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道家传承
作者:赤雪 更新:2018-06-19

“落宝玉蟾,菩提佛珠我没见……不过混沌噬元珠的确在我手上!只是……”王泽对着相柳元讪讪一笑:“劫雷道人被我斩杀后,混沌噬元珠作为战利品,自然属于我。后来我无意触动了废墟禁制,为了保命,情急之下只好将混沌噬元珠丢出去……混沌噬元珠和那道禁制同归于尽了!”

“你…胡说,混沌噬元珠是低级混沌灵宝,如此重宝,怎么会轻易被毁。”相柳元往前一步,一股庞大的威压朝着王泽席卷而去:“交出你的储物戒,让我搜一搜,便可验证你是否在说谎!”

“大胆!”太清尊者轻喝一声,眼睛一瞪,一道剑光冲着相柳元斩杀过去,相柳元见状,飞速后退,堪堪避过了那道剑光。不过,他额前的一缕长发还是被剑光斩落。

太清尊者轻哼一声:“相柳元,亏你还是一族之主,居然混账至极……别说是混沌噬元珠已经被毁,就算混沌噬元珠真的还在王泽手上,你也无权索取。别忘记了各族大比的规则……”

相柳元闻言,很恨的看了太清尊者一眼,不再说话。不过他心的仇恨却是越来越强,一定要找个机会将王泽弄死,夺回混沌噬元珠为劫雷道人报仇。

禅虎见太清尊者一脸寒霜,也不好再逼问菩提佛珠的下落,暗暗叹息一声,他说道:“诸位,大比已经结束,不如公布结果,我们去废墟看看。或许他们还活着呢!”

“轰隆!”禅虎的话音才落去,就听得废墟内传出一阵爆炸声。紧接着,大型积分铭牌上。白天池,风黄山等人的名字纷纷炸裂。

“不好,速速离去,里面的禁法爆炸威力太大,这座废弃的试练场可能都保不住了!”太清尊者感应到了一股令他心悸的气息,急忙下令风族弟撤离。

随后,各族的道师同样下达了撤离的命令。众人急忙祭出战船,开启最大航速,纷纷撤离。

涂娇娇原本还想过来恭贺王泽夺冠。却不想突发异变,她也急忙下令撤离,开启青铜战船撤离。

各大族,世家,也纷纷祭起战船,准仙王灵宝,法宝,坐骑逃遁。不过他们的战船品质略差一些,清一色的低级战船。速度极慢,一些弟很快就被爆炸的余波吞噬,瞬间气化,连尸体都没了。

足足撤出了五百里的路程。爆炸的余波才鞭长莫及。众人站在战船甲板上看着不远处的大爆炸,心有余悸,同时心也有百般疑问。好端端的。怎么会出现如此julè的爆炸。

按照这大爆炸的规模和威力,就算是准仙王巅峰的强者身处其。也难以活命。

风二娘下意识的朝着王泽看去,见他一脸平静。心不由的琢磨起来,此事是否跟他有关?

太清尊者更是传音询问:“臭小,这些都是你搞出来的吧?各族的混沌灵宝也都在你手上吧。别的也就不说了,风族的曲量天尺,你得给我吐出来……否则,家族的高层那边若是追究下来,我也不好替你说话!”

王泽同样以传音回应:“太清尊者,你可冤枉小了,莫说是曲量天尺,就连混沌噬元珠在我的手里都还没有焐热就已经被毁了……你老德高望重,一定要替我解释一下,那些重宝跟我无缘……”

太清尊者闻言,暗笑一声,却也没有再说什么。以他对王泽的了解,那些重宝绝对落在了他的身上。想要拿回曲量天尺,估计得给那小有些好处,否则休想。

“陛下,大统领传来消息,废墟的仙王护道皇朝遗迹爆炸了,整个废墟,乃至整个试练场都被夷为平地,彻底毁了!”墨龙来到天涂娇娇身边,低声说道:“根据几位老祖的分析,已经是有人刻意引爆了混沌风暴……”

“是谁……难道是他?”涂娇娇不由的将目光转向了王泽。

墨龙也别有深意的看着王泽,低声说道:“应该不是,以他的修为,根本无法驾驭金殿的禁法,禁制……除非……”

涂娇娇急忙问道:“除非什么?”

