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别有蹊径(下)
作者:脆弱的芦苇 更新:2018-06-20

欧文愣了一下,随即恍然,闭口不再言语。

二人再次向前方默默走去,行走途中,简力文突然“呀”了一声,脚步随之一顿。片刻后,欧文也感觉到了通道中的异样。原来二人不断行走过程中,渐渐发现所走的路线似乎在不断转折,虽然走了很远,但从方向上来看,却在不断折返。

欧文心中疑惑,强忍着再次走了一阵,终于按耐不住想要开口,却听得简力文低低道:“前面没路了!”

欧文一惊,眯起眼神向前望去。果然前面十多米处已经没有路了,一道石门将道路紧紧封住。

欧文心中不禁有些失落,看到简力文已然走上前去,用手在石门上轻轻摸索。半晌,听得简力文颓然一叹道:“走吧,我们回去!”

欧文呆了呆,不由自主转身跟着简力文身后,却看到简力文脚下越走越快,片刻也不停留,不断从原路往回赶。欧文心中起伏,几番张口欲问,但见到简力文身形凛然,沉默不语,却又将到口边的话语硬生生咽了下去。

二人匆匆赶回大厅,简力文一刻不停,立即拉着欧文又步入了先前走过的那段通道。一直走到藏有纸箱、木板的石屋,顺着阶梯下到暗室,推开墙壁上的橱柜,又回到二人见面的医疗室中,简力文方缓缓舒了口气,开口说道:“欧文!我们刚刚走过的通道,你有没有发觉什么异常?”

欧文认真想了片刻,缓缓道:“那条通道似乎不断转折,绕来绕去的,方向一直在变换……”

“不错!”简力文一怕手掌,断然道:“你说得很对,我们刚刚其实是绕了大半个圈子!虽然走了很远,可我看真正的直线距离却只有很短一段路!”

欧文呆了呆,突然苦笑道:“龙,我有些不明白!”

简力文肃然道:“我是想说,从同一方向上来看,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和刚才在通道中绕的大半个圈子,应该是同样的路程!”

欧文顿了顿,不禁呐呐道:“龙,我还是不太懂!”

简力文目光灼灼,紧盯住欧文道:“我的意思是说,这里的密室到此就是尽头了。如果从刚才的大厅到这里拉一条线出去,那么,刚刚我们所在的那条通道尽头处,就在这条线上!”

“什么?”欧文心中剧震,一时之间心潮汹涌,蓦然之间想到一件事,不禁张大了口,呆呆地望着简力文。

“你看到先前大厅中两扇紧紧封闭的石门了吗?”简力文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淡淡地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它们也应该在这条线上!”

“这……这……”欧文心中再度激荡不已,张口结舌地道:“难道,你是说……”

“我是说,到这里为止,都是这个建筑群的前半部分,那条线,应该就是与后半部相隔的分界线!”简力文收起笑容,“那些封闭的石门之后,一定就是这个建筑群的后半部分!”

欧文呆立半晌,不禁深深叹息道:“龙,我真是服了你!想不到你竟然能想到这些!”

简力文微微笑道:“这不过是我的猜想而已,尚未得到证实呢!”转头四下望了望,眼光停在医疗室的墙壁一隅,冷静地道:“不过,我看这间密室的那一边一定另有空间!”说着缓缓走到墙壁近前,提气于拳用力在墙上敲了一下,只听得“空”的一声,声音沉闷生涩,却幽然不散,久久回荡。

欧文不禁喜形于色,急急道:“果然不错!龙,对面是空的!”

简力文淡然一笑,抬头望了望上面破开的大洞,道:“我们该走了!”

* * * * * * * *

简力文猱身上了天花板上的洞口,伸臂将欧文拉了上去,二人小心避过垂落下来的线缆,在漆黑的空间中匍匐穿行。简力文触摸到孔道中坚硬、参差的岩顶,一节节粗大可供单臂环抱的铁管设施紧贴着岩顶布设,,铁管下约有70公分的空间,下面铺设一排排的铁架,有坚硬的铁骨向上深深顶入岩顶,二人便是在铁架上匍匐而行。铁架上绑着一组组缠绕在一处的线缆,铁架下面钉着大块厚实的类似木板一样的东西。二人爬上去的那个洞口中,那根垂落的线缆想必就是从铁架上的线缆中分离出来,连接到天花板上荧光灯铺设之处的。简力文心中暗惊,虽然里面没有光线看不真切,但简力文还是为布设其间结构庞大的网络系统而感到震撼不已。

这里原本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岩洞,经过人为的改造加工才会变成这样的格局。只是从已经接触过的地方来看,这个岩洞无疑十分庞大,而且空间极为广阔,什么样的岩洞才会有如此规模呢?在这样一个孤岛之上,竟然还存在着如此庞大的一个隐秘空间,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更令人惊惧的是,建造这样的一个庞大建筑,其目的必然不可小视,它究竟是做什么用的?

二人顺着架设线缆的支架爬了一段时间后,简力文摸到了好几处从总线缆中分离出来向下延伸的细小线管,不禁将身形停住。此时欧文凑近身侧低声道:“这些应该就是延伸到另一个房间的电线了。”

简力文点点头,随即醒悟到欧文并不能看见自己,便轻声“唔”了一声,欧文问道:“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

简力文想了想,道:“不必下去,我们往下掏个孔,就可以看到下面的情形了,这样不易被别人察觉。”

说着,从腰后摸出短刀,小心地摸了摸线管附近的地方,大约在离此十多公分的地方开始往下挖。他挖得非常小心,尽量不让自己的动作发出太大的响声,同时也暗自收住了几分力道,以免像欧文那样一下子将天花板掏出一个大洞来。

黑暗中,简力文的心情十分平静,但他却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手中的短刀发出沉闷的“噗噗”声以及身侧欧文口中发出粗重的喘息声。简力文不禁轻笑一声,低低道:“欧文,别那么紧张,很快就好了!”

话犹未了,二人忽然感到身侧一阵震颤,耳中随即听到一阵轻微的“隆隆”声又一次响起。简力文不禁一惊,手中立时停了。二人所处的天花板上方空间轻微摇晃起来,二人俯身其上的铁架上也在发出微弱的“咔咔”声!

好在这种状况持续的时间很短,不多久空间就再次恢复了平静。简力文暗自舒了口气,正待继续动手,却听得欧文有些惊疑不定的语声传来:“龙,刚才是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