒意而酡红的脸颊和迷蒙的又急的通红的眼睛,稳了稳心绪,伸手搂住她的腰,在她耳边低声叹道,“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我心里难受……”云若初躲闪着耳边温热的气息,缩着脑袋满脑子浆糊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凭着本能记得自己错怪了他……

“奕宸,你对我太好了,而我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眼泪越掉越多,哽咽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她头昏脑胀的将头靠在他胸前任由他拥着自己,闭上眼,放任自己被酒精麻痹的大脑越来越迷糊,她真的很想哭,为父亲,为涛哥,为自己,也为自己差点让梁奕宸死去……

“我们回家!”梁奕宸叹息,其实,云若初在收到那份快递时,他就已经得到了的消息,怕她出意外,他一直让丁采东暗中跟着。

“我不想回家……”她有些机械的小声道,满脸的困窘。

梁奕宸的脸色刹那间黑到不能再黑,眼见着她低下头去将脸埋在他胸前一副贪恋温暖却又纠结到像个什么似的表情,不禁无奈低笑,骤然将靠在自己怀里的女人拦腰抱起,在她惊呼的同时俯首吻住她微启的唇瓣。

云若初惊愕的瞪大双眼看着他,眼中是半醉半醒的一片迷蒙,梁奕宸低笑,轻轻的又吻了吻她,直到她忘记惊呼,才将她放开,畅通无阻的一路抱着她走出酒吧。

凉风轻轻吹来,云若初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梁奕宸低眸看了她一眼,直接将她抱进车里坐下,亲手帮她系好安全带,然后抬眸看着她一脸醉意朦胧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低头专注于胸前的安全带,像个孩子在研究什么新鲜玩艺儿一样。

见她一味的盯着胸前的安全带看来看去,梁奕宸低叹着抬手将她被风吹乱的头发往耳后拢了拢,叹笑,“喝醉之后的样子比清醒的时候要可爱的许多。”

“什么?”云若初迷迷糊糊的转头看他,见他似乎心情很好,她也忙咧开嘴朝他嘿嘿笑,“你说我可爱呀?”

“……”梁奕宸抬手放在嘴边咳了一声,关上车门,转身走到另一侧坐进驾驶位。

云若初还在低头研究着胸前的安全带,梁奕宸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转头瞥了她一眼,见她摇头晃脑的脑袋点来点去,似乎是困了,没一会儿,见她就睡着了。

将车停在一边,脱下外套给她盖上,抬手揉了揉眉心,顺手拿过来她的包,果然在里边看见那份快递。

看完云钟涛的亲笔信和云廷虎的绝笔信,心口的一块大石总算是落下。

将这些东西放进去时,看着那盒烟的刹那,他漠然的将之拿了出来,烟盒在掌中渐渐被捏皱,嘴角紧抿沉默的将之扔掉。

第二天云若初醒来的时候,身上穿的是梁奕宸的内衣,睁开眼睛的刹那只觉得脑袋里犹如灌了铅一样的又重又沉,勉强坐起身来,她一边敲着脑袋一边仿佛是想起了什么,猛地抬眼环看向房间四周,这里是九州大酒店……

昨夜在酒吧里隐约的记忆侵袭而来,惊的她翻身下床,却趔趄了一下差点趴到地上,浴室的房门同时被打开,梁奕宸的下半边脸上涂满了雪白的泡沫,手里拿着刮胡刀打开门看了她一眼,云若初立时惊愕的瞪着他,“你……”

“早上好。”他貌似心情很好的瞟着她手忙脚乱的穿上拖鞋在床边站稳的样子,笑的春风拂面的朝她打了个招呼。

嘴唇微颤,转头又看向身后的床,深呼吸了几次,咬了咬牙,又低头看向自己身上长到能遮住大腿根部的男士内衣,骤然转脸看他,“梁奕宸,我昨晚在酒吧……你……怎么一下子就找到了我……”

可能是她的问题太幼稚,梁奕宸没管她,转身回到浴室。

云若初看见她的包敞开着,还有那隐隐露出的快递,脸色由白转红,由红转白,再转为深深的菜绿色。

看来他已经看过包里的东西了,但是该如何向他开口,承认自己的错误呢?云若初纠结地抠头皮。

“怎么?我昨晚不是给你洗了澡,洗了头吗?”头顶传来淡淡的微笑,他闻着她发间的清香来证实他所做过的一切都是真的。

“不是……”云若初不好意思再挠挠头皮。

“想对我说什么?”知道她一时半会进不了主题,梁奕宸慢慢诱导着她。

云若初撇了撇嘴,没再说什么,仅是忽然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抬起脸厚着脸皮笑说,“梁奕宸……我觉得如果我们不赶快合法一下的话,有点不太好。”

呵!云若初这样的开场白让梁奕宸有点意外。他挑了挑眉,笑的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你说什么?”他整个背靠在浴室门边的门框上,将她搂在怀里,低头看着她笑问。

“我说……咱俩赶快合法一下吧……”云若初看着他,忽然嘿嘿一笑,“行不?”

“再说一遍。”

“梁奕宸我们什么时候能合法……”

“再多说一遍。”

云若初气的抬手在他胸口狠狠一掐,在他皱眉痛吟的同时忽然抬手一把拽住他衣领大声问,“梁奕宸,你什么时候娶我?!什么时候去民证局给我把证先办了!”

