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三。小恶魔进化(下)
作者:缚心人 更新:2018-06-20

实在是大大的凶兆啊。——金风 要不是肢体扭结成一只蜘蛛状的远山瞳所露出的那抹微笑带起了我某一部分回忆,我还真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那天晚上被建次抓住的一身浓重涉谷风的小太妹麻生遥,也就是远山曾经的冤家百合女友。在那段远山瞳刚刚被激发出另一重自我的日子里,她曾好几次向我暗示要把那个脸上总挂着拽拽不屑神情的女孩,变成自己笼中的……

呃,我去台湾演出的一周时间里,远山瞳俨然已经成为了弘田传媒新晋的平面模特,可是麻生遥却真的像人间蒸发了似的。就连远山那只海蓝色的眸子里,也仿佛没有残存关于她的任何记忆。

她究竟被弄到哪里去了?

我第一次触碰这个小妞的面颊,没想到是在这样诡异的状况下——小妞的两条白皙小腿硬生生地从脑后拗过,将自己锁住的同时,脸上则凝结着诡异的微笑。听到我的问题以后,远山瞳再次轻轻咧开了由于头部充血而显得愈发鲜艳的唇角,抬眼努力向上望着我说:“嘻……金老师,你为什么还记得她……我……这样子,好看吗?”

“……好看。”

我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心里只觉得渗人。她的微笑本来就很邪门,又在地上扭出体操的姿态,更由于带着意大利的血统,真的能让人恍惚觉得在大白天撞见了一只在十九岁的花季被初拥的女吸血鬼!

“呼……我的腰……我不行了金老师。”被我形容为“好看”,小妞儿似是胸口一块大石落了地似的,整个人由于失去重心所憋着的一股劲头也一下子泄去。就如同一把人肉锁具瞬间被打开了一样,远山瞳倏忽间归复了正常人的形状,软绵绵的瘫倒在了早已被汗水所浸染的地板。

“好长时间不练……果然是……不行呢。嘻。”

在这短短十几秒的时间里,我的脑中闪动着三个念头。

一,远山瞳似乎刻意要回避这个问题。麻生遥究竟哪去了?

二,远山瞳的脸蛋还被我捧在手里。

三,她……她这个以前只会在瞬间出现的微笑,竟然在这次试验身体柔韧性恢复程度的行动之后,一直挂在了嘴角上。

我直觉就有些不妙,而且这一会儿阿墨故意留出空间让我和她独处……我刚要抽离还纠结在她凌乱棕色长发间的手,却被已经变得非常陌生的她抬起两只手给按住了:“金老师,我喜欢你这样看着我……”

“啧,我说大明星,你一直这样子趴在地板上,太失态了。”霎时间,小妞儿的脸上爬满了冰璃般冷性感的魅惑力,左目中蓝色的眸光似乎刺痛了我的眼睛。我只能尽力按捺住心里惊迫的心情,装作若无其事地用力抽出右掌拉住她的胳膊,将远山瞳硬是从地面上拉了起来,“也累了吧,先去洗个澡咯。”

(真的要女王化了吗……)

半透明的薄纱睡衣,再加上一身汗水濡湿的渍迹,它早已经失去了本身的作用。被我拉直了身子以后,混血小美人的一双不大不小,形态姣好的玉兔也就顺其自然地曝露在了我的视野下。

她真的没有再度发窘,反而带着像是从德古拉古棺中溢出的邪恶微笑,拉了拉睡衣的下摆,让两抹娇艳的色泽在睡衣下显得更为耀眼:“嘻嘻,真的只有金老师最关心我了呢……我,这就去洗浴了。”

足以令人窒息的青春肉体,爱琴海之畔的雪肌,以及来自魔鬼的笑容,在有些晦暗的客厅里构成了一幅极为妖异的画面。

幸好在说完这句话以后她就转身低头,走向了浴室。在双目离开她颜色不一的瞳仁的刹那,我真的仿佛一下子松了一口气。真的,就连初见时刻的阿墨殿下,也不曾给我这样大的压力!

小师姐先前的预言,莫非是真的……这个混血的小妖精就是命中注定神奈川的下一任女王?

我不由自主地抬起两只手的大拇指揉了揉太阳穴:远山瞳那赫然已经成型的笑容,实在是大大的凶兆啊……而在我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我发现方才还静静地宛如处子一般在梳妆台前整理着容颜的阿墨,已经像一阵妖风般过境,斜斜地倚在了卧室的门边。

“呵……小瞳真的好可爱呢。”

(可爱个鬼啊……)听到这阵低沉的女中音,我心里甚至翻滚起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两步跨到小师姐的面前一把搂住了她的蜂腰,咬在她浓黑长发间的耳垂上问:“搞什么啊,亲爱的,她昨天有么有向你提起过什么?关于她最近的生活?”

我估计远山瞳在这世界上真的只相信两个人,我和阿墨。而对于像个大姐姐似的一直照顾她,其实是在借机会催眠她,诱发出她被封印的性格的小师姐,她早就已经习惯无话不说了。果然,女王殿下虽然深眸里洋溢着神秘的光,但还是顺势倚住我的肩,遂着我的问题回答了:

“她说起过。白天她要上课,去弘田传媒受训,接拍广告,晚上会去照顾一个她的小奴隶。”

……

…………

(真的已经……了吗……)“咳咳,好吧,那么小瞳有没有说过那个‘奴隶’在什么地方?”我继续问道。

“呵……没看出来,主人你还挺关心她的。”小黑猫似笑非笑地将手搭上了我的衣领,“可惜她没有说。一会儿你自己去问她。”

“……现在她好像真的变态了。你满意了吧……”阿墨的每一分每一寸动作,都带着天然生成的杀伤力,可惜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和她在有一个小恶魔在场的情况下卿卿我我,顺着她推手的势道轻轻放开了揽在她腰间的手,抬起了身子说。

“呵呵呵……”

笑声中,阿墨的语气却显得有些不忿了,“我早就跟你说过,她如果真的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目,无论对你,对我,还是对她自己,都有……”

“金老师,我洗浴完毕了!”

……纵然潜伏的性格被催发了出来,有些说话的习惯却不可能在一朝一夕改变的。我和阿墨都没有想到,远山瞳竟然在五分钟左右就迫不及待地“嘭”地推开了浴室的门出冲了出来,还要跟我报备一声;而更没有想到的是,她进去的时候根本就没带任何换洗衣服,因此——

“嘻嘻,阿墨小姐说只要被金老师看光了,我就再也不会害怕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