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枯荣金花
作者:酒武二奇 更新:2018-06-20

就在仙道十门陆续到来的时候,随即便是发现那远处的葫芦山之怪异,尽是放出念能去探测。然而均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他们互相有着顾及,又是不能明目张胆的就上去搜索,所以都没有动作。

然而这些人却是不知道,在葫芦山之中又是有着不一样的场景。

幽暗的洞穴之中,不知道何时已经亮起了幽火。在山体的最中间处,竟然聚集着密密麻麻的蛇虫鼠蚁,妖魔鬼怪。原来此地不是没有毒物,而是全都被聚集到了这个洞穴之中。

此地似乎是一个大殿,高约二十丈左右,无数大大小小的钟乳石以各种各样的状态吊在上空。而那些石壁之后,是一对对的碧绿光芒,那是无数有毒的蝙蝠在静静的倒立着,他们吱吱吱的声音又似乎是在与下面那些隐藏在幽暗之中的声音相符合。而间或有些许咝咝只声,以及偶尔的惨叫声传出,随着那时不时露出一截斑斓身体的毒蛇而沉默下去。

那是无数的毒蛇在爬动着,顺口吞下一只不留神的蝙蝠,让那些蝙蝠躲避不及的飞出去,又迫于下面那些大妖怪的威势而再次飞回。而那些吱吱的声音,则更是急切了。

而这些毒蛇的蛇涎,时不时掉落下来,滴在地上,若有不幸的生物,便是连身体也一并溶了。

便是那蜘蛛之中极为罕见的种类,也是被那些水滴给溶穿,随即周围的毒物便是一拥而上将之点滴不剩的吞食个干干净净。

蜘蛛本是不会发出任何声音的,但是在它们体形达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却是变得可能。那种类似于蝙蝠,尖锐的叫声似乎要将人的灵魂也给刺透了。就像是眼前这一只两丈长,生长着毛茸茸的蛛腿,便是牙齿也有三尺多长,复眼黑漆漆的,浑身透着五种色彩的五色烟花。

五色烟花是这蜘蛛的名字,虽然听着美丽无比,但这却是比喻。就是说无论谁被咬到,那生命都会像是烟花一样瞬间凋零。

山洞里满地的毒蛇,到处分布着各种各样的蜘蛛,扁窄的岩缝中隐藏着无数毒蝎,黝黑的地底之中栖息着数不清的老鼠,还有很多细小得数不清的毒物在缓慢爬行着。它们的存在,使整个空间都处于一种听之让人浑身酥麻,见之让人恶心眼花的状态之中。

这些毒物呈圆环状向外辐射,而越往里去,那些毒物的个头便是越大,在后面的那些毒物盯着它们的眼中就越是贪婪。而在满地的毒物之中,有十余只个头巨大的妖怪静静站立着,他们的眼睛都注视着同一个方向。

而在所有的妖怪的最中心,也同样是整个空间的最中心,有着一个方圆五尺,高有一丈的淡黄色古朴石台。这石台之上遍布古老文字,这种文字酷似扭动着的小蛇,眨眼间似乎还在游动着,又似乎是一种玄奥的花纹,淡淡放着光芒。而石台顶部的中心,镶嵌着一块透明的八面水晶,随即顶部犹如平镜,下半段扣在石台之中。

石台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有着淡淡的金芒在蛇文之中流动。而石柱底下,便是一片石地,似乎是远古某个时候,有人将一枚巨大的钉子给钉到了此地中央。

而那血云老祖,虎天霸,与那巨大蜘蛛,以及其他的大妖,各自捏着印诀。它们嘴里喃喃念着什么咒文,这些咒文使周围的怪异之声也压了下去。虎天霸手中的青儿和小蝶,似乎已经晕阙,没了声息。仔细看去,那些最里面的妖怪,竟然都是修为达到虎天霸的程度,也就是有可能达到灭境。

