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前方一切美好了(大结局)
作者:朱水晶 更新:2018-06-19

终于完本了,虽然成绩扑到死,但自己第一本完本的书,于我而言,还是有特别的意义。在这一刻,我只想告诉大家,从到4,我依旧会陪着你们。也许成绩依旧很扑,也许更新依旧很渣,但我一直会写,请祝福我,谢谢!

…………………………………………………………

严寅月和吴盐自然也随着众人一起进府,他们落在最后,闲庭信步般,犹如在逛自家的院子。严寅月一边把半边身子的重量倚在吴盐的身上,一边东张西望的跟着吴盐说着话,“吴盐,你说师姐,能把事情处理好吗?”

说实话,严寅月对陆盏并不放心。毕竟是一对曾经的夫妻,即使恨意交加,但有句话说的好,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没有爱又哪里会有恨。陆盏既然对熊烯如此的憎恨,那么看到他,以及他的孩子夫人的时候,会不会失去了理性呢。

吴盐闻言一笑,“你啊,竟担心这些乱七糟的事情,放心吧,你的陆师姐必竟已经跟已往不一样了,她不会吃亏的。”

吴盐自认自己没看错,他的确从陆盏的身上看到了一股恨意,只要恨意在,那么陆盏就不会被熊烯算计,不会再落的如上次的下场。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吴盐,快走,我要去看看师姐是如何处置熊烯的。”

严寅月说着,不由加快了脚步,她极为的担心陆盏。

吴盐答应着,用非常强劲的臂弯微微带起严寅月,带着她飞速的前进。

而此时。陆盏被熊烯引到最前方的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熊烯甚至还给她倒了一杯酒,“今天能荣幸请到陆姑娘前来参加洗三礼,是本驸马的幸运。来,就让本驸马敬你一杯。”

熊烯说着,率先端起酒杯。把一杯酒都喝掉。

陆盏也不多话,端起那杯酒,一口喝掉。

熊烯微微闭目,把眸中的一丝得意隐藏的极好。他在心里恨骂,即使陆盏恢复了修为又如何,他早已在酒中下了极毒的毒药。任她是大罗金仙,今天也要死在这里。

熊烯想着。又连倒了二杯酒,递给陆盏,“陆姑娘,本驸马这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只有二杯水酒,敬请陆姑娘喝下。”

陆盏也不多话。接过酒杯,就一口喝下。速度之快,喝酒也异常豪爽。把旁边的一众人等都看的目瞪口呆。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原来女人喝起酒来,也可以如此的美丽如此的豪爽如此的养眼。要不是场合不对,他们怕是要大声鼓掌了。

熊烯连倒了三杯酒,见陆盏都一滴不剩的喝下,可是看陆盏的模样,却是一脸的正常,根本没有中毒的迹像,不由心头一冷,这时候,他才有些后悔,如果毒药不顶用,那他又怎么能伤的了这个女修士。

陆盏喝完三杯水酒,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笑了起来,“熊驸马当真客气,菜还没有上,就连灌了我三杯水酒,是不是想我在这里喝醉,所以好让你为所欲为啊?”

熊烯连忙摆手,“陆姑娘你误会了,我绝对没有这样的意思。”

陆盏也摆手,“没有最好,不过呢,只是喝熊驸马你的酒太单调了,何不喝喝我带来的酒。”

陆盏说着,袍袖一甩,桌子上已经出现了一瓶透明的酒壶,里面的冰蓝色液体,在灯光下闪着迷人的光彩。陆盏拿过酒杯,给二杯酒倒满,然后说道,“不眶驸马,这是极酿酒虎珀容颜,今天就让我拿出来,请熊驸马好好尝尝。”

熊烯看着眼前的酒,却是怎么也不敢拿起来尝。他可以拿毒酒去毒陆盏,又怎么能不担心,陆盏也用同样的方法害他呢。照目前看来,陆盏一切没事,表现良好,好似没有中毒,这也许是因为陆盏曾经是个女修的缘故。可是他不一样啊,他只是一介凡人,既然享尽了荣华富贵,也只是个凡人,没有自动解毒的能力。这样一杯颜色异常的酒,他是无论如何也是不敢喝的。

陆盏的双眉一挑,“怎么熊驸马不给我一点面子,我倒的酒也不喝吗?”

熊烯连忙打断她的话,苦笑起来,“陆姑娘这说的是什么话,只不过今天是洗三礼,作为主人,哪里能喝客人拿来的酒,这岂不是太不礼貌。要不这样,等宴会结束了之后,本驸马一定陪陆姑娘好好喝上几杯。”

“不行,现在一定要喝。”在这样的事情上,今天的陆盏显的异常的坚决。

接收到熊烯的求救信号,与他交好了一些人,纷纷出来阻止。

陆盏也不说话,只静静的听着,甚至目带祈求般的,这一番姿态,引的那些人说的更多。内容无非是熊烯自己提的那一套。

熊烯面上一片惶恐,心里却是盼着能止住陆盏。

陆盏静静的,在众人以为她没有丝毫脾气的时候,只见她狠狠的一拍桌子,一张圆桌立时四分五裂。桌上的饭菜落了一地,而她倒出来的二杯水酒,却是浮在半空中,既没有掉下去,也没有浮上来。但这样的奇景,还是吓坏了一众人影。

难道这是魔术?

