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年少的悸动5
作者:菊花清茶 更新:2018-06-19

第一百七十一章 年少的悸动5

“母后,该晨起,上朝了。”男子敛眉,依旧是有礼的道。

床上的女子仍是没有听到,抿抿唇,小脸上染上一抹焦急,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红艳的唇瓣仿佛盛开的梅花,娇艳欲滴,邀人品尝。男子情不自禁的坐上床沿,伸出手去,抚上她的唇,感受那柔软的滋味。

此时,睡梦中的女子却突然伸出双臂,牢牢锁定他的脖子,抬起头来,准确的找到他的唇的位置,靠近,伸出舌头,撬开他的唇齿,追逐他的舌头。

品尝到她甜美的滋味,男子愣住了,一动不能动,任她为所欲为。

侍从们的惊呼在耳边回『荡』,他却听不见了。

他只听到,自己心中好不容易结起的一块薄薄的冰,哗啦啦啦,被击碎了。

在他的记忆里,母妃年轻,貌美,端庄娴静,一直是父皇最最宠爱的妃子。

母妃仰慕父皇的英明睿智,父皇喜爱母亲的聪慧机智,二人数十年如一日,相敬如宾,感情不见丝毫淡漠。

母妃原是袁家之女,进宫之初便深受父皇赏识,封为昭仪。生下他后,擢为升为元妃,地位仅次于皇后。而皇后,早在十年前就因病去世了。所以后宫中,权势最大的就是母妃,宫里的一切大小事务也都交由母妃打理。除了名分以外,她的地位,已与皇后无异。大家都在猜测,皇上要么不立后,若是立后的话,人选非母妃莫属。

十二岁以前,皇子皇女跟着『奶』母住在飞云宫,一个月才能与母妃见一次面。

童年的母妃,给他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梅子糕。母妃手巧,女红中馈样样拿得起放得下,可她从不轻易下厨。他还记得,每次见面,母妃都会亲手给他做一盘梅子糕,亲眼看他吃光光才恋恋不舍的放他离去。每次从母妃出回去,梅子糕香香甜甜的滋味,总是叫他回味良久。去见母妃,去吃梅子糕,是十二岁以前的他每天读书写字的动力所在。

终于等到十二岁,他回到了母妃身边。

母妃还是如此的美貌,如此的端庄娴静,可他发现,她常常郁郁不乐。

原来,年纪见长的母妃,虽然美貌仍在,却怎么也比不过新进宫年轻貌美的小姑娘们,所获的圣眷一日比一日少,因而,她憔悴了不少。

身为人子的他不能左右父皇的决定,只能多多陪伴母妃,多方劝解,为她宽心。却不见任何成效。

一天晚上,他正临窗练字,母妃来了,端着一盘清甜诱人的梅子糕。

“皇儿,饿了吧?母妃给你做了一盘梅子糕,你快来吃。”母妃对他扬起许久不见的甜美笑容,慈爱的道。

那一刻,他因为母妃抑郁已久的心情霎时阳光密布,灿烂的笑道:“好啊!”

接过盘子,一会便将盘内的梅子糕一扫而空。

母妃静静的看着他吃完,美丽的容颜渐渐爬满惆怅。

“曾经,他也很喜欢我做的梅子糕的。”他听见母妃失神的透过自己看向另一个缥缈的身影,喃喃自语。

心一揪,他握紧母妃的手,笃定的道:“母妃不必为父皇的事担心。父皇心中有你,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他只是暂时被别的女人勾去了一魂一魄,还有两魂六魄,都还在你身上,迟早有一天,他肯定会回到你身边来的!”

母妃的脸『色』因为他的话而有所好转。

她轻轻的『摸』『摸』他的头,温和的笑道:“逸儿真是个好孩子。”

他也笑了,笑得好开心好开心。

后来,接连几天,母妃都会给他送梅子糕来,亲眼见他吃下,再说几句话离开。

半个月后,正在用早膳他的突觉头部一阵晕眩,继而眼前一黑,倒地不起。

醒来时,母妃正躲在父皇怀里低泣着。

太医给他把了好几次脉,一个劲的摇头,只说他是身体虚弱,多补一补就好了。

父皇命人送来许多大补的『药』材,但他的身体并没有因此而好起来,反而一天比一天加重。

每天,在繁忙的公务之余来看看卧床不起的他,安慰安慰忧心忡忡的母妃,成了父皇每天必做的事。

虽然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下去,但是看到父皇和母妃恢复以往恩爱甜蜜的样子,看见母妃脸上一天比一天多的笑容,他还是觉得很幸福。而且,母妃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天都会亲手做一盘梅子糕,送到他床边,亲手喂给他全部吃完才含笑离开。

