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转生
作者:舔下乌贼 更新:2018-05-19

上古有诸神,大神盘古、母神女娲、人王伏羲、炎帝神农、皇帝轩辕,这五位传说中的神都是真实存在的。他们都是在人类未被异星人封印之前突破天人之隔,成为自然阶强者的伟大存在。其中盘古、女娲更是超越了自然阶成为了真正的神,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存的神级强者。

最终之战,强者无数,撼天动地,天地崩溃,盘古以自身化为山川镇压大地,使大地不至于彻底崩溃,使天下苍生有了立锥之地,得以生存延续。

可是虽然大地得以保全,但是天空之上却有一个巨大的空洞无法填补。这个空洞不是什么臭氧层空洞,而是一个星球最重要的混沌之壳上面破了一个洞。

世间万物想要生长需要阳光雨露,而想要修炼则需要天地灵气,没有天地灵气的星球在宇宙中被称为无神之星,任何一个无神之星上,都不会有神灵出现。

甚至有的异星人将无神之星称为死星,因为没有神保护的星球是十分脆弱的,在浩瀚的宇宙之中每天都有无数的无神之星如泡沫一般毁灭。所以异星人在最终之战之后认为地球已经毁灭,或者说不久后就会毁灭,可是他们没想到身为永生不灭的神级强者,女娲牺牲了自己,以自身为材料炼化了一块五彩神石,作为阵眼将混沌之壳上的空洞填补。

那一天所有的人类强者都含着泪望着天空,一个白衣飘飘,丰神俊朗的中年男子手持一块光耀天地的五彩神石飞上了天空。不久后一个巨大的八卦阵图出现在天空之上。阵图巨大无比,包裹了整个地球,不但修补了混沌之壳的漏洞,而且形成了诡异的空间扭曲,将整个太阳系都隐藏了起来。

在异星人看来这是地球毁灭导致的爆炸,毁灭了整个太阳系,所以异星人一走就是数百万年,直到五千年前,阵法的作用逐渐消散,才又有异星人发现了地球。

不过此时的地球已经恢复了元气,炎帝,皇帝,蚩尤,整整三个神级高手出现在地球。而且在三人身后还有一个更加强大的存在,已经超越了神级的男子,一个冷酷无情,只有大义的男子,一个牺牲了自己妹妹,保全了人类的男子,伏羲。

五千年前,发现地球的异星人星球上正在处决一位囚犯,一位卖国贼。仙都广场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最高检察院做了特殊宣传,在此诛杀国贼。不过气氛的热烈程度像个节日,不像杀人。到处有人叫卖。

“瓜子,花生,柿饼要不要?”

“卖鲜花,送给国贼的鲜花。”

“卖乳酪,往国贼头上扔的乳酪。”

这倒是很像为我庆生日。随即我就想起一个重要问题,哎,我生日哪天来着?父母死得太早了,我自己不知道。

仙都的影壁墙上挑着巨型横幅:为文学而冤死的第一人。

我被人架着左顾右盼,不过没有找到苏菲。很多精灵美女打着小旗子,在人群中穿插,分发会员小册子。不过我注意到雕像底座不知道被谁给敲掉一块,上面那个什么“心如利箭”的铭文不见了。

精灵美女们努力地拉着人气:“我们要在仙都开设分会,欢迎所有喜好文学的人参加。我们每周都举行一次诗友会,每月一次大型集会,全世界最有名的诗人都会来。孩子们可以来听故事,您有书稿我们负责出版,代购并且收购书籍,代写书信和各种生平传记,您希望自己的后代认为您是什么,我们都可以帮您写在书里……”

又有唱诗班从大教堂出现,祭司穿着金袍、教父穿着黑袍、牧师穿着白袍、医师爱穿什么穿什么……队伍中有很多美女,都举着高高的安魂幡,上书:“祥瑞御免,直达天堂”。劳瑞娜在队伍里面哭得很伤心。

她挤在人堆里伸着手,抽噎着对我说:“我永远为你祈祷!”我知道大教堂来这么人举行如此隆重的仪式一定是出于她的要求,心里很感激,向她报以微笑。如今我能报答她的只有微笑。

