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结局
作者:凤九歌 更新:2018-06-19

“明润!”风允涵咬牙切齿的喊道,由于气息不稳,又吐了一口血,“允澄不会放过你的!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明后居高临下的看着风允涵,带着几分嘲弄的劝道,“允涵,你如果再说话,恐怕会先咳血而死的。年纪这么大了,脾气也该改改了。”明后说完望了望天际,又提醒道,“至于允澄,应该中毒疗伤去了,不过他千万别吃什么药才好,不然毒发的更快。”

穆晓菲万万没有想到明后如此阴毒,心中虽有不甘但又回天无力,她倒是无所畏惧可一想到与此事毫无关系的林乐岚、沈昊远,竟然要无辜受到牵连,穆晓菲只得低声下气的哀求道,“恳请皇后放过我的师父、师叔,他们都是无辜的。”

明后诧异的盯着穆晓菲,“自身性命都不保,还担心别人。你真是太善良了,不像你母亲也不像你父亲。不过……算了……”

穆晓菲不明白明后话里的意思,她的头晕晕沉沉眼前一片模糊,又要死了吗?她似乎看到了一束光自远方而来,牵引着自己走向新生。新生?如果新生还会遇到玉衡、沈昊远、陈寅等等自己此生重要的人吗?

穆晓菲恢复意识的时候,发觉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四周的摆设古色古香,难道又重生在古代?穆晓菲挣扎着要起身,忽然传来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醒了?”

穆晓菲难以置信的顺着声音望去,下意识的开口道,“明后?”

“怎么?很意外是吧?”

“这是哪里?他们怎么样了?”穆晓菲慌张的问道。

“他们目前没事。”明后淡然的回道。

“你究竟想怎么样?”不是说要送我们上路吗?难道发生了什么意外没有杀我们?既然这样,为什么明后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和我谈话?明后究竟有什么打算?穆晓菲思前想后仍然搞不懂明后的意图。

“你知道你和本宫的关系吗?”

“我和你的关系?”穆晓菲困惑了,难道自己和明后之间还有什么秘密不成?“你到底想说什么?”

“本宫是你的亲叔叔。”

“什么!怎么可能!”穆晓菲立即警觉起来,难道明后又有什么阴谋不成?之前不是骗自己他是自己的父亲么。

穆晓菲的诧异明后并不意外。他耐心的诉说道,“你父亲本不姓风,他本姓明,而且还是明家直系的公子。他的原名叫明涵、你叔叔叫明澄。”

“不可能!他不是恨明家吗?怎么可能会是明家的人。难道……”穆晓菲忽然想到,难道正因为父亲和叔叔是明家的人,却遭到家族的背叛,所以才……那自己和明歌岂不是表姐弟?

“本宫与允涵、允澄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家父体弱多病,父亲生下本宫之后便再不能生育。明家直系这一代只母亲一人,眼见后继无人。祖父便安排为母亲再娶了风氏,风氏知书达理深得祖父的喜爱,可母亲与父亲夫妻情深。母亲不愿与风氏行夫妻之事,却不想祖父以死相逼,无奈母亲与风氏就有了夫妻之实,不久允涵、允澄便出生了。他们两人出生不久,祖父便去世了。少了祖父庇护,母亲自然不会再关心风氏,再加上为家族的事情奔波,母亲对他们兄弟二人的关怀更少。后来,风氏过世,他们兄弟也逃出了明家。如果你不信可以问问允澄。他应该会告诉你的。”

穆晓菲虽然有些疑惑,但不明白为什么明后会提到这件事,“你到底想说什么?”

“本宫并没有害你的意思。而且本宫确实想扶你上位。只有你当上了皇帝才能保全住明家,明家百年基业,不能就这么毁了。”一提到明家,明后言语中是掩饰不住的疲惫。“皇上已经动了对明家的杀心,甚至不惜杀害自己的亲骨肉。”

穆晓菲一惊诧异道。“你是说五皇女?她不是遇海难了吗?”

