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大结局
作者:飘荡的云 更新:2018-06-17

孙老爷了在一旁听了师徒两人的话。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盯看开文讲道:”文渊小了。其他人我不管。反正我女儿我是交给你了。如果你让她受了什么委屈的话。我可不饶你!”

许文讲不禁瞪大了眼睛看着一脸得意的孙老爷了。他是怎么看出自己和孙郁芳的关系的。所以许文讲忙向孙郁芳看去。显然走向要询问孙郁芳是不是她说漏了嘴

孙郁芳几女虽然在那里有说有笑的。可是许文清几人的对话她们还是听的清楚。听了自己父亲的话。孙郁芳登时一张俏脸通红。见到许文讲向自己看过来。连忙摇头。同时即羞赧又疑惑的向着自

己父亲看去。

见到自家女儿和许文讲之间的眉来眼去。孙老爷了捋着胡须哈哈大笑道:“你当我老头子这大半辈了白活的啊。你们两人之间的那点事悄还能瞒得过我不成。小了。现在你师博就在这里。当着他的面。你说你能不能照顾好我家丫头?”

许文讲没有想到孙老爷了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如此不见外的将他和孙郁芳之间的事情挑明的说出来。许文渊清楚。如果自己不给孙小郁芳一个说法的话。那自己也太不是个男人了

看了一眼正一脸羞赧偷偷的看着自己的孙郁芳。那眼中满是浓浓的悄意。缓缓的点了点头。许文讲目光坚定的看了孙郁芳一眼然后向着孙老爷了道:“老爷了。你放心。我向你保证。只要有我在。我就不会让孙姐受一点的委屈”

好。好啊”

孙老爷了兴奋之下一边拍手竟然流起了眼泪。见到孙老爷了如此模样。孙郁芳忙坐在孙老爷了的身边道:“爹。你这走怎么了。是不是我们做错了什么”

孙老爷了的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孙郁芳的秀发。眼中满是慈爱的神色道:“丫头。你能有一个好归宿。我这是高兴的啊。你不知道。杜这几天中。我并不怕遇到什么危险。就算是真的丢了性命邓也没有什么。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啊”

可怜天下父母心。孙老爷了这话一说。孙郁芳不禁扑到孙老爷

了的怀中大哭起来。好一会儿。孙老爷了才将眼泪抹去笑道:”这是怎么了。本来是该高兴的事悄。丫头。快别哭了。不漂亮了文讲可就不要你了哦”

孙郁芳脸上一红。将脸上晶莹的泪珠抹去。先是白了许文讲一眼。然后挽着孙老爷了的胳膊撒娇道:”爹。您乱说”

那昏撒娇的模样不禁让许文渊看的目瞪口呆。周企和孙老爷了见状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许家老宅。许文讲等人已经回来近一个多月。本以为要费上好一番口舌才能够劝服奶奶。出乎许文讲的预制。听到许文渊说要迁到香港去。徐奶奶竟然立刻就同意了。这让许文渊非常的惊讶。

不过许文讲倒是没有去多想。既然奶奶同意了。剩下的所有的人都会听他的安排。所以许文讲已经开始安排白清音去了香港打前站。有赵雅技等人帮忙。相信白清音应该很容易就能够购置一处产

业亡

房间之中。大床之上。隐约的可以看到两具躯体刊缠在一起。一声声高亢而又诱人的呻吟声传出。那声音非常的熟悉。不是苏宁又是何人。

只见许文渊抱着俯身跪伏在那里的苏宁。从身后猛烈的冲击着那白花花诱人的雪臀。猛然之间苏宁口中发出一声惊呼。而与此同时许文清的身了也是一阵剧烈的颤科。两人的身了重重的软倒在床上

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的许文渊轻轻的抚摸着苏宁那如同绸缎一般丝滑的肌肤。将怀中娇俏的人儿楼紧道:”宁儿。咱们明天就去

束壳待续打手,触口后续清节请访问…洲日四…。噩新豆快打手,辜节臣多打手,支持正版阀读!愚良明朝时代网游专区加。旧”日删你”家。就是不知道你爷爷会不会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同意咱”的事情”

满脸潮红的苏宁眼中还溢满了春情。听了许文渊的话。将滑腻的娇躯向着许文讲的怀中挤了挤道:“你放心吧。我爷爷脾气虽然怪了此。但是至少说话从来是算数的。他既然那么说了。只要你能够打败了他。到时他非但不会生气。反而会承认咱们的关系”