他依然笑,笑吟吟道,“若若,再说一遍。”

“靠!你耳朵聋了是不是?梁奕宸,我说我要嫁给你……唔……”震耳欲聋的声音嘎然而止,他骤然将她紧紧搂住,俯首吻住她因为大声喊而张开的嘴,霸道的含住她两片唇辗转吮吻。

在云若初被吻的意乱情迷不自觉嘤咛出声时,他抵着她额头,深邃的眼静静看进她眼里一片迷蒙,“再说一遍。”

云若初眼眶一红,声音渐渐哽咽,“奕宸,我要……嫁给你……”

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在自己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他的眼眶周围隐约有了些可疑的红晕,正想抬眼看清楚,他却倏然将她反身压在墙边,铺天盖地的吻几乎将她席卷。

视线因为眼泪而有些模糊不清,她缓缓抬起手紧紧环抱住,小心翼翼的回吻他。

“奕宸,我再也不要离开你,不管是世界末日还是任何事情,我永远相信你,永远爱你,我会一直站在你身边,再也不走开,永远都不。”感觉到他全身烫的吓人的热度,云若初闭上眼,一滴泪落到他手背上,同时感觉他像是被烫到了一般,全身强大的一股气场几乎让她失神。

“以我余生,偿那错误的一枪,偿你三年,好不好?”

话音刚落,整个身体陡然被拦腰抱起,在她心头狂跳的瞬间陡然将她紧紧压在卧室中央的床上。

“我从不认为你欠过我什么。”他烦躁不安的俯首吻去她眼角的湿咸。

云若初心头忽然泛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满是甜蜜爱怜的酸意,泪光婆娑间募地俯首轻轻吻住他的唇角,“奕宸,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他陡然合上璀璨流光的眼,似满足的叹息,狂烈而急切的脱下她身上仅有的一件内衣,俯首吻上她的唇俘获她的温暖香滑的舌吮吸缠绕,直到她低吟出声,骤然褪去自己身上的屏障……让两人成为最完整的一体。

不知究竟酣畅了多少回合,云若初刚想睡去,就被梁奕宸一把捞起。

“奕宸,我要睡觉!”她蹙了蹙秀眉,抬起手推他,却被他握住。

“不是某个人说要合法化吗?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

云若初怔了一下,恍惚的抬起头看向他的脸,却同时迎上他垂首的一吻,吻在她嘴角,让她更迷糊了,现在?

“明天,行不行?”云若初忍不住闭上眼睛。

“不行,就现在!”梁奕宸不管不顾抱起她就去了浴室。

*

晚上九点多,清儿一脸兴奋的坐上了头等舱,一边转头看着窗外黑夜里云彩的轮廓,一边时不时转头看向靠在梁奕宸身边睡着了的云若初。

“爹哋,妈咪肿么了?今天跟你回来后就一直迷迷糊糊的,好懒啊!”

“太爷爷和澈儿没睡觉,丁叔叔和萧潇阿姨没睡觉,人家也没有睡觉,妈咪都睡了好久了的说!”清儿撅起嘴,一脸好奇的看着云若初睡的香沉的脸,然后挪着小屁股坐到梁奕宸身边,抬手戳了戳他的腰,“爹哋,妈咪是不是生病了?”

梁奕宸淡笑着揉了揉清儿柔软的头发,转头看向靠在自己身边睡的昏天暗地的云若初,唇边翘起一弯浅弧。

今天一整天,从酒店到民政局,然后收拾行李飞往北京,把她累得够呛的。

“爹哋爹哋,妈咪带着清儿从美国到中国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云彩哎!”清儿看不懂他们大人,只好又趴到窗边朝外看,指着不远处的方向,“爹哋,为什嘛咱们在地上看星星的时候是这么小,咱们飞到天上了,他们还是这么小呀!”

清儿一直望着窗外,越来越不明白。

忽然,她转过头,发现爹哋在妈咪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她顿时小脸一红,想起杨阿姨说过爹哋和妈咪在亲亲的时候,小孩子绝对不可以看,于是连忙抬起双手捂住眼睛,过了一会儿,手指悄悄打开一个缝隙,见爹哋正睨着自己的方向。

“呃……人家什么都没有看见……”清儿连忙低下头,两根手指对着戳啊戳,戳啊戳。

“呵呵……”坐在梁老爷子身边的澈儿忍不住笑出声,而老爷子呢,花白的胡子一翘一翘的,呵呵,过不了几天,梁家就要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题外话------

呵呵,梦儿开了一个新文,年后更新,希望能够得到亲们一如既往的支持,与众不同+邪恶的女主,超级强悍腹黑+闷骚的楠竹,相信亲们会喜欢……O(∩_∩)O~群么!《警官叔叔太凶猛》:新婚之夜,新娘离奇失踪,凌晨时分,一个匿名电话,充满糜烂的房间,凌乱不堪的大床上赫然昏迷的竟是新娘夏天!

赤果的身子,不堪入目的痕迹,新娘被人……

一夜之间,夏天从天堂坠入地狱,有人欢喜,有人忧!

青梅竹马的丈夫买来充气娃娃,夜夜羞辱她……还挑衅般带女人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