曾经与青儿签下主仆契约的老蛤蟆,赫然在列。

刚刚那水晶已经散发出几股波动,正是在金刑等人送出念能探查的时候散发。而现在,那水晶上竟然是显化出种种图像,仔细看去,赫然是金刑等人的相貌。

这竟然是修士界之中大名鼎鼎的千里镜,便是人在千里之外,只要那处有着自己气息,便可凭借此镜看个一清二楚。而这山谷哪里不是虎天霸的气息,故而将那些正道人士的举动看了个分明。念动咒语的虎天霸众妖,便是靠着这千里镜以及柱子之中的奇异气息,将此处给完全从那正道一途的意识之中完全给屏蔽。

在所有异蛇毒物之后的洞穴转折之处,壮硕的紫星以及高瘦的鹤儿静静站立着,孟平趴在紫星的脊背处,眨着眼睛。

“你知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如此之多的妖物,便是堆,也要将外面那些正道人士给堆死了。为何这些妖怪都没有反应,难道是因为麒麟么。”孟平看着那密密麻麻的毒物,顿时头皮发酥,似乎那些小东西就要爬到他的背上来,从他的脑门中钻入他的骨子里。即便是当初瞧见过青儿的巢穴,也感受过过这种深入骨髓的感觉,也是忍受不了。

不过好在紫星与鹤儿身上有着即为高的威信,那些路过两妖的毒物都绕道而行。

“不知道,不过这一切都可能是那所谓的夫人做出来的。不可能是那只麒麟,即便是它困在这地方多年,也还是保持着它那即为可笑的高傲。它从来都不会参加这种聚会,说是麒麟的荣光不容糟蹋。”紫星好笑的嗤了一声,对此言极为不屑。

“高傲?”孟平眼前一亮,任何一个高傲的生物,都是有着致命的破绽,他已经开始要设计这麒麟。

“那夫人,是谁?”想到关键所在,孟平转头问道。

事实上早在当初无意之中听到老蛤蟆失口叫了声夫人,孟平便是留了个心眼。千万年前这蛤蟆只怕也是一个强者,而且是那所谓夫人的头一批重臣,若不是因为千万年都被那五行之狱给压制住了,只怕现在也是达到灭境之上。

五行之狱有着一种极为怪异的时间控制的功能,能使其中的时间变得极短,所以直到现在,那老蛤蟆也没有耗尽寿元。

在假装昏迷被那虎天霸挟持的时候,从几妖怪的口中也是得到夫人两字。但是这所谓的夫人到底是何放神圣,孟平却是不得而知。但他心中,也是有了一些猜测。

“我从未见过所谓的夫人,唯一见过的几个妖怪,不是强我太多,便是已经被我吃掉了。这些家伙我也不熟悉,我与老鹤便是只被那虎天霸派来做守门的,知道的也不多。那老虎实在可恨,我不过是将他儿子给咬死了,他便是不给我好脸色,要将我打压。哼,等我强大起来,第一个就将它给吃掉。”紫星咬牙切齿,左一句‘已经被我吃了’把孟平雷的外焦里嫩,右一句‘只不过把她的儿子吃了’将孟平震的说不话来。

原来当初那一头老虎,便是这虎天霸的儿子,而且只是集境五重而已,待紫星与鹤儿晋级到集境三重的时候便是合力将之咬杀。而这虎天霸因为紫星身上有着麒麟的血脉,才一时间没有下杀手,将之带到了此地。

“嗯。看来这个夫人不是简单人物,能有这么多的蛇虫鼠蚁,毒物妖怪为她卖命,定是所图不小。这些家伙言语之中都没有对那麒麟的尊重,那麒麟只怕也被蒙在鼓里。嗯……”孟平听紫星传音,顿时明白了其中的某些关键,沉吟一声,转头朝那千里镜望去。

隔了近百丈,孟平的眼睛也能看得清楚,只是不知道那其中的人在说些什么而已。而且孟平还见到一些熟面孔,那些印在他骨子里的那些人。便是粉身碎骨也不能忘记的人物,孟平的眼睛已经开始眯起来了。

