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南柯一梦
作者:火焰淡黄 更新:2018-06-20

嗷,听说有一个完本满意度的投票,打滚求订阅的童鞋们记得投一票哦~

ps等我点了完本申请,估计周一能请编编帮忙确认下来啦~

******

“哈哈哈……”

在寂静的深夜,这般‘阴’凉狠戾的‘奸’诈‘混’合着得意,狂傲‘混’合着恣意的大笑声,犹如平静的海面突然刮来一股狂风似的,一瞬间,海水倒灌,声势惊人。【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

“砰!”

“哐当!”

“卧槽!深更半夜不睡觉,搞‘毛’啊!”

“哪来的‘女’鬼,该回哪回哪去!”

“神经病啊!md,天天晚发狂,早该送‘精’神病院里待着了!”

……

谩骂声,叫骂声,狗吠声,‘鸡’叫声……‘混’杂在一起,犹如被呼啸的狂风给‘激’怒的海水般,以一种势不可挡之势冲顾婉婉扑面袭来。

“呵……”再次醒转过来的顾婉婉捂脸轻笑,思绪明明还沉浸在之前的那个美梦里,但,身体却被一旁那个从骨头缝里散发出一种脏臭腐烂味道的男人给搂住,紧接着而来的是一连串的诅咒叫骂声,伴随着而来的是让她痛不‘欲’生的暴力**……

等到一切再次平静下来的时候,天已‘蒙’‘蒙’亮,无数的阳光从窗户的缝隙钻了进来,映照在房内那些简陋的家具和斑驳不堪的墙壁,而顾婉婉仿佛曾经被火给灼烧,从而畏惧见到阳光的人一般,紧紧地搂着脏‘乱’的被子,缩着肩膀,躲藏在了屋内一角,任由自己的身体再次湮没在黑暗里。

阳光越发地明媚起来,哪怕顾婉婉依然藏在狭窄的角落里,却也无法掩饰那一脸的狼狈和憔悴的不像是二十出头的少‘妇’,反而给人予一种从骨头缝里都流‘露’出疲惫倦怠,早看透了世事无常的四五十岁的老人似的。令人见之心生叹息的模样。

而顾婉婉那双曾经清澈透明的漂亮凤眼里,早已变得浑浊不堪,乌黑的秀发已有大半变白,连曾经光滑幼嫩的眼角也都爬了条条皱纹。而嘴旁那深深的法令纹,和紧搂着被子而‘裸’‘露’在外面的那给人予干扁粗糙感觉的肌肤,再也不复曾响誉圈子里,被人冠以“端庄贤淑”“才貌双全”“知书达理”等赞誉的世家贵‘女’的形像!

“据知情人爆料,华国最年轻的傅将的太太。曾被冠以‘‘女’神财’称号,更被许多商场老狐狸公然在各种场合称赞的行事老道,手腕高明,绝对能成为世界排行前几富豪的许家小公主,已于昨天傍晚的时候在xx医院诞下了四胞胎……”

“……呵……”在这一刻,顾婉婉脑子里浮现出诸多念头,又在一瞬间,这些念头尽皆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深深的苦涩和发自内心深处的懊恼和痛悔。

“原来,许丽娟也和我一样……”

顾婉婉从来都不是一个蠢笨的人。否则,不可能在算计陷害了许丽娟一次又一次后,还能凭借着自己那绝对高超的手腕,和满腹无法被人窥测到的心机谋算,而将自己从那些事情里摘出来。甚至,哪怕到了最后被顾家除名,却依然得到了顾老等人暗地里的庇护。

若说,最初做这样一个和前世有关的梦境时,顾婉婉还以为自己太过怨恨许丽娟,所以。才会在熟睡之后自我编造出这样一个醒来后觉得万分荒谬的梦境来,那么,连续半个月都一直重复这样一个梦境后,再结合许丽娟这和前世今生不相同的“逆袭”之路。和原本早该死于小人之手的傅建柏如今还活蹦‘乱’跳不说,还能一气得了四个儿子的情况里,能轻易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要么,许丽娟也有着和她一样的“遇”,要么,许丽娟本人是一个重生‘女’!

