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丹宝拍卖会
作者:乡间小路 更新:2018-05-19

  汪静非常豪爽的拍着胸膛,将去和无欲教弟子混交情这个任务大包大揽了下来。

  “我刚才说的这些,都是大概需要的材料,这你应该明白吧。”吕乐一双手不断的搓着,非常猥琐的说道。

  “你想要什么?”牧野有些皱眉,不过他却是知道这家伙的脾性,绝对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封天令,借来一观,放心,看过之后就还你。”吕乐趴在牧野的肩头,非常神秘的说道。

  牧野直接将令牌甩了过去,此刻两人贴的非常近,其他人很难瞧见他手上的动作。   猛然间吕乐身体一震,脸色忽的苍白起来。   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憔悴,像是遭受了重创。

  “大爷的,竟然进不去。”小声的咒骂,吕乐愤愤不已。   伸手将令牌接了过来,牧野撇了撇嘴。   “看也看过了,现在可以说了吧。”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丝无情道基而已。”吕乐不断的翻着白眼,将他故意隐瞒下去的一种材料说了出来。

  再三追问,牧野总算明白了他口中所谓的无情道基到底是什么东西。   听闻之下,他的脸色凝重了起来。

  这无情道基先不说他能不能得到,就算是有可能得到,但其中的条件也太过苛刻,所修炼无情道的修士修为不能太过于高深,不然在讲人的身体上的死气割除的时候会极大的损伤人体;也不能太浅,这样一来死气根本不能完全割除。   只有刚刚悟道的才符合标准。

  但以他如今的实力,去哪里找到一个刚刚悟道,并且是修炼无情道的修士,就算是他寻遍天下,找到了这样的一个人,别人也根本不可能将领悟的道基送给他。   但他并不绝望,只要努力寻找,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不要露出这种勇于献身的脸色么,不过你的运气不错,刚刚你看上的那个冷女人好像就是修炼的无情道,要不然,你去和她商量一下?”吕乐挤眉弄眼的说道。   “幻云雪?”

  牧野眼前一亮,所谓关心则乱,他这才想起幻云雪是一名先天悟道者,再加上吕乐口中所言,他顿时有了想法。

  但在他的内心深处,却对这个想法没有报太大的信心,毕竟他与幻云雪并不熟悉,想要从她那里去的一丝无情道道基,很难。

  被吕乐拉扯着走向广场,这次没有任何阻拦,吕乐不知手上拿了一个什么东西摇晃了一下,就在那名八岳圣地弟子恭敬的目光中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刚一进入里面,吕乐就直接离开了牧野,说是要去找无极神女报仇。

  没有理会他到底是要做什么,牧野将目光放在了一个庭院上,那里正是凤族落脚的地方。   整理了一下情绪,牧野向着那个地方走去。   “道友请留步。”一名青年站在牧野面前,开口说道。

  “我想见一下幻云雪,麻烦你通报一下,就说我是她的故人。”

  那名青年顿时皱了皱眉眉头,若是他没记错的话,当初那个胆敢调戏她们公主的家伙就是这么说的,不过良好的素质让他脸上没有露出任何异常,告声得罪,快速的走了进去。

  牧野神色平静,不过此刻他的脑袋已经开始急速运转了起来,想着见到幻云雪之后究竟如何开口。

  那名青年的效率很高,只是非常短暂的时间过去,幻云雪的身影就出现在牧野面前。

  牧野打量着眼前的身影,和他印象中的那个形象没什么变化,神色依旧冰冷,艳丽无双,这种别样的气质让她看起来有种特别的吸引力。

  “你是谁?”幻云雪神色冰冷,仿佛无形之间就拒人于千里之外。   声音如同泉水叮咚,非常清脆。

  “十万年前幻云族中的外围弟子,牧野。”顾及到旁边的青年弟子,牧野暗中向着幻云雪传音。

  幻云雪没有任何波动的眼中猛然闪过一道异色,笔直的长腿迈动,领着牧野向着一座凉亭走去。   “你找我什么事?”两人落座,幻云雪神色依旧冰冷。

  “十万年后,你,我,汪静三人在此世重生,我想听下你的看法。”牧野并没有露出本来的容貌,毕竟在十万年前的幻云族中,他只不过是一名外围弟子,幻云雪根本不认得他。   所以无论他以哪种容貌现身,都没什么区别。