千里镜中,那山谷之前。金刑,空智,无生,牵机寒雪围桌而坐,每人面前都是有着那金刑亲自烹的清茶,但是茶杯却只有五个。

金刑一言不发,眼睛盯住了空智的额头,似乎在计算着什么。那空智却是盘膝坐在石凳上,双手合十,眼皮也不抬一下,一声声仿佛是腹语的佛号声音响起。在旁边与萧断一同站立的无情几次想指剑斩杀空智,却是在旁边那巨大的石巨人凶悍的眼神中颓败下来。

无情毫不怀疑那石巨人背后的巨石会在他射出剑芒的同一时间砸在他的身上,这石巨人看不出修为,但是那凶悍的气势是集境七重也不能比的。

刚刚在牵机寒雪那里受创的无闰,却不知跑哪去了,那四个小辈虽是留了下来,但却是一个个在张望着什么。

牵机寒雪静静的捧着茶杯,并没有说话。

突然,在朝那葫芦山的方向转过来一个道人,玄青道袍,满头黑发却是面容苍老。胸前团团白云,竟是白云宗老祖宗。却见他走了来,坐下去,一口干了那杯中茶水,有喀嚓喀嚓将那茶叶给嚼得稀烂。

“这圣山果然有几分诡异,我竟然差一点就被它给骗了,那些小子不要走丢了才好。那葫芦山近前的花草巨大,而且似乎并不好惹。”老祖宗笑了笑,便道。

话未落音,却见远处来了几条狼狈的身影。

“哎哟,你这无闰老道,当真是可恶至极,竟然诓骗与我。这花草分明是凶猛野兽,你还骗我牵机掌教最是喜欢。”一道年轻的声音传来,只让人听了就觉得心情舒畅。但是语气之中颇有些暧昧,转眼看去,却是一面如冠玉的道者。说着还张眼朝牵机寒雪看去,似乎要将她的面纱给看穿,又或者是要引起她的注意,却不想牵机寒雪根本就没有理会他。

此时他的道袍也撕得破破烂烂的,道冠也散在一边,一路跌跌撞撞,浑身都可以看见那些伤痕。竟然是白云宗的公孙止,另一人却是那无闰。

“这也怪你,叫你不要去摘那花王幼子,你偏偏要去。这下可好,惹怒了那花海,只怕你脱不了被撕咬的命运了。”此时亦是十分狼狈的无闰幸灾乐祸,却是眼神朝后瞟去,“你看苗侄女便是根本就没有受到伤害,嘿嘿。”

却见两人身后俏生生的站立了一名少女,便是苗小白,浑身一尘不染。她手中握着一朵鲜艳的深红色花朵,就像是火焰般燃烧着,但是入手却是冰凉凉的感觉。公孙止手中,也是拿着一朵金黄色花瓣,中间有着红色如同血滴一般的花蕊,花朵的脉络也都是清清楚楚。

苗小白之前到了此处,便是觉得此地有异,今日便是鼓动着那有些好色的无闰与公孙止一起去那花海之中冒险。却不想女人的天性让她看上了某些花朵,然而没想到的竟是使那花朵变异,开始攻击他们。

“该死的!”公孙止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花朵,骂了一句,“我要怎样就怎样,便是哪一天死了,也只算我倒霉好了。”

虽然是这样说着,但还是斜眼朝牵机寒雪看去。无闰撇撇嘴,正要说话,却是发现两束冰冷的目光朝他脸颊射来。顿时警觉,见是他两个师兄,便嘿嘿一笑,没了声息。

苗小白可不管这些,见牵机寒雪笑吟吟的瞧着她,立即一个箭步蹿到了牵机寒雪近前,小屁股一扭便是坐到了牵机寒雪的怀里,将那鲜红的花朵给擦在了鬓角。顿时那花茎中散发出一阵淡淡的凉气,笼罩了她的头发,竟是将之染成了淡淡的蓝色,配合着苗小白那精致的脸蛋,竟是彷如云霞漫天,那火红便是天边的火烧云。

