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沈林之一遇倾城误番终身
作者:抢不到果果的果果 更新:2018-05-19

和婷婷在一起这么多年,虽然得不到她的全部,但是能参与她的生活我已经很知足。望着乖巧的儿子,念恩,我想此生无憾了。

私下里,和我要好的长宇曾经问过我,当年为了婷婷离开南院,离开生我养我的父母,放弃了薛家家主的位置,抛弃如花似玉的孟雪,可后悔?

后悔吗?我从来没有过这样想过。

以前,在南院,在薛家,我确实是野心**的少年郎。也曾幻想过有一天能带领整个南院一统武林,将薛家发扬光大。

但是,终究只是曾经!曾经!

万般终是命!我与婷婷一个天南一个海北,却因为我的受伤落崖,她的遭遇海难,在深山的黎家别院里相聚。

大哥为我批命,说我本是天狼星,注定有一番事业。可是想不到。最终因为婷婷而变了命格。当时,他笑说,正可谓一遇倾城无终身!

是呀,婷婷何止改变了我的命格,还改变了整个薛家的命格。

她是我眼中绝世无双的倾城色,所以,为了她放弃原来的自己算不得是误终身。只是,我心里到底是遗憾的。

母亲生我养我这么多年,膝下又仅有我这个儿子,想来我那次剃肉削筋的事应该让她很伤心。

还有父亲,虽然为人刻板,对我却是极好的。他那日头也不回的离去,应该是对我失望至极!

想念!作为不能守在他们身边的不孝子,我也只剩下想念!

可是这种想念没有深厚到让我离开婷婷,纵使再想念,我还是愿意就这样守在她身边。

亲人间的思念是有限的,它不足以支撑我一辈子!

婷婷为我生下念恩以后,我总是带着他登山远望南边,也不知道远方的父母是否能感受到我这份思念。

我想带念恩回去看望他们,可是我怕!父亲的脾气向来很执拗,如果他还在记恨我,那我的探望只会给大家徒增伤感。

有一次,在山上,念恩问我望什么?

我回答他:“我的家人,也是你的家人!”

念恩想了想,歪着脑袋说:“你想他们了吗?”

我点点头。

“有多想?”念恩显然对这个问题很好奇,一直不停的追问。

“非常想!”

“像我想吃糖那样想吗?”

“嗯,比那还要想!”

后来,这事过去了,我也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有一天,恰逢婷婷的休息日,她说要我陪她,我当然高兴地答应。

这么多年过去,婷婷依然很美,起码在我眼里是这样的。

我轻轻解开她的萝纱裙,将她的对襟衫拉开,望着她白雪*的肌肤,我呼吸开始沉重。

我和她这些年有过无数次鱼水之欢,饶是这样,她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微微露些肌肤就能轻易将我掌控。

我迫不及待的扯断她的亵衣,换来她不满的一瞪。

顾不得这许多,我将她抱了起来紧紧的压在墙壁上,右手掀开她的裙摆顺着她的大腿向上摸索,摸到她被亵裤包着的*,我或轻或重的用手按压,渐渐的就感觉到了湿意。

我的另一只手抬高她的*,然后让她的双腿盘在我的腰上。

“婷婷,帮我把衣服脱了!”

我低下头含住她的耳垂,在她的耳边轻轻低语。

她微微一颤,伸手开始解我的衣服。

说实话,婷婷一点大家闺秀的含蓄都没有,她脱衣服的速度比我还快,女人该有的矜持在她这里全不存在。

不过,我喜欢,喜欢这样真实而热情的他。

一眨眼的功夫,我的衣服已被她除去。

她火热的红唇靠近我的*,张嘴含住了我的一颗乳 尖,有技巧的吸允起来。

我禁不住的颤抖,下面胀得越发厉害。

这个小妖精,总是能把我逼疯!

我有些心急,一把震碎了她的亵裤,然后一手掏出自己的身根,扳开她的腿,猛力挺腰。

进到她体内的感觉真舒服,又湿又紧!她明明是许多孩子的娘亲,这个地方却还像姑娘时那般让我迷恋。

我紧紧的将她压在墙上,抬着她的臀,不断地抽 送。

这个姿势我非常喜欢,因为我们的身体紧紧相贴。

我发现婷婷也很喜欢,每当我挺动身体时我们的乳 尖都会相互碰撞摩擦,然后我能发现她的颤抖和兴奋!

“嗯!啊……”

听到她的呻 吟,我越加亢奋,动作上更用力。

在她身体里爆发的瞬间,我真的有死了一回的感觉,那滋味,真是妙不可言!

眼看着婷婷有些累了,我将她抱到床上,为她慢慢擦洗了身子,然后将自己也胡乱擦了一遍,掀开被子抱住她,正准备睡觉。

哪知婷婷推开了我的手,然后迅速的爬起来坐到我的*上。

我有些诧异,家里男人很多,所以婷婷平时是很辛苦的,除非是我们主动,不然她很少会缠着谁。

婷婷不理会我的呆怔,俯*,含住我的喉结,用舌头舔,用嘴吸,还有牙齿轻轻的啃咬。

我忍不住吞咽口水,双手抚*光洁的腰。

婷婷似乎有心折磨我,吻够了我的喉结就转而吻我的唇,每当我想将舌头伸出去与她勾缠时,她就调皮的离开。

我索性不再动作,看看她想做什么。

然后,她将自己的*送到我的嘴边,像个女王那样命令道:“吻我!”

我立即张开嘴,将她的乳 尖含到嘴里,啧啧有声的吸允起来。

我听到婷婷嗯嗯的声音,唇舌之间更加卖力。手也绕到她的腿间,一摸,居然是湿的!

婷婷不甘示弱,用手*我的身根,还间或揉按身根下面的囊。

见我不能忍受了,她才微微抬起身子,对着我的身根坐了下去……

这一晚,毋庸置疑是美妙的!

最让我想不到的是,当我们累及相拥时,婷婷对我说在枕头下面有我的一封信。

我疑惑的将信拿出来,打开一看原来是母亲写来的。

母亲在心里说,我的信她已收到,知道有了个三岁的孙子他们很高兴。还有就是父亲嘴上不说,心里其实很想我,问我能不能回去一趟。

我看到信,立即明白,应该是婷婷以我的名义往家里写了信。

我忽然有些想哭的感觉,一生得一知己足矣!原来我的想念,我的遗憾婷婷都懂!

婷婷告诉我,念恩将我上山远望的事告诉了她,她就悄悄的给我的家人写信。

婷婷说如果见到她,我父亲估计得杀人,她就不跟我一起回家了,只让我带着念恩一起去就好。

临行前,婷婷说,她这些天应该喂饱我了,让我出去洁身自好,不要看路边的野花,即便是孟雪那朵家花也不行!

我笑了笑,坚决不告诉她,其实这么多年,我只有对着她才有感觉!“婷婷驭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