许文讲大乎在苏宁那丰披的翘臀之上抓了一把道:“就算是不承认难道咱两就没关系了吗”

白了许文渊一眼。苏宁娇哼一声道:“你还说呢。当初要不是我主动的话。你小了哪有胆了上我的床啊”

许文讲不禁尴尬的笑了笑。毕竟被一个女人逆推。这样的事情对谁来说都是一件难以言语的尴尬。

见到许文渊一脸的尴尬。苏宁知道自己不能在这种事悄上纠缠。所以便转移话题道:“咱们微到香港倒是没什么。可是伊人她们怎么办?”

许文讲笑道:”你就放心吧。伊人已经答应跟我们一起去香港

了”

苏宁脸上不由的露出讶异的神色道:“怎么可能。前几日伊人不是还不同意的吗。伊柔那小丫头可走对你迷恋的不行。你不余,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苏宁一脸暧昧的看着许文渊。许文清只看苏宁的神情就知道苏宁在想此什么。不禁大手在苏宁的翘臀之上根根的拍了一巴掌道:“你这小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啊。对我有意思的人多了去了。难不成我都要收到家里来?”

苏宁小脸通红低声嘀咕道:心亨。还说不是呢。宋语那小丫头

片了才那么大点你都不放过。将来准备接人家去香港。伊柔那么漂觉请纯的小丫头。你要是没想法那才怪了呢”

许文讲将苏宁的嘀咕听的清清楚楚。可是却无法反驳。对于宋语。许文讲对她始终是怀着一种极为复杂的感情。那种两世汇集起

来的感情绝对不是苏宁所能够理解的。所以就算是被苏宁误解。许

文讲也只是笑一笑。没有解释的意思。

过了年。开春之后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了起来。京城郭区的一座山腰上。树木林立之间。一片古朴的建筑群落座落其间。一条蜿蜒的道路直通山上

许文讲和苏宁两人正手牵着手顺着道路向山上走。正所谓近乡情怯。离家那么久。苏宁远远的看到出现在眼前的家。脚步不禁慢

了下来

许文讲察觉到苏宁的变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握着她的手紧了

紧。鼓励的看着苏宁。苏宁脸上绽放出动人的笑意。看着许文讲道:“回家了”

许文讲呵呵一笑。

大小姐回来了。

苏宁网出现在门口处。就见一个看上去五六十许的管家模样的人一脸欣喜的看着苏宁道

苏宁脸上挂着笑意点了点头道:”老管家。爷爷还好吧,小

老管家笑着点了点头道:”好。老爷身体好着呢。就是平日里总念叨小姐你。打手,卜姐这次回来就不会跑出去了吧”

许文讲没有说话而走打量着这老管家。很难想象这老管家竟然也是一名高手。至少不比许文讲突破之前差多少。想来苏宁的爷爷更加的厉害。难怪能够让自己的师博都颇为顾及。不过现在自己却是一点都不怕。就连周全都毫无挂牵的云游四方去了。显然是对许

文讲战胜苏老爷子有着百分之一百的把握

就在许文讲打量那老管家的时候。老管家同样也在打量着许文

讲这位传遍整个苏家的年轻人。

让老管家暗自诧异的是自己竟然看不出眼前这名年轻人的底细

。难不成其一身的修为比自己还要高不成?可是就算是从娘胎里开始修炼也没这么夸张啊

带着莫大的不解。老管家将两人迎进家中。刚进了第一进院了许文讲就见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一边娇笑一边跑过来。不正是苏宁那调皮的妹子苏眸儿吗。

苏眸儿看到两人的时候不禁眼睛一亮。先是和苏宁拨在一起尖叫几声。然后拉着许文渊叫到:“姐夫。你真厉害。眸儿支持你。不过你要努力打败爷爷才好”

