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这绝对不是小说
作者:王宪鹏 更新:2018-06-17

  许多梦回宿舍的路上经过大讲堂,三角地那里有人在发放一本学生自创的文学杂志。他本来不打算要,不经意地晃到两个艺术字“麦野”,连忙接了过来,冲那个长着苹果脸蛋的小姑娘笑了笑。

  麦野的文章题目是:这绝对不是小说。

  很奇怪。

  而且冗长。

  但让人耳目一新。

  外星文明造访地球,对地球人做出评估,最初认为人类这种蛋白质合成物进化阶段低级落后,筹建中的星际航线不应因为这些低等生物的存在而改变原定计划。让它们感到愤愤不平的是,人类竟然狂妄无知地认为计算机不可能发展出智慧。它们都是一些机器,全身上下没有一丁点有机化合物。正当它们准备启动地球自毁程序的时候,另一种外星文明,一种外星生物降临地球。两种外星文明展开了规模宏大的辩论,导致地球上的互联网络整体瘫痪。最后,他们决定在地球上寻访被地球人公认为具有智慧的人。

  总结出来的情节纲要看起来很像是小说。但作者却声名这是一次纪实报告,每当遇到需要某种专业知识的时候,他都附上一个网络链接,说那就是外星人搜集整理的资料库。

  让外星文明感到万分失望的是,地球上根本不存在他们所认同的智慧。也就是说,地球上根本不存在可以使人类进化到他们那种程度所需要的思想。不是说所有人都没有,但是,这种智慧必须得到所有地球人的认可才算得上是智慧。少数名人的自言自语算是什么?被许多人追捧的疯话而已。

  更加不幸的是,两种外星文明的骨干分子都爱上了地球人。诡异。

  也许不幸的其实是被他们爱上的地球人。被没有外在性别的机器人爱上算是怎么一回事呢?爱是崇高而纯洁的,不应该考虑外在性别的存在与否?擎天柱的倾慕者不可能爱上擎天柱,是不是?被一种长着许多触角触手触足的怪物爱上更是灾难。不能想象相处的场面,总有点让人反胃。

  想要来一场精神恋爱。却仗着技术高超,将自己伪装成钻石王老五和万人迷的豪门女郎,招来无尽意料外的麻烦。闹出许多笑话。

  最终,机器人将爱人变成了存储在晶石中的波动。外星多手足生物将爱人变成了与她一样的生物。技术就是力量,就是真理。

  地球逃过一劫。

  不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套路。现实总是残酷无情。

  更重要的是,文章列出许多人类的不自觉行为,以外星文明的视角抨击了人类的浑浑噩噩不知所终。尽管这有些愤激。但对于许多梦来说,这样的文章很糟糕。它使得他更加茫然无措。

  大学是用来展望的,展望未来。然而,一旦这种展望失去了价值支撑,那么,活着真是了无乐趣。可惜,kill掉自己实在太不负责任。有人说,我的出生身不由己,我的死亡难道不能由我决定?这其实是一种误解。亿万个**争先恐后,为什么偏偏成就了你?一切都是你争取得到。你不珍惜你所拥有的,决定放弃奋斗拼搏的机会,是对自己的犯罪,而不是什么自由意志的体现。最初一心出现在世界上,活出个人样子,遇到些许挫折便背弃原始动机,把心一横,不做人了,十足鬼迷心窍的表现。

  钱是王八蛋,花完咱再赚。不幸的是,几乎所有人都爱煞了王八蛋,疯狂收藏,谓之资本积累。有了资本,才有了购买权力。市场经济商品化社会,购买力至上。于是,缺少王八蛋的大学生活充满了灰色。

  劳动光荣,但所有人都不热爱劳动。劳动只是为了换取生活的条件。不必劳动而换取生活条件意味着出**体和灵魂,意味着违背主流的价值观。但违背主流的道路往往是终南捷径,是通天树。

  有人说,原始社会,各尽所能,平均分配。事实怕不是那样,因为那样其实相当不公平。先天条件的不同造成个人对集体的贡献差异性,按劳分配还差不多。比如去围捕剑齿虎,某个人冒着被獠牙穿透的危险将削尖的木棍刺入它的心脏,导致它的迅速死亡,这种**绩必定要在分配时体现出来。类似的经验被某个善于讲话和描摹事物情状且记忆力极佳的人看到并记录下来,向其他人传授,降低了部落的人员损耗,慢慢地,开始有专人负责这件事。再往后,语言转变成文字,人类创造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增加了人为的不平等。

  ……

  种种观点都与许多梦发生共振。有一个QQ签名档异曲同工:世上本没有机会均等之说,但先知们告诉世人,潘多拉盒子里唯一没有飞出来的就是它。于是有了希望。

  将书扔到床头,许多梦又瞌睡起来。举目四望,一片灰色。做人实在无趣,可惜再没有比做人有趣的了。有时候,真想一觉醒来,世界全变了样,那才会增加点乐趣。

  “core,楼下有人找。”刘辉奸笑兮兮地对许多梦说。

  “男的女的?”