“大统领说,要么是仙王,要么就是拥有五之尊之相,只有这样,才能拿起那方玉玺,掌控金殿禁法。”墨龙说道。

“仙王?”涂娇娇暗暗摇头,王泽的确不俗,不能以一般的家族弟看待,但和仙王相比,他还差远了。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有五之尊之相,乃是天命所归之人。

“废墟有仙王遗迹的消息不能散播出去!”涂娇娇正色道:“此事一定要保密……必要的时候,我会和泽少jēchu询问此事。”

“我知道!”墨龙认真的点了点头。

……

回归山门后,王泽把编造的剧情给众位长辈仔细分说了一遍,就回到别院的厢房闭门不出。

各族大比,他一举躲得冠军,于情于理都是为风族长脸。至于因此而引发的一系列麻烦,理应有风族出面摆平。混沌灵宝什么的,他可没见。实在逼急了,大不了他把那些混沌灵宝都吃掉,扔出自己的储物戒,随便你们怎么搜。

出乎意料的是,自从他闭门不出后,还真没有人前来打扰。

没有人呱噪王泽,那是因为他毕竟夺取了冠军,而且太清尊者深知此油盐不进,在他身上根本就得不到有价值的信息。

所以这几天,风君和几位风族长老你一直找风情,风扬追问细节和真相。

这两人以王泽马首之战,临行前早就统一了口径,任众人如何追问,得到的信息都跟王泽所言一模yyàng。

最终,风君等人只好作罢。

太清尊者却在暗琢磨,曲量天尺在那小手上。他究竟会如何开价?

王泽躲在房,仔细参悟了一下那方玉玺。得知这玉玺乃是万年前一个叫完颜烈的仙王开创的大金王朝所留。大金王朝起于荒野,完颜烈率领家族弟。历经百年大战,吞并准仙王王朝数十个,最终决战于歌城,一剑定江山,打下了大金护道皇朝的基业。

那试练场废墟正是歌城的遗址。当初混沌皇族的先祖在此处修建试练场,屡次出现诡异事件,正是大金护道皇朝枉死的家族弟冤魂所致。不过也正是因为那些大金冤魂,使得学宫先祖发现了仙王遗迹,群数十年之功。终于进入其,获取了海量的好处,并且拿走了几件威力不俗的混沌灵宝。

王泽可以肯定,各族的先祖手肯定还有级混沌灵宝。

他估摸着,各族的高层半会清楚废墟爆炸的原因,而且肯定还会怀疑到他的身上。

不过他们已经得尽了好处,估计也不会太过无聊来找自己的麻烦。

这么一想,王泽的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接下来的几天。干脆就拉开被睡大觉。

这一睡就是三天,三日后他缓缓醒来,推门出去,只见门外一女正手提花洒。弯腰为院里的灵草浇水,浑圆的臀部曲线,完全呈现出来。给他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女听到声音转头望过来,冲着王泽笑道:“小泽……你起床了…你看这些花花草草。都是我从废墟移植过来的,摆弄了几天。总算活了下来,好美啊……”

“美美……好大的雅兴啊,不过这些花草的确很漂亮,味道也很香……”王泽走过去轻嗅一口。

这女正是耶美美,大比结束后,在风族的提议下,她和扶风灵直接加入了风族。拜在了风二娘的门下。

“对了,扶风灵呢,怎么没见她?”王泽笑着问了一句:“师尊最近可好,外面可有什么风声?”

耶美美急忙说道:“灵姐陪师尊去了祖师祠堂,听说家族高层来人了,他们要调查风黄山的死因和曲量天尺的下落!”

“师尊和灵姐临行前,让我留下替你护法,对了,小泽,你饿了吗?我去做饭!”耶美美笑着问道。

王泽摇头:“倒也不饿,我只是担心你灵姐和师尊…….”他蹙眉道:“风族高层来人,我想一定是有人散播了什么谣言!”

