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结束
作者:昨日清风 更新:2018-05-26

“我相信。”沈云飞说道:“神王被情所困,落入凡尘,便给了其他人机会。于是便想尽千方万法來对付你,好让你永远留在这里。”

阿拉忽然叹息一声,“可是他们却忘记了,这个世上不只有神的存在,还有魔。”

“你现在,还能和魔主抗衡了么?”沈云飞忽然问道。

“不能。”阿拉说道:“为了灵灵,我耗费了太多神力。”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神要败?”

“神一定会败,沒有人能够阻挡得了魔主。”阿拉忽然看向沈云飞,道:“也许你可以。”

“我?”沈云飞笑了,“你觉得我比神的实力还强?”

“是的。”阿拉说道:“这里本來拥有一个强大的禁制,所有人都得走过來,但是你是飞过來的。”

“嗯。”沈云飞点了点头,“我的确是飞上辉山的。”

“这就是神的能力。”阿拉道:“神并不比人强,强的只是他们拥有的是神力,而人拥有的是灵气而已。如果人修炼的也是神力的话,那么天外天早就沒有神的存在了。”

顿了顿,阿拉继续说道:“而你体内拥有的气息,虽然不是神力,但却一点也不次于神力,这世上也许只有你,才能够和魔主抗衡。”

“我不知道能不能和魔主抗衡,但我不会束手待毙。”沈云飞说道:“为了我的梦想,为了无拘无束与的自由,我定然要全力以赴。”

“那你现在就可以去了。”阿拉道:“一直向上,就能到达天外天。”

“我为什么要去天外天?”

“你为什么不去?”

“魔主杀光了天外天的诸神,自然会下來统治人间,那些神就算伤不了魔主,也能够消耗他不少魔气吧,我当然要在这里等着了。”

“可是你不要忘记,上面还有你的母亲。”

“我的母亲?”沈云飞奇怪的看向阿拉。

“准确的说,是你这具身体的母亲。”阿拉说道:“虽然你的神族血脉被你亲手毁去,但你应该也已知道了。”

“她在天外天?”

“是的,她是神族的公主,也是我的妹妹。”阿拉道:“当年生下你后,她便被抓回了天外天。”

“这样说來,我还真不能在这里等着了。”

“去吧。”阿拉说道:“别让战火,燃烧到人间。”

沈云飞沒有再说话,他的身体凌空而起,直上云霄。

……

天外天。

天外天的战斗还在继续。

与其说是战斗,倒不如说是一场屠杀。

一个人,屠杀千千万万。

黑色的魔气,布满了天外天。

七彩的神力越來越少,越來越淡。

神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鲜血洒满天外天,落入凡尘,染红下面的山川大地。

沈云飞來到这里的时候,看见的是满地的尸体。

最瞩目的,是一个黑衣人,黑衣人手中有一把漆黑的刀,他每一刀挥出,便有一个对手死亡。

沒有人能够挡住他的一刀,也沒有人能够躲过他的一刀。

沈云飞数不清地上的尸体有多少,他只能看见,还站着的神已不多。

在那不多的人中,沈云飞一眼就看见了一个如天仙般的女子。

不需要说话,不需要交流,他便知道,那女子就是这具身体的母亲。那是血脉相连的感应。

黑衣人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刀,一刀直劈向那女子。

沈云飞眉头皱起,他的人忽然在原地消失,再出现时,便到了女子身边。

沈云飞手中有剑,红尘剑。

人到,剑便挥出。

刀剑相交。

刀停住,剑也停住。

“咦?”黑衣人愣了愣,“沈云飞?”

“李云龙。”沈云飞看向魔主,魔主当然是李云龙,“我们又见面了。”

“你竟然变得这么强了,这倒是让我很意外。”李云龙说道:“你是第一个,能够挡住我一刀的人。”

“本來我还以为你很可怕,但是现在看來,好像也不过如此。”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李云龙狂笑一声,道:“你來了正好,省着我再去找你。沈云飞,等我杀光这里的所谓诸神,再和你了断我们之间的恩怨。”

“好,我等着你。”

沈云飞才不在乎诸神的死活,他静静的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李云龙继续屠杀吗,而被他救下來的公主,却是瞪大着眼睛看着沈云飞,过了好一会儿才颤抖着声音:“云飞?”

