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命运的真相 第十章 幸福(完结篇)
作者:烟灰之舞 更新:2018-06-19

在等待开庭的三天里,我每晚都在做恶梦。

我梦见我的孩子血淋淋地在我的怀里,又看见挟持我的那名男子冲我凄惨地喊叫,说是我害死了他。

夕铭半夜听到我被梦魇的呻吟,从莫蓝的客厅跑到我的房间,将我紧紧地搂在怀里。

我满身是汗。

莫蓝亦被惊醒,走到门口看见夕铭在房内,她轻轻地从外面关上了门。

吴铮因为要照顾她很久未见的妈妈,这几天一直都没有露面。

我只知道,他给莫蓝打过一个电话,莫蓝说,他的情绪很低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哲见夕铭与我一同住在莫蓝的别墅里,只对我说了一句有事找他便走了。他脸上的担忧让我感动。可是我什么感激的话都已经说不出来。

所有的人都变得很沉默,林宇爸爸因为担心着妈妈,也是茶饭不香。

夕铭白天去买菜回来做饭,晚上则睡在客厅里,炖各种营养的汤给我喝,虽然他明显地瘦了下去,眼神却是异常地明亮。

三天后,法院开庭了。

经过法院指定机构的鉴定,我并没有任何精神疾病。

然而因为案件又有了意外情况,警方查明三天前在海边发现了一具男尸是吴志远的保镖。

我详细地叙述了当天那名保镖落水的经过,经过法医诊断,这名保镖的确是死于溺水。

吴志远在自述的时候显得很平静。

他说:“我对我犯下的罪承担所有的责任,夕铭是无辜的,是我害了他。我已经没有资格祈求谁的原谅,我只有一个请求,让我见一见晓芸。”

林宇爸爸站起来说:“不可能。她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了。”

吴志远再不说话,头低下去。

法官最后宣判,吴志远犯商业诈骗罪和绑架罪成立,由于认罪态度好,判处十年有期徒刑,并将其非法获得的奇地集团的所有财产,全部交还财产所有权人。

谭夕铭,参与吴志远商业诈骗,鉴于认罪态度较好,且为警方破获吴志远绑架案提供了重大线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期一年执行。

吴铮的妈妈听完宣判,当场哭得晕死过去。

我走到吴志远的面前,他微微抬起头,惨然一笑。“是不是觉得还不够解恨?想打想骂随你。”

我看了看那个为他哭泣的女人,他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悠悠地叹息。

“我只是为吴铮的妈妈不值。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她偏偏爱上了你,这是孽缘,是宿命,想躲都躲不掉的。我妈妈也是一样。我是想告诉你,我妈妈和你的事情,早已经成为了过去,现在她的心里爱的,只是我爸爸而已。如果你真的爱她,就应该为她着想,让她安安静静地过日子。”

我看着他的眼中闪烁出泪花,忽然心生不忍。

“如果你在里面表现好的话,或许我会考虑带着妈妈来看你。”

我说完,立即转身走了,走出两步,听见他叫我。“韩纳,不用了。你说得对,我太自私了。替我好好照顾她。下辈子,我一定好好做人。”

奇地大厦和爸爸给我的那套别墅又回来了。我忙于应付那些交接和整理手续,每天都工作到很晚。

莫蓝拉着吴铮来帮忙,看着他们一副相当默契的样子,我十分羡慕。

夕铭为了回避,每天早出晚归,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我知道他心里的别扭,可是无法避免。

我去见了吴江。

“你要送给我20%的股份?为什么?”吴江睁大了眼睛,满脸疑惑。

“叔叔,我应该这样叫你。是您教我放下仇恨。不论如何,从血缘上讲,我都是吴志远的女儿。我爸爸的这份产业,我和妹妹其实都不是很适合做下去,而您是最适合的人选。另外,王哲会是个不错的助手。就算是您帮我的忙了,如何?只要继承了爸爸的事业跟爱心,由谁做,如何做,那都是不重要的事情了,对不对,叔叔?”我微笑着说。

他呵呵地笑起来。“那我这个做叔叔的,也不能占这么大的便宜,这样吧,既然是侄女求我帮忙,我焉有不帮之理?我把我那个展览公司卖了,买你的股份,怎么样?”

我感激地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相信,唯有吴江叔叔这样的人,才能把奇地集团不断地做强做大,因为他的胸怀与精神境界,不能是常人能够企及的。而且就算他没有那样的野心,他也不会随便地让它毁掉,他懂得维系与平衡。

而我和妹妹,脱身出来,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可以好好地照顾妈妈。

莫蓝和吴铮似乎商量得很好,吴铮完全同意莫蓝的想法,他现在也想好好陪陪自己的妈妈。

安排完所有的事情,虽然很疲惫,心里却是说不出的轻松。

我已经三天没有见到夕铭了。虽然住在一个房子里,可是我每天早出晚归,都见不到他。

打他的电话,没有人接。

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我约他在奇地大厦的9楼咖啡厅见面。不见不散。

下午三点,我走出门的时候太阳出奇地好。

咖啡厅里一个人都没有。

我选了那个靠窗的老位置坐下。

服务生笑脸迎上来:“小姐,想喝点什么?”

我翻了翻桌子上的单子,随口问道:“你们这里有纯正的蓝山咖啡吗?”

服务生笑得更灿烂了。“小姐来得很巧,我们店刚到的进口蓝山,正宗牙买加原产。就是价格很贵。”

我掏出一张信用卡金卡放在桌子上。“只要是正品,多少钱都没有问题。”

服务生笑咪咪地去准备了。

我忽然心生感慨。当初来这里的时候,我只是林莫蓝,甚至喝不起一杯调制的咖啡。人生充满太多的戏剧性,人总是无法预知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

半个小时以后,蓝山咖啡的香味就充满了整个空间。就凭这个香味我就知道,这真的是纯粹的蓝山。

正陶醉间,看见夕铭朝我走来,他的脸色很憔悴。

我露出轻松的笑容。“夕铭,我请你喝纯粹的蓝山咖啡。”

他看着我的笑容微微一怔,坐了下来。“怎么这么有空?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

他的语气有些落寞。

我柔声说道:“我失业了。所以最后一次请你喝咖啡。”

他刚刚掏出火机准备点烟,听我这样一说手中的烟差点掉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