“算了,此事道师师伯,太清尊者他们应该都会介入处理,我也不必担心。美美,我跟你一起去厨房,我们一起做顿好吃的,等师尊和扶风灵回来,就能吃到热乎饭菜了!”王泽笑着说道,然后很自然的拉起了耶美美的手。

耶美美不由的握紧了那只温暖的大手,追随着他的步法。

别院的厨房食材准备的很充足,王泽足足烧了一百零八道美味佳肴,又闷了一桶的白米饭。整个过程,耶美美这个女人反倒成了配角,只负责打下手洗菜,递调料。

时间不大,不远处传来脚步声,却是风二娘和扶风灵结伴而来。远远看去,两人似乎在低语着什么,眉宇之间带着一丝忧色。

“师尊,灵姐……你们回来了,我和小泽做了好吃的,就等你们回来一起开饭呢!”耶美美急忙出去迎接两人。

风二娘,扶风灵似乎有心事。

风二娘走进厨房,看到几个餐桌上都摆放着美味佳肴,脸上的神色一松,笑着说道:“呵呵,今天有口福了……”也不等王泽招呼,自顾自就拿起碗筷吃了起来。

王泽见状,也不甘示弱,急忙坐在风二娘对面,拿起一只烤鸭大口朵颐。连吃几口,他才得空招呼扶风灵,耶美美:“你们也吃啊,等会就没了!”

扶风灵,耶美美心想,这些饭菜足够十几个人吃饱,不急,不急。

谁曾想,等她们落座的时候,那一桌几十道菜肴,已经只剩下一小半了,风二娘全然不顾形象,吃得是满嘴流油。王泽也是食不言,只顾吃菜,吃肉,一句话也不说。

等到扶风灵下筷的时候,一桌饭菜已经被王泽和风二娘吃光了。

扶风灵惊讶的看着师尊和小泽。暗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师尊跟小泽还真是有着相同的兴趣爱好啊。

“别发呆了。赶紧的,你去靠窗户那桌,我去前面那一桌!”王泽招呼一声。

扶风灵这才过去,吃了一半的时候,她突然发现,体内滋生出了一股奇异的暖流,不停的滋润着脏腑和经脉。经脉的强度明显的提升了一些。

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这些饭菜非比寻常。等她决定再次占据一桌的时候,却发现四周桌上的饭菜早就空空如也。就连师尊风二娘此刻都抱着一个盘,舔着里面的菜汁,一脸的陶醉。

扶风灵顿时就呆住了,师尊这…….这事有点毁三观啊。

风二娘似乎也注意到了扶风灵的惊讶,她放下盘,笑着说道:“呵呵,好吃……”

“等等,我们似乎忘记了正事!”风二娘突然想起了临行前道师和两位仙王的吩咐。

扶风灵也惊呼一声:“王泽,道师让你去混沌金殿……”

王泽一阵郁闷。这都过去整整一个时辰了,你们才想起来。

……

风君,太清尊者焦急的走来走去。整整两个时辰过去了,王泽居然还没有过来。就算是一只乌龟,这么长的时间都能爬过来吧?

“不行,我去看看!”太清尊者是个火爆脾气。他早就等得不耐烦了飞身而起。

王泽此刻还在厨房,风二娘低声跟他耳语:“小。跟师尊说实话,曲量天尺。是不是在你手上!”