“啊?啊…”沈云飞看着这个女子,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

时间流逝。

天外天越來越静,直到,李云龙停下來的时候,这里已只剩下沈云飞和公主。

“去下面等我。”沈云飞轻声说道。

“嗯。”公主点了点头,她知道,她留在这里,只能给自己的儿子添麻烦,一点忙也帮不上。

公主落下凡尘,整个天外天,就只剩下沈云飞和李云龙两个人。

两个人面面相对。

“你多活了很长时间。”李云龙缓缓举起手中的刀,“沈云飞,我最想杀的人就是你。”

“那你得有能够杀死我的实力才行。”

“我有。”

“有沒有不是靠说的。”沈云飞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剑。

“连天外天的诸神,都被我斩尽杀绝,你一个凡人,还能够和我抗衡么?”李云龙疯狂的大小,“这天上地下,谁能和我争锋?”

沈云飞不说话,沈云飞径直挥出了手中的剑。

“杀戮…”

剑如血,直斩李云龙。

“不自量力…”李云龙冷哼一声,“魔气纵横…”

刀剑相交,发出惊天巨响。

两股强猛的能量爆发,整个天外天,竟是忽然间崩塌。

……

辉山顶。

所有人都仰头观望。

他们看见,天空中的云层忽然散开,然后便看见了沈云飞和李云龙的身影。

“天外天崩塌…”阿拉的双眸睁大,他双手立时挥动,布置出一个七彩的结界笼罩住众人。虽然他的神力消耗很大,但要布置一个结界阻挡住能量波动,还是不难。

小桃红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上方,眼中满是担心。

她看见,沈云飞手中的剑忽然变成白色,她知道那是乾坤九剑第二剑流云。

可是飘逸、轻灵、让人无法阻挡的流云,却硬是被李云龙的刀阻住。

刀光剑影,在九天之上落下。

落在山川,山便崩碎,落入大河,河便断流。

天崩地裂…

整个世界都在颤抖,因为两个人的战斗而颤抖。

沈云飞一剑比一剑快,一剑比一剑重。

沈云飞一连挥出八剑,八剑却全都被挡下。

“沈云飞,今天你必须死…”李云龙疯狂大喊。

沈云飞不理会李云龙,他双手握住剑柄,把剑高高举在头顶,一道耀眼的红芒穿破苍穹。

“乾坤九剑第九式……血染红尘…”

剑重重落下,带着无边的锋利,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重重落下…

红芒压下,李云龙举刀相迎。

刀剑相交…

刀断。

漆黑的刀,沒能抵住沈云飞这最后一击。

红芒劈在李云龙头上。

但是…

却并沒能把李云龙的头劈开。

魔体…

世上无人能够毁掉魔体…

这也是魔永远不灭的原因。

李云龙的身体,被劈的急坠而下,很快便到了地面。

红地面被红芒劈开,整个天通大陆,从中央开裂,这一剑如果不停,这个大陆必然被劈成两半。

剑当然不会停。

沈云飞相信,这一剑不只能劈开大陆,也一定能劈开李云龙的魔体。

剑继续向下斩去,只是眨眼间,便把天通大陆劈开了一半。

可是,就在沈云飞还要继续向下劈的时候,他却看见了一个七彩的结界,和结界内的人。

是小桃红等人。

如果再继续向下的话,那红色的剑芒就会斩在结界上,结界必然破碎,结界内的人,也必然破碎。

沈云飞叹息一声,剑停住。

而就在他的剑停住的瞬间,李云龙却是忽然一掌拍出。

一个黑色的光团,如同流星般撞向沈云飞。

沈云飞躲不开光团。

乾坤九剑一气呵成,最是耗费体力。

在最后一剑停下來的那一刻,沈云飞就注定躲不开李云龙的反击。

“砰…”光团撞在沈云飞的身上,沈云飞从空中跌落,径直跌落在地。

大口的鲜血从沈云飞口中喷出,这一击,让沈云飞受了很重的伤。

“师父…”

“少爷…”

小桃红和韩语等人亲眼看见了这一幕,他们看得出來,本來赢的应该是沈云飞,可沈云飞却是为了他们,收住了最后一剑,导致重伤。

小桃红等人疯狂的向着沈云飞落地之处狂奔,可是沒用,沈云飞落地之处,距离他们足有万里,他们根本就來不及跑到沈云飞的身边。

因为李云龙的速度太快了,李云龙只是一瞬间,就到了沈云飞的面前。

右手一动,李云龙的手中又有了一把漆黑的刀。”

“去死吧…”李云龙冷声说道。

话落,手中刀便刺向沈云飞。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却是忽然挡在沈云飞身前。

“噗…”刀刺入那人身体。

那个人手中有剑,在刀刺入她体内的同时,她的剑也刺向李云龙。

剑刺在李云龙的咽喉上,却沒能刺入李云龙的肌肤。

李云龙歪着头,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汤明月,你是不是疯了?沈云飞可是你最大的仇人,你竟然为他去死?”

