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6000)本公子要保的人,谁也杀不得!
作者:荒丘寒树 更新:2018-05-26

第45章(6ooo)本公子要保的人,谁也杀不得!

眼见与天齐南鳆对了一招的红日法王背退而来,那名眼睛一亮的天齐世家的好手以为有机可乘,不假思索的便是一剑又快又疾的斩了下去

却见那冷笑出声的红日法王,双目精芒闪过,竟似背后生了眼睛一般,手法精妙的伸指一弹,竟然后先至的一指弹在剑身之上

“铮”的一声嗡响,那人只觉右手虎口一震,差点拿不住剑,但就在下一刻,却有一道怪异无比的强大内劲,顺着他的手部经脉,锐利如箭摧枯拉朽一般长驱直入

那人顿时被这一股强大内劲冲击得身型不稳,口喷血而退

红日法王随手击退这人的同时,背后已有劲风响起,却是天齐南鳆见状再次一剑袭来,剑光亮起,却见红影一闪,天齐南鳆极刺出的一剑却是落了个空,红日法王早已料到他会有此着,是以借着那一弹之力,身形飞退了开来。

好在天齐南鳆这一剑尚留有几分余力,眼见就要刺空,手腕翻转间却已将剑势收回。

在他们的侧后方,雄壮宛若铁塔的阿古,仿佛一尊天神般横冲直撞的闯入了那群在纪闲等人战斗外围压阵的好手之,先天真气鼓荡下,手掌上所带的精钢拳套泛起一阵异样的光芒,一拳击出,却是带着一股勇往直前的强大气势

配合着他那恐怖的身高,确有一股慑人心神的莫名威势

当其冲的一名阶强者,一触之下,便如遭雷亟一般,被一拳轰飞了出去

阿古虽然实力没有全部恢复,但却早已服用了大还丹与聚气丹这两种增进内力的丹药,再以他体内源自当年魔教一脉的精纯先天真气,所能挥的战力却是不下于一名武宗强者

铁拳翻飞间,天齐世家这些高阶修为的好手,竟无一人是其三合之敌,正是当者披靡,纷纷伤重败退不已

仅仅片刻时间,除了那四名围攻纪闲的颠峰武宗之外,其他七.八人已经全部被这凶神给砸飞了出去

未做停歇,阿古已经随意的挑上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名武宗颠峰修为的老者,酒钵大的拳头带起强大的风啸声一拳猛砸了下去

而另一边,那一十三名结成阵势的天齐世家一流好手,此刻却是如临大敌一般,全都目露谨慎之色的看向对面缓步而来的雷立远。

这一十三人,虽然没有颠峰修为之人,但即便是实力最低者,亦有高阶初入的修为

放到其他小地方去,几乎都可以做一派门主了

但这些个个修为不弱的强者,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些人会有一天,在面对一名年纪不足三十的年轻人时,会一起生出这般谨慎的心思来

雷立远只是缓缓的踏步行来,在这短短的片刻时间里,红日法王与阿古都已经各自出手数招了,他却还没有走完这区区二十多米的距离。

他的步伐不快不慢,但却很稳,仿佛前面不是一十三名修为不弱的一流好手,而是他闲时散步于雨一般。

但他每走一步,整个人的气势他越盛几分,甚至不用他加强真元的运转,本来在他体外几寸之外就被弹开的雨点,此时却在三尺外便已被隔离

一股淡淡霸道气息自雷立远的身上散出来,却又夹杂着强烈的凶暴,冷酷,残忍的意味,仿若那天地间高高在上的存在漠视地面上的蝼蚁一般,隐隐有一种叫做‘无力’的感觉,在这当其冲的一十三人心泛起

这些人能够修炼到高阶的修为,自是不乏心志坚定者,但他们此刻却是从未有过如此‘无力’的时候,哪怕面对如今已经初入三品的天齐南鳆,他们也不会有这种感觉

但此刻,面对一个似乎只是信步走来的年轻人,他们却莫名的胆寒了

心志被夺,未战心先怯

雷立远嘴角泛起一缕淡淡的笑容,第一次使用源自地煞龙王的些许气势,没想到竟有这般颇为强大的效果

看对面那一十三个额头冒出冷汗的一流好手便可知道,这些许淡淡的气势对他们的影响绝对是非常大的

自从昨晚在吸收那恶灵之时,地煞龙王的气息再次出现过后,雷立远便觉得自己原本%的基因融合度有所增加,突然之间跳至了%,而自己也似乎可以借用挥一点点地煞龙王的磅礴气势,虽然只是微弱的一点点,但如今看起来,效果却似乎很不错