两人靠得近,风二娘说话的时候吐气如兰,一股幽香更是扑鼻而来,弄得王泽有些心猿意马。不过事关混沌灵宝,他的口风还是比较紧的:“没有,没有……混沌灵宝什么的,我见都没见过。”

“臭小,跟我还装!”风二娘嫣然一笑,纤纤玉手在他的额头轻轻一点:“你啊,那点花花肠我还能不知道。行了,你也别跟我装了,实话跟你说,曲量天尺虽然是低级混沌灵宝,但其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所以家族高层那边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找到。你也别想私通……不过各族大比的规则在那放着,谁也不会跟你抢。你只管开出价码,索要一些好处就行。”

“呵呵,一定要漫天要价啊!”风二娘一笑,胸口的双峰都在乱颤,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无限风情。

王泽看得眼热,身热,差点就没被迷得说了实话。一直以来他都很好奇,风二娘究竟修了什么剑诀,什么功法,每次见到她的时候,总是给人一种想亲近的感觉。

“臭小,你还在这里磨蹭什么,我们都等你几个时辰了……”就在这时,太清尊者从天而降,一手提起王泽,也不言语就已经飞上天空。

“尊者,这么急着找我过去,可是有大事?”王泽决定先探探口风。

“到了你就知道了!”太清尊者哼了一声,随意回应了一句。

“听说家族高层那边来人了?”王泽不甘心,继续问道。

“这不关你的事情!”太清尊者冷冷的说道。

王泽心里稍安,看样太清尊者和风君这次要力挺自己。

“尊者,直接带他去剑壁!”突然,虚空传来风君的声音。

“剑壁?”王泽身体一颤,不是去祠堂吗?怎么一转眼又成了剑壁?剑壁……那可是本族核心弟犯错,面壁思过的地方。莫非……要罚自己面壁思过?

没等王泽想清楚其环节,太清尊者就已经带他来到了剑壁。

王泽对剑壁还是有些了解的,据说此物是从混沌孕育出来的,是风族先祖练剑的石壁,当年先祖修成仙王后,这块石壁也在练剑的过程通灵,后来先祖又把自己的剑意打入其,留下仙王剑诀,设置禁法,磨练弟。再后来,风族遭遇大劫,祖师陨落,剑壁也被另外一个仙王强者打碎,碎成了两块。小的不知所终,大的这一块却是留在了祖宗祠堂,镇压气运。

因为剑壁破碎,所以先祖留下的剑意已经不完整,很少有弟能在其体悟到剑诀。不过此物到底是仙王所留。又有仙王禁法,所以用来面壁思过。磨练心智还是可以的。

剑壁所在地,风景宜人。郁郁葱葱,灵气充沛,远处有崇山峻岭,近处有小桥流水,美轮美奂。

来到剑壁前,王泽发现风君早就等候多时了。

这剑壁宛如一把出鞘的利剑,直冲云霄,足足有数百米高,上面隐约有几道剑痕。王泽估摸着应该是那位先祖练剑时留下的痕迹。

如此巨大的剑壁,宛如一座山峰一般,就这还是一小半,可见这完好的剑壁巅峰时期是何其的宏大。看来风族的那位开派族师也是一位大能,若是没有陨落的话,绝对可以感悟天道法则,走上天修之路。

“去吧!”没等王泽问些什么,他就被风君一把推了过去,王泽一头扎向了剑壁。本以为会碰得头破血流,却没想到那剑壁别有洞天,恍惚间,他似乎进入了一个剑的世界。

“不好!”突然。王泽心生警觉,几道凌厉的剑气破空而来,他急忙幻化准仙王。带起数道残影,避过了剑气的攻击。

乖乖。幸好本大少速度极快,否则不死也得重伤。

那几道剑气之后。四周变得平静起来,心的不安也消失不见。

“这就是惩罚?”王泽暗道,莫非这些老东西想借此逼迫自己交出曲量天尺。休想……若是没有足够的价码,休想从他手里夺走曲量天尺。风黄山想要杀他,他逆袭成功,作为战利品,曲量天尺就是他的私人财产。此事,他是占理的。

静下心来,王泽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到处都是雾蒙蒙的,远远看去,似乎有飞剑盘旋飞舞。那些应该就是先祖留下的剑意。

