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零章 终章
作者:醉卧风陵 更新:2018-06-19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再世为后》小说(作者:醉卧风陵 正文 第二八零章 终章)正文,敬请欣赏!第二八零章终章

长秋宫的阁楼里还关着一个姑娘,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但是每天都有人送饭却并不说话,她偶尔也能感觉到饿,送来就吃上两口。

终于有一天她对门外的说道,“我要见娘娘”

“姐姐,你可想好了,再惹娘娘生气,谁也救不了你了。”

“我知道,麻烦你替我通禀一声。”

这姑娘不是别人,正是红绡,那天刘礼不肯承认,皇后顺势要将她处死。然而过了这么些天,她还仍然活着,最开始她以为是刘礼救了她,不过时间越长,她越明白,这是皇后娘娘手下留情了。

“娘娘,奴婢腹中孩子的确是四殿下的。四殿下还住在长秋宫时就许诺奴婢要娶奴婢为良娣,奴婢误信了他的话,所以屡次拒绝了娘娘的好意。奴婢自知有罪,仍凭娘娘处置,但是孩子是无辜的,还请娘娘放他一条生路。”

这姑娘好歹算是明白过来了,郭氏总是能跟蔡氏有个交代了。“你做的事情虽然有错,但是我看在你母亲的份儿总能对你宽容一二,但是你执意不肯道出事情,现在刘礼也不肯承认,本宫就是想帮你,也没有办法了。”

“奴婢每次去四殿下寝宫,他的嬷嬷赵氏都是知道的,还有看门的小李子,娘娘只要一问便知。奴婢就是向天借胆,也不敢拿这样的事情污蔑皇子。”

“去传刘礼”

刘礼本以为郭氏盛怒之下已经杀了红绡,却不想她全须全影的跪在殿上。

“儿臣参见母后,不知母后召儿臣来所为何事?”

“刘礼,你从小长在长秋宫,本宫也将你视如己出,你年轻冲动做下的事情,本宫可以包容。但是如果你做了却不肯承认的话,本宫可就不能容你了。我今天再问你一遍,殿上跪着的这个女子,你可认得?”

刘礼不知道为什么红绡竟然还没死,他还以为她已经把他让她做的事情全部和盘托出了,那可是要命的罪名,自然是打死也不敢承认。“回禀母后,儿臣的确不认得这个女子,上次在长秋宫,儿臣听说她犯得是yin乱的重罪,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还能跪在殿上。”

郭氏看着刘礼无比失望,堂堂男子,竟然连这么一点担当都没有,非但如此,还想要将女子置于死地。“你既然说不认识,那本宫就只能传召你宫里的奴婢们了,也许他们中间,有谁认识吧”

刘礼慌了,他有胆量在皇后面前死撑,那些奴才可不行啊“母后,这女子儿臣的确是不认识啊也不知道她是受了谁的蛊惑,生生的污蔑孩儿啊”

“污蔑吗?这也容易解决,太医令曾经告诉我一个秘法,滴血验亲子,最灵验不过。那就等她生产之后,一验真伪吧”

老太医令的医术出神入化,刘礼还真以为能验出个所以然来红绡就住在长秋宫,他想下手除去都没机会,为今之计,也只能苦苦哀求了,“母后恕罪啊,儿臣一时糊涂,受了这女子的蛊惑,心知犯了宫中的大忌,所以不敢承认,还求母后原谅。”

郭氏听他哭的凄惨,心中有些烦躁,“你既然认了,就带她回去吧,对外只说是本宫以前就赏下的也就是了。等到正室进了门,再给她个名分吧。”

刘礼没有想到事情竟然这么容易就解决了,不由得大喜过望,但是红绡却不肯跟他回去,“娘娘,四殿下光风霁月,奴婢粗鄙,不堪服侍,还请娘娘恩准,放奴婢出宫去吧。”

这光风霁月四个字,可就是在明明白白讽刺刘礼了,郭氏没心思继续他们断这个糊涂官司。“带她去蔡嬷嬷那里,让她们母女商量了好了再过来禀报。老四退下吧”

