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路西法之死
作者:边小刀 更新:2018-06-19

  “天之锁(Enkidu),吉尔伽美什的好友用来捕获使大地陷入七年饥荒的‘天之公牛’时所用的神器,被锁住之人神力越高,这把锁的威力就越大,这可是我好不容搞过来的神器,你被它锁住,就别想挣脱了。”克罗利得意的看着路西法。

  路西法尝试了几次,发现确实无法挣脱,每一次路西法使出巨力的时候,身上缠绕的天之锁都会绽放出闪闪金光,路西法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天之锁可以从自己身上抽取力量,并用来加固它自身。这就是为什么被锁之人力量越强大,这把锁的威力就越大。

  路西法不再做无谓的挣扎,而是放松身体,一脸镇定的看着克罗利。

  “没用的,克罗利,你是知道的,凭着这一把锁你只能困住我,却无法杀死我,你还没有那个能力。”

  克罗利嘿嘿笑道:“没错,凭我的本领我是无法杀死你,但是你别忘了,我可不是一个人,教廷那边自然有杀死你的方法,我只需要把你交给他们就可以了,何必再操那份心。”

  路西法的脸色终于变了,一脸厌恶的看着克罗利说道:“克罗利,我没有想到,你已经堕落到了背弃自我信仰的地步了。”

  克罗利听到路西法的讥讽,仿佛被戳中了痛处,面容开始变的扭曲,对着路西法怒吼道:“没错,我是已经背弃了自我信仰,可你以为这是我愿意背弃的吗?

  我本名巴贝雷特(Balberith),乃是契约之神,自从接受上帝的安排,跟你叛出天界进入地狱,我都看到了什么?背叛、背叛还是背叛。

  几乎所有人和我签订契约之后都是选择了背叛,甚至他们签订契约的目的就是为了背叛。所有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是一个坠入地狱的恶魔。

  既然签订契约就是为了背叛,那么签订契约还有什么意义,那么我这位契约之神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我更改了自己的名字。从我改名的那天起,这个世界上就不再存在契约之神巴贝雷特,而只有恶魔克罗利。

  成为克罗利的那一天起,我就发誓,任何违背和我签订的契约的人,都要付出他们所不能承受的代价,而我,作为契约执行的保障,如果拥有地狱之主这个身份,则更加能够保证契约可以顺利的执行。”

  克罗利冷静了下来,看着路西法说道:“所以,作为我进一步强大的绊脚石,你必须要被挪开。”

  路西法盯着克罗利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这么做确实有你的理由,这一点我表示理解,但是作为地狱之主,我是绝对不会容忍背叛这件事情,就算你借助外人的力量,可以将我压制做,但是想要我死,你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路西法身上自身体内释放出丝丝缕缕的白色光芒,看上去是那么纯洁,和之前阿赛尔做出的举动一样,路西法也开始燃烧自己的天使之力。

  作为地狱之主以及六翼天使,路西法有着自己的骄傲,绝不会容忍自己落入教廷那群肮脏的家伙手中,就算要死,也要死的有尊严。

  “该死!”克罗利咒骂了一句,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路西法竟然开始燃烧自己的天使之力做最后的抵抗,虽然这么做的结果是路西法本源散尽,化为虚无,但这临死之前的反击也不是克罗利所能承受的。

  “虽然你想拉我陪葬,但我又岂会如你所愿。既然都已经提前计划好要杀你,又怎么会没有想到预防你这一招?”

  克罗利有些肉疼的从怀中拿出了一本破破烂烂的卷轴,举了起来,卷轴受到路西法身上的圣光照耀后,竟然自动漂浮在空中,然后就看到书本自动翻开,从路西法身上散发出来的圣光竟然诡异的发生了弯曲,尽皆向着卷轴飞去,被卷轴所吸收。旧卷轴此刻仿佛变成了一块巨大的磁体,将无数的代表着路西法天使本源之力的圣光吸收,甚至到后来已经不仅仅是吸收,而是变成强行抽取路西法身上的圣光。

  死海卷轴,乃是记载基督教起源以及圣经的古卷,据传乃是上帝命代上帝传播圣言的十二先知所书。死海卷轴其中三卷据传乃是上帝亲手所书,具有威力莫测的力量,和圣物‘约柜’属于同一级别的神器。

  “想不到吧,我手中竟然还有死海卷轴的天堂卷,今天晚上为了对付你,教廷那边可是大出血啊,这本天堂卷可是教皇亲手交给我的,为的就是可以杀死你。

  你知道吗,之前我也完全不了解死海卷轴竟然有三卷,分别是天堂卷、地狱卷以及人间卷,是用来对付天使、恶魔和人类。本来我还有些忐忑,这么一本破烂的卷轴真的可以轻易杀死堂堂的地狱之主?现在看来,果然是不同凡响。”

  路西法死死盯住克罗利,在死海卷轴的强行抽取本源的情况下,路西法双眼之中开始泛出鲜血。

  “哈哈哈哈……”路西法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到后来,声音嘶哑,状若疯癫。

  “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父亲,原来在几千年前,您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可笑我还一直天真的以为可以摆脱您的掌控,原来这一切都是一场闹剧,您早就安排好了我的结局。既然如此,您为何还让我看到希望,难道我在您眼中只是一个无聊的小丑吗?”路西法不甘的仰天嘶吼。

