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番外:公主出嫁纪事
作者:月亮糕 更新:2018-06-19

糖糖刚一进殿内,一种沁脾的清香就扑面而来.瓶中供养的桃花正喷艳吐芳,欣荣地开放,一朵朵嫩发的花儿衬着碧青的叶子,不负天香的之名.

身为宝隆皇帝的长女,皇帝的愿望是女儿能够领先潮流,做一个晚婚的领军人物,但这毕竟不是靠个人主观能力就能达成的,当知道抵挡不住蓝袅的枕边风后,皇帝的目标就转成了灌输女儿挑剔的目光.

宝隆皇帝无法昧着良心挑陈念智的剌,但让自己女儿的眼光更上一层楼的本事却是有的.

在他的慈爱的教导下,德仁公主是出了名的鸡蛋里头挑骨头的主,由于她出生时,蓝袅肚子的营养充沛,所以天生伶俐的公主,自然是男人都被她挑的头头是道.

时值春天,明丽的阳光透过窗照进含芳殿里,舒适的光线丝丝的温暖,榻上打盹的母妃,淡淡的熏香静止的帷幕几案上淡粉红玉做的兰花.柔嫩的枝叶用绿玉雕就.娇妍欲语.

蓝袅听见响动后,瞅了瞅,笑道:“你总算来了.”

糖糖嗔道:“瞧母妃说得什么话,不过好心不想打扰你午睡而己.”

一时蓝袅张罗着叫人摆上杯盘与菜肴到榻上,笑道:“为了等你,我可是连午饭都没吃.”

糖糖笑道:“这样说来,还真有我的不是!一片孝心反而坏了事.”

蓝袅执起酒壶,“今天就我们娘两喝上一壶好好乐乐.”

因见蓝袅举杯要饮,糖糖忙止道:“千万不要喝,母妃你喝醉酒的样子我实在没法受,以茶代酒好不好?”

“哼,婚事你只听你父皇,不听我的就罢了!好容易我抽空想喝一点闲酒,你也学你父皇阻拦来了,怀你那时,多少人盼着你是儿子,就我想着女儿好,女儿妙,女儿是娘的小棉袄,谁不承你大了,倒贴去你父皇那里了,我白白辛苦了十个月.”就一杯酒的小事蓝袅喷了一筐的牢骚.

“就母妃嘴上说得好,心里却巴不得把我嫁出去,好省心!”

论这个利舌,糖糖也不遑多让.

“关于这个”

蓝袅看了看四周没有可疑人物后凑近糖糖身边小声嘀咕道

“好歹你也在打理天然居,竟然不明白利中的道理,现在本朝的男人怎么样,文的酸,武的粗,满嘴的女子与小人难养,虽然你顶着公主的名头,但一样是女人啊!嫁给这种沙猪你不得委屈死啊!”

糖糖想想,有点道理.

“再说家里的风气也很重要,看见没陈大人是一心为公,而且又怕老婆的很,从不出风流韵事,这就叫良好的基因.”

“基因?”

“不明白,就是盖房子不得起个头嘛!像陈家,当家作主的都是陈夫人,这头起了,以后还得全听你的.”

“但我是公主哇!嫁过去,别人一样听我的.”

“切,你那叫肤浅,嫁给那种满嘴的女子与小人难养的臭男人,只能得到表面尊重,晓得不.”

趁糖糖深思的时候,蓝袅自己喝了一杯酒接着道“再看看陈念智,虽然年纪大点,但稳重温和,就你打理天然居的事,如果嫁别家,那些臭男人肯定借着怕你辛苦的堂皇借口,一天到晚要你出手去,就算你能坚定,但也会被他的口水涝死,但是陈念智就不会,因为他妈做主惯了,基于家里尊重女人的习性,他肯定由你爱怎么弄就怎么搞,绝不会干涉.”

糖糖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几番欲言又止,却不知该从何问起,她就不想这么早嫁.但是她发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就是母妃趁她不留意的时候,已经喝完了一盅酒,眼神开始迷离.

“头昏哦!!”蓝袅站起来踉跄着拂开了自己女儿的手“我自己躺一躺,你在旁边陪陪我.”

宫人闻言,放下帷幕,任由德仁公主在一边伺候.

等人一走光,蓝袅咕噜一声爬起来,抓住她的话连忙道“去,前面柜子的第三个的格子里找出两套衣服,换上后,我带你去陈家看看.”

这不合规矩啊!糖糖眉头一皱,未成亲的男女即使是隔着帘子看也已是违制.

“规矩?哼!规矩那就是用来破的!”有规矩还会有你吗?!