“好姐姐,小白这样好看吗?”说着还在牵机寒雪怀里扭了扭,两人动人的曲线天仙般的面容让无闰和他那四个后辈看呆了眼,直想与那苗小白或者牵机寒雪换个位置。

同样有这思想的还有公孙止,不过他只想和苗小白换位置而已,若是让某个人知道他对苗小白起歪心思的话,那可惨了。

“小白妹妹戴什么都很美,这天下间也不知道有个小傻瓜值得你这般做了。”牵机寒雪在苗小白翘臀上轻轻拍了一记,轻笑道,却是意有所指。

“哼!”苗小白嘴巴噘得好像能吊起一个酱油瓶子,“还不是那个负心的男人,哼。我要把他切吧切吧剁了,到时候姐姐可要帮我啊。”

这一句还没完,那无闰几人便是心中大吼:是谁,是谁。我来帮你剁了。

若不是修炼得还不错,只怕此刻连口水都要掉了一地。苗小白与牵机寒雪两者均是修炼有成的修士,而且天生骨骼之中便是带着一种吸引人的气质,便是天生媚骨的一种。这几人本就是心也不稳,哪里能抵挡得住。

相反,那无情与萧断却是冷冷站立着。至于那无生,却是暗哼了一声。

“好。只要你舍得,姐姐一定照办,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姐姐才能有你这般的幸运。”牵机寒雪似乎只在苗小白面前才这般随意,她轻轻刮了刮苗小白的鼻子。

话未落音,却见旁边伸过来一只白皙的手臂,手上抓着一枝鲜花。

这鲜花金中带着鲜红,红中带着一丝紫气,交融在一起极为美丽,那六瓣花瓣上都有着露珠。牵机寒雪抬起头来,却见公孙止摆了一个即为得意的造型。在这短短时间之中,他已经将身体给清洗干净,换了一身衣服。

“干什么。”牵机寒雪皱眉道。

苗小白嘿嘿一笑,抓着牵机寒雪的茶杯,转了个圈坐到了旁边亭子边上的座椅上,悠悠品着。那老祖宗呵呵一笑,却不讲话。

“这朵花送给你,这是为了见证我们的友情。”公孙止将额前头发一抹,换了个方向。这个动作是在孟平那里学来的,他觉得很帅。

“我不喜欢花,你折了这花,便是丢了它的生命。”牵机寒雪没有接,皱眉转头。

“只怕你不知道这花的特性。”

公孙止神秘一笑,“我曾经在图鉴之上见到过这种花,它即便是被折断,也不会死亡,你看。”

却见公孙止侧移一步,将花小心翼翼的放在有土的地方。而众人的眼光,也是缓缓转向了那朵花,似乎在等到该着什么。那公孙止双手虚握,缓缓将双手之间的空气压缩起来,随即缓缓的形成一滴水珠,滴溜溜转着惹人喜爱。单是这一手凝气成水,便是让人觉得此子潜力非凡,暗自点头,就连苗小白也被吸引住了,踏步来到公孙止面前,蹲了下来。

“看仔细了!”公孙止将那水滴一甩,滴在了那根茎处。

怪事发生了。

只见那花的花瓣缓缓枯萎,随即叶子也开始枯萎,最终自己也是卷缩成了一团。竟是成了一团乌黑的泥土,缓缓变软。

“这是什么意思,这不就死了吗?”苗小白指着公孙止气道。其实这也是大多数人的心声,他们哪里想到这花就直接死了。

“别急,继续看。”公孙止躲过苗小白的手指,嘴巴一努。

苗小白依言转头,便见那黑泥之中,缓缓钻出一个芽儿。随即缓缓生长,变大,不到一刻时间,竟是成长为原来大小的一朵花儿,娇艳动人。公孙止伸手将那花给摘了下来,便又见那断茎处缓缓又长出一朵花来。

“阿弥陀佛。红粉亦是骷髅,一花也是生命。枯荣金花。没想到世间罕有的奇花,此地竟有。”空智微眯眼眸,道了声佛号,语气怪异。

公孙止刚要将这不死之枯荣金花递给牵机寒雪,却听远处一声大笑。

“哈哈哈,此时此景,竟还有心思情意绵绵,当真是可笑至极。”

被打断了自己的动作,公孙止眯眼,转头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