不过,这‘些许’气势却毕竟还没有达到能够仅凭气势伤人的地步,终究还是要出手才能伤敌。

右手飞快的往背后一探,斩马刀已在手。

看到雷立远突然拔出的宽厚巨大的斩马刀,那一十三人双目齐齐一睁,往那把巨刀盯了片刻,便已有反应快的人立时联想到了什么。

“高进”数道惊呼接连喊出,他们全都猜到了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便是那这段时间内风头正劲的狂人高进

可是,他不是据说只有武宗的修为吗?为何如今,这气势看起来却是比之天齐南鳆还要可怕?

但他们已经来不及去思考这到底是为什么,因为拖刀而行的雷立远已经突兀的动了。

疾如电闪

一道强烈至极的刀气,瞬间跨越本就已经不远的距离,几乎没有什么花俏的直直斩下

这一刀取的就是快,狠二字

绝对的力量与度

虽然只是相对于这十三人来说,但却足以让他们不敢有丝毫怠慢

感受到那凛冽的森然刀气,眼见这力大势沉的一刀斩来,先前受雷立远霸道气势所影响的众人心微惊的同时,却也迅的反应过来,十柄长剑齐齐出鞘,仿若剑一般,交织在一起,各自体内大同小异的真气催至极限

一声清脆的金铁交击的震响,一阵璀璨的真气光芒闪过,几乎同时出手的十人,终于是架住了这一柄巨刀的斩击

而居位置的三人,却仅仅落后片刻的一起出剑,剑气如潮般的袭向雷立远,恰是把握住那一刀使出后的刹那歇止,阵式磨练多年负责主攻的三人,在时间上倒是掐的极为准确

面对三人潮水般袭来的剑光,雷立远不假思索的就欲挥刀去挡,但在他右手一动之下,却是一股颇为庞大的吸力传来,刀身竟被那十名一流好手合力催的真气吸住,一时间竟然抽不出来

剑光如潮,瞬息便至

电光火石间,雷立远眼寒芒一闪,果断的放开了右手,直接以一双肉掌凌厉的拍向那三把不分先后,挺刺而来的精钢长剑

那三人见状,眼闪过一丝冷笑,即便你是武御强者,却也终究是**凡胎,若在平时,你或许可以聚集全力于掌,抵挡兵器,但刚刚一记厉斩全力使出,一时间又能调集多少真气?

三人脑念头转过时,长剑之上,剑芒更盛

下一刻,“当”的一声巨响,三把长剑如同刺在铜钟之上一般三人猛的喉头一甜,齐齐飞退开来

反观雷立远的一双肉掌上却是连一个白痕都没有

雷立远哈哈大笑,他的这一双肉掌,纵是比起那斩马刀来,也不逊几分又岂是吸住自己的宝刀就可以成事了的?

大笑声,在众人还处于惊讶稍有分神时,雷立远右手却已闪电般再次握上了刀柄,略微用力一扯,便已经将刀抽出。

下一刻,刀光再次亮起

雷立远冷哼一声,手斩马刀化做一道匹练般的刀光再度劈下

从放开刀柄,以双掌击出,到现在刀光再次劈砍,一切只不过在两三个眨眼之间便已完成,结阵的十名一流好手还在震惊于雷立远手之坚时,那柄巨刀却已经再次劈下

身处剑之下的众人回过神来后仓促间催体内真气,却已然有些来不及

“当啷”一阵连响,再次正面承受斩击的上面两把长剑竟被直接斩断,剑尖落在了地上。

巨力传来,剑下的十人顿觉身形一弯,整张剑忽的一沉,却已现破散之象

雷立远再次大笑一声,眼见那先前退开的三人已经再次攻来,手巨刀豁然再斩

三刀劈下,威力却是更胜之前两刀

巨刀与剑相触,一股磅礴的气劲顿时泛起扩散开来

“噗”“噗”……

一阵吐血的声音响起,十名高阶修为的一流好手再也承受不住雷立远的巨力斩击,十人如同散花一般,纷纷吐血退散开来

而按理说应该承受了同样巨大的反作用力的雷立远,却只是借着这股大力飞退开来,便已避开了三名主攻者的返袭,而他的身体却是连晃都没有晃一下的,接连两个踏步便已定住了身形