刘礼似乎还想在说些什么,郭氏却转身进了内室。

皇子们都已经很大了,有些事情拖不得了。

“去把太子请过来。”

刘秀在位的时候,他的那些儿子,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都不曾封王,而后太子监国,这件事情更是无限期的搁置,太子不肯即位称皇帝,谁敢请求册封皇子。可是现在,他们都已经长大,必然要大婚,也必然要离开京城。郭氏觉得是时候跟刘彊谈一谈了。

“母后不必再说了,我会斟酌着册封辅儿他们,但是只要父皇在一天,我就不会继承帝位的。”

“彊儿,你父皇已经不能在理朝政,你又何必执着于这种形式,你如果不继承帝位,却封了个诸侯王,这只能让国家动荡难安,与百姓又有什么好处?”

“母后,这是我唯一能为父皇做的事情了,请您成全我吧”

刘彊低着头,但是郭氏却能猜到他的表情一定是痛苦难当。这么多年了,郭氏始终都没有办法消除刘彊对他父亲的愧疚。

“彊儿”

“母后尽管放心,我不会让弟弟们乱了朝政的。”

刘彊心意已决,郭氏再坚持也没有用。她只能盼着梁萧能有个像样的办法,能够稳住那些狼子野心的皇子们。

没过几天,果然朝廷的旨意下来了,刘秀除了太子之外的十个儿子,都被封了王。封地大小不一,环境也有好有坏,但是大体上都还算是公允。

旨意一下,他们就要限期离开京城。郭氏特意下旨留下了刘辅和刘庄,其他人没什么可说的,都带着自己的母亲和妹妹遵旨离京。

许氏自然是跟着刘英去做王太后的,这洛阳宫她虽然不待见,但是也生活了十几年,还有那个一起患过难的皇后,心里多少有点舍不得。她特地起了大早到长秋宫跟郭氏辞行,“这一别,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相见了。”

郭氏笑着说道,“你从此以后就自由了,在我这个不得自由的人面前又何必这样?”

“我是正经的感伤,娘娘反倒取笑起来了。”

“你要想回来看看,还不是随时都可以,何必感伤。”

多年的朋友了,一旦分别,郭氏也不可能不感伤,只不过她习惯了分离。“齐地虽然富庶,但是总会有些不能如意的地方,我给准备了些东西,你一起带走吧。”

“多谢娘娘。等一下我还要带英儿去拜祭他的亲娘,车架要绕一段路,娘娘派个人跟殿下说一声吧,不要起什么误会才好。”

“你放心吧,我会的。只是你真的要告诉他实情吗?”不跳字。

“他有权利知道真相,再说蔚然也等得太久了。”

许蔚然,十八年了如果不是跟许柔然长得一模一样,郭氏恐怕记不起那个人的样子。而这宫里来来去去的人,有多少她已经记不得的。她看着皇子们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京城,想起来早就离开的沈风,“雁南,沈风离开已经快两年了吧?不少字”

“是的,就快两年了。”提起沈风,雁南有些怅然。

“你去找他吧,我相信你能找得到他。”

“可是娘娘你呢?”

“现在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你只管去找沈风吧。”

雁南走了,郭氏心中有些失落,但是每每在她失落的时候,刘辅就会出现。“母后,你就只留下我跟庄儿,只怕不太好吧。”

郭氏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当年她一死,她的儿子也是一样被赶去了封地,而阴丽华的儿子就可以在京城享受特权。现在风水转了,她又何必委屈自己跟儿子两地分隔。

“他们都是带着母妃走的,难道你让母后跟你一起去封地吗?”不跳字。

刘辅吐了吐舌头,“这我倒没想过啊。”

“母后不要理他,他是京城玩腻了,想要换个地方玩罢了。”

“庄儿你又出卖我”

这就是郭圣通梦迷以求的日子,不用担心什么,也不用害怕被谁算计。儿子们可以承欢膝下,不用互相猜忌。

建武二十八年,刘彊带着刘秀封禅泰山,无论他怎样恳求,郭氏就是不肯随同前往。梁萧似有所悟,也不肯离去。

“泰山封禅,这辈子也只能遇上这么一次,你怎么不去?”