糖糖无奈的摇摇头,换好衣服后,随母妃从后窗爬了出去.

蓝袅是不打无把握的仗,此次毕竟是正式两位亲家历史性的会晤时刻,所以她早早预习了陈夫人的致命德性和自己女儿的弱点.

啊!乖女婿,你是逃不了我的掌心啦!!!何况你与那猴子也差远了.

陈府.陈夫人打开门的时候看见蓝袅出现在自己门前.

“啊呀!!!贵客,稀客,娇客哟!”

第一句话,是对蓝袅说的.第二句话是陈夫人仔细打量了一下糖糖补充的.

这女孩谁啊!那么小,看起来又有点高傲.

“阿姨好!”

唔!有礼貌,就是身板单薄了点.

蓝袅及时的转移了她的眼光“这是我女儿,也是现在天然居的老板!”

陈夫人听了,眼前马上出现了鲍参翅肚加大闸蟹.

是滴!之前蓝袅是送了钱过来,但家里的老头子爱干好事,全拿去接济人了.

不瞒人说,陈夫人现在想吃肉,都想得双眼发出绿光了.

她喜得拉着糖糖的手道“我的神仙哎!生得这般好模样,又这么能干,钟夫人,你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才修来的女儿啊!”

能干,居然有人说她能干,糖糖听出兴趣来了,但面上还是淡淡的在装样.

身后,揉着眼睛出来的陈念智问道“娘,谁来了!”

“智哥哥!”糖糖看见陈念智忙问候.

“糖糖公!哎呀!小祖宗你站在门口干什么,快进来,仔细让风吹了.”

稳重果然连带上体贴.不像以前给她挑骨头的毛头小伙,只会陪着她一起吹风,顺带她还得赔上医药费.

蓝袅随他们进了屋,道“念智好像年纪不小了,干吗还不娶亲!”

陈夫人一听忙压下近水楼台先敲诈的念头回道“急啥!我想找个能管得住他的女孩!”

“怎么个管法!?”

“他皮痒敢揍他,花钱多了能骂他,他风流了能把他扔出屋去的管法!”

知己!母妃的眼光果然处在尖端.

兴奋的糖糖开始思量要怎么样下手呢才够完美呢!

蓝袅暗中扯了一下她的手道“陈夫人,近来清减了!”

天天青菜豆腐,咸鱼白菜的,能不清,能不减吗?!

陈夫人拉下了脸“没法啊!老头子在积福,我再怎么着也得支持他.”最少在外人面前不能拆他的台.

这个婆婆市侩得来又不失高尚,好有趣哦!

不等蓝袅暗示!糖糖已经抢先道“近来天然居出了新品,我正想找个有名望又能压住台的夫人去尝尝味道,不知道陈夫人有没有这个兴趣!”

这妞开始上道了.

陈夫人越看越喜欢“好倒是好,就怕老头不同意.”

“敢不同意,我去揪他胡子.”话说到这,糖糖觉得有点造次,不由吐了一下舌头.

不料陈夫人哈哈大笑道“好啊!顺便把我那份也揪上.”

一边的陈念智父子同心,不由道“娘!”

陈夫人忙喝他道“我们女人说话,你插什么嘴!难得我见到阿糖又欢喜又投缘,少不得舍个老脸粘一下她.”

“早就听闻陈大人是个清官,家里连个下人都用不上,这样吧!阿姨,这陈府的一日三餐,就由天然居包了如何?!”糖糖打铁趁热上.

陈念智一听忙推辞道“不要了,这样对你的名声不太好.”

陈夫人脸上才笑开的花又谢了下去.

好戏开始了,蓝袅款款道:“可是如果糖糖以后嫁人了,就更没机会了.”

大大咧咧的陈夫人是个行动派,她马上把陈念智推出去道“快去宫门等你父亲,叫他下朝后不要回家,直接找皇上提亲!”

陈念智的脸都成了猪肝色“娘!人家还没同意呢.”

“所以叫你早点去排队啊!”

看着完全被美食迷惑的陈夫人,蓝袅轻吐了口气.

幸好没失败不然就没脸在女儿面前混了.

而某些东西,一旦被执着的陈夫人看中了,后续就滚滚而来;于是,惧内的陈大人、孝顺的陈念智、有心的皇贵妃+暗中行动的公主跟宝隆皇帝开始了战斗.

最终,宝隆皇帝不得不感叹着一番教育付之东流.

而嫁了人的德仁公主,在陈夫人的帮助下,不但实现了天然居的利润翻了几翻,而且还成功坐上了陈家的第二把宝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