雷立远这边独自一人破阵打的热闹,十数米外的天齐南鳆与红日法王却也再度交上了手。

双方皆已对彼此的实力有了一定的了解,而此刻这种争分夺秒般的紧要关头,更不是再能藏拙的时候

天齐南鳆的手名剑缓缓划过一道微倾的弧线,眼神凝重的紧盯向对面手掌隐而不的红日法王,一番蓄势之下,剑身上所附的剑气几似有若实质一般

毫无征兆的,天齐南鳆突然动了。

他的度几乎达到了生平的极限,仿若瞬移一般,下一刻便已出现在了红日法王的头顶上空,长剑带起盛极无比的剑芒,宛若迅疾的流星一般划空斩下

而在地面上,迎接他的,却是一只通红如血,甚至泛起一丝红光的手掌,这只与主人年龄极不相符的饱满手掌,从袖出现之时,便以惊人的度由小变大,由大再胀

暴胀

一只仿若巨灵般的血红巨掌,同样以快到极限的可怕度,迎上了天齐南鳆几乎无坚不摧的剑芒

“当”再次一道雷霆般的震响

红日法王右手整只袖子化成粉碎,身形豁的暴退数步

反观那天齐南鳆,却只觉一股刚猛无匹的暴虐内劲,一路势如破竹的冲入了自己的体内而他的身体却有如断线风筝一般,身不由己的倒飞了出去

红日法王脚下一顿,定下暴退的身形,压下面内伤势的同时,却忍不住接连一阵咳嗽,抬眼看向前方一脸灰白之色,眼神骇然的天齐南鳆时,不由声音沙哑的狂笑出声:“本法王劝你最好不要强行妄动,或许还能活上十天,否则,以你那断了的心脉,只怕不出片刻就要身死当场”

不死法印,乃是红日法王精修数十年的一门威力奇大的掌印法,乃是脱胎于密宗大手印,取的正是聚其功于一役,一举伤敌的效果

天齐南鳆面色阴沉,却也未反驳,他自知自事,红日法王说的没错,之前那股刚猛无匹的暴虐内劲,在顷刻之间,便已冲破了自己体内的重重经脉,最终更是将心脉彻底击断

心脉一断,换做常人恐怕早已倒地死去,他虽然以雄厚的先天真气为桥梁,强行连接,从而支撑着他的身体,但似这般强行为之,恐怕也最多不出十天,便要断命死去

而此刻,对面那红日法王,却也是被天齐南鳆聚集全身先天真气的凶狠一剑所伤,伤势虽然不会致命,但此刻却也不宜再与太强者动手,否则,恐怕也要修养上一两年,才能彻底恢复过来了。

扫了一眼场,如今己方几乎已是胜券在握,他自然不想去逼的那天齐南鳆狗急跳墙。只要等雷立远几人腾出手来,难道还怕这必死之人跑的了不成?

静立不动的天齐南鳆看了看场的形势,雷立远单人匹马的居然已经将那十三人杀死击伤大半,而缓过气来的纪闲却是独自一人与已经退到墙边处的天齐引正两兄弟游斗,出剑之时招招狠辣,全都是同归于尽的杀招,似乎不惜自己殒命,也要将那罪魁祸的天齐引川身上金光灿灿的‘蛋壳’打破。

那身材高大无比的阿古却正压着己方一名颠峰修为的武宗强者打,明显的处于上风

难道今日是天要亡我天齐世家?

除了那纪闲上门报仇之外,竟然还有三名如此强者为其助阵恐怕再过片刻,便也要是自己的死期了

他只是扫了两眼,心便已迅的判断出了场上的形势,但仅仅片刻后,他却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

他居然强行催动体内真气,闪身一剑往纪闲背后刺去,同时对着天齐引正两人大声喝道:“逃”

他本就是必死之人,即便多活几日又能如何?更何况如今这个局面,他除了逃之外,恐怕难有活路

既然如此,还不如牺牲自己这条残命,换取两个后辈的一线生存之机为天齐家保留一些血脉以及东山再起的机会

身上那金黄色的‘蛋壳’已经颇有些黯淡了下来的天齐引川早已经有了逃跑之意,奈何却被修为高出他们二人许多的纪闲缠的死死的,一时间脱身不得,这时见自家祖父前来解围,不由眼睛微亮,料想那纪闲定然不会对背后的攻击不管不顾,自己恐怕逃生有望了

