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章
作者:恋竹小妖 更新:2018-06-20

君凌瑄扭头看着君凌寒,满脑子问号,这是要干什么,好端端的来什么珠宝店,她又不喜欢戴这些东西。天知道君凌瑄对银器过敏呢,要不是这次来看君凌寒,怕抹了他的面子,她才不会受这种罪。

“咳,咳,”君凌寒不自在的咳嗽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他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女朋友呢,当他好不容易想要送东西的喜欢,人家别说满脸欢喜了,瞧那一脸疑惑的样子,真是恨的他手痒痒。还好他知道这是女朋友而不是手下,生生忍住了。

“把你们这里最好的戒指拿出来。”开始他还真没有想到送什么好,转眼看见君凌瑄空空的手指,才想起来自己真是太粗心,戒指都没有买。虽然没有订婚,但是起码的情侣戒指要买一个吧。要是他不套牢她,万一那个拿个不长眼的跟他抢人,他还要出手不是。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他才懒得做。

营业员微微愣神,好在她是经历过培训的,只一下就换成了职业的微笑。本来呢,她看着进门的两人衣着不显,心里就做好了只看不买的打算。谁知道眼前这位先生根本看不上柜台里面摆放的那些,这说明什么。不是这位不识货,就是人家看不上眼。以她的职业眼光来看,显然是后者了。

要知道摆放出来的就价值不菲了,没有摆放专门供给大客户的价值可想而知。想到这里她脸上职业的微笑也就真诚了三分,如果卖出去的话,她这个月的提成可是不少呢。

君凌瑄可不管营业员如何想,她拉着君凌寒走到一边,低声说道:“喂,你搞什么?”刚刚她只是随意的瞄了一眼,就被价码后面的几个零晃晕了。虽说她现在不是差钱的主,但是也经不起这样挥霍啊,有那个钱,还不如让她吃几顿好吃的。

“我说你怎么那么笨啊,这么明显的事情都没看出来?”还是忍不住在她的头上敲了一下啊,君凌寒恨恨的说着,“哎,咱俩现在什么关系?你还问什么意思,真是被你气死了。”

“不要敲了,本来不笨的人都要被你敲成笨蛋了。我是说有必要买戒指吗,又不是结婚。”最后一句,君凌瑄说的很小声,可还是被君凌寒听到了,后者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这个死丫头怎么不开窍呢,要是换成别人怕是巴不得男人买东西呢,到她这里还推三阻四的,真是让人不爽啊。君凌寒也不理她,回到柜台自顾自的挑选起来。

找个看着顺眼的戒指,拉过她的手往上面一戴,大小正合适。也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他拿出卡来随意的刷卡,走人。再不走真的要被她气死了。

人跟人真是不能比,东方瑾瑜能在女人堆里打转,而游刃有余;到了他这里,怎么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呢。好在他还是知道自己走路快的,尽管面上带着不高兴,步子却是可以放慢的。

嘴上说着没有必要,当君凌寒把戒指戴在她手上的那一刻,她还是高兴的。君凌瑄知道她可以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她发现她已经开始把眼前这个男人放在心里了。

君凌瑄也不是矫情的人,只知道让男人付出的,她小跑几步,上前主动拉住他的手。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跟男人拉手。不去看身边人的神色,君凌瑄知道她的脸一定是红了的。

握着手里的小手,他哪里还会有气,先前的一点不快也瞬间消失了。高兴的某人大手一挥,逛街吧,咱陪着。

只是,他似乎是高兴的太早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君凌瑄逛得起兴;两个小时过去了,君凌瑄兴致勃勃;三个小时过去了,君凌瑄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四个小时、五个小时,君凌寒懵了,他发现跟女人逛街真是比他跟踪目标三天还累。

她要是买东西还好啊,偏偏就是只看不买,来来回回,他都不知道这是进去的几个店了。君凌寒后悔了,可是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说话不算,说要陪着的,他也只能硬着头皮陪到底。只是在心里决定他以后打死也不陪着逛街了。

这次见面之后,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君凌寒偶尔会说一些任务期间的见闻,当然那是在不涉及隐秘的情况下。君凌瑄也会跟君凌寒说说家里的事,也会约好时间给君凌寒寄些东西过去。除了不能常常见面,两人跟别的情侣没有什么差别。

期间也发生了让君凌瑄不快的事情,那时候她倒是在心里感谢君凌寒的先见之明的。虽然是第一次种地,可君凌瑄显然是成功的,还没到秋收,她就找了厂商把地里的青玉米给卖了。由于她手里有卫生局给开出的无公害食品证明,卖出的价钱自然就高。