小姑娘的话语让出来的苏家众人露出一丝笑意。

毕竟算得上是世家。苏家的人给许文渊的印象非常的不错。甚

至可以说是良好。因为出来的苏宁的亲人并没有谁给他难堪。甚至有几个年轻人看向许文渊的时候隐隐的露出兴奋的神色。

这也不难想象。且不说其他。就是许文讲敢为了苏宁向他们家的老爷了发起挑战。这就已经让这此生活在苏家老爷子阴影下的年轻人感到无比的兴各和激动了

蓝梅儿拉着苏宁的手说了一阵话。也不知道苏宁和蓝梅儿说了什么。原本脸上带着担忧的神色的蓝梅儿竟然诧异的看了许文讲一眼。

番热闹过后。许文清被安置在一个小院之中。苏宁并没有和他住在一起。说是要让他好好的养神。等明天以最好的状态去迎战

苏家老爷了。

专区加。日”日四…

苏眸儿一直到了傍晚才被蓝梅儿给拉走。院了里变得静悄悄的

。许文清躺在床上只觉得孤零零的。一时难以入睡。或许以往都有人陪着。陡然之间自己一个人竟然有些不习惯。

阵脚步声传来。接着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又被关上。一股淡淡的而又熟悉的清香扑面而来。正是苏宁。

许文讲楼着扑过来的苏宁道:“夜深了。你怎么跑过来了?被人看到了怎么办?,小

苏宁娇哼一声道:”被人看到又怎么样。反正我就是认定了你

。别说爷爷不是你的对乎。就算是你输了。我也会跟着你的打手,

感受着苏宁话语中的坚定。许文讲呵呵一笑道:“你来的正好

。我正孤枕难眠呢,小

苏宁嘻嘻一笑。小子向着许文讲的下身探去。口中道:“我就知道你离不开女人。平日里哪次不是楼着我们姐妹入睡的。看在你明天就要大战一场的份上。本姑娘就慰劳慰劳你”

许文讲只见苏宁慢慢的趴在自己的双腿之间。缓缓的将自己的摔了给扯了下去

许文讲不禁低呼一声。那小嘴的火热让许文讲不禁仲乎轻轻的抚摸着苏宁的秀发口中赞道:“宁儿。你的技术似乎又进步了不少啊”

夜**。

当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房间里的时候。许文神和苏宁的身了还纠缠在一起。一阵敲门声传来。苏眸儿那清脆的声音传来道:“姐姐。姐大。该起床了,小

苏宁猛地从许文讲的怀中起来。面红耳赤的乎忙脚乱的穿着衣服。同时向着门外大喊大叫的苏眸儿道:“臭丫头。别喊了。这就起来了”

在苏眸儿那取笑的目光中。许文神吃过早饭。收拾一番便在苏宁父亲的带领下进入后山。远远的可以看到一片开阔的演武场。一名精神翌钰的老者正站在那里。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犀利的目光向着许文讲两人看了过末

许文讲知道这老者就是苏宁的爷爷。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意。好像是没有感受到苏老那充满了压抑的目光一般迎了上去。

两人隔着数十丈的距离目光刊缠在一起。也不见两人有什么举动。忽然之间在两人周围刮起了狂风。苏建国修为不高。但是见识还是有的。立刻就知道两人已经开始了较量。连忙退后几步

就在这时。狂风止住。同时苏老爷了连连后退几步。惊的苏建国要跑上去。不过却被苏老给止住。只听苏老道:“好。算你胜了

五年后。香港。

占地十余亩的巨大的别墅中。巨大的游泳池边上。大大小小身上穿着比基尼的美女正围着一个男了嘻笑打闹不已

这些人不是许文讲和白清音几女又是何人。一名身材修长无比。满脸清纯的美少女痴痴的看着许文神。那旨春意盎然的模样让周困的几女看的暗笑不已。

已经身为人妇的韩晓蝶将手中的饮利放下道:“文讲。语儿今天就满十六岁了。今天晚上你们就入洞房吧,小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泳池中传来道:“姐夫老公。记得要温尔些。要是像欺负我那样欺负语儿妹妹的话。我们可不答应”

又一个少女娇笑道:“眸儿妹妹。你还说呢。不知道是谁缠着老公要了一夜呢”

苏眸儿娇哼一声道:“伊柔姐姐。你别说我。你那时不还是叫了一夜。害的大家无法安睡”

啊”你这死丫头。你给我站住。看我不嘶烂你这张小嘴”

“哈哈”

(全文终)

后言:早早的完结了。很多该写的都没写到。肯定有读者不满意。没办法。订阅太低了。太多人催开新书。想想不管结尾好坏。总要有个完结。别被骂太监

新书筹备中。估计很快就会上传。到时再见。

茉壳待续打手,欲矩后续清节,请访问洲…洲日四…。里新里快打手,辜节里多打手,支持正版阈读!愚良明朝时代网游专区口刀…加。旧”日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