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篇
作者:花落泪 更新:2018-05-26

飘飞的雪花终结篇

徐亮和晓宇把玲儿带人和轮椅一起抬上了车,叶娜她们也把欣欣几个孩子安排上了车。这时晨雪却还在翘首向前方张望着什么,晓宇拉起她的手。

晓宇:“上车吧,人都到了,你还在等谁啊?”

晨雪瞪了他一眼。

晨雪:“你在故意和我装糊涂啊,佳静,怎么还没来,你通知她了吗?”

晓宇突然一拍自己的脑门。

晓宇:“看我,怎么把她忘了,通知了,昨晚就给她打电话了,怎么现在还没来?”

他们正说话,只见前面有两个人向这边跑来,前面的是佳静,到了跟前,她看着晨雪气喘吁吁地说着。

佳静:“晨雪姐,你们在等我吧?对不起,我是为了他……”

佳静看看自己的那个人,向晨雪介绍着。

佳静:“他就是我的男朋友,听说你们帮助红叶村的孩子,特别是玲儿的事儿后,他也很想加入进来……”

说着她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男朋友。

佳静:“好了,你自己说吧。”

她的男朋友一时被憋了个大红脸,竟不知所措,说不出一句话。

还是晨雪给解了围。

演讲大厅内,台下的听众上鸦雀无声,人们的目光此刻都聚焦在台上玲儿的身上,聆听着她那一口流利的英语,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和晨雪一帮赋予爱心的年轻人,为了红叶山村孩子所付出的一切……玲儿的英语讲述结束了,台下的听众席里顿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掌声过后便是一句句地赞叹声。

听众:“多好的孩子啊,小小的年纪英语讲得这么好,而且还是个身体患有残疾……”

听众:“太感人了,太感人了……”

说着,这位中年听众奔上了台上,拨开人群挤到了玲儿的面前,他把手里的一个信封塞给了玲儿。

听众:“孩子,这是我的一点点心意,也许帮不了你什么,但是以后我会每个月帮助你的,直到你能站起走路。”

又一个小男孩在妈妈的带领下走到玲儿的跟前,他先把手里的一束鲜花捧到了玲儿的面前。

小男孩:“姐姐,给你!”

玲儿:“小弟弟,谢谢你!”

小男孩又从妈妈的手里接过几百元钱,送到玲儿的面前。

姐姐:“给你,这是给你治病的,以后我每天都不吃巧克力了,我要剩下的钱都给你送来,让医生治好你的腿。要是你的腿治不好了,姐姐别难受,那我每天来推着姐姐去上学。”

小男孩的话感染了在场的人们,一双双眼睛湿润了,一副副喉咙哽咽了。

这天江影匆匆地吃过早饭,她向晨雪的卧室招呼着。

江影:“雪儿,快点啊,要迟到了。”

晨雪:“妈,知道了,没事儿,我先送您到单位,然后我再去公司晚不了的。”

晨雪的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两声敲门声,江影去开门,门开了,三个女人出现在了江影的面前,站在最前面的一副金丝边眼镜,满头的白发,在她旁边的两个人都近似江影的年龄,鬓角边屡屡白发,鱼尾纹不满了眼角边。

江影:“请问你们?”

面前的老者望着江影,她摘下了头上的围巾。

老者:“怎么,小江啊,成了大名人连我们都不认识了,你好好看看我。”

一句话提醒了江影,好一会儿她望着几个人,突然大声叫了起来。

江影:“陆大夫,冬梅,还有小马,唉呀!认不出了,真的认不出来了,你们怎么?”

陆大夫:“你问我们怎么会找到你的吧?是它让我们找到你的。”

陆大夫说着摇摇手里的报纸。

陆大夫:“我们可是寻着名人的足迹而来的啊。”

江影:“快别取笑我了,我是哪家的名人呢,只是尽自己的一点点力量……”

晨雪闻声走了出来,眼前的情景她愣住了,过了片刻,她惊喜地叫起来。

晨雪:“陆姨,冬梅姨,马姨!”

陆大夫她们被江影母女让进了客厅,并端来了热茶,陆大夫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晨雪的身上。

陆大夫:“长大了,真是好漂亮啊,就是我当年的话说准了,活脱脱的一个美人坯子……”

晨雪被她说的不好意思了。

晨雪:“陆姨,看您在说什么啊?”

江影:“唉呀!今天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见你们,还找上门来了,喜事啊,天大的喜事儿。说说吧,这些年你们都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我也去医院打听过你们的信息,但是其说不一,只知道小马和爱人一起去了南方做生意……”

陆大夫:“唉!说来话长啊,当年就在你辞职不久,我的公公就叫我们去美国继承遗产,可是我们刚到那儿不久,我公公病倒了,他孤身一人,再没有别亲人了,我和爱人便决定想留在那儿照顾老人,这一拖就是十几年……直到老人过世后,我们这才处理完了那儿的事儿回来了。”

冬梅:“唉!我可没有陆大夫的幸运,在那个十亿人民久亿商的大潮里,妍妍的爸爸也坐不住了,不但自己辞掉了工作,硬拉着也辞掉了医院的工作,我们也去南方的一个城市,我们吃了多少苦就别说了,付出的艰辛是常人想象不出的,最后,我们挣到了钱……可是等待我们的又是什么?他经不起金钱和那花天酒地的诱惑,我们的家庭破裂了,最后他居然举起了菜刀逼着我答应与他离婚……我和妍妍被赶出了家门,那时我们娘俩已经到了沿街乞讨的地步……”

冬梅双手捂着脸呜咽起来,江影站起身,走到她面前,伸手抚摸她那颤抖的双肩。

江影:“一切都过去了,咱们现在不能再流泪了,我们应该感到庆幸啊,多少风风雨雨,艰难坎坷都没能把我们吓倒……人生的难关我们都闯了过去。”

陆大夫她们一直在江影家待到很晚,叙述着阔别已久的思念和感慨。

路边,晓宇手里拿着一个漂亮的礼品盒焦急地站在那儿,过了一会儿,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他的面前,晨雪下来了车,他立即走上来向司机付了钱。

晨雪:“我说什么事儿啊?这么找我出来,还没有下班,老总要是开我的话,我可跟你算账啊。”

晓宇:“好啊,我正想让你呆在家里给我做全职太太呢。”

晨雪照着晓宇的肩头就是一巴掌。

晨雪:“臭美啊你,告诉你吧,永远别想。”

晓宇把礼品盒捧到晨雪的面前。

晓宇:“Happybirthdaytoyou!”

他拿出礼品盒里的一条鲜红色的羊毛披肩,轻轻地披在了晨雪的肩上。

晓宇:“喜欢吗?”

晨雪点点头。

晓宇:“这回不再把我的礼物扔了不?”

晨雪不好意思地笑了。

晓宇:“现在我记住了,原来你有两个生日啊。”

晨雪:“那是妈妈给我改的,她不愿再记起那个大雪纷飞的日子,而把我的生日改在暖意融融的初夏,现在我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我要自己的生日,更要牢记是现在的妈妈给了再生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