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血结(大结局)
作者:扑街虫 更新:2018-06-20

随着一声脆响,对面的血族长老指骨断裂,嘶声长嚎,“啊……小子,你竟敢折断最贵的血族的骨头!我要让你死!”血族长老咬着牙喊道。

  铁雪撇了撇嘴,这不是废话吗,生死厮杀,怎么可能留手,断你指骨只是开胃菜。铁雪眼角余光扫过周围,看到每八个人组成战阵,纠缠住一个血族,打得血族之人全面处于下风。

  再看与为首几个血族长老对战的己方高手,也都压着对方打。哪怕是铁冠老道他们这些老家伙,也全是老当益壮,凭着深厚的内力将血族打的吱哇乱叫。

  好!铁雪心中大喜,正要一鼓作气拿下和自己对战的血族长老。突然他听到身后正一声嘶嚎,一声米国的鸟语:“嗜血吞噬!”

  铁雪就是一愣,在抵挡对面血族长老之余,看到周围的血族人纷纷挣脱开己方战士,两两扑到一起。这是要干什么?

  铁雪等人不由放缓了进攻节奏,难道对方突然脑袋犯抽,开始自相残杀?

  在铁雪众人眼中,近四十血族,每两人一组,抱在一起,突然其中一人一口咬到对方的胸口位置。吱!吱……

  一声声吸血声,传到铁雪耳朵里,竟然有让他毛骨悚然的感觉。

  本族的战士全部停下了攻击的节奏,愣愣地看着面前诡异的一幕,弄不清他们这是要干什么。难道真的疯了不成?

  铁雪心中突然有一股不祥之感,他突然想到之前遭遇的血祭。“快攻击他们!”铁雪张口呼喊道。

  他的话提醒了己方的战士,在为首的长须老道等人命令下,战士们纷纷向血族扑去。

  “哇哈哈……你们这帮子蠢货,来不及了!”桑德斯仰天大笑,“杀了他们!”

  随着桑德斯的命令,只见血族们纷纷松开,一人倒下,一人抬头。只见抬头的血族们,同样仰天嘶嚎起来,“嗷……”众人看去,脸上全部现出骇然的表情。

  剩下的不足二十个血族,个个眼冒红光,口中犬齿外露,与野兽无异,凶残地怪叫着扑向了古国的战士们。“啊!”“哇呀!”“卧槽!怎么回事?”

  一个个吞噬了己方血族的精血的家伙,突然变得凶猛异常,原本只有招架之力的血族,并没有因为人数减少一半而溃不成军,反而一反弱势,凶悍绝伦。很快,古国战士们纷纷伤在血族手下。“张强!”“肖军!”“啊!你们这些血鬼,老子和你拼了!”

  听到己方战士的喊叫,铁雪抽空回头,眼中看到一幕让他睚眦欲裂。

  血族之人不知何时双手的指尖突然暴涨,抓到己方战士身上,就是一道深深的伤口。十个指甲就是十把匕首,哪怕战士们身上穿着高科技的防弹衣,也禁不住血族的利爪的撕扯,几下就被沿着接缝处撕开。紧接着就是开膛破肚。

  这些战士们明显感情极深,一个战士被杀死,让全组战士都疯狂起来,全然不顾自身安危,只为报仇。

  但是战士们的热血,却让他们失去了冷静,本来有序的战阵,在这一刻都乱了起来。哪怕是战士们不顾牺牲,他们的攻击也只在血族身上留下浅浅的伤口。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这些伤口竟然肉眼可见地在愈合。很快,越来越多的战士倒在血泊之中。

  长须道人,铁冠老道等人也明显急了,进攻得越发凌厉,但是对面得血族长老实力与他们差距不大,很难在短时间内拿下。

  “哈哈………在伟大的血祖光辉之下,你们都将化作血祖的祭品,我们的血食!”

  与铁雪对战的血族长老一边进攻,一边肆意地笑着。看向铁雪的目光,与野兽看自己的猎物无异。

  眼前不停有战士倒在身旁,他们身上被血族撕开的伤口,不停地喷溅出猩红的血液,一滴,两滴,三滴……

  铁雪的视野中一片血红,这一刻,他仿佛回到了孤岛,回到了当年孤身浴血之中。战友的血浇到他的身上,脸上,是热的。身体中的血不停的沸腾着,但是他的心却是越来越冷。

  血族长老的面孔,在铁雪的眼中已经变形,变成了一个张牙舞爪的怪物,他发出的声音,在铁雪耳中变成了一道道拉长的怪异声调……

  眼前的画面在慢慢停滞,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就要停下,铁雪的此时身体内外出现了两个视野。一个是外面与血族长老厮杀的画面,一个是内里内力流转的画面,他看到内力突然发生变异,原本在手脚等处流转的内力,突然回收,冲回到丹田之处。

  铁雪很奇怪,在自己如此愤怒与狂之时,竟然还能冷静地看向自己体内,下一刻,他心中一震。‘轰!

