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北疆妖乱 第二百零九章 入卫待战
作者:萧寒池 更新:2018-06-17

闭门谢客之后,在鸣鸾和小乖他们的帮助下,梁骁开始利体自身的天劫蓝炎重煅和升阶五行斩月刀。《其间,梁骁又从鸣鸾的身上黑了好几颗融神石,希望能提高五行斩月刀的成功率。

随着一件件三阶神兵的不断碎去,纷纷化为齑粉,在即将倾家荡产之前,梁骁终于将五行斩月刀升至四阶。

这一次升阶的代价很大,梁骁差一点将那一枚三阶的破空锥都要用去。还好,在最后的关头终于成功。

手握着重生之后的五行斩月刀,梁骁的心中多了一份惊喜,因为在五行斩月刀升阶重煅的过程中,梁骁和鸣鸾、小乖他们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在刀身的上面镂刻下了一个阵法,并最终获成功。

那可是时光回阵的一丝灵力,虽然镂刻在刀身上之后显得很小,能发挥的效果也不是很明显,但梁骁相信,那怕只是一点点的时间之力,然而在五行斩月刀施展出沧海化桑田之后,也会拥有让人无法相信的威力

时光回阵跟沧海化桑田的时间之力结合在一起,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相信只有天知道!在那种情况下,也只有梁骁这样的疯子,才会产生这么疯狂的想法,并努力付诸于现实。

又过了数日,梁骁终于将一切准备妥当,法宝、丹药、符箓等,一样不拉,就连那一根幽冥血矛,也被他重新祭炼了一番。

梁骁走出房门,正好遇到迎上前来的玄蝉子。

“师弟出来了,为兄正有事要找你呢。”

玄蝉子还是老样子。虽然看起来不显山不显水。但自有一种泰然自若。渊深若海的韵味。梁骁知道,玄蝉子所修炼的功法乾天坤地已臻完满,他离进阶只差一个合适的契机。

“何事有劳师兄跑上一趟啊?”梁骁也不跟玄蝉子客套,直接就问。

“师弟一直没变啊,还是那么直接。”玄蝉子哈哈一笑,又接着道:“师尊让你过去一趟,不日我等就要加入孟疆城的五旗三卫,师尊有话要交待。”

“师兄。那我们走吧。我知道有这么一天,却料不到如此之快。”

绕过几处亭台楼阁,玄蝉子和梁骁走进大厅的时候,赵胡缨,还有邱七他们几个师弟、师妹早就在里面等候。

“见过师尊。”梁骁和玄蝉子见过礼之后,便站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静等着赵胡缨的训话。

赵胡缨往下扫视了一眼,见众人都在等待着,便开口道:“梁骁出关之后,如今我们巽无峰一脉参加试炼的弟子已经到齐。我这位做师傅本来不打算召集你们的,但现在却有些事情要交待。希望你们能认真倾听。”

“大战在即,不日你们就将加入孟疆城的五旗三卫,至于在那一旗,成为那一卫,这个连为师也不知道。我只是希望你们成为孟疆卫之后,一定要注意安全,历炼是大事,性命更是重中之中。”

“就算为师不多,你们也知道历炼的残酷性。玄蝉子和邱七都是参加过历炼的人,个中五味你们应该比其他师兄弟有更深的体会。此战一起,一切只能靠你们自己,就算为师修为通天,也不可能护住你们的周全。”

“谨遵师尊教诲!”众人知道赵胡缨绝对不会无的放矢,每一句话都有他的深意在内,故全都谨听铭记。

众弟子听讲,赵胡缨甚为满意。不过紧接着他又道:“梁骁,你前不久行事太鲁莽,得罪了百毒门和诛仙门,以后难保不会有人给你下绊子,或借刀杀人,希望你自己能够小心些。我知道你有些手段,为人也机警,但不怕贼不来,就怕贼惦记,所以你千万要小心谨慎,步步为防。”

“是,弟子一定听从师尊的教导!”梁骁可能谁都不服,但对于赵胡缨这个师傅,他还是带有一种特别的感情。

最后,赵胡缨又拿出几张金色的符箓分发给梁骁他们,开言道:“这几张符箓是为师以本命真血所炼,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救你们一命,你们一定要好好收藏,不到生死关头千万不要轻用。”

本命真血所炼的符箓珍贵无比,尤其像赵胡缨这样的大能,所凝炼的符箓更是珍稀异常。对一个人来,本命真血有限,不是每一个拟器境界的大能都舍得用本命真血来炼制符箓。这次赵胡缨为了众弟子,不惜损耗本命真血,真情确是拳拳在心。

“你们去吧!”见众弟子怀抱感激,且多少有些感伤。赵胡缨于是挥手让梁骁他们退去。

次日,孟疆城开始整编和接纳各门派各帮会来参加历炼的弟子。孟疆城并没有刻意的将各门派的弟子打散,而是几乎直接整编,除了些许例外。

乾坤门的大部分弟子被编入玄水旗下,梁骁由于境界比较高,直接就成为了金将,而玄蝉子、邱七他们几个则成为银卫,与梁骁直接统领了数千个铁士。那些铁士除了乾坤门的弟子之外,还有一些是其他小门派的人。

银卫统领着铁士,向他们直属的金将负责,而金将的上面是掌旗使和旗主。五旗各有一位旗主和十位掌旗使,他们各自统辖着旗下的金将、银卫和铁士,只听从孟疆城长老会的号令,除此之外,无人可以指挥他们。

孟疆城的十二位长老很神秘,但孟疆城的五位旗主却不一样,他们在中土都是赫有名的人,人人都知道,人们称他们为“一颠二狂三疯四痴五天仙”。

青木旗的旗主为“颠和尚玄感”;赤火旗的旗主为“狂人武霸”;锐金旗的旗主为“疯道士聂于修”;厚土旗的旗主为“痴书生封一叶”;至于玄水旗的旗主则是“天仙双姝燕南和燕北。”

这五位旗主不属于任何门派帮会,他们只属于孟疆城,至于他们的来历,似乎只有孟疆城的长老会才知道。

梁骁为玄水旗金将,故他只向玄水旗的旗主天仙双姝负责,而玄水旗下的十位掌旗使并没有决策能力,只能作为旗主的参谋、传达旗主的命令和调配好旗下三卫之间的关系。

加入玄水旗之后,梁骁他们所接到的任务就是守城。这个命令由一位掌旗使传达,至于旗主天仙双姝,梁骁他们连面都没见到。

在城墙上蹲了几日,这一天,梁骁他们终于看见,在远处的地平线上开始出现了黑压压的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