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了生了
作者:落夕、 更新:2018-05-26

就这样,白若修跟林黛蓉又好上了。。。

一个月后。

“王妃,外面有人找您。”下人匆匆的跑过来。

洛儿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下人,思量了两秒。“有请把。”近来一个月她都过的很幸福安逸。风辰慎日日夜夜的陪伴,蔫雪跟林黛蓉的串门。她一点都不寂寞呢。

自从那一战舞之后,林黛蓉就对她好的不得了。

自那天后,林黛蓉跟白若修把话说开,两个人就正式在一起了。白若修也跟林黛蓉许诺,等她爹一回来,他就下聘礼,去她家府上提亲。八抬大轿把她娶进门。

这么想过来,府上的人都跟他们很熟了,不知道是谁来找她。

洛儿整了整妆容,便走向大厅。

却在看到那熟悉的背影的时候,愣了一下。

许久没有反应过来。

倒是面对着她的男子转过身来,然后对她笑了一下。

“洛儿,好久不见。”是啊,好久不见。都已经两年了。

洛儿看着亦月澈,说不出的感觉。

“嗯,怎么想起来现在找我了。”洛儿一同坐下问他。

亦月澈的面容艰难的笑了笑,一切都在变。一切都以他不曾预料到的发展。

“我,成亲了。”亦月澈不看她,淡淡的说。

“是嘛。新娘子是个怎么样的人。”洛儿突然释怀了,说话声音也大了起来。倒没有顾虑亦月澈。

亦月澈眼神黯了黯,她始终没有爱过自己。。

“是一名宫女。。”只因两年前的突发事故,他来不及跟她道别,如若知道她出了那样的事,他哪怕抢,也要把她抢回彩月国。

可是,一切的一切他都预料不到。

洛儿眼神亮了亮。“灰姑娘?”第一反应,当然是童话里的王子与灰姑娘。

她越听越兴奋,似乎忘了发生过的一切。

“-----。”两年前,他知道她出事之后,几乎咆哮着要杀入王府,差点激动得挥赤彩月国军队直接进攻风辰国。

可周围的人都在阻挠他。

是,他又怎能为了她的死牵扯进更多的无辜生命呢。

心灰意冷的回到彩月国,夜夜笙歌,午午酒梦。

就在他伤心欲绝的时候,贴身宫女在服侍他的时候,被错当成了她。发生了关系。

尤其清楚,第二天醒来时,看见自己身旁赤裸身体的女子时,他吓了一跳。在看见床上那抹嫣红时,他知道自己闯祸了。

本来他的母后将这名宫女一勾引太子的名义暴毙。但她有什么过错,她只是尽自己的职责而已。

错的是他,一直是他。

所以他心软了,绝望了。

不顾宫廷的反对,要立那名贴身宫女为皇妃。

反正不爱,名分又有什么意义呢。

如今,那名宫女以诞下皇子,地位稳固。而他心里早已空洞不已。

洛儿看他一副发呆的样子,就觉得有点闷闷。

“那你有孩子了嘛。”洛儿问。

“……有。”

“真好。”她连孩子都没有机会有。

两个人一下子安静下来。

“洛儿。。”亦月澈抬头看着她,深情款款。

洛儿看着他。

“你喜欢过我吗。”亦月澈问她。

喜欢过吗。什么是喜欢呢?她想。

“喜不喜欢,我们都有了自己的结局了,不是嘛。况且,我现在过的很快乐。”

亦月澈双手垂下,心如死灰。

“两年前的事,你知道吧。”洛儿继续说。

亦月澈看着她。

“我跳下去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肚子里还有个生命。”说道这里,她停顿了一下。右手情不自禁的摸上自己的小腹。“就这样,我断送了他的生命。我连他是男孩是女孩都不知道。”她的声音越来越细。越来越颤抖。

亦月澈不知道她有孩子的事。无疑不觉得雪上添霜。

“我醒来的时候,我认为是他的错。我认为是他害死我的孩子的。我还想报仇。在蔫雪成亲那晚,我被苏云打晕是真,失忆却是假。为的,只是重进王府,打击苏云,报复风辰墐。可是,他对我好,却是真的。仔细想想,是我执意跳下去,他又有什么错呢。苏云恨我,我也恨她,可她也只是爱他而已。爱情这东西还真是会让人变得疯狂。。现在大家都很好,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不是嘛。我爱他。”洛儿细声细语说出心声。

亦月澈平淡的站起来。“我先回去了。”她的话说得很明白。他又何必逗留呢。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洛尔没有理睬他。

依旧坐在那里。

不知什么时候,他站到了她身旁。

洛儿脸色一白。

他……都听见了?

PS:亲啊,我回来了。结局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