平常的玉米最贵不过三块一斤,她的硬生生卖到五块五,就是君三爷家也是卖到四块。其实她原是可以卖的更高的,不过是她家的路实在是不好走,她又不出路费,才会在最后定价的时候,少上一些。

就算这样也让君四爷家眼红不已。君三爷家的地虽说是上了肥料的,但是人家没有打农药是真的,就是有虫也是自家人亲手去捉的。君四爷家呢,怕麻烦,认为君凌瑄一个小孩子不懂事,地里不仅是上了化肥,还打了农药。那个时候君四爷还嘲笑君凌瑄和君三爷傻呢。

结果呢,谁傻?君三爷家的再不济也卖了四块的,君四爷家的才买了两块八,这还是人家看着君凌宣的面子给的呢。有了君凌宣家的无公害食品,人家哪里还能看得上君四爷的。再说君凌宣家十多亩地,产量少说一亩也有一千七八。别忘了还有君家小姑呢,她家也有着差不多十亩的地,再加上君三爷家的。

这样一对比,君四爷家的东西就显得可有可无了。

君凌宣和君三爷家挣了个满贯,君四爷家顿时不太平了。他们也知道为了上次的事,君凌宣对她们有了间隙,所以就打算从别的地方着手。这不,君四奶奶看着君凌宣一直是一个人就打起了主意。

要说君四奶奶人也不坏的,自然不会干什么卖人的勾当,她就想着君凌宣不是跟她不亲近么,只要将来嫁给自家人不就好了。就准备去娘家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别说还真找着了。她娘家有个堂叔家里正好准备给儿子找对象。人家一听说君凌宣种地有一手当下也就乐意了。

事情坏就坏在这里,娘家人以为是君家对他儿子有意思,才找的人说亲,根本不知道君凌宣压根没听说这事。知道人家姑娘是个好的,他能不着急,就怕被谁抢了先。等君四奶奶一会去,他跟家里人一合计,得,还是先去定下来再说吧。

堂叔觉得吧,君四奶奶虽然是他们家的,断不会害他们,也保不齐夸大事实啊。他就带着儿子和小定的聘礼去了莫家村。堂叔想好了,如果孩子真的就是那么好,他就立刻下定,如果不是,他就当是去走了趟亲戚。

去了莫家村,还不用他问什么,就听见村口有人说君家的孩子怎样,君家这一次挣了多少多少钱。他哪里还有不满意的,当下就去了君四爷家准备让他们带着去下定。也巧,君凌宣刚好要出门,就被堵在门口了。

堂叔看了君凌宣很满意,在村子里,君凌宣绝对是一枝花啊。当下也不等君四爷开口,就表达了自家的意思。他想着君四爷是长辈,听说这个姑娘还是读过大学的,有学问,有见识,也没有不好意思。

君凌宣看着是不认识的人,也就没有让他们进门,她想着要是进去谁知道第二天君四爷家又要传出点什么。现在她倒是后悔没有让他们进去了,瞧瞧他们说的都是什么事。别说她已经决定跟君凌寒好好过日子了,就算没有君凌寒,她也不会上赶着去嫁给谁。

因为是在门口,很多人都看见了,君凌宣被君四爷的自作主张给气笑了。她也不给君四爷面子,直接跟堂叔说道:“等等,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也不想认识。但是有句话我不得不说,我想你来之前一定没有打听清楚我家跟他家的关系吧。”君凌宣指着君四爷跟堂叔说。

不等对方说什么,君凌宣接着开口,“还有,谁告诉你们我没有订婚的?看到没有,这事戒指,我想你们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好在君凌宣自从君凌寒给她戴上戒指后就没有摘下来,她举起手让来人看着。

闪耀着钻石的戒指在阳光下发着光,一看就知道是高档货。堂叔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既然订婚了,还去他家说什么,消遣人玩啊。堂叔也不是好打发的,当初就发了火。

君凌宣冷笑道:“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的儿子,哪里来的看上他了。再有莫家村不少媒人都知道我是有了人家的,你没见现在莫家村的媒人都不来我家说亲。这件事我根本就不知道,谁跟你提的,你去找谁,别再我家门口大喊。走到哪里,我也站的住理。”