如此隆重的仪式世间罕见,不过与林林总总的安魂幡相比,更可怕的是医师们的方阵。她们是带着光荣的使命来的,举着瓶瓶罐罐和手术刀,围在绞刑台四周,准备迎接我鲜活的捐赠器官。一旦我咽下最后一口气,她们就万刀齐下,将我的心肝脾肺肾统统拿走。我想起多年以来最好的朋友,珊珊,是她从小开始给我治疗各种伤。今天她没有来,但是来得显然都是她的同道好友。

现在还不到我登台的时间,高大宽阔的绞刑台被二十四个小妞霸占着。她们在上面跳肚皮舞,贴面舞,辣身舞,跳得上下乱颤。她们代表了联盟二十四个民族的二十四个姐妹,二十四个民族一条心,二十四个姐妹一支舞。

台下不断响起热烈的掌声,我骂了一句:“低俗!”不过大众口味显然跟我不太一样,那是观众和主演的本质上的区别。

这时候,城门几声马嘶,骑兵队分开两列,将长枪高举,交叉在一起。从他们中间冲过气喘吁吁的长跑运动员,手里高举着从临镇不知道什么地方点燃的一支火炬。大量童子军欢呼着跟在后面一起跑进来,手里捧着鲜花,上演冲向仙都广场的悲喜剧。记得当年我也干过类似的事情,不过是谁死了,为什么死的,那可真是一点儿不记得。

在仙都广场的四周,很多工匠在忙着安置礼花发射器。地精们不会放过这个挣钱的机会,他们的大财主也来了,他们带来的大量商品无疑会使得今晚的仙都缤纷多彩。

吉恩会顺利地将四只妖怪干掉吧?她得把注意力集中到任务上去,我希望她顺利,她的胜利就将是我的胜利。如同她说的,我或许会成为英雄。所以我就算今天死了,也早晚会摆脱那些恶劣的名声。这样,就不算是白死了吧?

我默默地为她祈祷。这辈子,没来得及爱上几个人。再见,亲爱的吉恩。她走了我才觉得好失落,要是没有娜娜的压迫,我和吉恩多半已经是军情局的雌雄双煞了吧。当然,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

说起来,我一点儿也不后悔出现在这个场合。如果不是胳膊被人架着,我很想走到台子上去,对着众人挥一挥手。我望着天边的晚霞,俺轻轻地来,正如俺等下要轻轻地走。不带走一丝云彩,差的只是那一下神来的挥手。

台子被腾出来了,大检察官已经有点儿不耐烦。这女人,难得长这么胖,一点儿耐性都没有。

二十四个跳舞的小妞从两侧退下,轮到我站在舞台上。行刑的时刻到了,我昂首走上绞刑台,刽子手将吊索套在我的脖子上。我的腿有些软。我扶着绞刑架,清了清嗓子,总得说点儿什么吧?台下万头攒动,无数双眼睛都集中在我身上。

我傲视四周,大声对群众说:“仙都的朋友们!人类历史上一百年……”

突然一块布勒住了我的嘴,大检察官说:“不准让他说话!”这个该死的臭婆娘,我现在越来越讨厌她了。

不过她的心情正好,简直是秋天收获的时节。她的身后是她坐着抽筋的老公及其轮椅,还有许许多多受伤或遇难的检察院工作人员及其家属。他们是唯一憎恨我的一群人,用各种解恨的眼光望着我。我从他们眼中看得出煎炒烹炸多种工艺,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理由恨我。我委屈,当初又不是我要拆信的,而且我大声抗议的时候他们就是这么乱,根本听不见我的声音。现在一地残废人,那又能怪谁?

有很多家属催促着:“还磨蹭什么?要他的命,要他的命!这里这么乱,成什么样子,快,快点儿啊!”