突然,几道飞剑盘旋而来,再次朝着王泽发动了攻击。那几道飞剑嗡嗡作响,迸射出数十道剑意,以不同的方位朝着王泽飞奔而来。

避无可避,王泽只好施展雷圣斩诀,混沌两仪剑诀封挡。好在剑壁受损,这些剑意威力大减,已经不复当年之威,堪堪有准仙王的水准。否则,他还真的难以抵挡。

剑壁外

面的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王泽,风君死死的盯着那道混沌两仪剑诀,一脸的炽热。

风君醉心修炼,于剑道一途十分痴迷,他修炼的是风族三大剑诀之一的修罗斩魔剑诀,主杀戮。此外,他还辅修了金光诛杀剑。

一直以来,他对自己的修罗斩魔剑诀、金光诛杀剑都十分的mǎny,认为这两道剑诀是杀戮剑诀的佼佼者。

如今看到王泽的混沌两仪剑诀,却是有些底气不足了,混沌两仪剑诀比起他的两门剑诀,更加狠辣,更加凌厉。

太清尊者也微微一惊:“这小果然厉害,怪不得把那群蠢货一网打尽了……不过这剑诀,我怎么觉得好像比仙王百剑诀还要厉害呢。

风族的诸多剑诀,要说还是仙王剑诀最为厉害,可惜这门仙王剑诀早就残缺不全,这才使得明珠蒙尘。

风君也暗暗心惊,难道王泽这小还会一门仙王剑诀?

顿了一下,风君急忙说道:“尊者……小泽本身就有一门仙王剑诀,不如放他出来吧……”

“不行!”太清尊者摇头说道:“白战到处散播谣言,说是各族混沌灵宝都落在小泽手上。连我风族的高层都相信这个说法,此刻放他出去就是害他。”

风君也点头说道:“只要他能从剑壁上领悟先祖的剑意,到时候纵然是那几位仙王也不会再说什么。”

风君见王泽在剑壁上被那些剑意追杀的有些狼狈,苦笑一声:“他不会怪我们吧?”

太清尊者笑着说道:“相信他会明白我们的苦心!”

风君冷酷的说道:“在剑壁上磨练一番,对他有好处。而且,这也是对他的保护,三年之内,就算是混沌风族的族长也无法开启剑壁,将他带出来。三年之后……风波已定,到时候他再领悟先祖的剑意,定会得到混沌风族族长的青睐,到时候谁也奈何不了我们……”

王泽一边应付那些剑意,一边听众人说话。得知要三年才能出去。他急忙道:“尊者……凡事好商量……我可不想在这个鬼地方跟剑意对抗三年。”

三年啊,王泽都想哭了。

虽然剑壁受损。剑意缺失,但这些剑意好歹也是仙王所留。而他眼下只是仙君修为。

“混沌灵宝,混沌灵宝……”王泽见太清尊者不做回应,急忙暗示。

太清尊者讪讪一笑:“看来这小果真误会了我们,还道是我们借此逼他交出曲量天尺!”

风君也是苦笑一声:“难道在他心,我们竟是如此的卑鄙!”

风君冷冷说道:“不识好人心!”

王泽急忙道:“道师,太清尊者,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可是三年啊……三年时间,我怕是早死了吧!”

太清尊者轻笑一声:“行了。臭小,别在我们面前装,你的本事,我们都清楚着呢……”

风君也趁机说道:“小泽,风黄山是混沌学宫高层风皇的爱徒,眼下白战四处造谣,风皇也认为他的爱徒死在你的手上。他的本意是将你押解到家族刑部审问,我们三人联手将你保下,希望你能领悟祖师留下的剑意。只有这样,风皇才不敢跟你寻仇。你且忍耐三年,三年之后,且不论你是否能领悟祖师剑意。我们三人都保你平安。至于混沌灵宝……呵呵,你若是愿意交出来,族内一定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王泽闻言。暗暗咒骂那风皇,老匹夫。老贼……敌对家族的弟造谣你也信,可见你是脑残无下限。偏偏这样的人还手握重权。

王泽将那风皇恨上了。将来若是有机会,定要将他斩杀。

“同品质的混沌灵宝一件……高级灵宝十件……各色珍稀材料一千斤。各色灵药,灵草,一千颗。恩,材料的名单我已经列了出来,你们去找扶风灵索要!”王泽逼迫了一道剑意,趁机开出了价码。

太清尊者三人闻言,差点就想破口大骂,你怎么不去抢啊。同品质的混沌灵宝也就罢了,居然还附加了那么多的条件,实在是漫天要价。

“混沌灵宝没有,其他的条件缩水一半……这是我这个风族道师所能答应的最大条件了!”王泽漫天要价,风君坐地还价,一个比一个狠。

王泽闻言,干脆就不说话了,专心对付那些剑意。

风君见状,讪讪一笑,低声对太清尊者说道:“看来我还得有些狠了!”