若果然如此。想必,许丽娟那被众人所知的斩断对林昊苍痴恋的“大彻大悟”举动,不过是因为许丽娟已经不再是许丽娟!

这时,冷静下来的顾婉婉也不由得回忆起自己和许丽娟几次见面时,从许丽娟身流‘露’出来的那种古怪感。

当时,顾婉婉只是单纯地以为许丽娟察觉到了她对傅建柏的爱恋,所以,才会在知晓傅建柏是一个潜力股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未来投注到傅建柏身。而现在,结合这一切,她立刻明了许丽娟看向她的目光里,饱含着一种对她这个前世并没能得到傅建柏青睬,今世努力了这么久依然未能如愿以偿的世家‘女’的了然。

甚至,隐隐地,还有一种嘲讽和讥诮。

只可惜,她得到记忆的时间太晚了,否则,她又怎么可能败于许丽娟之手!

……

顾婉婉的牙齿微一用力,将自己的嘴‘唇’给咬破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不过,此刻的她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痛楚,心里眼里满满都是轻易能将她整个人湮没的痛苦和懊恼,绝望和悲伤的情绪。

只因,顾婉婉清楚地认知到,以前,有着顾家这座和许家、傅家家势相当的家族做倚靠,她都没能扳倒许丽娟,那么,如今,失去了一切倚仗,每日里过着从前根本不曾想像过的痛苦生活的她,即使有着再多的心机和谋算,哪怕拼着一死,赔自己这条贱命,也不可能对许丽娟造成任何的影响!

只因,这些年来,许丽娟明明知晓她‘私’下里蛊‘惑’旁人挑拨她和傅建柏的夫妻关系的诸多举动,却一连再地隐忍不发,不仅明晃晃地昭告世人,其实,许丽娟非常地信任傅建柏,所以才将这些事情全部‘交’由傅建柏处理,也避免了动手收拾她而带来的一系列繁琐后事,甚至,还有可能在傅建柏心里留下一道乍看细小,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不仅不会愈合,反而还会越来越深的伤口。

不得不说,哪怕是顾婉婉,在想明白了这一切后,也不得不佩服许丽娟这出“稳坐钓鱼台”之策。

而。在自己的心机手腕全部对付不了许丽娟的情况下,顾婉婉只能凭借着满腹对许丽娟的怨恨而继续活了下来——为的,不过是许丽娟不让她活下来,她偏偏要继续活下去。以便能时不时蹦出来,嗝应一下许丽娟……

心里转悠着这些念头的同时,顾婉婉嘴角也浮现一抹苦涩的笑容。事实,若可以的话,她真得不想用这样一计。奈何,除了这一计,现如今,她还真是无计可施了。

哪怕,其实,她也知道,自己这样的计策,落在许丽娟眼里,不过是茶余饭后的笑料而已,但。若不这样,她真得没办法排解那满腹的辛酸……

******

“哈哈哈……”

“许丽娟哪许丽娟,瞧瞧,你之前在我面前是多么地耀武扬威,如今,还不是得乖乖地跪在我面前求我……”

伴随着这一连串嚣张跋扈,恣意妄为的话语,下一刻,哪怕睡在‘床’却依然张牙舞爪的孙曼雪“扑通”一声,栽到了地板。

“嘶……”

痛呼一声后。孙曼雪终于清醒过来。

即使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深夜,但,孙曼雪依然在避开桌椅的情况下,为自己倒了一杯水。

滚烫的水灌入喉咙后。孙曼雪才长舒了口气。紧接着,她紧紧地握住了杯子,那力道之大,连瓷杯都发出吵人的嘎吱声“可惜,原来是做梦。”

清楚的话语里流‘露’出来的是深深的遗憾和恨不能时光重来的懊恼。

如果,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那该有多好?