  再加上此刻他处在八岳圣地的重地,为了保险起见,他就用这种容貌来见幻云雪。

  幻云雪脸上冰冷的面孔有些舒缓,不过眼中却并没有过多的情绪波动,开口道:“一人重生,可以说是偶然,但我们三人重生,应该有某个人在暗中布局。”

  “这是一个局,无形之中一只大手操纵者生死,我曾亲眼看见证了你和汪静的重生。”

  幻云雪眼中猛然闪过一道厉色,不过这种神色一闪而逝。

  脸上的表情再次变得冰冷起来,她站起身来,道:“暗中的一个小人而已,待我修为高深之后,完全可以将其抹杀。”说完这句,她就要离去。   “等一下。”牧野急忙叫住了她。

  听到牧野想她的一丝无情道基,幻云雪的身体猛然一震,整个凉亭之中的温度直线下降,寒冷彻骨。

  “看在你我是同代人的份上,我这次不与你计较,若再有下次,定将你击杀。”幻云雪一字一顿,带着浓烈的杀气。

  牧野张了张嘴,却最终没有再次开口,任凭幻云雪离去。   在他来之前,就已经有了这个准备。   不过事关陈卓燕的生死,他还是坚定的来尝试一下。

  不过在他心里却仍旧有一些恼怒,分出一丝道基固然会对修为有损,但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完全可以再次恢复,幻云雪也太过于绝情。

  再也没有心情留在此地,牧野直接走出了这个地方,想要返回他的住所冷静一下,好好整理一下思路。

  养元珠,灭神丹,无尘水,一丝无情道基,这些名字像是入魔了一般不断在在他脑中闪出。

  “你们听说了么,这次的丹宝拍卖会上会出现万年难遇的养元珠,听说这东西能温养人的元神,让元神不断的强大,这可是非常逆天的宝贝。”

  “你想这些做什么,那玩意肯定会拍出天价,不是我们可以染指的。”   经过看台的时候,两名修士的对话传进了牧野的耳中。

  牧野顿时停下了脚步,找到一处空位坐了下来,静静等着拍卖会的开始。

  他没有想过将养元珠拍下来,毕竟以他如今的财力,想要做到这一点无异于是痴人说梦,在他的想法中,能够得知是何人拿到了养元珠就行。

  一名老者凌空站在广场上方,浑身透露着强大的气息,这是八岳圣地的圣者。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万年一次的丹宝拍卖会拉开了帷幕。

  只见一名身穿紫金袍,中年模样的男子走上广场中央的高台,双手横推,顿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根根一米高的玉柱。   他的声音经过阵法的加持,清晰的传进每个人的耳中。

  “各位道友,丹宝拍卖会前年一次,是我修道界的一桩盛事,而这一届,更值得各位期待,因为在这届的拍卖会上,会出现一件帝兵。”

  中年人寥寥几句话语,就将在场的修士情绪调动了起来。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名清秀的少女手上托着玉盘,轻盈的走上高台,将玉盘放在一根玉柱顶端。

  随着帝兵的真容被解开,顿时一道道炙热的目光投向那里。

  这是一座非常古朴的小塔,塔分七层,有着一种古老的气息。

  那名中年人将小塔拿起,顿时小塔上仿佛有了生命一般,晶莹欲滴。

  一缕气机溢出,一把准备好的传世圣兵无声无息间化为粉碎。   场下众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牧野脸上露出困惑,他可以感觉的到中年人并没有完全催发帝兵的实力,但这把帝兵也太强大了一些,完全超出了吕乐手上的那张八岳山河图。

  虽说八岳山河图只是仿制的禁器,但毕竟是仿制皇兵而成,怎么说也不应该比帝兵相差太多。

  “除非那张神图是仿品中的仿品,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它和帝兵差距如此巨大的原因。”牧野心中暗道。

  再次将小塔放在玉柱上,中年人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传世帝兵镇仙塔,现在正式拍卖,起拍价十万斤灵粹,每次加价不低于五千。”

  “坑爹,灵粹竟然按斤来算,太伤老子心了,不看了。”牧野旁边的一个粗狂汉子像是有些承受不住,口中骂骂咧咧的走开了。

  “十一万斤。”在阵法之中,是另外一座看台,不过能够坐到那里的都有着惊人的来历。   “十一万五千斤。”   “二十万。”   ...

  只不过才眨眼间的功夫,镇仙塔的价格就直线飙升,达到了惊人的九十万斤灵粹。

  牧野将目光放在那座看台上,发现几个圣地并没有参与到竞价之中,而是那些看起来独身一人的人物在不断的提升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