陆盏冷笑一声,从位子上站了起来,看向熊烯,“怎么请熊驸马喝个酒,也这么的难。既然熊驸马不想喝,那我用灌的如何?”

“你敢。”熊烯再无忍耐不住,属于驸马爷的气概喷了出来,事实上,他早已忍不陆盏的一再挑衅了。扯了就扯了,难道他还怕了这个前妻不成。

“本姑娘当然敢。”陆盏说着,一手举起酒杯,一手直接往着熊烯的方向一抓,“既然熊驸马不想喝,那就由本姑娘喂你喝。”

熊烯明明看到眼前有一双手伸过来,向他抓了过来,他想逃的,但他只在脑子里转了个念头,就只觉得喉咙已被人一把抓住,随后一只酒杯凑到他的嘴边,硬是把一杯酒给他灌了下去。

陆盏一边倒,一边笑着问道,“熊驸马,这酒的味道如何?”

熊烯刚喝下酒,只觉得心头火烧火撩的疼了起来,随后整个喉咙,整个手臂地,整个腿都腿了起来。好像有一把一场巨火包围了他的整个身体,把他全身的脏器都架在火上烤了起来。他一边给自己扇风,一边狂喊,“水水,我要水。快拿水泼我啊,快拿水泼我啊。”

众人只看到熊烯喝下一杯酒之后,整个人如疯了一般,不断的乱窜,乱跳。不由都私语起来,虽然他们小道消息听闻,公主为了嫁给这位驸马,想了很多办法。二人成亲之后,虽然恩爱异常,驸马也表现的尊贵无比。但私底下,他们还是听说,这位驸马异常的难弄,异常的喜欢草芥人命。原来有些被熊烯暗中欺负过的人,心里都觉得有些舒服。

熊烯平时表现的那么高贵又如何,疯病发作起来,跟疯子没什么二样,也不知道爱他的公主发现了之后,还会不会爱这样的男人。

陆盏退后几步,来到严寅月身旁,又看了熊烯一眼,说道,“寅月,这边的事情已经了了,我们先走吧。”

严寅月不由一愣,“这样就完了?”

熊烯还没有死,这里的事情也没有解决。

陆盏点头,“我这酒虎珀容颜酒里放了迷药,喝了它的凡人,会被酒水慢慢的浸去魂魄。刚开始,他只是觉得如被火烧,慢慢的他会发现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被火烧的化掉。但事实上,在外人看来,他的身体正常的很,不正常的是他表现的如疯子一般。”

“这酒倒是毒辣,不过挺适合熊烯的。吴盐,你觉得呢?”严寅月听着陆盏说着喝完酒这后的状态,根本没有一丝觉得不正常的地方,甚至有些闲心询问吴盐的想法。

吴盐定定的看了熊烯几眼,这才说道,“这样的惩罚对于熊烯来说,也算是自得其乐了。既然陆盏你觉得这样的惩罚够了,那我们就回去吧。”

严寅月见吴盐和陆盏如此说,也就不发表心中的想法,在二人的搀扶下,慢慢的走了出去。

一行四人行走在回程的路上,陆盏一直很沉默,在一个三叉路口,她终于忍不住了,说道,“寅月,要不你们先回去吧。我和缘缘想在这里呆一会儿。”

“嗯,怎么了?”严寅月连忙问道,“师姐,你是不是觉得让熊烯受到了火烧,心里觉得不舒服?要不我们再回去看看?”

陆盏摇头,“还是不要了。我对自己的药酒还是有信心的。寅月,我是想在这里再呆上一会儿,等明天了就回门派,向宗主和长老请罪。”

“师姐,你真的不必如此。坏人自有坏报,而你只不过是下放惩处之人。师姐,要不这样,我们现在马上就回门派,见过了宗主和爹爹之后,我们就天南地北的去玩,你看如何?”

“玩?”

“是啊。”严寅月说到玩,两眼不由放光,“师姐,我有一个梦想,在有生之年,走遍这里的所有的地方,在每个地方只上一段时间,过过那里的日子,日出而起,日落而息,你说那样的日子应该有多美啊。”

“那样的日子?”陆盏只想着,好似觉得以后的日子都份外的美丽起来,她不由目露神采,很是高兴的问道,“寅月,我也可以过那样的日子吗?”

“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师姐,为了那样的日子,我们走吧。”

“好,走。”

严寅月笑着挽住陆盏的手,前方末明,但身旁有欢喜的人,心中有梦想,一切都会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