太清尊者也放低了声音说道:“只怕是有人已经泄漏了曲量天尺的秘密,所以这小还漫天要价。”

“二娘那丫头……哎!”风君也苦笑了一声。

太清尊者想了一下,道:“答应他的条件……曲量天尺的确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兹事体大,此物不容有失。”

风君一阵肉疼,不过他也知道曲量天尺干系重大,况且此事人家也占着理,反正混沌灵宝也是高层出。

“我答应你的条件!”风君扬声说道。

王泽闻言,突然有些后悔,早知道价码再开得高一些。

“道师,是不是我要少了?”王泽弱弱的问了一句。

“去你的!”风君真想冲进去将这小揍上一顿,那还叫要少了?若不是曲量天尺干系重大,能有那么大的价值?若不是王泽是本族弟,他能答应的那么痛快?

说实话,王泽的条件已经无限接近了他们的底线,若是再狮大开口,他们都没有办法了。

王泽嘿嘿一笑,暗道,看来自己没有亏啊。不过这曲量天尺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王泽得空的时候,将那曲量天尺拿出来看了看,除了上面篆刻着古老的曲黄河,似乎也没什么qguà的。反正以他现在的修为,看不出什么异常来。

“算了,关我屁事……”王泽暗暗嘟喃着,撑死了就是功法,秘府什么的。

“拿去!”王泽随意将曲量天尺抛了出来。qguà的是,这剑壁并不阻拦曲量天尺,反而有一种亲近的感觉。

王泽愣了一下,看样此物应该是和剑壁一个年代的混沌灵宝。说不定还真的隐藏着某个仙王遗迹的秘密呢。

“败家……”风君一个猛扑,将那曲量天尺接住。一阵肉疼,摔坏了怎么办?

王泽似乎明白他的心思。撇了撇嘴巴:“拜托,那是混沌灵宝啊。能摔坏吗?”

没等风君再说什么,王泽急忙道:“尊者,混沌灵宝要女性使用的,回头交给我二娘师尊就行,其余的材料,交给扶风灵和耶美美保管。你们都是前辈高人,相信你们也不会糊弄我吧?”王泽起初是想把混沌灵宝交给扶风灵的,但转念又一想,以扶风灵的实力。手握混沌灵宝未必就是福气。师尊风二娘修为大进,,如果她再拥有一件混沌灵宝,无疑是如虎添翼。到时候,那风皇估计也得忌惮几分吧?加上太清尊者两人,他在风族的安全、地位,可保无虞。

风君一脸的羡慕,喃喃道:“收徒弟也得靠运气啊……二娘师妹这运气,实在是令人羡慕!”风二娘的修为已经超越了他。而且每日都有精进,他隐约觉得此事和王泽有关,但又不得其法。好在他也是那种豁达之人,跟风二娘的关系也不错。心倒也没有嫉妒。

“小,三年后再见!”太清尊者嘿嘿一笑,挥一挥衣袖。踏空而上,潇洒的走了。

风君将曲量天尺收了起来。对着剑壁说道:“小泽,你且安心练剑。其他的事情我们会办妥的!”曲量天尺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混沌灵宝失而复得,风君早就想好了一个离奇曲折的故事,保证不会牵扯到王泽身上。他相信,只要曲量天尺回归家族,白战的谣言自然也就不攻自破。