但他却是料错了

料错了纪闲必杀他的决心生必报仇,纵然是死,亦要诛杀这个罪魁祸

感受到身后袭来的那威势无匹的一剑,纪闲眼闪过一丝决绝

他没有回头,也没有转身,但身上却突然爆出前所未有的气势,手的古剑也爆出一道异样的璀璨寒芒

一剑刺出,竟有一股一往无回般的气势,剑锋直指那黯淡光芒笼罩下的天齐引川

这一剑,几乎是透支了他体内所有的余力,势要将这罪魁祸斩于剑下

他也知道,此刻,即便是另一边的高进等人也没有人能够及时的赶来帮他了,虽然不知道高进等人是如何这么准确的赶来相助,但他心却是满心的感激,若不是他们,自己心急之下,今天这么鲁莽的前来报仇,只怕早已经死在乱剑之下

更别提还会有机会手刃仇人

但此时此刻,这份感激,这份赠剑之情,这份相助大恩,也唯有来世再报了

见那纪闲竟然对天齐南鳆全力刺出的一剑置若罔闻,完全不管不顾,剑势所指,根本不容自己闪躲逃避,摆明了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天齐引川心下大骇之余,却也泛起一丝狠厉

既如此,那便一起拼命吧

自己与大哥合力出手,未必挡不下这一剑

但很可悲的是,这个罪魁祸又再次料错了

他那所谓的同父异母的大哥,竟然在这个时候,脚下忽然一点,趁着纪闲剑势与全副心神都放在天齐引川身上的时候,竟然从墙边的一侧飞快的闪身逃离

做了这么多年的家主,天齐引正却是一点不傻,虽然被纪闲以命搏命,以伤换伤的打法,缠住脱不得身,但是场的形势展,他却是一直清晰的看在眼里。

他可不会为了这个当初还与自己争夺过家主位置的异母胞弟,陷自己于险境之

既然天齐南鳆已经拼着殒命,为自己二人制造逃离的机会,既然那纪闲已经打算要与天齐引川同归于尽,那自己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因为,即便两人合力挡下了那一剑,那又如何?

纵然两人未死,但那时后背全不设防的纪闲必定身死,其他略慢一步的三名武御级强者也定然已经赶了过来,自己只怕便再没有了逃跑的机会了

今日这场祸事,全都是你天齐引川当年的肆意所为引来的,那,你便承担起这个责任吧

天齐引川好不容易泛起一丝搏命的狠心,但临到出手之时,却赫然现,自己的‘大哥’,却已经趁着这一丝空隙,飞奔而逃了

大惊之下,心神一滞,迎击的剑势也不由出现一丝破绽,而纪闲透支全身潜力的一剑却在下一刻,切入了他的剑势之,直直的刺上了那层颇有些黯淡的蛋壳

“波”的一声轻响,仿佛玻璃破碎,又似蛋壳粉碎一般,天齐引川身上所佩的品宝器所形成的护罩,在承受了这么久的轰击之后,终于彻底的破碎

纪闲这一剑之威,力量也被化去了八成有多,但即便是剩下不到两成的余力,也能轻易的刺破天齐引川不弱的护体真气的阻挡,然后再刺入他的心口

纪闲有这个信心,他相信手这把古剑的锋利

电光火石间,天齐引正逃,天齐引川赖以保命的‘蛋壳’也被击破,纪闲的古剑也将刺入他的心口

但同样的,龇目欲裂的天齐南鳆,手贯注全力的长剑,也将在下一刻,刺入纪闲的完全不设防,毫不闪躲的后背

“嗤”

“当”

纪闲的古剑狠狠的刺入了双目圆睁的天齐引川的心口,剑气豁然全面爆,彻底的在其体内肆虐破坏

这一切的罪魁祸,天齐引川,再无活命的可能

纪闲脸上露出了一丝快意,一丝欣慰,却也有一丝绝别前的坦然,他也等待着天齐南鳆长剑刺入自己后背的那一刻

他知道,自己躲不掉的。

但是意料布满剑气的长剑刺入体内的剧痛没有等到,等到的,却是“当”的一声剧烈的金铁交鸣声,又仿佛是兵器交击的声音。

纪闲猛的回头,入目所见的却是一个青色长袍的宽厚背影,这个背影他虽然不熟悉,但这身长袍他却是比较熟悉的。

高进高公子。

关键时刻,竟然又是他救了自己一命

背影的另一面,雷立远手斩马刀宽厚的刀身竖直的立在身前,挡下了天齐南鳆威力绝伦的绝杀一剑。

一脸淡笑的看着对面一脸不可置信神色的天齐南鳆,雷立远并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绝不可能的时间内出现在这个绝不可能的地方,只是淡淡的缓声悠然道:“本公子要保的人,谁也杀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