说完君凌宣就走了。事后怎样解决的她并不知道,只是听奶奶说君四奶奶跟娘家闹翻了,让大家看了好一阵笑话。

君凌宣也不去在意,既然说出了君凌宣已经许了人家,君奶奶打算让君凌寒抽个空回来,也算是正式的见面,省的在惹出这样的麻烦来。

君凌宣好说,只是君凌寒一直没有时间,事情也就拖着。她只是让奶奶去姑姑家说上几声,想给亲戚家啊透个信,只说等忙完了就让大家见见。

这也不是托词,君凌寒忙的三天两头往外跑,君凌宣也没有闲着。玉米卖出个好价钱,她又打起了大棚菜的注意。她可是知道大棚挣钱可比玉米多,空间里又能结出种子,这又是无本的买卖。

玉米卖了十多万,加上卖鸡蛋、空间菜的钱,她手里能凑出而是多万,弄个简单的大棚还是够的。实在不够,还有君凌寒给她的银行卡,只是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想用的。

君凌寒倒是乖觉,两人正式确立关系后,他就把工资卡、银行卡等手里的卡全给了君凌宣。给的时候那叫一个痛快,没有一丝的犹豫,倒是让君凌宣不好意思起来。

以前君三爷和君家小姑做事都是跟着君书平在走,没有犹豫,他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现在君三爷和君家小姑是跟着君凌宣再走,她怎么弄,他们也学着。君凌宣想要弄大棚,他们也跟着凑钱侍弄。

反正他们只是出钱盖好大棚就行,种什么菜,买什么菜种不需要他们操心。有钱好办事,等他们弄好了,也到了十月秋收的季节了,他们倒也没有耽搁多长时间。

本来呢,看到君三爷家热热闹闹的样子,君书祥是羡慕的,可他在父亲做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实在是拉不下脸跟君书平说话。当初要是他不听从父亲的话,今年挣到打钱的也有他一份,他的心里多少有点怨气。

大棚弄好啦,君凌宣当起了甩手掌柜,把事情交给君书平打理去了。上次吃了路的亏,这次她可不想在栽在这上面,再说以后她家要是想发,路面还是要修的。

修路,君凌宣没钱,莫家村的人也不会为了她出钱,即使最后大家都受益,人家还是会觉得吃亏。没办法,君凌宣只能另想招数。

君凌宣记得君凌寒说过,他亲生父母家好像是大家族来着,有钱有势,要不要找他帮忙?可是君凌宣也知道君凌寒跟父亲一家不和,从来都不去他家,也没用过他家的一点资源。母亲一家呢,毕竟人家是有亲孙子的,舅舅再亲也不会让他分享属于儿子的东西。

唉,没钱没势就是麻烦啊,一点事都弄不好。想着君凌寒自己的地位好像也不低啊,不知道能不能帮忙?最后君凌宣还是把这事给君凌寒说了。

“就这点事?行了,你就别管了,不会花你一分钱的。”真是个小财迷精,君凌寒挂上电话摇头失效。修路不是什么大事,君凌寒给外公打了一个电话就搞定了。真的不用话君凌宣一分钱,而且效率高、质量好。

没等君凌宣第一批菜上市,路的问题就被解决了。莫家村的人也知道君凌宣有个神秘、强大的未婚夫了。莫家村的人谁也没有见过君凌宣的未婚夫,能不神秘么。人家动动嘴,多年的老土路就解决了,能不强大,至少比他们这些老农民强大吧。

知道君凌宣有靠山了,莫家村的人开始有意无意的询问君凌宣大棚的事。本来路不好的时候,他们谁也不敢种大棚,不然菜运不出去都烂在地里了。现在路解决了,君凌宣似乎还有好的销售路子。谁不想发财啊,他们自然也心急啊。

君凌宣也没有藏私,很大方的表达了,谁家想种菜的话她可以帮忙联系买家,但是最后能不能成就看他们怎么谈了,她不管。君凌宣不是什么好人,能给免费提供买家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也不会说包揽他们的菜,保他们赚钱。

就在莫家村的人积极的想要盖大棚的时候,君凌宣又打起了开店的主意。她想过来,一旦莫家村的人都种了菜,肯定是有赚有赔,她家也是会受到影响的,不如去市里富人区开个小店。自己卖总比别人卖挣钱多,来钱快。

君凌宣的提议一出来,君三爷和君家小姑都满意了。这两年跟着君凌宣他们确实赚了不少,一点也不必来回跑的君家大姑差。君家小姑都想着是不是要在镇上盖一座二层小楼了,不仅如此,她还把婆婆家的五亩地要了过来种,家里的收益比君书贵和君三爷两家都多。