“太子现在成熟稳重,并不是处处都需要我。你既然不去,那我就陪着你好了。”

天气晴好的一个午后,郭氏跟梁萧边下棋边闲聊,这是两人难得的惬意时光,却不料竟是郭氏最后一次跟梁萧下棋。当晚,皇后头昏无力,似有风疾,太医们还没等用药,情况就迅速的恶化了。梁萧进宫来的时候,郭氏已经不是很清醒了。

“我知道这就是命,你不用难过。”郭氏好容易说了这一句,还得停下来攒半天的力气。“让他们三个也不用难过,生死自有归处。我于国家没有大功,死后也不用劳师动众。不必奢侈陪葬,也不必大兴土木。陛下百年之后,更不必移棺合葬。”

郭氏说完像是耗尽了力气,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了。

过了许久,梁萧以为可能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的时候,她却突然又说道,“我这一辈子,就连刘秀都不曾亏欠,却独亏欠了你,要是有来世,我一定还。”

“你一定要还的。”梁萧流着泪,低沉的说道。

刘彊弟兄三人听说皇后病重,马不停蹄的赶回了京城。但是等待他们的,就只有郭氏简短的遗旨。

光武皇后郭圣通的葬礼庄严隆重,祭文上刘彊几乎用尽了所有的赞美之词,兄弟几个堪堪哭死过去。而有一个人,却悲痛得没有一滴眼泪。

“殿下,起风了,回去吧。”

“太傅,你真的决定不回去了吗?”不跳字。

“你现在其实并不需要我了,而她一个人太孤单了。”

“太傅”

“殿下回去吧。”

梁萧在郭氏的陵园附近建了一座草屋,每天都到他的坟前喃喃自语,说的最多的就是,“你一定要还的。”

刘彊有时间就会来看他,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看待他们的感情。就这样又过了四年,建武三十三年二月,也就是原本的中元二年二月,刘秀病逝。

缠绵病榻十六年的刘秀,几乎是在众人的期盼中走完了他的人生。还没等葬礼开始,朝中大臣就已在敦促太子立刻即位。

太子于先帝的灵前即位,本来就是礼制所载。但是刘彊却一直都在推拒,重臣百般不解,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怀疑自己还有没有资格继承那个位置。

“你就是用这个毒死我的父皇的?”刘彊拿着一小包粉末状的东西,绝望的注视着贾媛。

“殿下,臣妾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呀?”

“我不想听你狡辩,我只是想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贾媛自知无法继续蒙骗太子,坦然说道,“父皇他占着那个位置太久了,太子登基才是众望所归。”

“是你想当皇后才对吧?不少字”

“我想当皇后有什么错,我当了将近十五年的太子妃了”

刘彊心中惨然,“好,那你不用当太子妃了。”

“殿下,父皇他瘫痪十六年了你真的就一点都不念及夫妻之情吗?”不跳字。

“你放心,我不会把你怎样的。你是我的妻子,你做错的事情都应该由我来承担。”

贾媛还以为刘彊已经想通,她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搬进长秋宫了。但是她没想到的是,还没到半个时辰,太子就服毒自尽了。

太子自尽之前留有遗诏,直言自己无功于社稷,反而不能善尽人子之责任,无颜继承先帝之功绩,命皇五子刘庄继承大统。

京中顿时风云突变,就连刘庄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在一片质疑声中,在刘辅的帮助下,刘庄继承了帝位。

“你打算怎么处置贾媛?”

“大皇兄用命保着她,我也不会杀她。我在南宫修了一处宫殿,颐养天年吧。”

刘辅若有所思的说道,“那我也该去封地了,你多保重。”

“你就不能留在京城吗?”不跳字。

“我留下总是祸事,太子的选择是没有错的,你比我更适合当皇帝。母后那里你要常去看看,还有梁太傅,太子的事情对他打击很大。”

“你放心。”

“多保重。”

刘辅走的时候,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这雨从天上一直流到了两个人的心里。刘辅心中默默的想着,最好不要再见了。刘庄也是一样,再见只怕物是人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