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0章 敲定计划
作者:神想 更新:2018-06-20

闻人瑾有这样的顾虑倒是完全可以理解。\\

虽然无法像秦野那样,一眼看穿别人的真正实力,但他毕竟是聚魂境九重的高手,眼力非凡,对灵力也很敏感。

从气息判断,他坚信秦野三人绝不会超过凝神境六重。

准确地说,是秦野不会超过凝神境六重,而叶知秋和楚飞扬最多也只是凝神境三重。

否则,既然是勋族子弟,若是叶知秋真有实力,肯定早已扬名。

即便没有进入朱雀学宫那样一流的求学圣地,也不至于拜在日渐衰败的凌云宗名下,还是不入流的记名弟子。

不过,他心里虽然疑窦丛生,但看大家似乎智珠在握,很有信心的样子,他干脆直接问齐琪:“丫头,你到底准备玩多大?”

“这个数!”齐琪伸出一只手掌,笑眯眯地没说话。

“五十万两!”闻人瑾皱了下眉头,几乎是喊出声来。

“怎么,嫌少?”齐琪笑道。

“少?!”闻人瑾扬了扬眉头,苦笑道,“我想说这也太多了吧!”

“刚才还有人说百十万两也没什么用。”齐琪撇撇嘴说奥,“再说,本金少了,何必让你堂堂一个城主出手,我自己就能搞定!何况,你的二嫂,我的二舅妈也会为咱们提供不少方便呢!”

说到赤如云的时候,齐琪笑得就像是一只奸计得逞的小狐狸。

“怎么,你连她也算计在内了?”闻人瑾不可思议地看着齐琪。

他的反应似乎比刚才听到五十万两银子还要大一些。

秦野完全能够感觉到,他对赤如云多么忌惮。

他甚至有种感觉,或许,闻人瑾并不仅仅是因为赤如云的郡主身份,而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因为分明带着恐惧!

“你以为呢?”齐琪笑道,“人家都送上门来当苦力,我要是不善加利用,岂不是浪费了七舅你的好意。”

“这么说你还欠我人情喽?”闻人瑾有些自嘲地说。

“懒得理你!”齐琪丢给他两个大卫生眼,没好气地说道。

闻人瑾熟视无睹,自顾说道:“说实话,我还是担心知秋是否能夺魁。就算你们信心十足,握有什么杀手锏,可凡事总有例外,这要是万一……”

他笑了笑,终于没说下去。

齐琪挥了挥手,无所谓地说道:“做事情嘛,总是会有风险的。俗话说得好,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想要发财,不冒一点险怎么成!”

“哎,这是从自己腰包里掏出来的啊!你就一点也不心疼,一点也不担忧?”闻人瑾语重心长地警告说。

齐琪白了他一眼,不屑地说道:“切,我也也没喊你掏腰包啊!你心疼个什么劲儿?”

“什么?你说什么?”闻人瑾突然睁大了眼睛,“不让我掏腰包?!”

“嘻嘻,看七舅你毫无信心的样子,我要再让你掏腰包,你还不给我呼天抢地地哭穷啊!”齐琪似乎很喜欢闻人瑾这幅表情。

“嘿嘿,大小姐,那可是五十万两!”闻人瑾一脸认真。

“对,就是五十万两,我都准备好了。”齐琪说着,将一把银票拍在了桌上,看似随意地挑出几张,剩下的部分全部塞给了闻人瑾,“诺,拿好了!别以为我有闲工夫拿你寻开心。”

看着手里的五十万两银票,闻人瑾讶然的看着齐琪:“你真这么有信心?丫头,你该不是把你外祖母给你的嫁妆也打算压上去吧!”

“你也说了,运作得好,有一百多的赔率,就算一半压在知秋身上,也有二千多万两吧!俗话说得好,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可惜我只有这点家底,偏又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赤羽城,没法找钱庄拆借,不然只要那些家伙敢接,我就敢全都压下去。”齐琪不置可否地说道。

“此话当真?”闻人瑾一脸认真地看着齐琪,不再纠结她是否动用嫁妆的问题。

这一刻,他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

“骗你干嘛!”

闻人瑾沉吟片刻,咬咬牙说道:“干脆这样,我手上还有七十万两私房钱,要不……要不我借给你?”

齐琪突然笑了起来:“哈哈,七舅,你打得好算盘!合着赢了你就可以更多分钱,要是输了,我就欠你七十万两?空手套白狼,有进步,有进步!”

闻人瑾气势一弱,避开齐琪戏谑的眼神,讪讪的说道:“那个,我看齐琪你这么有信心,要是不支持支持,有些说不过去。”

“好吧!亲兄弟还明算账,我先问问,若是这事儿成了,七舅你准备分多少。”

闻人瑾想了想,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齐琪,试探的说道:“我只要一千万两,不过算我借你的,但别收我利息,恩,五年……不,三年为期!你看如何?”