想起自己穿着林昊苍特意请来的巴黎顶级设计师定做的火焰红‘色’晚礼服,挽着一袭黑‘色’斜条纹西装林昊苍的手臂,巧笑嫣然地接受着和林昊苍有着商业往来的人那些恰到好处的夸奖之词,感知到四周那些以往瞧不起自己的出身和家世,如今却必需仰望自己的世家贵‘女’们看向自己时那羡慕嫉妒恨到恨不能将自己剥皮‘抽’筋,却碍于自己是林昊苍承认了的初恋情人等缘由而不得不说着恭维的话语的情景,孙曼雪脸不由得浮现一抹梦幻的笑容。

而那时,以“将自己的尊严和脸面全部捧,任由林昊苍践踏”的这种特立独行的行为,而被人‘私’下里讥笑嘲‘弄’的“许家小公主”许丽娟,早沦落为一个朝九晚五的班族,每天和一大堆人挤公‘交’,辛苦一个月赚到的钱还不够她一餐晚饭……

只可惜,现实却是这样的残忍。

如今,她只是一个靠着出卖自己的皮‘肉’才能活下去的红灯区的‘女’人,而,许丽娟却早已成为了闻名全世的“世家贵‘女’”。这样妙的迹遇,总让她不止一次地后悔,若当年的她面对林昊苍刻意的挑拨和引‘诱’话语时不为所动,继续保持住那颗和许丽娟做好友的本心,那么,现在的她是否早已凭借着许家和傅家的权势而强势入住陆家认祖归宗,然后,找一个从前自己必需仰望,如今却只需平等相‘交’的‘门’当户对的世家‘精’英结婚,生一大堆活泼可爱的小娃娃,偶尔的时候,和许丽娟一起结伴旅游,体验一把被傅建柏和自家老公等人联手“设计”的自豪满足咸?

……

******

陆太太在得知陆康婚内出轨,并且有了一个和陆雪瑶相差不到两岁的‘私’生‘女’孙曼雪这个消息时,已经慢慢地对陆康失望了。

之后,陆太太拿出了往常没有嫁人生子之前培养出来的‘精’明和强悍的行事作风,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利用陆康被卷入丑闻而身败名裂之机,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和陆康离婚,并且将陆雪瑶也带离陆家,回到了娘家。

陆太太的娘家是真正传承了几百年的顶级富豪之家,当年,陆太太也是娇生惯养着长大的,虽被当家主母带在身旁学习着为人处理和管家之道,但,‘性’子里依然有着小‘女’孩独有的天真‘浪’费和对一份最纯粹爱情的执着。

而,陆康当年是利用了这一点,从而顺利地娶到了陆太太这个陆家这代唯一的‘女’孩子。再加陆家是典型的政治世家,商政联合向来是流社会里人尽皆知的联盟手段。故,一个有心,一个有意,双方一拍即合,才铸了陆太太的家里家外均强势的‘性’格。

正因如此。在最初的‘浪’漫‘激’情消褪之后,陆康才会忍受不了陆太太那样刚硬的‘性’格而迅速移情别恋,教导陆雪瑶的任务也摊在了陆太太身。

事实,陆太太确实将陆雪瑶教得极好。这一点。由前世,哪怕孙曼雪有着千般算计,万般手腕,依然没能顺利地登林昊苍的正室之位,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昊苍和陆雪瑶两人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这件事能瞧出来。

而。今世,因着许丽娟断情的强悍姿态,和孙曼雪提前的退场,故,陆雪瑶也没能像前世那样,在孙曼雪有意无意的挑拨话语里和许丽娟打镭台。

但,也不知该说陆雪瑶和许丽娟两人前世今生都不对头,还是其它的什么原因,总之,哪怕心里明白自己应该感‘激’许丽娟将林昊苍‘弄’入了监狱里。才避免自己再次步了陆太太后尘,但,行动,陆雪瑶依然明刀明枪地和许丽娟干了。