大检察官显然也已经迫不及待。

“准备行刑。”她高声说,“仙都的各位,今天我们在这里公开处决叛国者,以儆效尤。这里是最高检察院的判决书,具体判决如下,判……判决……”

她打不开手里的卷轴。卷轴被粘住了,她的手也被粘住了。她皱起眉头,用力拉,扯,呼啦一声辣椒粉漫天飞舞。风一吹,宣判席所有的人痛苦地四处乱撞,涕泪横流。方才一直吵着要我死的遇难者家属们如今生不如死,人人发出杀猪一样的声音撞来撞去,到处是头碰头的“砰砰”声。有人倒地,有人踩过。检察官的轮椅被人推翻,不过他本人已经不介意了,因为他已经翻白眼昏死过去。除了他老婆,就数他离得最近。

大检察官双手粘着判决书,猪一样的躯体摔倒在宣判席,身体下面还压着两个人。我不知道这个辣椒粉还是不是我原先用的那种,因为这东西是吉恩拿来的,她很可能在里面加过料,看上去效果比原来的还要猛烈。

人群乱得如同一锅粥,不停有人尖叫,从桥梁广场的边缘掉进水里去。医生们不举着瓶瓶罐罐等待我鲜活的器官了,没得等了,她们捏着自己的鼻子商量怎么救人。高举圣火的运动员被尖叫的二十四个小妞踩过,将火炬丢到了礼花发射器旁,火炬点燃了引线,一枚绿色的礼花弹呼啸而出,在傍晚的天空炸成一片绚烂。

这个乱啊。

最乱的是有个小孩站在墙头上哈哈大笑:“成功了,真好玩!”

一干幕僚惊慌地说:“王子殿下,您怎么能这么干啊!”

但是立刻一位身材高大的人出现,铁腕亲王辛格莱斯,国王的弟弟,也是仙都第一高手兼溺爱侄子的叔叔出现,挡在他们面前,瞪了他们一眼:“国王不在,王子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亲王魁梧的身躯如同铁塔,周围顿时鸦雀无声。

我向路德王子投去一个微笑,干得漂亮!他回报以一个大拇指,拇指上证明他第一皇子身份的扳指国玺闪闪发光。

医师们对大检察官做了紧急补救措施,用临时找来的马桶塞子吸出了她气管里的辣椒粉。她咳了两声,恢复了意识。她的卫队长猛烈摇晃着她:“大人,大人,判决还要不要执行?”

她睁开眼,用手指着我,突然又转移到那些广告牌子上。“把卖辣椒粉的厂商,还有那些发小广告的,都抓起来。”这是她的临终遗言,她的手无力地垂下,生命如流星陨落。她的遗体被放在担架上,火速抬离现场,等待复活的机会。

现在还有人关心我的判决吗?我担心我的罪名加重了。仙都的人民果然不会遗忘我,即使是这样的时刻;一个失去理智的邮递员家属突然尖叫着冲上台来,一把推开了机关。我脚下的翻板一敞,身子向下猛坠。绳子勒在我脖子上,勒得“咯吱咯吱”响,那女人还骑到我背上去,用力往下坠,咬牙切齿地喊着:“死,死,死!”

突然火光一闪,那女人从我背上一声尖叫倒飞出去。我的脖子吊在绞索上转圈,看见她像烧猪一样四处乱跑,点燃了一个又一个礼花弹。

一个蒙面人戴着兜帽不知何时挤到了绞刑台前,一抬头,两眼如晨星般迷人。她的手一挥,我脖子上的绳子突然断了。我的身体往下坠,但是又被一股风一引,突然就到了她肩膀上。我差点儿被勒死,发出一声呻吟猛吸了两口新鲜空气。说真的,刚才那会儿没有解脱的感觉,只有怨念和愤怒。不管世界如何乱,果然还是活着好。

我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儿,她是谁?

四周警钟鸣响,小王子路德被铁腕亲王一把护在身后,大量的卫兵冲了出来,高喊着:“有人劫法场!保护王子!”

纤细的手腕如白鸟高傲的头颅升起,一道白茫茫的寒气扩散开来,那是多么霸道的法力啊,半个广场的人都被冻成了人肉冰棒,在落日的余晖下闪闪发光。我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一下子眼泪都出来了。

“冰霜新星!”