“一千万两啊!”齐琪拖长了声音。

“不成的话,五百万两也成,不然就没什么意义了。”闻人瑾咬咬牙。

“好,这可是你说的!”齐琪突然打了个响指,笑着说道,“也别三年五年,就十年好了。嘻嘻,本来看你缺钱成这样,还想着分一半给你,这下可好,倒省了不少。”

闻人瑾叹了口气:“哎,齐琪,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没钱真是一点事情都干不了。想着那些土财主的嘴脸,我就感觉有点恶心。”

齐琪嗤笑一声,然后目光灼灼地看着闻人瑾,偏偏不说话。

闻人瑾被她看得一阵不自在,忍不住问道:“齐琪,有什么话就说吧,你这样看着我,我心里没底。”

“什么没底?是心虚吧!”齐琪一针见血。

闻人瑾笑了笑,避开了她的目光,没有说话。

“不对!”齐琪突然想起了什么,喊道,“啊,我知道了,你不是打算借我的手狠狠地坑一下赤羽城商盟吧!肯定是这样,我可听说你上任以来,他们就阳奉阴违,暗地里给你不少掣肘呢!”

“嘘!”闻人瑾身子一晃,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压低声音,“小声点,隔墙有耳!”

“嘻嘻,七舅,你就别捉弄我了。这儿既然是你定下来的,这时候才说小心隔墙有耳,我信你才怪!”

“哎,咱们九小姐总是这么聪明伶俐。好啦,就这么说定了,七舅相信你的眼光,当然要一注翻身!输了大不了卷铺盖走人。赤羽城的全部命脉都在赤羽商盟手上,我手上没钱,终究什么也干不了。与其这样拖着,被他们耗死,还不如搏一把!”

“看在银子的面子上,我就不介意被你扯虎皮拉大旗了。你私下准备如何操作是你的事情,我只管我名义下的一百二十万两能够赚多少。另外,事成之后,答应你的一千万两我也照给。谁让这么多舅舅之中,就你还算跟我贴心呢!只是你悠着点啊,别太狠了,狗急了还跳墙呢!”齐琪虽然笑着,但是谈起正事儿,口气却认真了不少。

“那是自然,我有分寸。”闻人瑾笃定地说道。

不过,他的目光还是有意无意地看了眼秦野。

原本坚定的眼神之中不免闪过一丝犹疑……

“七舅,要不你试试秦野的身手?”齐琪笑道。

“好啊!”闻人瑾没有丝毫迟疑,同时手上灵力涌动,随时准备出手。

显然,他其实早就按捺不住了。

“好什么!”齐琪冷哼,一脸不满,“既然上了贼船,可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剩下的七十万两算我借你的,不给你打欠条没事吧!”

闻人瑾立即意识到又被齐琪算计了,讪笑道:“没事儿!反正输了,这些钱还不是放在那里,我估计也没机会继续花天酒地了!”

“不错,要是出了意外,你就自己回去受罚,我压根儿就不知道这件事。不过要是赚了嘛,你就推到我身上,我虱子多了不怕咬,也不差这点事儿了。”

“一言为定!”闻人瑾认真地说道。

的确,这次若是计划成功,作为赤羽城的城主,闻人瑾还真要设法将压力尽可能减小。

毕竟,庄家背后的股东都是赤羽城的地头蛇,他们虽然不能拿闻人瑾怎么样,但是大家就算是结下了仇恨,他想要在赤羽城大展拳脚势必受到各种刁难。

要是由齐琪扛下来,就算心中愤怒,也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吞。

毕竟,齐琪乃是齐家的千金小姐,在南疆,除了三大王室、朱雀学宫和另外三个大阀,还没有人敢跟齐家人叫板。

便是九大护国宗门,也不会与根深蒂固的齐家为敌。

“恩,事不宜迟,赶紧去布置吧!希望那些让你恶心的财主们心脏够坚强,受得了这个刺激。”齐琪幸灾乐祸的说道。

秦野三人也都听出来了。

闻人瑾似乎打算调用一大笔资金来一场豪赌,输了不仅仅是输掉一笔巨款,还包括他的前途。

虽说这件事跟他们脱不了关系,但是没有人去想过能够在其中分到多少好处。

之前齐琪明确表示有十万两算作秦野的本金,可他对此没什么反应。

现在,被她这么一运作,更不敢去多想了。

叶知秋明显有些紧张起来。

虽说原本他就有些紧张,但更多的是被兴奋代替,加上秦野给了他极强的信心,因此并不表现出来。

可是现在,突然大笔的资金都落在了他的头上,还加上一个城主之位,这种紧张便被无限放大起来。

他想要喝口茶压压惊,可惜手控制不住的哆嗦,险些将茶水洒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