  “您既然想要杀我,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当初是您给予我生命,既然您想要我的命,我就给你!”路西法大吼一声,浑身上下圣光绽放的更加激烈,他这是耗尽所有力气在燃烧自己的天使之力,在四海古卷和路西法之间连接其一道光明之桥。

  克罗利已经远远的躲开,虽然路西法所释放出来的天使之力全部都被四海古卷吸收,但是克罗利也不敢保证四海古卷能够承受住路西法全部的天使之力,万一有一点泄露出来,绝不是他目前可以承受得了的。

  祝青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这一切已经远远超出了他所能插手的范围,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小心的躲在角落里,尽量不要被波及到。

  当最后一丝光芒从路西法身上飞出,路西法瞳孔泛白,已经完全失去了生机。克罗利走上前去,侧着头看了看路西法苍白的面容。

  “可惜了,你选错了敌人,从此以后世上再无路西法这个称号了。”克罗利伸手想要阖上路西法的双眼,没想到手尚未触碰到路西法的尸身,路西法的身体竟然突然发生爆炸,整个身体化为无数肉末,溅了克罗利一身血肉,半边脸上都是缓缓流淌下的肉末,看上去恐怖至极。

  克罗利收回僵在半空中的手,也不抹去脸上的血肉,而是笑了笑说道:“连死后都不愿意我触碰你的身体,真是对我恨到了极点啊。”

  克罗利又转身看向依旧漂浮在空中的死海卷轴,似乎是因为吸收了大量的神圣力量,死海卷轴绽放出一圈乳白色的光芒,克罗利皱了皱眉头,伸手想要将死海卷轴拿下来,不料手刚一碰触到文书周围那圈白光,就是一阵剧痛传来,整个手掌仿佛被硫酸腐蚀过一样,冒出阵阵白烟。

  “该死!”克罗利跺脚骂道,不用说,肯定是教廷动的手脚,自己竟然免费帮他们把死海卷轴充满,这就相当于让教廷多了一个大天使级别的力量储备,将来作战的时候,可以直接借用死海卷轴中储备的神圣力量,教廷那帮人,心思比我们这些恶魔要多的多。

  梵蒂冈,贝尔高利教皇身穿白色教皇法衣,静坐在祈祷室内,身边陪坐了五六位身穿红色法衣的红衣主教,其中曾经和加百列一起对付路西法的皮肤干枯的红衣主教也赫然在列。

  贝尔高利教皇十分安静的坐在椅子上,只有不是瞟过眼前手机的动作才暴露了他此刻不平静的心情。

  忽然手机的铃声打破了安静的氛围,贝尔高利教皇尚未反应过来,站在他身边的一位头发胡子都发白的红衣主教以和他的身形完全不符的灵敏动作抓起了手机,然后看了一眼贝尔高利教皇,点了点头。   教皇深吸一口气,伸手接过了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这是一个视频通话,屏幕上先是出现一个站满了血浆的大鼻孔,然后随着那人脑袋向后仰,才算是看清这个人的面容。

  “克罗利,事情进展的怎么样?”贝尔高利教皇声音有些轻柔,充满了磁性的魅力。

  克罗利没有说话,而是侧过身子,将手机镜头对准了一地血肉。

  “这就是路西法,我想就如您所看到的,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克罗利对着手机说道。

  贝尔高利教皇强忍胃部的不适,仔细观察了一下镜头内的血肉,最终确定了路西法确实已经彻底死亡。

  “很好!”贝尔高利教皇的声音因为兴奋而变得有些高亢,看到教皇已经确认,室内的其他红衣主教也都露出了松了一口气的表情,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交头接耳,祈祷室内不复刚才的宁静。

  “嘿,先别急着庆祝,我这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比如这个东西,你们之前可没有告诉我这卷四海古卷充满能量之后我就不能触碰他了,刚才我就被他狠狠的伤了一下。”克罗利将镜头对准了飘在半空之中的四海古卷。

  “如果我们不提前做些预防,这部圣器要是被你拿走了怎么办。”教皇语气平淡的说道。

  “嘿,你可不能这么侮辱我的人品,我可是很讲信誉的。”克罗利一脸很受伤的表情,只是这表情配上他满脸的血浆,看上去实在是怪异无比。

  “我们无法相信一个恶魔的信誉。”贝尔高利教皇说道。

  “OK,这件问题上我们是无法达成共识,我就不跟你争辩了,现在我只想问,这玩意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总不能挂在这里吧,这可是我的地盘。”克罗利冲着手机镜头说道。

  “这个世界都是上帝的,不存在你的地盘。”教皇碎碎说道。   “嘿,老家伙,想吵架是吧。”克罗利恶狠狠的说道。

  教皇闭上了眼睛,平静的说道:“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会处理。”说着贝尔高利教皇冲着背后挥挥手,在他身后的几个红衣主教站在一起,口中齐齐念着什么,与此同时,悬挂在克罗利头上的四海古卷身上绽放的光芒开始伸缩不定,片刻后仿佛是响应什么,一声轰鸣,冲破了墙壁,消失在天边。

  克罗利看着消失不见的四海古卷,有些不甘心的吐了口唾沫,骂道:“一群老狐狸,倒是便宜了你们!”

  “电话还通着呢。”电话这边教皇出声提醒道。(今天晚上应该还有一章,补昨天的)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