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善意的谎言
作者:游剑鸣 更新:2018-05-26

  胡不归的头都气晕了,他不仅被陷害,还被当作猴耍。这简直比要他的命还让他气愤。但他有气却也难发,在对方接二连三的车轮战之下,他已渐渐力不从心了。

  他本想激对方一起上群殴他,那时就可趁乱逃走。没想到那些人竟然无动于衷。

  他现在想的就是要么死快点,要么来个人救他。

  是啊,田宇怎么没来救他?难道睡着了?胡不归有些气愤,有些着急。

  此时攻击他的只是一人了,大家已然看出胡不归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胡不归自己当然清楚自己的状态,再战下去,他非精疲力尽不可。

  “田宇,你这臭小子,别告诉我你还在做春秋大梦!”胡不归忍不住骂道。

  “你若再骂我,我可就要打道回府了。”

  暗中,传来一道声音,胡不归一听便知道是田宇的声音。

  “你小子,再不来我就要死了。”

  他的话还没落,只见一道剑气破空而来。不仅攻击胡不归的人大惊失色,连围观的人都已惊得连连倒退。田宇的突兀出现实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一道剑气便破开封锁,使胡不归脱险。两人快速飞入了黑暗之中,甩脱了追踪。

  胡不归骂道:“他妈的,老子横冲直撞都没有逃脱,你一剑就破开他们的封锁,难道你和他们是一伙的?你说,刚才暗中的人是不是你?”他越想越觉得暗中之人会是田宇,不然他怎么一念到他,他就出现了呢?胡不归狠狠的瞪着田宇,看样子恨不得给田宇脸上一拳。

  田宇笑了,苦笑,道:“什么暗中之人?暗中之人对你怎么了?”

  胡不归一窒,若田宇不是暗中之人,他自己若是说出来,丑事且不是让田宇知道了,一声冷哼道:“你不是和他们一伙的,那为何我久攻不破的封锁,被你一剑给破开了?”

  田宇笑道:“真要我说?这可是小孩子都懂的道理。”

  胡不归道:“哼,什么小孩子都懂的道理,我不懂。”他一脸凶相,看样子田宇若是再不说他非一拳打烂田宇的脸,看看那时再笑会是怎样的情景。

  田宇苦笑道:“好心当作驴肝肺,看来我去救你还救错了。”

  胡不归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田宇道:“当然,也不能怪你,你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的。”

  胡不归脸色微微有些好转,道:“当然,难道我胡不归是会冤枉好人的人吗?”

  田宇道:“在你精力充沛之时,他们肯定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所以你想突破重围自然很难了。但我救你那时你已精疲力尽,他们已认为你无法再突破了,你既然无法再突破所以他们也不用警惕了,不用警惕自然就放松下来。在他们放松的情况下我突兀出手,当然可以突破他们的重围。现在明白了吧?”

  胡不归展颜一笑,道:“原来如此,现在明白了。”

  田宇苦笑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胡不归问道:“你叹什么气?”

  田宇道:“我是在感叹你翻脸比翻书还快,噢,对了,你是怎么与他们卯上的?”

  胡不归的脸色有些难看,道:“不是我卯上他们,是他们卯上了我。”接着他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给了田宇听。当然,暗中之人用石头砸他脸的事被他不着痕迹的忽略了。

  田宇问道:“你可知他们是什么人?死的是什么人?”

  胡不归道:“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但知道死得人是和那些人一伙的。十有八九是他们自相残杀之后又怕事情暴露,所以想找个替死鬼,最后找到了我的身上。”

  田宇没有说话,对于不确定的事他很少发表意见的。

  没多久,太阳便升了起来,建水城,虽然没有十大古城暮阳城那样的古老和庞大,但也不算小。大街上一样很热闹,人来人往。

  田宇行走在大街上,每走几步就要朝街道旁的墙壁上看去,而且每看一眼都要笑一下。在他旁边跟着一个人,只是这人头戴黑帽,帽子的边缘还垂挂着黑布,让人看不出他是男是女。

  墙壁上每隔十丈左右便贴着一副画,画上画着一个人,满脸络腮胡子,鼻子很大的男子,画的竟是胡不归,而且画得很像。他的头像上了大街小巷,他的人一日之间便成了建水城的名人。