王泽暗暗点头,风君做事还是挺讲究的。

“小……三年之后,你陪我练剑!”风君丢下一句冷冰冰的话,仙君一振,直冲云霄。

“都走了?”王泽叹口气,三年啊,未来的三年他几乎每时每刻都得和剑意对抗,多么苦逼的日。

突然,几道剑意融合在一起,显化出一道人影。

“仙王虚影?”王泽顿时就无语了,有点欲哭无泪,三年时间跟剑意对抗倒也罢了,居然还要直接面对仙王虚影。他隐约感觉到,这尊仙王虚影可能要比元磁仙王的那缕残魂神识还要厉害。

等等?莫非是他感应到从混沌两仪剑诀才显化出来的?王泽一拍脑门,觉得自己手贱了,如果不是混沌两仪剑诀,这尊仙王虚影应该就不会出现。

“你老回去吧,我这就把混沌两仪剑诀收了!”王泽还真就收起了混沌两仪剑诀。可惜那尊仙王虚影依旧显化在半空,怔怔的看着他。

“资质不错!”突然,哪尊仙王虚影对着王泽说了一句,而后目光仔细打量着王泽,有股将王泽看光的感觉。

王泽有些紧张,这尊仙王虚影太人性化了,比起元磁仙王只知道杀戮的虚影强过太多,自己须得小心应付。

“孺可教!”许久,仙王虚影再次开口,不过留下这句话之后,他就施施然离开了。但王泽有股预感,他还会回来的。

果然,时间不大,那尊仙王虚影再次返回,这一次,他身边至少带了上百道的凌厉剑意。

王泽顿时大惊,这是想要人命啊。

他必须承认,以他现在的修为,对上这尊仙王虚影,有死无生。

“危险!十分危险!”王泽不敢有丝毫的留手,将断仙仙剑,落宝玉蟾,混沌噬元珠,菩提佛珠这些混沌灵宝统统祭出来,在自己周围形成一个有效的防御圈。

“呵呵,这么多的混沌灵宝……你小肯定没少掘坟!”仙王虚影居然开起了玩笑。

谈笑间,他身边的剑意却是蠢蠢欲动,危险的气息越发的浓烈起来。王泽惊讶于他的人性化,试着询问:“敢问阁下可是风族先祖!”

“不错,本座正是剑魔风火!”仙王虚影傲然道:“能得到本座的指点,是你三生修来的福气,小,好好努力吧。若是你能在我手下活过三年,我保证你能成为准仙王高手!若是你能领悟我的剑意,走上仙王之路也是轻而易举的!”

切,王泽暗暗轻哼。本大少当年连天道法则都领悟了不少,准仙王。仙王之路算个屁啊。

不过眼下形势逼人强,王泽也不好发什么牢骚。至少他想要离开剑壁,还得靠剑魔的剑意。

“来,试试我的无上剑意!”风火轻笑一声,数十道剑意化作利剑,呼啸而来,王泽能感觉到,就连四周的空间似乎都被割破了。幸运的是,风火的剑意此刻只压缩在准仙王三重天的境界。

显然,他对王泽的真实实力。了然于胸。

同境界之下,王泽倒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

一阵迭爆后,王泽的剑意被破,风火的剑意却还剩余几道,径直朝着王泽斩杀过来。

“可恶,同境界之下,数量也是优势!”王泽心哀嚎,自己之前的估计还是有些乐观了。

不行,再这样玩下去。不死也残。他一咬牙,让道字金蛋喷吐道家真元,凝聚高浓度的道家真元剑。同时,他激活了体内道家符。周身顿时就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道。

这还是王泽第一次运用道家符御敌,以道符的坚固,风火的剑意应该难以伤其分毫。

接下来的第一个月。王泽被屡次被剑意重伤,每次都得休养两天时间才能凭借着强悍的**恢复。第二个月。王泽轻伤,每次休养一天时间。第三个月的时候。同境界之下,王泽已经能够跟风火对抗几个回合。