本来呢,君三爷是看不上掏大粪的活,可是一比较两家的收益,他的心就开始疼了。人家年轻人都不在意脏、累,他一个老头子在意什么,也厚着脸皮跟君小姑父掏大粪去了。

想着家里存折上面涨的数字,君三爷看着臭烘烘的大粪也觉得可爱了。君家在他这一辈有四个人,君凌宣的爷爷是大哥,他是老三,还有一个二姐和老四。四家人里,君老大和君老三过的最不好,二姐家最富裕,每次过年走亲戚,君三爷都觉得二姐家的人不屑的眼神。

君三爷说那是瞧不起的眼神,他也不想每次去都灰溜溜的回家。想想那样的日子,君三爷的心里就难受。现在好了,君三爷每次去二姐家都故意戴上儿子从市里买来的好烟好酒,还有电视里广告上说的什么送礼好东西。

看着二姐家不自在的笑着招呼他,他就觉得解气,心想让你们瞧不起我。这会儿呢,哪怕是他在二姐的村上掏粪,二姐也不会装作看不见,还会上来说上几句话,也不嫌弃他身上脏了。为了什么,一切还不是钱闹腾的。他这两年别说借钱了,自己都攒了将近二十多万,比二姐家之多不少。

除去家里的现金,他家的房子也修了,家里什么冰箱洗衣机都是全样的,就是宣丫头用的那个什么电脑,他也让儿子买了一台回来。哪怕他不会用,也要摆在家里,他就是想让那些以前瞧不起他的人看看。

君家的人越过越红火,可是他们依然不知道君凌宣的未婚夫是谁,有的人甚至开始传言说君凌宣在外面给人家做小。

“宣丫,不是大姑父说,你对象到底是怎么回事?两年前大娘来说你有对象了,不让你大姑操心,我们问是谁家的孩子,大娘也不说。你看这都两年过去了,是不是让他来见见?”君家大姑父其实是想说是不是根本没有这个人,但是他看着君家全新的面貌也不敢说出口。

以前他是觉得君家这个穷亲戚不好,让他出去说很没有面子,现在人家有钱了。他也打听了,知道人家现在不叫种地,叫什么生态农业,是很有面子的事。他哪里还敢甩脸子,说话也小心很多,就想着哪天也跟着沾沾光呢。

“大姑父,不是我们瞒着您,是他的身份特殊,而且他是真的很忙,我都很少能见到他呢。不过,他也说了今年过年一定来,到时候您就知道了。”君凌宣也很无奈,村里的传言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她也有她的想法。

君凌寒不管怎么说都是被君大奶奶养过十几年的,君大奶奶不再了,可是君家那个大娘可不是好相处的。这两年她可是没少上她家里打秋风,还有君大娘家的那个女儿,更是刻薄的很。

她可以预料到,一旦他们知道人是君凌寒,她家的日子就别想好过。再有万一知道君凌寒现在有着不错的地位,她敢保证,她们一定会去闹事不可。只是有些事该知道的早晚要知道,君凌宣早就跟君凌寒商量好今年过年摊牌的。

大年初二,君凌寒穿着一身绿色的军装出现在君家的小院。看到来人,君家的亲戚们傻眼了,他们想过无数种可能这一种却是没有想过的。

“爷爷、奶奶、叔叔、姑姑、姑父,过年好。”君凌寒进屋先给几个认识的长辈拜年,然后坐在沙发上等着他们问话。

“咳,那个,他就是我的对象,君凌寒。”君凌宣不好意思的说道,不管是相处几年,跟人家介绍说是对象,她还是会不自在。

接下来君凌宣解释了为什么不告诉他们的原因。君家的亲戚一听说人家是军官,也就不再追问了,电视不常说国家机密么,人家不能说也是机密吧。谁也没有为难,大家很和谐的吃了一顿饭,算是彻底认可这小两口。

君凌寒这次请了几天的假,他也就顺势在君凌宣家住了下来。君凌寒来了,君家大娘自然也知道了,她倒是想来闹上几场,可是看着君凌寒沉者的脸,再看看他一身军装,她还真没有这个胆子。

君大娘不敢不代表所有人都不敢,世上还是有没脑子的人的。君凌寒在的时候他们不敢闹腾,等你君凌寒走了,君凌宣的生活就可想而知了。

这种情况一直到君凌宣结婚,君凌寒回到莫家村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