这,大抵是“我虽明白你的做法是正确的,也是对我有益的,但,我是怎么瞧你都不顺眼,你不乐意的,我是要在你面前做。甚至,我还要故意拉你讨厌的‘牛皮癣’一起来膈应你”的小孩子家家的那种“我越喜欢你,我越要欺负你”的心态。

当然,这纯粹是陆太太等人为了避免家族因为陆雪瑶越来越没下限的行为而特意放出来的流言。而事实的真相,还用说吗?不过是陆雪瑶是看不惯许丽娟,是见不得许丽娟好而已!

幸而,陆太太多年的教育不是白学的,故,哪怕心里恨许丽娟恨得牙痒痒的。但,再见面时,依然能巧笑嫣然到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陆雪瑶,很快,在做出更大的能‘激’起家族和许家彻底对立起来的事件之前,被及时窜到这一切苗头的陆太太强硬地送出国避难去了。

以陆雪瑶那种娇生惯养二十多年形成的“尔等凡人,还不速速下跪”的莫名其妙的高傲和尊严,在国外那个随便扔块砖头,说不定都会砸到一个真正传承了不知多少年,有着深厚家势和权力的贵族的地方,能像在华国这样恣意地生活吗?

若陆雪瑶真是一个聪明的,会将自己“一朝从天堂跌落地狱”这件事情掰碎了,一个疑点一个疑点地想清楚,然后再在那残酷的现实生活里磨平棱角,慢慢地变成陆太太等人心里期盼的真正能撑得起一个世家发展大计的贵‘女’。

只可惜,满腹都被深重怨恨堵塞住的陆雪瑶,从最初的避而不合作,到最后被周围人引‘诱’而堕落,最终成为了一个曾让她鄙夷不耻的“‘女’‘混’‘混’”……

******

“如果,当年,我……”

这句话,已经成为了郑初蝶的口头蝉。

如果说,前世,许丽娟痴恋林昊苍到了愿意奉自己的尊严和傲骨,任由林昊苍肆意践踏,只为了得到林昊苍一个温柔的眼神和一句随口的呵护之词的话,那么,在没有被郑家认回去之前,被人冠以“小太妹”称号,引得一众人每每见到她时都摇头叹息,一脸“社会渣子”“‘浪’费粮食”模样的郑初蝶,在一个机缘巧合之下对林昊苍一见钟情了。

那时,一袭银灰‘色’西装,将他衬托得越发俊美的林昊苍,在拉开车‘门’,开着跑车离去之前,只是随意地瞥了眼四周,但,也许,那天下午的阳光太过灿烂,而林昊苍那随意得给人予一种漫不经心感觉的目光太过温和,再加林昊苍身流‘露’出来的那种独属于传承了千百年世家贵族煞费苦心教育出来的‘精’英子弟的强大的气势,和骨子里隐隐流‘露’出来的那种生来高人一等的作派,等等,都从另一方面,让郑初蝶深刻地意识到这个世间有那么一群人,生来站在金字塔尖,举手投足间,笑语谈论间,能轻易决定许多人的命运。

做一个棋子?还是做一个执棋手?

这是连三岁小孩子都能轻易做出决定的选择题,郑初蝶又岂能例外?!

只是,如果说,牛郎和织‘女’之间间隔的距离是那一条永远也无法飞过去的银河的话,那么,她和林昊苍这样的世家子弟间是两条永远也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线。

而。这时,郑初蝶竟然得知自己的身世——郑家当年被政敌收买了的小保姆抱出去的小‘女’儿!

郑家?竟然是那个和林家有着一般权势的大家族!

有了这样强大的家族倚仗,接近林昊苍,成为林昊苍的妻子这件事。再也不是一个让人每每清醒时,面对这般残酷的现实都不得不克制,隐忍下去的一个美丽的梦!