有父母无尽的疼爱,他觉得自己从未如此幸福过。

一晃三年过去,他的病,越发的严重了,太医却迟迟查不出病因来。

这天戌时,一向这个时候来看望自己的父皇没有来。等到夜半,还是不见父皇踪影,母妃愁眉不展,伤心欲绝。

第二天,父皇来了,却只是匆匆看了他一眼就走了。而且,他发现,父皇的眼眶黑黑的,脚步虚浮,似乎昨夜没有睡好。

第三天第四天,皆是如此。

再下来,接连五天,父皇没有出现。

后来,宫里头盛传,父皇『迷』上了一个十四岁的小宫女,夜夜召她侍寝,**缠绵,彻夜不歇。每早出门,父皇都是头重脚轻,眼窝深陷,却乐此不疲。

那是他第一次看见温婉的母妃大发雷霆,寝宫里所有能摔坏的全部摔坏了,许多宫女还被她迁怒,打得容伤唇裂齿落,却不敢开口求饶。他第一次被母妃暴虐的一面震惊了。

第二日,父皇来了,赏了一些东西,说了几句话,又走了。

听说,当晚,他又去临幸了那名十四岁的小宫女。

当天晚上,母妃依旧带着一盘梅子糕来看他,他也照旧吃得一块不剩。

第二天,他的病情骤然加重,连下床走路都成了问题。

听到消息,父皇来了,抱着泣不成声的母妃软语安慰许久。

后来,父皇又恢复了以往的习惯,每天都来看看他,陪母妃。母妃脸上又恢复了一点笑容,他的病情也好了一点点。

可是,不久,消息传来——父皇要立那个十四岁的小宫女为后!

听到这个消息,母妃呆愣了很久。

大婚当晚,他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去母妃的寝殿看她。

母妃坐在椅子上,盯着父皇亲笔书写的一副字呆呆的看着。

他叫了她好几声,母妃才回头看向他,眨眨眼,神『色』『迷』离的道:“逸儿,梅子糕就在桌上,你自己吃吧,母妃今天就不给你送过去了。”

“嗯。”他点头,坐在母妃对面,照旧一口一口当着母妃的面吃下。

吃完,站起来,刚想过去安慰母妃,却眼前又是一黑,倒下了。

当夜,太医院的太医全部被召集过来给他看诊,却如过去三年一样,束手无策。

他躺在床上,气息微弱,连说话都成了奢侈。

第二天一早,父皇闻讯赶来,新任皇后也来了。

父皇查看了他的情况,责怪了太医许久。新任皇后一直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打量了一会他,便深深的盯着倚在父皇怀中的母妃看着,嘴角挂着的是一抹诡异的冷笑。

只是父皇怀里的母妃太过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发现。

三天后,母妃被打入冷宫,不日便被赐死。

从那以后,他再也不吃梅子糕,宫里也再也没有出现过梅子糕的身影。

“呵呵,知道吗?梅花不仅好看,还可以煮粥泡茶酿酒做『药』,用风干的梅花瓣泡澡,更可以美容养颜呢!”

细嫩娇美如甜酒一般的嗓音,乍然听见,年届而立的男子不觉回想起年少的往事,淡笑了起来。

“我知道我知道,这肯定又是母后跟你说的!”九岁女孩身边的小男孩举起手大声道,“母后每天晚上都要用用花瓣泡澡的!”

“难怪长这么大,我一直没觉得母后变过,甚至越活越年轻了,原来是梅花的功劳啊!”一个孩子恍然大悟。

“决定了!以后,我每天也要学着母后的样子用花瓣泡澡,我也要美容养颜!我要变得和母后一样漂亮!”六岁的小女孩大声宣布道,一本正经的样子。

一群孩子全笑开了。

“你还早着呢!等到了母后的年纪再泡不迟!”九岁女孩拍着她的头,小大人似的道。

“哼,才不!”六岁女孩撇过头,很有志气的道,“今晚我就去找母后,一起泡澡去!”

“那我也去!”九岁女孩想了想,道。

“我也去!”

“我也去!”

另外几个孩子纷纷响应。

“你们男孩子,泡什么花瓣澡啊!”九岁女孩斜睨那群踊跃得不像话的小『毛』头,不齿的道。

“你管我们!”九岁男孩针锋相对,“谁规定的,只有女孩子能泡花瓣澡?”

“但也没见父皇泡啊!”九岁女孩想也不想便道。

“那我也要泡!”五岁男孩高声叫道,坚定了信念。

……

“看什么呢?”轻柔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褪去了细嫩,娇媚不变。

随着时光的流逝,她的声音成熟稳重了许多,就好像发酵了的美酒,益发的醉人。

“看孩子们玩得真高兴。”他回头,淡淡道。

伸手接过一朵飘落的梅花,『插』在她的发鬓,附在她耳边轻声道:“你真美。”

快十年了,她都成了好几个孩子的母亲,可容貌却不见衰老,反变得愈加娇媚,娉婷的身段也依旧婀娜多姿,让他怎么也看不腻。

“你……无缘无故说这种话做什么?”素手在他胸口轻捶一把,她娇蛮的低嗤道,粉嫩的脸颊上浮起一层淡淡的红晕。

他但笑,抱着她的腰,下巴靠在她肩上,深吸一口属于她的吸气,闭上眼,满足的道:“现在,我好想吃一口梅子糕。”最好是母妃亲手做的。

他知道,自己对梅子糕的依恋,从未变过。就像对她的爱恋一样。

只是以前,他不知糕点有毒,傻傻吃了下去。而现在,就算知道有毒,他,也会心甘情愿的吃下去。

因为,他中她的毒,已深。“皇上,哀家要当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