“正因为他事我的仇人,所以我才不让你杀他。”汤明月虚弱的说道:“他是我的,只有我才能杀他。”

“可笑。”李云龙冷哼一声,“那你就和他一起去死。”

李云龙说话间,就要拔出刺入汤明月体内的刀,而这个时候,沈云飞却从地上站了起來。

汤明月只阻挡了片刻,但这片刻时间,对于沈云飞來说就已够了。

如此的大战,产生了无尽无休的残缺之气。

沈云飞只需要片刻,便能够完全恢复……

……

春去秋來,花败花开。

一个高高的山顶。

一头血红的狮子盘腿大坐在一块石头上,对着头上一只雪白的大鸟说道:“老白,看我这个身体怎么样,红金做的。”

那大鸟不屑的低头看了一眼,“狗屁,我这身体才叫好呢,我这是真正的流云制成。”

“流云算什么啊。”蹲在血狮头上的风狸不屑的撇了撇嘴,“我这可是提炼的飓风精华炼成的身体。”

“飓风算个屁,我这才叫好呢。”一只兔子骄傲的说道……

黄金猎豹和小妖精躲在一颗树后,歪着头看着那九个巨兽吵吵嚷嚷,这一妖一兽咧嘴一笑,齐声说道:“我感觉我这身体才是最好的。”

……

妖族。

妖族皇宫。

蓝夭夭坐在象征着至高权利的妖椅上,满脸都是愤怒之色,“乌娜…娄小楼,你们两个混蛋。你们出去满世界的溜达,把我留在这里,让我做个什么狗屁的妖王,老娘不干…”

……

南疆。

吴通悠闲的躺在一张摇椅上,看着自己儿子吴鹏拿着一堆文件皱眉沉思,吴通忍不住道:“你小子累不累?”

“累,但我喜欢。”

“有病。”

……

一座山顶。

伍羽和叶飘飘背靠背坐在一起。

“好幸福。”叶飘飘说道。

“看见什么了,就幸福了?”

“什么都沒看见,只要有你在身边,我就幸福。”

……

娄小楼牵着乌娜,满世界的奔跑在一片花海中。

“你慢点,都累死我了。”乌娜气喘吁吁的喊道。

娄小楼不停,“都一百年沒动了,我得好好跑跑。”

……

一棵老树,一间木屋。

沈云飞趴在老树下,两岁的女儿骑在他的背上。

“驾…”小丫头手中拿着一个小树棍,一棍子抽在沈云飞的屁股上,“爸爸快跑。”

沈云飞立时拱起身子,像毛驴一样四肢着地,飞快的围着老树跑了十几圈,把小丫头兴奋的咯咯大笑。

白诗琪从木屋中走出來,大声喊道:“小心点,别把女儿摔着。”

山下一个人影,悠忽间就到了山顶,看了看沈云飞,“少爷,我们什么时候去笑傲山河啊。”

“不是昨天刚刚回來么。”

“昨天就去了南山转了一圈,就叫笑傲山河啊。”小桃红掐着腰,不满的道。

“嗯,那等我有时间的。”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啊。”

“女儿嫁人了就有时间了。”

小桃红满脸黑线,“一直说着要寻找自由,原來你的自由,就是让女儿当马骑。”

“哈哈哈哈哈哈哈…”沈云飞大笑,“答对了,这就是我一直追寻的,无拘无束的自由。”

……

“砰…”一声枪响。

一头三十米长的巨虎应声而倒。

沈青瞪着眼睛从家中跑出來,“沈虎,狗日的,我耗费了一个月时间训好的坐骑,你一枪就给我崩了…”

沈红坐在一棵树上大喊,“沈青去打他,我支持你…”

……

满世界都充满了欢声笑语,谁都沒有注意到,在一个黑暗的角落,汤明月的眼中却有泪。

她沒死。

在沈云飞面前,想死都难。

“如果,当初不发生那些事情,我们会不会在一起?你的心里,会不会有我的一个位置?”

《全书完》

========

最近一直很忙,从來沒有一本书拖了这么长时间,写上全书完这三个字之后,长长吐出一口气。

这本书应该让很多书友失望了,我也不想说太多。

如果可能的话,新书再见,希望还能带给书友们,带來一个精彩的故事。

感谢一直以來,坚定支持清风的书友们。

感谢一直以來,默默关注不灭神王的书友们。

感谢一直以來,看着盗版,骂着清风的书友们。

感谢所有,为了不灭神王,曾经哭过笑过的书友们。

我相信,一定有人看过这本书哭过,也一定有人会笑过。

期待不久的将來,我们再见…

那一定会是另一个,精彩的,值得一看的故事。

小说网,!r4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