于是,在短短时间里,郑初蝶迅速融入了郑家人的圈子。成为了郑家人每每看见时都心生愧疚,然后不约而同地给予更多照顾的“郑家小公主”。

当然,这样的情景,只是前世,而今世,因为许丽娟这只蝴蝶的出现,导致林昊苍的暗处和梁家联手覆灭许家,然后踩着许家人的尸骨和血‘肉’位的强势崛起的梦破碎,伴随而来的是无意得知郑初蝶心思的郑家人一连再地阻挠行为和劝说的话语。

而,这些事情都‘激’起了郑初蝶心里那永不服输的“根”。于是。接下来郑初蝶那一连串和家人“斗智斗勇”的行为也不一一叙述了,总之,事实,这个时候的郑初蝶极好地契合了“不作不死”这四个字的深刻含意。

很快,郑初蝶磨平了郑家人对她的愧疚和怜悯之心,碍着种种原因,而只是将她当作家族里那些没甚大用处,但,偶尔的时候还是可以拿来一用的联姻的棋子。

事实,郑初蝶也是一个聪慧的。又岂能察觉不到郑家人对她态度的改变?

不过,这时的郑初蝶,满腹都是被整个家族那些疼爱自己的人再次背叛的怨恨,根本顾不考虑其它的。本着“你不是瞧不起我,我偏要做一件震惊你们的大事,让你们在未来的几十年里都必需仰仗我的鼻息生活”的念头,郑初蝶再次联络了当年道‘混’的黑子们,撒出大把钱,使出浑身的解数。终于成功地将林昊苍捞了出来。

紧接着,郑初蝶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和林昊苍一起奔赴民政局,领取了象征着两人关系更亲近一步的结婚证。

虽然没有想像的梦幻般美丽且盛大得让人‘艳’羡的婚礼;虽然短短几年的监狱生涯,仿佛磨平了林昊苍身那曾吸引她的一往直前的斗志和敢与命运抗争的斗志;虽然她站在林昊苍身旁,给人予一种父‘女’的感觉,但,眼下的郑初蝶根本顾不那么多,满心眼里都是自己终于美梦成真了的喜悦和欢欣。

但,有时候,命运是这样的残忍又可笑。

很快,郑初蝶深刻地领悟到“闻名胜似见面”这句话的真切含意。只因,从最初,那样一个面对任何困境都不退缩,并真正凭借自身实力而凌驾于众多二代三代之,成为众人仰望的顶峰级大人物的林昊苍,其实,不过是她梦想太过于完美的白马王子。这样的人物,根本不存在于现实生活里!

最初的欢悦、兴奋和‘激’动之情褪去后,在日复一日的争吵,那些曾经的甜言蜜语不复存在,那些温馨的场景也只存在于幻想,一度让郑初蝶觉得抛弃一切也要获得的这桩婚姻是那么地可笑。

只可惜,这个世间很多东西都是用钱和权无法买到的,后悔‘药’也是其一。

于是,日久天长地下来,郑初蝶养成了这样一个逢人唠叼的习惯。

“如果,当年,我的眼睛没有被翔糊住,那么,如今,我是和许丽娟平等相‘交’的世家贵‘女’……”

“如果,当年,我没有为了嫁给林昊苍而固执地‘逼’迫家人,耗尽了他们最后一丝怜悯之心,那么,想必,我也能像陆雪瑶一样被送到国外,在一个没有许丽娟,也没有林昊苍的国度开始崭新的生活……”

“如果……”

******

新书重回初一

简介大龄剩‘女’云彩霞重生了,这新来的一生,她只有一个目标——一份悠闲自在的工作,尽情地享受新生活。

只是,重生到了一个平行空间,随身携带的贵‘女’系统旨在将她培养成闻名天下的‘女’神……

这些,都没问题!

但是,闺秘术是什么东西,系统,你出来,我保证不会打死你!!

ps偶终于冲学霸下手啦~嘿嘿~

打滚求收藏,求推荐,喵~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