  田宇笑道:“你还别说,画这画的人还真有两下子。”

  他旁边的人没好气的道:“要不请他帮你也画画?”这声音,竟是胡不归的声音。

  田宇已知道陷害胡不归的人是什么人了,是建水城第一大帮派猛虎帮的人,不过他们虽然到处缉拿胡不归,却没把原因说明白,死人的事更是提都没提。但田宇查出来了,死的人竟然是猛虎帮帮主霸天虎的侄子。这可算得上猛虎帮的一件大事。

  胡不归成了杀死霸天虎侄子的人,可想而知他会遇到怎样的麻烦。

  所以在建水城内,他已不敢以真面目见人了。因为建水城内到处可见猛虎帮的人。

  二人走到了城门口,但城门口已被重兵把手,别说一个人,就是一只蚊子都别想飞出去。

  田宇低声道:“看来还得等到夜里再走了。”

  头戴黑帽的人只是一声冷哼,什么话都没说。

  晚上,月如银盘,烛光如豆。

  胡不归一个人坐着喝闷酒,田宇则靠在窗台旁。窗外月光如水,鲜花盛开,清风拂面,难得的爽快。看了一眼胡不归道:“时间已差不多了,你还是走吧。”

  胡不归猛的喝了一口酒,把酒坛掷在桌子上,道:“我决定了,不走了,我要查清内幕,逮出幕后真凶。”

  田宇抚掌笑道:“好,好志气。”

  胡不归笑了,然而田宇突然道:“你要怎么查?”

  胡不归无语了,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田宇接着道:“现在全城的人都在找你,你只要一露面,非被他们抓到不可,抓到后你还能活着离开吗?那时你还查什么?”

  胡不归道:“可我不能遇到麻烦就躲避啊?”

  田宇道:“这不叫躲避,这叫计谋。你想一想,只要你走了。真正的凶手一时半会找不到替罪羊,他们一天抓不到你就不会罢休,不罢休就要追踪,追查。时间一长,真正的凶手自然会露出马脚,那时你再去而复返,逮住真凶,还自己一个清白。”

  胡不归顿时如一个气球被放了气一般,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田宇道:“你不用等到什么时候,他们只认得你而不认得我,我去查他们也不会防备我,我想要不了几日就可以查出真正的凶手。”

  胡不归道:“难道我就不能等在这里,等查到真相后再现身不行吗?”

  田宇道:“不行,因为你还得帮我。”

  胡不归疑道:“帮你什么?既然要帮你就更得留在这里了。”

  田宇道:“等你离去之后,我就会散播谣言说你畏罪潜逃,你说听到这个消失时最激动也最害怕的人会是谁?”

  胡不归想了半天,道:“霸天虎吧?”

  田宇道:“是陷害你的人。因为只要你一天不死,他就一天过得不踏实。所以当听闻你畏罪潜逃时,他会第一个赶去杀你,只要杀了你就是死无对证,他可以高枕无忧了。”

  胡不归一喜,道:“我出去慢慢的走,等着他来杀我,倒时你在暗中引霸天虎前来,就可以揭开幕后真凶的面纱。”

  田宇道:“你还不傻,不过你非但不能慢慢走,还得快点走,走得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胡不归一喜后惊疑道:“为何?我走快了他们追不到怎么办?”

  田宇道:“他们能想出引你上钩的圈套,显然不是愚蠢之辈。如果你走得慢了,还留下太多痕迹的话他们就会产生怀疑的。反而你走得越快越干净,他越会觉得你怕他,他就会越快的找你,杀你灭口。”

  胡不归似是听懂了,笑道:“好点子,就这么办,我先走。你去放风,只是不知他们能在什么地方追到我,希望越快越好。”

  田宇笑道:“你只要拼命的往北方走,他们迟早会追上了的,你别怕他们把你跟丢了,时不时的我会在暗中提点他们的。”

  胡不归笑道:“好,我现在就走。”说完,人已蹿了出去。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田宇双眸中突然浮现出一抹愧疚,这还是他第一次撒谎欺骗朋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