  仿佛冥冥之中,又仿佛心中所望,他竟然感到内力竟然触碰到了一个虚空中的节点,嘭!一声激烈的爆炸声在丹田中回响,随着这爆炸,铁雪眼见着内力竟然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一股,两股,四股……

  内力突然以几何级的速度在分裂,而且新分裂出来的内力,竟然在节点出汲取了足够的能量,每一股都超越了从前。“铁雪小心!”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铁雪耳边响起,似乎很遥远,又很近……这是教官的声音。嘶……

  突然胸膛上传来一阵剧痛,铁雪豁然睁眼。看到面前的血族长老正在得意地笑着,而他的手正插在自己的胸膛上,铁雪低头,看到他的五个锋利指甲已经插入胸口半寸,马上就要将自己身体撕开。“你……找……死!”

  铁雪浑然没顾自己的伤处,右手握拳,抬臂,挥动,一记右直拳,打向对方的面部。

  血族长老脸现讥讽,明显不屑于铁雪的攻击,他的爪子正要用力划开铁雪的胸膛,他似乎已经看到了铁雪被他开膛破腹的一幕……“哈……呃!”他的猖狂的笑着刚刚开始,就卡在了他的嗓子里。

  铁雪一拳,看似轻飘飘地,可是在打在他的嘴巴上时,他感到仿佛被一脸坦克撞上,下颌碎了,接着喉咙碎了,再接着颈椎断了,再接着……

  他奇怪地看到了一个无头尸体,就那么站在铁雪的面前,尸体的一只右手还插在了铁雪的胸口……

  “那是我?”这是血族长老最后的意识,紧接着他就永远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铁雪?!”

  教官清脆的喊声再次响起,但是下一刻她就彻底愣住了。

  铁雪迈步走入混乱的战场中,一个长老一拳,倒下一个。在前行,看似一步一步,可是却让人有一种怪异的违和感,一步近丈,两步就走到另一个长老面前。再一拳,那个正与铁冠老道对战的血族长老应声倒地,铁冠老道睁圆了双眼,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铁雪,你这是?”

  但是铁雪没有说一句话,转身走向下一个血族长老,旁边的长须道人走过来,苦笑着对铁冠老道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还是快的帮把手吧。”

  “哦!好好!”铁冠狐疑地摇了摇头,和长须道人一起向其他血族杀去。

  随着铁雪的推进,一个一个血族长老倒在他拳下,当他最后走到桑德斯面前时,桑德斯已经快要崩溃了,“啊呀呀哇……你?你是怪物吗?”铁雪冷冷地看向他,眼中毫无情感。

  “不要杀我,我们投……”桑德斯突然想到什么,正要喊,但是没等他“投降”二字喊完,铁雪的拳头打在他的嘴巴上,将他剩下的字全部堵了回去。

  拳起,语停,拳落,头飞。桑德斯永远也说不出他的这最后一句话了,带着他的野心,他的难以置信,他的头颅飞向了天空。……“铁雪!”“你醒了?”“太好了!”

  慢慢睁开眼睛,铁雪眼神向左看,一个个熟悉的陌生的面孔,铁雪辨认出这些都是参战的战友们,他们有的面色苍白,有的胳膊还打着绷带,拄着拐,但是看向他都是一片兴奋的表情。

  他眼神右转,看到了四个熟悉的家伙,“老大?二哥?小四?你们?”

  “哈哈!铁雪,你不愧是风流倜傥,绝世无双,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省略一百字)的邓大少的兄弟!”

  看着邓福男那风骚的模样,铁雪无奈一笑,而旁边的杨啸天和姜别鹤也乐了。“老三,我杨啸天这回真的佩服你了。”

  “呵呵!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没什么。”铁雪摇摇头,以为杨啸天说的是之前的战斗。

  “嘿嘿!”杨啸天突然笑了,笑得有些猥琐,“我说的佩服可不是这个哦。”“嗯?”

  “是啊!是啊!三哥你可真心牛大发了!太厉害了,我的偶像啊!”一旁的姜别鹤也夸张地说道。

  铁雪突然感到他们哥仨今天都有些怪怪地,那笑容都有些……“铁雪!”“啊!”姜别鹤突然喊了一声,“诸位小嫂子来了!”

  姜别鹤喊完,哥仨个突然在铁雪的床前消失,另一侧的那些战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走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铁雪突然打了一个冷战,脸上挤出一丝谄媚的笑容,慢慢转回头,“嘿嘿……白梅,啊?昆莎,昆美,艾美你也来了……”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