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如初梦醒
作者:归邪 更新:2018-06-17

  我的眼前只有月光下的夜幕,但我仍然盯着前方,盯着薛亦消失的方向。也许,刚才印在眼中的那个背影,将是最后一次出现了。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每个念头都断断续续,她刚才做的那些不停的从大脑中闪过,却不能连成一副完整的画面。

  让我这样的并不是她说的叫我小心,叫我谨防任奇,而是她说的以后再也不要见面,她的做法比我要彻底得多。

  虽然结果比我想的要严重一些,但这不正是我想的吗……为什么竟然会有心痛的感觉?无以复加的痛。

  她就这样离开我了,就像我离开血飘一样。

  不过,很明显的看得出来这并不是出自她的本意,她是被迫的,不然她会写下那八个字吗?她来只是为了告诉我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她不是想要离开我,一定是这样!

  不管是不是在欺骗自己,我还是愿意这样想。

  可是,既然能让她做出这种决定,那这件事情肯定有点麻烦,不,是很麻烦。因为我知道薛亦的智商很高,如果她能够解决的话,就不会决定用这种方式了。

  可又是什么让一向冷静沉着的她有如此之大的改变呢?我不知道,暂时不知道,但我一定会把问题解决的,就像我解决其他的问题一样。

  尽管我在这样安慰自己,但那股心痛并没有减少一点,我发现自己不想让她离开我的怀抱,那种感觉我不想失去。

  等等,我说了不能辜负诗依的,这样的结果或许不错……

  “哥哥,她已经走了。”诗依在我的心里说道。

  “是啊,主人,现在你应该想的是怎么搞定任奇那家伙。”血灵也说道。

  我深深的吸一口气,让我从刚才的气氛中解脱出来。既然已经是事实,那就不用去担心了,它只会朝前面发展。

  我使劲的甩甩头,想把不愉快全部抛出脑际。等头脑清晰了一点,我开始回忆薛亦告诉我的那些话。

  血灵说得不错,我现在应该想的是薛亦走之前告诉我的要提防任奇。以她之前的那语气,白痴的想得出来她已经知道了神秘组织的一些内幕,而且很有可能任奇就是其中一员,不然她也不会叫我提防了。

  我相信薛亦绝对不会骗我的,以她那种状态,明显是想通知我,只是限于某些原因她不能告诉我全部。处于对我的……喜欢,她不希望我受到伤害,所以才会透露给我一些消息让我预防。这样看来,那任奇肯定有问题了。

  难道今天早上任奇的那番话是骗我的?可从他的脸色上根本就看不出来他有任何的心虚成分啊,他可以伪装得这么好?

  我自嘲的笑了笑,任奇绝对是只老狐狸,他想要骗我的话,我又怎么可能察觉得出来。和他相比起来,我还是太嫩了。

  任奇身为帝国的军机大臣,如果他是那组织中的成员,甚至是头领,那这个危险可就太大了,我必须尽快的调查出来。

  现在谁还能帮我呢?光辉战神!他是帝国的大元帅,只有他才能帮助我了。

  我一想到了光辉战神,马上就想到了薛亦,眼前又浮现出了她刚才离去时的背影,心中像针扎一样,刺痛。

  抬起头来,忽然看到一颗流星划过了夜空,那瞬间闪耀出的光芒稍纵即逝,等我想再看清楚的时候,它已经变成了我大脑里面的一个片段。

  流星都是这么快吗?

  突然我的脑中也有一颗流星闪过,直觉告诉我这很重要,于是我试图抓住它。可惜流星就是流星,只会给你展现刹那的速度。

  但是我不能放弃,只要还有一点影子,我就必须要抓住它。

  终于,那颗流星的尾巴被我揪住,但它的面相却是如此的模糊,我看不清楚。于是我又一层层的撕开蒙在它脸上的面纱,当我发现它真面目的时候,我全身冰冷。

  我从来都没有这样冷过,就算是血灵差点杀了我,就算是兽皇向我发出了致命的一击,就算是我发现血云为了夺得皇位而杀兄弑父的本性……我都没有像此刻这样的冷过。

  这种发自心底的寒冷瞬间已经袭遍了我的全身,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后背仿佛有一丝丝的凉风吹过,让我产生了害怕的感觉。

  我发誓我很后悔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它已经存在,我也只能接受。

  我想起了薛亦在我走之前给我说的,等光辉战神一回来,她就给他说神秘组织的事情,让国家的大元帅也插手调查……可是现在,薛亦已经知道了内幕,却来通知我要小心一点,而不是告诉我光辉战神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会调查,要我不用太担心。

  这意味着什么?

  再加上薛亦的表现,她是受到了无法反抗的胁迫之后,才会生出这种以后不要再见我的决定,以她的个性,还会有什么让她无法反抗?

  从她深爱着我又不能帮助我的痛苦看得出来,她没有力量来改变。

  是什么凑成了这一切?答案只有一个,光辉战神!

  我的神经再次承受了重击,突然变得有些麻木,这个推断实在是太可怕,可怕得让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可是现在我的思绪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我无法拒绝它的任意驰骋。

  难怪那组织会知道我的动向,必定是薛亦在不知内情的情况下对她的曾祖父把知道的都说了出来。他连自己的曾孙女都骗了,骗了二十多年。

  一个能够拉拢三大世家之一的叶氏家族,一个能够让帝国的丞相成为自己的走狗,一个能把军机大臣控制在掌心的人。这本身已经够可怕,更加令人不能接受的是,他本身却还是帝国中掌握了全国兵权的大元帅,这怎能让人不心生恐怖。

  当今的神武帝国,除了他之外,似乎也再没有人能制造这么一个组织,再没有人能嚣张到死了四五十个圣骑士和圣魔法师还能毫不在意。

  如此之大的一个人族帝国,怎会不让人动心呢?虽然他已经拥有了无上的巨大权力,可他上面还有一个国王啊……谁会愿意自己这么强大却还被别人骑在头上?

  对于权力的yu望,能让人改变一切。

  难怪当初叶林会对白坤说他们前面最大的障碍就只有护国大法师寒枫了,我还愚蠢的认为这只是因为他们觉得大陆最强的是寒枫,不用担心光辉战神,原来答案竟是这么简单,简单到我根本没有想到会这么简单。

  现在我知道,薛亦对我的担心是完全有理由的,因为她对此无能为力,我对此更加的无能为力。因为现在大陆的第一高手,是薛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