  “女的。”

  “真的?”

  水辰从床上露出头:“老实交代,什么时候惹下的债?”

  许多梦皱起眉头,会找他的只有轩辕静,但才见过面,不会这么快又找他。

  下了楼,许多梦吃了一惊。有一个妖艳女子举着一个纸牌,上面写着五个大字:我找许多梦。

  太不象话了。让人看到,铁定相信水辰所言不虚,虽然他其实是开玩笑。

  看到他皱着眉走过来,妖艳女子抢先几步一把拉住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路人侧目。许多梦满面通红,但连挣几下都没有挣脱。

  将许多梦塞入一辆宾士,妖艳女子坐上驾驶位置。

  “你忘了我?”

  “不记得。”

  “我叫田野。”

  “为什么?”

  “断绝关系。”

  “怎么办?”

  “马上知道。”

  这就是两个人两个小时内的唯一对话。

  许多梦发现座位上有本书,正是他在三角地拿到的那本书。这一次,他发现麦野那篇小说后面的评论竟然是田野写的。世界真小。

  通过这篇评论,许多梦知道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因为自己一时冲动带着她跑到城隍庙躲避追兵。也知道了田野为何会全然不像一个学生。

  也许是因为比他看的更加透彻。

  两个人相爱,除了肉体的缠绵之外,只留下伴随时间行走的衰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最大的浪漫不过如此。那是一种相互欣赏,相互扶持,在无望的命运旅途中默默注视着对方,无关风月。那是超脱感官,充盈满足的一种幸福状态。一切琐事都名副其实。无所谓相知不相知,只是一种承诺。

  车子稳稳停下。

  一座庙宇的山门外,许多梦看着一幅短联:花非花,雾非雾。

  他记得这是白居易的一首诗,他唯一一首让人捉摸不透的朦胧诗。

  每个字都半人高。很有气势。

  田野道:“你若能穿越这道门,那么,我们之间的联系便可以结束。”

  许多梦感到有些心痛。他原本讨厌一切伪饰和谎言,但突然有了新的感悟,认为世间万物绝少不了伪饰,即便是他。外人看起来必定觉得他冷漠镇定,事实上,热火充塞他的胸臆。他找不到他能够认可的为人处世方法,只好暂且将自己封闭。

  “我不知道门后是什么,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你讨厌我。”

  “我讨厌化妆。”

  “但我喜欢。”

  “这并不重要。”

  “没有人肯将自己的心袒露给其他人。有的人连自己也不懂得自己的心。”

  “只要一个承诺就可以?”

  “谁也不知道承诺会不会长久。”

  “所以总要相互试探,彼此考验。”

  “最大考验莫过于进入非非之境,出来后仍然愿意履行承诺。”

  许多梦迈步走向只有两根刻着六个字的柱子的大门。

  “为什么?”

  “感觉上,我喜欢你。但我不知道我的心。也许我会忘掉这个世界,也许我会因此明白这个世界。试过才知道。”

  “保重。”田野眼中闪过一丝亮光。

  聪明反被聪明误。

  何苦自知?

  轰隆隆的雷声炸响在头顶,似乎有人在雷声中慨叹着什么。

  刹那间千万世的轮回流转。……

  田野转身准备离去,却愕然停步。

  许多梦仍站在那里,不同的是,脸向外。他从里面走出来了。

  “这绝对不是小说。”许多梦喃喃自语。

  “你说什么?”田野好奇地问。

  许多梦笑着问道:“你看过《许多梦故事系列》吗?不错的寓言呢。”

  “没看过,但是,既然有你的名字,你说这样的话就是在老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没想到一转身的**夫,你变得这么臭屁自恋。”田野毒毒地说道。

  两人对视一眼,相拥着哈哈大笑。

  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笑。

  而作者也忘了问他们。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