“海难?”直到这时明后的脸上才露出痛苦和伤痛的神情,“昭儿是被皇上害死的。被皇上秘密下诏除掉的!本宫到现在都不愿相信这个事实。昭儿是她的亲骨肉啊!即便他恨明家,可昭儿是无辜的啊!”明后哀痛至极的神情让穆晓菲难以怀疑他的话,都说天家无情,因为怕明家得势,所以才不得不杀掉自己的亲女儿吗?可就算是这样,皇上的心该多狠?

“既然皇上不希望明家得势,本宫偏偏要让流着明家血液的人继承大统。而且,本宫还要告诉皇上,她最最心爱的男人也是明家的人。”穆晓菲暗想道,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对皇上来讲,无疑是个莫大的讽刺。以皇上如今的身体,她能承受住这样的打击吗?

“我怎么做能够放了他们?”上一辈的恩怨穆晓菲暂时不想理会,她现在更关心沈昊远他们的安危。

“只要你继承大统成了皇帝,自然能够做你想做的。”

“你真的要我继承皇位?”穆晓菲觉得明后为了报复皇上,已经有些病态了。

“当然,圣旨马上就来了。”明后说的没错,传昭的圣旨真的来了,当穆晓菲顺从的跪在大殿上接旨的时候,她觉得这一切就好象是一场闹剧,荒诞、离奇、不可思议。

“朕御体每况愈下,乃知天命将尽,然祖宗千秋功业不可后继无人,遂禅位于四皇女涵王承晓,四皇女恭孝贤德,克己受礼必定能安定天下承载祖宗基业。钦此。”

穆晓菲就这样继承了皇位,满朝文武虽然惊讶却并不意外,皇上对于涵王的偏心朝中的老臣心知肚明,只不过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皇上这么快就禅位了。然而让穆晓菲意想不到的是,明后竟然以她的名义下旨,以谋反的罪名赐大皇女瑾王、二皇女诚王白绫自尽。当穆晓菲去找明后理论的时候,明后只是品着茶看都未看她,一瞬间穆晓菲明白了,自己看似尊崇其实不过是明后的傀儡,明后赢了,他赢在掌握了自己的心,自己但凡有一丝狠心都不会被明后玩弄于鼓掌中,自己的确太善良了。

德昌十九年十一月,新帝继位改年号明朔。

明朔元年一月,三皇女睿王病逝于王府。

明朔元年二月太上皇薨,葬于乾陵。

明朔元年三月,太后病逝,谥号孝敏仪皇后,独葬于君卿陵之泰陵。

“晓菲,为什么不将先皇和明后合葬,而将明后独葬于泰陵呢?”沈昊远听说了朝臣的非议,忍不住询问。

“当年明后服毒自尽,临终之时梳着未婚的发髻,穿着淡雅的蓝色长衫,应该是他未进宫的打扮。我想,明后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还是怀念少年时的光阴,先皇已经伤透了他的心。所以,我想明后还是不愿与先皇合葬在一处的。后来,我向叔叔证实,明后说的是真的,爹真的是明家的人。至于明后,我不知道该可怜他还是该怨他,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明家。明家真正的实力真的是你、我所无法想象的,百年家业,三代重臣,难怪先帝不惜一切要除掉明家,不过,明家真正的秘密都随着明后亡故而烟消云散了。”

“那鹿亭侯呢?”

“鹿亭侯并不是明家直系,只不过是抱养的旁系,不过除了你、我再无其他人知道了。”

“晓菲,你畅游天下的梦想恐怕难以实现了。”

“世事无常。就像现在,我从来没想过可以君临天下,然而命运弄人,世事难料。人生或许正是如此……”

全文完。

PS:

九歌的处女作终于迎来了大结局。文笔稚嫩、结构平淡无奇、人物呆板是九歌对自己处女作的评价,因此九歌也一度有弃文的打算,但是看到每天都有人订阅九歌的文章,九歌还是坚持将全文写完,答谢大家对九歌的支持,九歌也深知坑文害死人。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九歌的支持,这成为九歌不断码字的动力,九歌鞠躬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