期间,风君、太清尊者、风二娘也曾探望过几次。每次他们都见王泽施展雷圣斩诀,混沌两仪剑诀。这两门剑诀的威力在祖师剑意的磨练下越来越强,偏偏又不是风族的功法。

剑壁之内,王泽遇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经过几个月的磨练,不仅雷圣斩诀,混沌两仪剑诀威力倍增,他甚至通过风火的剑意完善了残缺的仙王百剑诀。

仙王百剑诀大成之时,直接吸收了风火的几道剑意,壮大了自己。对此,风火很是生气。仙王的高傲让他心生愤怒,更加强悍的剑意朝着王泽席卷而来。

王泽完全没有想到,风火居然会被自己激怒。

他再次激活道家符,同时将雷圣斩诀,混沌两仪剑诀融入到仙王百剑诀之,全力应付。

凌厉的剑意,从四面八方扑来,剑意破空之声不绝于耳,四周的空间似乎都被那道道剑意给割破了。即便有道家符护身,但王泽依旧感觉寒意侵袭。

这时候,太清尊者四人也赶了过来,qguà的是剑壁表面居然出现了一道云雾,阻挡了他们的视线,他们根本看不到剑壁空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泽会不会有危险啊?”风二娘有些紧张。

太清尊者面色凝重:“应该不会,剑壁是祖师所留,用来磨练弟心性和感悟剑意,应该不会有危险!”

风君似乎嗅到了里面那凌厉的剑意,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不如我攻击剑壁试试……”

风君一脸的黑线,剑壁可是祖师所留,贸然攻击剑壁,这可是大不敬之罪啊。

正要反对,却听太清尊者率先表态:“你可以试试!”

“修罗斩魔剑!”面对祖师剑壁,风君不敢怠慢,直接祭出了自己最强的杀招。只见一尊修罗虚影悬浮在他的头顶,手持血色巨剑,一股股杀气弥散出来,四周的温度都骤然下降。

“破!”风君一声轻喝,修罗虚影手持巨剑斩杀过去,剑光和空气摩擦,发出滋滋的声响。

“轰隆!”随着一生迭爆,修罗斩魔剑击了剑壁,可是剑壁完好无损,四周的云雾依旧缭绕,没有任何的效果。

“不好,速速退去!”突然,太清尊者出声示警,一把拉起风君,风君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一把拉起风二娘,两人以极快的速度遁走。那一瞬间,剑壁上激起数道威力无比的剑意,朝着他们之前所在的地方迸射而去,几声巨响,他们所在的石壁被剑意粉碎,夷为平地。

风君等人暗暗吁了一口气,若是迟上一步,他们必定命丧黄泉。

风君心有余悸:“他激活了祖师虚影…….这下可是玩大了!”

“孺可教也!”风火一次性释放了数百道剑意后,看上去平静了许多,他饶有兴趣的盯着王泽:“数千年来,你是唯一一个可以领悟完整的仙王百剑诀的后辈弟,看来我风族合该大兴!”

“小,你可愿意继承我衣钵!”风火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

王泽轻哼几声:“之前你要杀我……现在……哼,我没兴趣!本大少只能三年一到,我就破壁而出,关你死活!”

“三年?呵呵!”风火的虚影苦涩的笑笑:“跟你对拼这么久,释放这么多的剑意,我的这道神识所剩的力量已经不足以支撑那么久了。定多两年,这缕神识就要彻底涣散了。在此之前,本座要把所有的剑道,剑意传授于你,让你光大我风族一脉,你可愿意?”

“等等,你体内有道家圣字?”风火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嗯!”王泽点了点头,这时候,那道字金蛋的蛋壳突然破裂,一个金色的道字从他丹田升起,印在眉心。

那一刻,学宫内所有的老古董,老族长全部都从睡眠苏醒过来。

“大道苏醒了,永生有望!”

王泽也在这一刻,得到了道字的真正传承,很多事情都了然于胸,甚至连多元宇宙的空间通道也全部一一获悉。

道字金光万张,他心头微微一动,顷刻间就知晓了父母的所在。

不过王泽此刻还不能前去接父母回来,他必须得阻止本纪元的天道灭世,赋予天道真正的职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